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第六章

作者:程穗伶

(一)地狱三斗神
 

“喂喂!小光头,你不要老是对我管东管西的行不行?我师父都没有你罗唆!”

“你还小,我是为你好呀!你这样老是一个人脱队乱跑,很危险的……喂!琴琴!琴琴……”不想理会尤利安的琴琴,故意边捂着耳朵边向前跑,尤利安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呵呵呵!尤利安,你也别太失望,琴琴她是个聪明活泼的孩子,只不过这个年龄总是不喜欢有人对她唠叨的。呵呵呵!”布兰多看着他们,笑得好开心。

“是啊!总有一天,当她体认到一些事的时候,她会自己成长的。”费塔加看着琴琴渐行渐远的身影,静静的说。

此时突然传来了琴琴的尖叫声。

“她该不会是又在耍宝了吧!我可是不想老是陪她玩这种放羊的把戏。”亚克夸张的打了一个呵欠,仍然是懒懒地向前走。

“不对!这次声音不对劲!大家快过去瞧瞧!”机警的裘娜加快了脚步,朝琴琴的方向直奔。众人也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急忙加快了速度。

冲到了琴琴身边的众人,发现前方不远的山崖下,有两男一女正围住一个满身伤痕的老人,而见到这一幕的琴琴竟然急得泪眼滂沱。

“师父!师父!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快点放开我师父!呜呜呜…师父……”

“卡里斯!?”

正作困兽之斗的老人转头看着哭泣的琴琴,因风霜而泛白的须发却难掩武术家的凛然英气。但他身上的伤,小的不算,大的至少也有七、八处,端的是只见红肉不见肤,任何人受此重伤早就躺下了,而卡里斯竟然支撑狠命的强忍着,鲜红触目的血早已浸透了碎裂的斗服,正顺着全身一滴滴的往下流。

“琴琴…别过来…快走…呃!!”这么一叫使得卡里斯叫岔了气,口中顿时涌出一滩浓血,显然已受了极重的伤。

“咭咭咭……”其中一个貌美的女人娇滴滴的笑了起来,粉红色的长发随风飞扬,一双带有邪气的眼睛彷佛能够勾魂摄魄,丰满的胸脯随着笑声不断起伏,看起来十分的妖媚。

“小妹妹,你的师父已经油尽灯枯了!你来得正好,你就帮你的师父收尸吧!咭咭…”

“这把老骨头还真有两下子!能在我们地狱三斗神的手下撑了这么久,真是不简单!”另一个看来身手矫健灵活的男人,得意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拳头上的血迹,神情极为放肆狂傲,“不过,他的好运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可笑他空有一身本事,为了索尔之事,竟然甘愿赔上自己的性命,真是愚蠢啊!哈哈哈哈……”带着绿色面具的男人,抖动着结实壮硕的肌肉,高大魁梧的身躯足足比其他人多了一个头的高度,加上凶恶的眼神,如同一只待势噬人的巨熊蛮兽。

原来是陷害索尔的匪徒!兰迪斯的心里点燃了熊熊的怒火,而卡里斯血泥裹身的惨状,更使得他怒不可遏。

“可恶!究竟是谁在幕后主使?竟然如此狠心,不但害得索尔沉冤莫辩,现在还要将他的朋友置于死地!”

“看他们的样子,的确是传言中令人闻名丧胆的地狱三斗神没错!”费塔加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紧张神色。

“哦!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吗?”

“我只听说其中有个力气惊人的巨汉,叫做巴鲁。被他的巨拳击中的人,骨头会完全粉碎,无法苟活;还有一个身手敏捷的家伙,叫做萨达特。据说他的攻击速度,快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往往被他击中的人,都还看不清他的攻击招式;而当中最神秘,且最恐怖的,却是个叫做席拉的美丽女人。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攻击方式,但其余的两名斗神却会听从她的指挥,不敢反抗。”

“那你知道他们究竟是何人指使的吗?”

“这…这我就不大清楚了。”

“真是卑鄙!三个打一个,一点武术家的风度都没有!对付这一群小人,我们还等什么?”义愤填膺的亚克,磨拳擦掌蓄势待发。

“冷静一点!这些人功夫好,手段又残忍。千万别让他们把我们给各个击破了!”

