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第五章

作者:程穗伶

(一)宗教法庭
 

“哇!好多人啊!好热闹的城镇哦!”

看着熙来攘往的人群,兰迪斯原本是一个人跟随索尔出来修练的,现在却阴错阳差的变成了浩浩荡汤的一大票人:有些胆小傻气,现在却对机械有兴趣的小僧侣尤利安;个性好强,却充满正义感的骑士亚克;力气惊人,却谨慎细心的兵战士裘娜;看来斯文优雅,却足智多谋、见识广博的魔导士费塔加;年纪一大把,却满脑子古怪新奇的机械天才布兰多老爷爷;还加上一个当年曾经跟随索尔一行人身经百战,来自神黄金城的精密机兵盖亚。

面对这一群各有所长,但却又同心协力的伙伴,使得从小独立生活的兰迪斯,心中的寂寞感消失了不少,他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满足的微笑。

“你一个人在笑什么呀?兰迪斯。”

兰迪斯转头看见站在自己身旁的法莲娜,正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以充满关心及好奇的眼光望着他。

哦!对了!还有法莲娜这个好奇心重,却又善解人意的女孩。虽然相遇当时曾经对她许下要带她回家的承诺,但相处的日子一久,兰迪斯发现自己内心,竟然自私的希望法莲娜的记忆最好永远不要恢复,希望她能够一直像这样的在他身边。

不仅仅是“喜欢”这种单纯的感觉,一直渴望母爱的兰迪斯,更希望能从法莲娜的身上获得属于女性特有的关爱、包容、温柔与体贴,藉以弥补自己心中最大的缺憾。

“我?我是在笑有块黑黑的泥巴,一直黏着你的脸不放。”

“啊!?真的?讨厌讨厌啦!呜!”天真的法莲娜误信了兰迪斯的玩笑,连忙掏出丝帕往自己的脸上猛擦,那模样真是又可爱又滑稽,边擦还边问:“怎么样?擦掉了没?”

“嗯…还有一点点…”

“啊!在哪儿?快点帮我擦掉好不好?不然等一下被亚克他们看见,一定会被笑死的啦!”女孩子总是比较爱漂亮,焦急的法莲娜忙将丝帕放到蓝迪斯手中,还闭起眼睛凑近了兰迪斯。

兰迪斯只好强忍笑意,拿起丝帕,煞有介事的轻柔的抹着她的俏脸。

“怎么样?擦掉了没?”见兰迪斯许久没有反应,法莲娜迫不及待的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是兰迪斯微笑专注的神情,过近的距离使得法莲娜顿时心头狂跳,俏脸飞红。

“兰迪斯……我…”彷佛一股电流窜遍了全身般的麻木,法莲娜注视着兰迪斯如同水一般柔情的蓝色眼眸,本能的感到了一阵昏眩。

而这种娇怯的模样也使得兰迪斯怜爱不已,女孩身上特有的幽香更使得他同样感到心神迷乱,看到法莲娜柔嫩小巧的chún瓣,兰迪斯情不自禁一寸寸的靠近了法莲娜美丽的脸庞……

“兰迪斯…兰迪斯……”尤利安的呼喊声将意乱情迷的两人拉回了现实之中。

法莲娜羞怯的退后了一步,便匆忙的跑开了,留下仍然握着丝帕的兰迪斯。

“兰迪斯,原来你在这儿!”有些喜出望外的尤利安还不知道自己成了破坏气氛的电灯泡,“兰迪斯,我看见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小教堂,我想在进城之前过去瞧瞧,你可以陪我去吗?”

虽然被尤利安唐突的打断了美好的一切,但兰迪斯只是觉得有些失落,并不感到生气。

“好啊!没问题,那其他人呢?”

“亚克说他觉得无趣;费塔加正在和裘娜交换旅行心得;老爷爷在帮盖亚充电改良;法莲娜我没看见,她好像过来找你了不是吗?”

