《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第二章

作者:程穗伶

(一)双雄之会
 

“哇呀,今天的天气真是非常不错呢!”推开木门走出屋外的兰迪斯,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

“下了几天雨了,在家窝得筋骨都快生锈了!出去走走好了,会有什么奇遇也说不定!”

心念至此,当下兰迪斯立刻手脚俐落的整理一番。正要出门之时,他一眼瞥见了父亲送给他的短剑。

“带着好了!搞不好会遇上什么野兽出来觅食呢!”

精神奕奕的兰迪斯一面朝森林深处走去,一面挥舞着手中的短剑。虽然嘴上说是为了防身,其实年轻气盛的兰迪斯更希望能有一些小小的刺激可寻,藉以充实自己安定但却平淡的日子。

“咦?那是……”一丛似曾相识的紫色葯草吸引了兰迪斯的目光,他走上前仔细一看。

“这不是父亲说过,使得他遇见母亲,又为母亲疗伤的葯草吗?”兰迪斯想起父亲对他讲述这段往事时,脸上洋溢的幸福神情,他决定将葯草摘下来带到父亲的墓前。

“送这个给父亲,他应该会很高兴吧!”兰迪斯一面想着,一面小心的摘取,放入怀中,就在此时,背后不远处传来一阵响声。

“嘿!不会跟父亲一样,遇见了天上掉下来的漂亮女孩子吧!”兰迪斯一边半开玩笑的这样想,一边朝声音发出来的小路走去。

一个持剑的中年武士,朝兰迪斯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虽然身上满布着伤痕,神情也显得疲惫不堪,但眼中却充满了坚毅与果决,散发出一股属于王者的高贵与魄力。

武士用剑支撑着走到了兰迪斯的面前时,却支持不住的倒了下来。

“喂!你怎么了?……糟糕!他好像中毒昏迷了!”兰迪斯取出了怀中的葯草,“虽然是男的,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喂喂!你醒一醒啊!”

兰迪斯用力的拍了武士的脸颊,武士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喂,我这里有葯草,可以暂时疗伤提神,你振作一点,来……”兰迪斯照着父亲教的,将葯草放在手中揉碎,“先吃了它,支撑一下,我现在马上带你回家疗伤解毒!”

武士一手接过了兰迪斯手中的葯草,一手指向兰迪斯的身后:“……小心……”

“什么?你说什么?!……”兰迪斯顺着武士手指的方向看去,小路的另一头出现了一群带着面具的武士。

“小子!这家伙是我们要的人,赶快把他交给我们!”看来为首的武士,恶声霸气朝兰迪斯叫喊。

兰迪斯站起身,挡在中年武士面前,“不行!这个人身上已经中毒了!再不治疗就会死的!”

“呵呵……哈……哈……”所有的野蛮武士全都嘲谑的大笑起来,“这小子看不出来还挺良心的嘛!好!我就一起把你们干掉,省得你泄露消息!”

“哼,要我死吗?恐怕还不到时候呢!”受伤的中年武士勉力的站起身来,拿起了身边的剑,做势想要迎击敌人。

“喂!不行啊!你身上中了剧毒,现在只是暂时疗伤而已,如果乱动的话,毒性会加速发作的!”兰迪斯吓了一跳,不由得立刻出声警告他。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兰迪斯。”

“兰迪斯!?很好,这意指智慧与勇气的结合吧!我相信为你命名的人,同样也如此的对你寄予厚望吧!”中年武士如同鹰一般的眼直视着前方逐渐逼近的敌人,“你可知道武士是不能怕死的!想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纪时,什么大风大浪没闯过!这点区区小毒小伤,算得了什么?看清楚,兰迪斯!你的敌人就在眼前,快拿出你的武器来!”