“呜…师父!我要去救师父……你们不要拉着我……”又急又气的琴琴,已经几乎失去了理智。

“事不宜迟!我们得快点过去救人才行!”

看见兰迪斯一行人来势汹汹的模样,为首的席拉不但毫无畏惧之意,反而狂笑起来。

“咭咭…一群小毛头,能起得了什么作用呢?”她朝巨大的巴鲁表示了一个眼神,“这几个不要命的小子,让他们也尝尝粉身碎骨的痛苦吧!”

“是!”

看到巴鲁如同一座山一样的朝他们一步步逼近,费塔加连忙阻止了大家。

“这是气力惊人的巴鲁!大家要小心保持距离,千万别被他的拳头击中,否则不死也活得不完全了!”

“没错!大家别靠太近,伺机攻击吧!”

然而见到兰迪斯一群人停下了脚步,巴鲁却露出了狡狯的微笑。

“如果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躲得掉我的攻击的话,那你们就未免太小看我地狱三斗神的巴鲁了!”

只见巴鲁握紧了右拳,朝地面猛力一击。

当众人还不及反应这个举动的目的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地面涌出,挟带着难以数计的碎石飞岩,将措手不及的一行人纷纷击向空中。只有沉重的盖亚仅是晃动了一下,并未被这股力量撞飞。

等到伤痕累累的众人一一落到了地面时,斗神巴鲁又是一拳,再度使众人飞向半空中,毫无招架之力的法莲娜及尤利安,先后被劲风中的碎岩击中,哀叫一声吐出了鲜血,而法莲娜更是难以支撑的昏了过去。

“法莲娜!唔!!…”眼看伙伴们一个个难敌魔掌的受伤挂彩,兰迪斯更是心如刀割,但巴鲁却丝毫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哈哈哈哈!碎岩拳的滋味如何!?你们以为不靠近我就没事了吗?光是这样,我就可以把你们像蚂蚁般活活弄死,你们能有什么办法?哇哈哈哈……”巴鲁猖狂放肆的大笑起来,怒火中烧的兰迪斯恨不得用剑将他砍个稀巴烂,奈何就近在眼前的敌人……

就在大伙儿又再一次的落到地上时,那股强大的力量却消失了,碎石也纷纷的静止下来,彷佛从来没发生过事情一般。

众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不约而同的一齐望向了巴鲁。

巴鲁张大了口,像是要笑,也或许要叫,总之,声音只是在喉中,并没有发出来。他高举的拳仍然令人望而生畏,只是逐渐的软了下来,慢慢地…慢慢地……

众人随着的视线全集中在他的巨拳上,接着,竟然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席拉与萨达特惊怒的神情。

巴鲁可能连剑都难以刺穿的健壮身躯,此时居然莫名的爆开了一个大洞,碎裂的肝肠内脏散落在身后的草地上,血水顺着腹部的洞口流淌出来,空气中还隐约飘着一股令人作恶的焦肉臭味。

“这…这是……”不明究里的兰迪斯,一时之间惊呆得失去了思考能力。

就在众人惊愕之时,布兰多从碎石堆中,吃力的爬了起来。

“哦!?嗯…咳咳…唉呀…总算是成功了呀…咳咳咳咳…这堆灰尘真是差点呛死我老头子了……”说完还拍拍身上的尘土,走到了盖亚的身边,检查了下盖亚手臂上的“秘密武器”。

“老爷爷,是…是你吗?”

“什么是我?当然是我,我是如假包换的我呀!”布兰多得意的呵呵直笑,“不过也算是盖亚的功劳啦,因为只有它不为所动嘛!我就想刚好拿这个大块头试试我刚完成的光束炮,哪知效果这么强,才一下就…玩完啦!!”

才高兴没多久的布兰多,突然碰地一下飞出了几公尺外,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老爷爷!!”琴琴看出布兰多遭人暗中攻击,立刻飞身到布兰多身前,朝看不见的敌人猛一发掌,只见琴琴喷了一口鲜血,也飞出了几步,但她立刻翻身站了起来,平时纯真的小女孩,此时却如同一个满布杀意的斗士。

“你有本事就站出来,偷偷摸摸的算什么东西!”