“嗯,不过她又走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陪你走一趟吧!反正我跟神也是有一点…”兰迪斯发现自己说溜了嘴,连忙将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吞进肚子里。

但老实的尤利安却没想这么多,他只高兴找到了和他同行的伴,没有追问兰迪斯接下来想说的话。

两人来到了这座城外的小教堂,身为僧侣的尤利安立刻合掌闭眼,诚心默祷,而兰迪斯也被这种神圣肃穆的气氛所感染,他跟着闭起了眼睛,眼前却是浮现了彷佛熟悉,却又模糊的母亲影像。

“啊…母亲,您到底在哪里呢?”担心母亲下落的兰迪斯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

“年轻人,你们是外地来的吗?”一名穿着神职人员服装,神情祥和的老者,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是的。”

“那么,请尽速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这…为什么?”兰迪斯察觉不到老者不欢迎他们的感觉,反而似乎是一种好心警告他们的意味。

“唉……”老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们是外地来的,也难怪不知道。因为这里的主教利用自己的权力,大肆搜括民众的财产,要是不听话,就全部送到宗教法庭审判。这个城的人民日子都越来越难过了,辛苦挣来的金钱物品,几乎都被主教和他的属下用各种名义榨的一乾二净……”

“有这种事!?”兰迪斯最痛恨那种假借名义胡作非为,丝毫不理会他人感受的家伙,“那宗教法庭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名为宗教法庭,但审判者往往是主教一个人,他高兴怎么决定就怎么决定,罚金通常都高的吓人,而要是付不出罚金的人,就必须得陪上自己的性命了。”

“什么!!”兰迪斯忍不住升起了一股怒意。向老者道过谢之后,走出小教堂的兰迪斯,发现尤利安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言不语,脸上的表情显得极为凝重森冷。

“你怎么了?尤利安,你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杀人似的。”

“…啊!没事,大概是因为我觉得很生气的关系吧!”尤利安勉强的笑了一下,但立刻又回复到心事重重、若有所思的模样。

回到了原先休息的地方和伙伴们会合之后,兰迪斯并没有将这一切告诉其他人。他还是决定进城,不但想看看这个草菅人命的混蛋主教长什么德性,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还想教训教训这个亵渎神的家伙。

一行人来到了城门口,门口有一堆人正在排队陆续进城。

“奇怪,城门这么大,干嘛还要排队进去,真是……”觉得莫名其妙的亚克,一面自语着,一面自顾自的走进了城门。

刚踏进城门一步,一名士兵出面拦阻。

“慢着!你不交钱,就想进城吗?”

在一旁的兰迪斯可就不悦了,“什么?我们只是想进城看看而已,这样也要收钱?”

几个士兵对兰迪斯一行人打量了一番,嘲讽的笑了起来。

“呵呵呵!你们是外地人,不跟你们计较了!嗯……”为首的士兵朝显眼的盖亚注视良久,“我看你们这架机器人很不错…好!留下这架机器人,当作你们缴了过路税,你们就可以进城了!”

话才说完,两名士兵立刻上前将沉重的盖亚拖到一旁,目中无人的样子,十足的狗仗人势。

布兰多见兰迪斯似乎没有反抗的意思,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不该对盖亚下达攻击的命令,就在一行人眼睁睁的看着盖亚落入对方手中的时候,沉不住气的亚克愤怒的冲上前去。

“喂!喂!你们太过分了!我旅行走过这么多地方,没见过像你们这么霸道的!”

“什么!你敢反抗?你这是在污辱神圣的主教吗?好!给我全部抓起来!”

一群士兵从城里出现,将兰迪斯一行人团团围住,这种蛮不讲理的行径,连斯文的费塔加都忍不住火上心头。

“真是岂有此理……”

就在大家想要放手一搏的时候,尤利安突然小声的说:“大家别急着反抗,先假装投降吧!”

原本以为尤利安又要宣导他“以和为贵”的思想,但他沉着冷然的神情明显的告诉大家,此时的尤利安和平时不同,尤其是他眼中隐含的那股愤怒。

互换了一些眼色之后,大家便很有默契的将怒意收了起来。

见兰迪斯一行人不再反抗,士兵们便立刻包围上来,将一行人一一捉住,为首的士兵见到可爱的法莲娜,垂涎的朝她走来。

“呦…小姑娘,长得很不错唷!陪我玩玩怎么样?”边说还边用手指轻抚法莲娜的脸颊,法莲娜嫌恶的撇过头。

“不要碰我!”

