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第四章

作者:程穗伶

(一)竞技场的女战士
 

“哇!好多人啊!好热闹的城镇哦!”看着熙来攘往的人群,法莲娜像个小女孩似地高兴的团团转,就连多日来因索尔的离开而郁郁寡欢的兰迪斯,也不由得感染了法莲娜那股天真无邪的快乐气氛,而跟着她东奔西跑。

“这个城镇可真不小啊!什么商店都一应俱全。兰迪斯,我看我们就在这里找个酒店歇歇腿,休息休息,顺便找间武器店,换件称手一点的武器护具,你觉得怎么样?”亚克晃着自己手中的长矛,有些腐蚀磨损的模样,老是令他感到有施展不开的感觉。

“对呀!兰迪斯,人家从小到大还没逛过这么热闹的城镇呢!我们多休息几天再走好不好?”法莲娜像是撒娇般的拉着兰迪斯的手,水汪汪的大眼充满了乞求的神情。

面对法莲娜令人怜爱的模样,加上她小手柔嫩细致的触感,兰迪斯觉得自己的心跳没来由的加快了速度。

“当……当然好啊!我们又不赶时间,你爱怎么逛,我都奉陪。”

“真的?!谢谢你,兰迪斯,你真好。”天真率直的法莲娜一高兴,忍不住趋前亲了一下兰迪斯的脸颊,从来没有接触过女孩子的兰迪斯,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给吓得失神呆楞住了。

“咦?兰迪斯,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呢?是不是生病了?”不明就里的法莲娜,还不知道是自己乱放电的缘故。她关心的伸手轻轻的按着兰迪斯的前额。

前额传来的柔软冰凉,登时把兰迪斯的游魂给惊醒了,他急忙的退后了一步。

“我……我没事,我很好,我们走吧!”兰迪斯慌乱的说完,便急急的往前走,留下不明所以的法莲娜,与暗自窃笑的亚克及尤利安。

“他…他怎么了?”

“他?他呀,他好得很啊!他恐怕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忍不住哈哈大笑的亚克,留下令法莲娜费解的话,也跟着往前走。

“什么呀!到底是怎么了嘛!尤利安,你跟我说嘛!”

个性憨直的尤利安,不忍心看法莲娜一副百思不解的样子,但身为僧侣,又不好意思说得太明白。

“他啊!我想他大概是…难以消受美人恩吧!”

“啊…”法莲娜这时才恍然大悟,登时又羞又窘,一张俏脸霎时变得比兰迪斯还红,只能呐呐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了!我们快走吧!这里人这么多,等会儿走丢可就不好找了。”

四人又在街上逛了好一会儿,才在一间规模颇大的武器店停下脚步。

“哇!老板,您这店中的武器可真不错呢!”亚克挥舞着手中闪闪发亮的锐利骑枪,满意之情溢于言表。

“呵呵!因为本镇一年一度的武斗会又开始了,换购武器的人自然就多了。托他们的福,每年这时候都卖出去不少武器呢!”武器店老板微笑的看着兰迪斯与亚克,“几位少年武士想必也是来参加武斗会的吧!”

“您误会了,我们只是旅行经过此地,不是来参加什么武斗会的。”

尤利安急忙解释,他可最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场面了。

“哦!是这样啊!那也不要紧。旅行在外,森林野地里遇见凶猛野兽的机会也不小,买件好一点的武器防身也是必要的。另外我们也收购旧的武器,如果你们有要替换的武器,也可以用来折抵一些价钱。”

“那太好了!我正愁该怎么打发我这只旧长矛呢!”

亚克高高兴兴的将自己的长矛交给了老板,再连同一些金币换取了看中的新骑枪。

他转头看见正在注视长剑的兰迪斯腰上那柄从不离身的短剑。

“兰迪斯,我想你也该换把长剑了,短剑固然轻巧,但攻击起来总是有些吃力,我看你不如也换柄长剑如何?”

“啊!我也是这么想,既然你也这么说,那么……”兰迪斯举起方才注视良久,一柄看来比一般剑略为轻薄扁亮的长剑挥舞了几下,这才感到满意的微笑。

“这柄剑真不错!拿起来不沉重,使起来也一点都不费力。老板,请问这柄剑需要多少钱?”