“这……我……”虽然兰迪斯忍不住被这位中年武士的气魄所折服,但从小在深山中长大,除了凭着敏捷的身手,制服过几只野兽之外,不曾有过如此惊心动魄大规模对战经验,这使得兰迪斯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哈哈,索尔!你的死期到了!这个胆小鬼救不了你的!纳命来吧!”敌人嚣张的叫喊声惊醒了犹豫的兰迪斯,他看见中年武士虽然身负重伤被敌人包围,但却仍然持剑奋力抵抗的英勇姿态,突然感到体内的一股热血沸腾了起来。他拔出了短剑,朝着敌人冲去,冷不防的对其中一个野蛮武士背后狠狠地刺了一剑。

鲜血立刻如同泉水一般喷了出来,被刺中的敌人不敢置信的回过头来看着这个方才还被取笑的年轻人,竟然就是偷袭自己的家伙。一声凄厉的怪叫嘶吼,他举起手中的巨剑朝着兰迪斯斜劈过来。

兰迪斯迅速地一矮身,敏捷的躲过了敌人猛力的回击,再快速的冲到了敌人的面前,朝着敌人的咽喉用力的划了一剑。敌人哀嚎了一声,便丢下了巨剑,双手掩住不断冒血的颈子,砰地一声倒了下去。

这一下迅雷不及掩耳的表现,让敌人们登时全傻了眼,连索尔也不禁呆了一呆。

“来吧!刚才是谁说我是胆小鬼的?”话才一说完,兰迪斯又立刻趁着敌人惊呆的时刻,再度给了离自己最近的敌人致命的一击。

为首的野蛮武士才像是突然惊醒过来似的大吼:“把这个臭小子一并给我杀掉!快点给我杀掉他!”

才刚吼完,下令的野蛮武士却感到胸前一阵刺骨的疼痛,他低头看见了索尔的剑正插在自己的胸口,耳边还传来了索尔的声音:“轻敌和分心,你犯了战斗时的大忌,受死吧!”

就在索尔把剑用力的拔出来之时,野蛮武士的身体也朝着相反的方向倒了下去。

顿时失去了领导者的武士群,立刻变得杂乱无章,不知所措。

索尔一边趁此机会突围反击,一边注意着兰迪斯这个初次见面的小伙子,他对于兰迪斯瞬间爆发出来冷静凌厉的气势与敏捷矫健的反应,而感到十分的讶异与敬佩。

索尔与兰迪斯极有默契的配合之下,成群的敌人终于也死伤殆尽,浑身溅满了鲜血的兰迪斯,眼中的杀气总算逐渐平息下来。

“看见没有?这就是武士的精神,只要想做,没有什么办……不……不到……”说完了这句话,抵挡不住剧毒侵袭的索尔,终至体力耗尽的再度昏迷。

“唉呀!不行,实在太勉强了,我得赶快带他回家解毒!”将短剑插回腰际,兰迪斯使出最后的力气将索尔扶了起来。

“哇,还真重,毕竟武士的体格就是不一样,都三十好几的人还这么壮硕……哈哈……”兰迪斯一边用力的扛着索尔,一边苦中作乐的想:“爸爸,你的运气真是比我好太多了呢!”

就在此时,罗特帝亚王宫内的侍卫与宫女正上上下下乱成一团。

“亚雷斯大臣,属下该死,宫里到处都找不到国王的踪影!”一个满头大汗的侍卫,惶惶不安的禀报。“国王可能已离宫两三天了,要不要派人出宫去追?”

步入中年的亚雷斯,依然不减当年的豪气,反而多了一股年轻时所没有的成熟睿智,但索尔这一招骤然出走,也真的着实令他不知所措,他忧虑的叹了一口气:“唉,也只有如此了!什么时候不选,偏偏选在这个多事之秋……”

“哈哈哈……”想到王宫里的人现在一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躺在床上的索尔忍不住笑起来,“现在王宫里的人一定急的手忙脚乱,哈哈哈哈……”

“你也真是奇怪,好好的国王不做,偏偏要出来流浪。”兰迪斯一边包扎着自己手上的伤口,一边看着这个眼前这个个性难以理解的国王。“结果不但被人暗算,还差点丢了性命。现在居然还能笑得这么开心?你真是一个怪人!”

“唉,你知道吗?一个人有了名誉和地位之后,什么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什么规矩、法度的,弄得生活里乱七八糟。虽然我贵为罗特帝亚的国王,但是在我的心里,却宁可希望回到像年轻时那种一天到晚餐风露宿,到处冒险的生活,也比在王宫中锦衣玉食,还来的高兴……唉,或许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话了。”

“听你的话里头,你当了国王之后,好像不是很开心似的?”