“嘿嘿嘿!你长的这么可爱,何必跟他们一块儿受罪呢?跟着我怎么样?嗯?”士兵用手粗鲁的将法莲娜的小脸捏住,强迫她面向自己,痛得法莲娜几乎淌出泪来。

在一旁的兰迪斯看得既心急又心疼,但受制于人无计可施。

突然他看见矗立在一旁的盖亚,心念一转,他对站在法莲娜身后的布兰多使了一个眼色,布兰多立刻会意过来的叫了一声。

“盖亚!来!”

“哔哔哔!!”闻言的盖亚马上甩开了抓住它的士兵,来到了法莲娜面前。扫描了一下,举起巨拳,将使法莲娜感到痛苦的士兵一拳挥开。

被揍得飞了老远的士兵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一边吐出被打断的牙齿,一边恼羞成怒的大吼:“可恶!把他们通通送上宗教法庭!!”

就这样一行人被士兵们押上了“宗教法庭”,而跟随在身旁的盖亚,也没有士兵敢再动它一根寒毛。哦!不!它没有毛,应该说是一根螺丝才对。

来到了偌大的法庭,兰迪斯一行人被带至中央。前方审判桌旁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卫兵,一个穿着教服,个子不高,还蓄了两撇八字胡的家伙走了进来。虽然是主教的打扮,但一对势利的小眼睛,以及满脑肠肥的长相,丝毫没有任何神职人员应有的神圣庄严。

他走到了审判桌前,作势的咳了几声,拿起了桌上的大木槌敲了几下。

“咳!肃静!……现在要审判的案件是……嗯……兰迪斯武士等一行人,聚众滋扰城门士兵,并且干预警务、污辱主教——也就是本人一案。被告兰迪斯,对于上述指控,你有什么话要说?”

“等一下!我何时聚众滋扰城门士兵了?”

“哦?那你是反驳这项指控了?”主教不屑的看了兰迪斯一眼,小小的三角眼看来令人格外厌恶与作恶。

“没错!”

“好!那我问你,你旁边这些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是的!”

“那这些人当时在不在场?”

“在场!”

“而你在进城门时,有没有乖乖的将过路税交给士兵?”

“没有!可是,那是因为……”

“好!被告兰迪斯,已承认聚众滋扰一事。记录!”主教看也不看一眼的迳自打断了兰迪斯的话,只是转头叫一旁的书记员记录下来。

兰迪斯被这种霸道的审判法吓愣了一会儿,众人也开始感到不满,开始在下面鼓噪。

“肃静肃静!被告兰迪斯,你对于你干预警务,以及污辱本人的指控,还有什么理由要申诉?”

“我没有干预警务,更没有污辱主教你!”

“哦?你的意思也是要反驳这两项指控了?好!那我再问你,当士兵通融让你以机器人抵税时,你是不是拒绝交出?”

“那是当然的!盖亚又不是你们的,怎么可以说拿就拿……”

“好!被告兰迪斯,已承认干预警务一事。记录!”虽然有了前次经验的兰迪斯,以最快的速度将理由说完,但主教仍然无视于他的反驳,摆明了吃定他们的态度。

才刚被无礼的士兵羞辱过的法莲娜,此时更是火上加油。

“这是什么审判?这根本是私刑嘛!”

主教瞥了法莲娜一眼,“肃静!这里是神圣的法庭,不许在此大声说话。有关你亵渎法庭之罪,等一下再一并加算……被告兰迪斯,你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说?”

“这…这……”虽然明知再怎么反驳也是白费,但兰迪斯就是觉得不甘心。“在城门口我没污辱你,是士兵自己说的,我没说。”

“哦?是吗?你没有听从士兵的话,交出你的机器人,是不是违背了本城的条律?而条律是我订定的,你既然不遵守条律,看轻条律,又与执行条律的士兵大打出手,那是不是已经污辱了订定条律的我呢?”

“这…这……”明明知道对方是恶意的巧言善辩,但兰迪斯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话来驳倒他的怪论。

“好!被告兰迪斯,已承认污辱本人一事。记录!”过了一会儿,主教挪动了一下肥臀,站了起来。

“现在,本人宣判被告兰迪斯的罪名:聚众滋扰士兵、干预警务、污辱主教,连同刚才亵渎法庭一并加算……嗯!被告等人判处死刑!”

兰迪斯一听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