“呵呵呵!这位少年武士真是个识货的行家。铸这把剑的金属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呢!由于这种金属才铸出三把,而小店里就仅仅这么一把,价值当然也就昂贵许多,不过……”

老板眯起眼看着兰迪斯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不过,这柄好剑我摆在店里这么久,不但从来没有人发现它的优点,我自己也舍不得割爱,今天既然得到你的赏识,表示这柄剑和你有缘。我看这样吧!如果把你腰上那支短剑一起折给我的话,那我只要收你三百个金币就好了!”

“啊!?三百个金币!?这么…这么贵啊!”四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兰迪斯不舍的看了看手中的剑,再从怀里掏出了钱袋,把袋中的金币全一股脑儿的倒在桌上,数了数。

“唉!不行,我这儿只有二十一个金币…”

看到兰迪斯失望的神情,法莲娜、尤利安及亚克也不约而同的取出了怀中的钱袋,一起将钱倒在桌上。

“扣掉买骑枪的钱,我这儿还有十四个金币……”

“对不起,兰迪斯,我这儿也只有十九个金币……”

“唉!我更穷,我才十个金币。可是…”尤利安掀开长袍,把系在腰间一个沉重的小皮囊解下来,“这里有一百个金币,我想大概也是不够吧!”

三人同时大感讶异的望着尤利安。

“乖乖!看不出来你这么老实,居然有这么多‘暗’钱!?”亚克夸张的搭着尤利安的肩,“好小子,你该不会是在杀敌的时候趁火打劫的吧?给我老老实实的招!”

“你别这样吓他嘛!我想尤利安不会是这种人的!”女孩子心地总是比较善良。

“哦!我知道了!还是你根本不是什么修业的僧侣,你是像索尔那样没事偷跑出来玩的王宫贵族,对不对?”兰迪斯故意用怀疑的眼神盯着尤利安,加入了拷问逼供的行列。

对于兰迪斯这句话,尤利安竟像是被说中了心事似的涨红了脸,但又立刻急忙用力的摇头否认。

“不!不是的!你们都误会了,这一百个金币是索尔大叔偷偷交给我的。他说如果将来他不能在我们身边陪我们一起修业磨练,这一百个金币算是资助我们的旅费。而且他还交代,因为是他带兰迪斯出来修业的,所以如果有兰迪斯看上的武器,一定要用这些钱帮助你达成愿望。”

“是索尔?”兰迪斯既是吃惊又是感动。

“嗯!他说怕交给你,你会不愿意接受,所以才交由我保管。”

“唉!真多亏他如此细心…可是即使是多了这一百个金币,还是只有一百六十四个金币而已,况且这样的话,我们四个可就得喝西北风了!”兰迪斯又看了看手中的剑,才不舍的将剑交还给老板。

“其实你们也不用这么失望,我建议你们可以参加我们举办的武斗会,打赢了优胜者,可以获得一千枚金币的奖金呢!”

“一…一千枚金币!?”

“是啊!不过那可是得打倒裘娜所带领的佣兵团才行唷!虽然是个女人,但她的力气与技艺可是非常惊人的。自从数年前来到本镇参加武斗会轻易的取得了优胜之后,所有向她挑战的人无一不是功败垂成,含恨败北。直到近几年已经没人敢再向她挑战,所以每年那一千个金币都是到了裘娜的手中。”

“这么强啊!有没有其他的奖金可赚?”

“有是有,可是你们得打败众多高手,获得仅次于优胜的准优胜才有,而且只有五百枚金币而已。”

“啊…这不划算,打得半死才五百枚,那还不如一次挑战优胜者赌赌运气!”亚克无奈的耸耸肩。

“这就看你们了!至于这把剑,我会暂时为这位小兄弟保存起来不卖任何人,等到你们足够了钱,再来我这儿买吧!”

走出武器店的四人,来到了武斗会的竞技场外。场外人声鼎沸,前来观赛的人潮络绎不绝,隐约还听得见场内杀的声音。

兰迪斯发现竞技场的门口公布栏上有张显眼的大纸,便凑近瞧个仔细。

“这上面写:有意参加武斗会挑战优胜者,请将此挑战状撕下。署名为裘娜,看来老板所言不假。”

“不知道他们的功夫怎样?真想和他们较量一下!”好强的亚克听了跃跃慾试,但爱好和平的尤利安可就不表赞成。

“我们是出来旅行的,参观一下比赛就好了,还是别惹麻烦吧!”