“哈哈哈!或许是吧!好了,我们暂且不谈这个。”索尔收起笑容,正经的打量着兰迪斯,“说真的,兰迪斯,你的父亲既然已经去世了,依我看,你守着这座空屋过一辈子也不是办法,我看你练武的资质极佳,面对敌人既冷静又不害怕,真的是块当武士的料子。如果一辈子埋没在深山里,与草木同朽,实在是浪费了你的天赋。不如和我一起离开这里,我把我一生的经验传授给你,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武士,如何?”

真正的武士?!兰迪斯突然觉得这语气似乎很熟悉,他望着躺在床上的索尔,模糊中竟然彷佛看到了父亲的身影,他脑中回想起父亲临终前的那一幕。

“不要忘了……你是神之子……千万别辱没你母亲……女武神的威名……兰迪斯……”

见兰迪斯没有答腔,以为他在犹豫不决的索尔,继续的想办法说服他。

“再说,你说你父亲曾告诉你,你从小和你母亲因一场意外而失散。如果你的母亲尚在人间,你难道不想见见你世上唯一的亲人吗?”

是啊……母亲。这个对自己来说彷佛不存在,却又确实存在的亲人。这个既是尊贵的女武神,又同时是父亲心爱女人的母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使得她愿意放弃了神的身分,和身为平凡人类的父亲结合;又是什么样的浩劫,使得她不得不抛下了出生未久的孩子与深爱她的丈夫,至今毫无音讯。

这许许多多潜藏在兰迪斯心中的疑问,的确必须找到母亲才能有所答案。

“你何不趁此机会出去寻找?也许真能找到些线索,因而和母亲团聚也说不定,是不是?兰迪斯,兰迪斯?……”

“啊……是的,父亲去世前一直不停地念着母亲的名字。我的确不应该忘记我要找回自己的母亲。”兰迪斯终于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我决定了,我跟你离开这里!”

索尔高兴地拍了拍兰迪斯的肩膀,“很好,就是这样果决才像一个武士。兰迪斯,你已经是一个武士了!”

索尔的一举一动,一直使得兰迪斯不由得想起了从小相依为命的父亲。兰迪斯忍不住站起身,朝屋外走去。

“你现在打算做什么呢?兰迪斯。”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向父亲道别。”

兰迪斯来到了木屋外不远的小山坡上,将怀中剩下的紫色葯草拿出来,再挖了个小洞,将它小心的埋进洞里。

“亲爱的父亲,我终于决定要去找寻母亲了。虽然我将母亲的画像和你放在一起,但是我现在发现,我更应该将母亲带回来见见你,虽然……虽然你再也见不到她了,但我发誓,我一定会找到她,并且带她回家和你在一起的!”

发了好一会儿呆的兰迪斯,终于举步回到木屋中。他发现索尔已经站起身来,且手中还握着剑。

“兰迪斯,我们恐怕无法在这里安稳过夜了。方才有人在屋外偷窥,一定是敌人来探查的,我们最好马上离开这里!”

“我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你的伤……”

“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只要毒已经解了,就难不倒我索尔了!为了保险起见,你就将你父亲留下来的草葯带着吧!你父亲不愧是医生,我觉得都好得差不多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快点离开这里!不休息的话,我可没有力气再打一场!”

趁着月色匆匆赶路的两人,来到了森林深处。

“好了!我们休息一下吧!如果来到这里他们还能找到的话,那我也认了。”索尔一边自我解嘲的说,一边动手找了一些树枝,生起了营火。

“哇,你虽然是个国王,但懂得不少嘛!”

“这没什么!以前年轻时常做的,为了自己本身的安全。”找了块比较平坦的草地,索尔躺了下来。

“早点休息吧!兰迪斯。”

“嗯。”兰迪斯虽然也跟着躺了下来,但由于思绪有些复杂,却迟迟无法入睡。突然,一阵若有似无的歌声,传进了兰迪斯耳中。

好熟悉的感觉……兰迪斯不由得站起身,朝着歌声的来源走去。

来到了森林外的一片空地,兰迪斯发现眼前一阵柔和的亮光,亮光之中漂浮着一位扎着长发辫的少女。

“孩子,好久不见了……”

“你……你是谁?我以前见过你吗?”

“你大概不记得了,唉!这么多年了,你终于要出发寻找你的母亲了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