随着琴琴厉声的喝斥,一条人影如同鬼魅般出现。

“哼哼…小ㄚ头,你小小年纪身手不错,真不愧为武圣卡里斯的徒弟。”萨达特不知何时已从山崖边来到这里,他一面将全身关节弄的咯咯作响,一面以极其不屑的眼光俾倪着兰迪斯一行人。

“真是谢谢你们做掉了巴鲁那个自大的怪物,不过你们的好运也到此为止了!”

目露凶光的萨达特身影再度消失,琴琴运起全身功力抵挡,仍然被看不见的攻击震飞。

“哇……”琴琴又喷出一口鲜血,尤利安不顾自己伤痕累累,拼死飞扑过去,一把接住了琴琴小小的身躯。

“可恶!你这个家伙!!”裘娜抓起巨大的钢刀,朝尤利安及琴琴身边的空气中猛力砍去,但只见一小片衣服的碎布片飘飞。

布片都尚未掉落地面,却听见一声轰然巨响,连高大的裘娜都被击飞,重重地摔落在地上。这时裘娜掉落的钢刀,突然像是通了灵般,朝裘娜极速飞去。

“啊!危险!!”裘娜想挪动身驱躲掉这致命的一刀,奈何受了重创的脚却丝毫移动不了半寸,裘娜只得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嗤”的一声,钢刀硬生生的朝身体戳了进去。

感受不到该有的痛觉,裘娜有些奇怪的睁开了眼睛,眼前竟然是费塔加的脸!

“你…没…没事吧……”锐利的钢刀从背后刺进了右肩,血一滴滴的自前胸突出的刀尖流下,豆大的汗珠从额前滚滚而落,和着血落湿了裘娜一大片的衣服,但费塔加仍是那副惯有的温柔微笑。

“你…我……”平时冷静的裘娜顿时被吓傻了,“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冒死救我呢?你……喂!你振作点!你醒醒啊!你不要吓我!你不能死啊!费塔加……”

抵受不住剧痛的费塔加终于昏了过去,倒在裘娜的身上。心急如焚的裘娜霎时方寸大乱,眼泪无法克制,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从小过惯了打杀战斗的生活,原本以为自己的心早已如同冰一般的冷,原本以为除了死去的父母之外,再也不可能有人真正的关心她的死活,但是这个叫做费塔加的男人,不但关心她,甚至还……还以自己的生命保护她……

“为什么…为什么……”站在一旁的兰迪斯一边眼神空洞的喃喃自语着,一边慢慢的拔出了修佩鲁。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要赶尽杀绝?为什么……”

“为什么!?”萨达特再度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神情更见狂傲。“因为只要是阻碍教主伟大计画的人,都死不足惜啦!哈哈哈…”

“嚣张的混蛋!该死!!”亚克抓起了手中的骑枪,朝萨达特用力掷去,但在急怒慌乱之中,不但没射中,还被萨达特轻易的接在手中。

“哼!凭你们这点能耐能要得了我的命?别笑死人了好不好!”萨达特鄙夷的笑了下,然后举起了骑枪。

“还给你!”骑枪以更惊人的速度朝亚克飞去,先前已经受伤的亚克根本无力抵挡闪躲……

突然,一声清脆的撞击声,骑枪被打落在亚克眼前的地上,只见兰迪斯手持神器修佩鲁,目光冷峻的看着萨达特。

“来吧!你的对手是我,有本事就冲着我来吧!”

“哦?就凭你?”萨达特对于兰迪斯这一下身手,也有些微的讶异,但他仍然不相信眼前这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会有多快的速度。

才一说完,兰迪斯竟然也和他一样瞬间消失,萨达特心中一惊,连忙移动身影,但手臂一凉,左手臂已经在瞬间和身体分家了。

“哇呀……”一声凄厉的惨嚎,萨达特想要伸手按住疯狂喷血的伤口,但耳边却传来兰迪斯冷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这是你打老爷爷的份!接下来……”

“唰”的一下,右手臂又跟着掉落在地,萨达特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

“这是你打琴琴的份!”

萨达特吓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他从来不知道,面对一个看不见,却又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敌人,是如此令人肝胆俱裂的一件事。

“啊…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求求你……”

面对萨达特的苦苦哀求,兰迪斯像铁了心似的置若未闻,突然萨达特的身体碎裂成好几块飞了开来,鲜血碎块掉落一地,全身溅满鲜血的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