法莲娜也跟着附和:“是啊!我们还是走吧!”

就在他们转身离开没几步,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吹得让人睁不开眼,一张纸呼的一声顺风扑到了兰迪斯脚下,黏在兰迪斯的靴子上。

兰迪斯顺手将纸拾了起来,赫然是刚才那张还在布告栏上的挑战状!

“这…怎么这么巧?”

“趁没有人注意,快点把它黏回去吧!”吓得冒冷汗的尤利安,小声的做了这项提议。

就在四人想要偷偷“物归原主”时,一个眼尖的村民,首先发现了布告栏上的不对劲,又转头看见兰迪斯手上的挑战状,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像是发现新大陆似地大声吆喝起来。

“哎呀呀呀!好久没人敢撕挑战状了,这下可有好戏可看罗!”

来往的人群听到这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纷纷停下脚步,以佩服与不可思议的眼光打量着兰迪斯一行人。

“看这几位年纪轻轻的,希望不要白白的送了性命……”

“你说这是什么话?人家要是没有本事,敢撕这挑战状吗?这才叫来者不善,艺高人胆大,懂吗?”

“真是太难得了!快找人去通知裘娜准备接受挑战吧!”

众说纷纭,情绪高昂的围观人群把兰迪斯一行人搞得骑虎难下。

“……惨了,兰迪斯……”

“呃…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四人被群众簇拥着进入了竞技场,正在比赛的武士们也中止了比赛,大家都想看看这些勇气可嘉的挑战者。

不一会儿,一阵宏亮的女人笑声传进了竞技场。

“哈哈哈!太好了!我还以为今年又会没人敢挑战呢!没有架打,拿了冠军又有什么意思!”

一个高头大马,雄壮魁梧的女人,踩着自信的步伐进入了竞技场。晒得黝黑发亮的肌肤上,一道道令人怵目惊心的刀疤剑痕,显示出此人累累的战绩与战斗经验。浑身上下紧实而壮硕的肌肉,加上那一身沉重的盔甲与背后巨大锋利的铁刀,散发出来的重重杀气,光看就让兰迪斯四人心凉了一半。

“哇!!好可怕喔……”娇小的法莲娜见到虽然同为女人,却壮得如同男人一般的裘娜,吓得花容失色。

“哇塞!这女人这么高大,比男人还壮上好几倍!”望着比自己足足高出半个头的裘娜,亚克彷佛听到了自己心里的退堂鼓声。

兰迪斯虽然也不由得手心冒出了冷汗,但他本能的战斗意识,却在体内沸腾了起来,他一眼瞥见了身旁吓得脸色发青的尤利安。

“尤利安,你没问题吧……”

“我…我…我没问题,如果神保佑我的话……”尤利安虽然努力的使自己镇定下来,但牙齿却不由得咯咯打颤。

“就是你们撕了我的挑战状是吗?”裘娜睨了眼前四个看来似乎弱不禁风的年轻人,“来!小子们,快来跟我及我的手下过几招!可得拿出你的压箱子本领,千万不要手下留情!知道吗?”

从裘娜的身后走出了三名彷佛也是身经百战的佣兵。

兰迪斯突然脑筋一转,他小声的对尤利安、法莲娜及亚克说:“你们看!四对四,如果正面硬拼,胜算一定不大。”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兰迪斯。他们每个都这么魁梧,如果被打到,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所以才要智取,不能力敌。”

“怎么智取?”

“等会儿我负责那个怪物女人,你们呢!则一人负责一个兵。”

“什么!?这样岂不是太冒险了,我们合在一起都未必打的赢,更何况是一对一!”

“听我说嘛!你们得先激你们的对手先攻击,然后再把你们最轻盈、最快速的闪躲功夫拿出来,千万不要还击。”

“你想要消耗他们的体力!?”

“答对了!等到你们觉得你们各自的对手都开始心浮气躁,气喘如牛的时候,你们再用你们自己的方法撂倒敌人,这样了解了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