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第七章

作者:程穗伶

(一)全力反击
 

“哇!这就是海吗?好大哦……”说话的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精致姣好的脸蛋,灵活而机警的大眼睛,俏丽的短发及装束,十足的活泼气息。

咦!队伍中何时增添了这么一位女队员呢?这件事说来也真是凑巧。

说起整件事的经过,还要回溯到两个星期前,兰迪斯等人在亚达斯所遇到的危机事件。

话说两个星期前…

“唉呀…”兰迪斯等人走进村镇的酒店后,面对酒店内拥塞的人群,汗味,酒臭味交杂的污浊空气,让天性喜爱洁净的法莲娜,深深皱起了眉头。

这里是亚达斯,是马拉大陆南方的交通中继站。海运来的盐,银矿,黄铜,在这里将换成腊肉,小麦,布匹,蔬菜与香料,由马车运往港口,再由一群群古铜色皮肤的水手,载运至大洋的彼端。

由于市场交易热络,南北奔走货殖进出的商人,在这里似乎住得相当舒适。但是一般靠种植作物维生的农民,以及靠劳力吃饭的劳动阶级,在亚达斯就无法避免遭受被剥削的命运。这些穷苦的平民,平常最易聚集于像这样的酒店中,饮着大口大口的劣质酒,口齿不清地数落他的刻薄东家,今天又对他如何如何,藉着放肆高谈,来发心中的怒火。

这种地方,是社会实际参与者的俱乐部,也是小道消息的最佳来源。

经过索尔的介绍后,兰迪斯已经养成每到一处,就先要入境问俗的好习惯了。

虽然这里龙蛇混杂,但顾客还是有一定程度的警觉性。看见兰迪斯等人鲜明的衣装,都不禁转头注视,缄默不语,室内登时沉默了下来。

酒店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挺着啤酒肚的胖汉子,坐在柜台上向兰迪斯等人招手。

“这边来…这边!”他用一种很亲切的俏皮口气招呼着。

“这里的人似乎有些紧张!”兰迪斯靠近柜台,听见背后人群又开始恢复放肆的喧哗。

“这是当然罗!都是因为封境的关系嘛!”

“封境?!”兰迪斯与尤利安等人交换了一个警觉的眼神。

“你们是从北方来的吧!难怪不知道这个消息!”老板有意无意地将视线扫过兰迪斯身后的伙伴,然后弯下腰去翻动酒桶。

“大约是从上个月起吧!罗特帝亚的军队,开始前往进驻沿海几个有邦交的贸易市。同时在几条重要道路上,也开始设置哨所,过往的行人及货品,都要接受检查。很不幸地,在前年遭受山贼侵袭后,一纸和约使得亚达斯纳入了罗特帝亚的保护网中,现在…”

老板的眼睛向窗户方向看去,“山的那头,就躺着一门炮塔,一种就算是不使用,也能让人望而生畏的金属怪物。”

兰迪斯等人似乎感染了老板的无奈心情,不约而同地将头转向窗户的方向。

老板手中并没有放下工作,他将一堆木杯从清洗的水桶中捞出,摆在柜台上,手肘无意间撞到兰迪斯放在柜台上的包袱,一种熟悉的硬物触感勾动了他的神经,剑!

老板看着兰迪斯,兰迪斯用一种无意辩解的神情耸耸肩,然后对他笑笑。

想了想,老板弯下腰用木杯舀了酒,然后重重地放在兰迪面前。

“拿去喝吧!陌生客!这杯算是我请客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发我们?”一直沉默无语的费塔加,此时突然从旁边插进话来。

“很简单!因为我不认识你们。”老板扮了一个俏皮的鬼脸,“喝完就滚蛋,知道吗?!”

得到了酒店老板的情报,兰迪斯等人总算没有傻傻地冲进敌人的包围网中。但是除此之外,兰迪斯并没有占到太多优势。

当双方开始接触,敌方便开始使用拖延战术,除了派出数目可观的龙骑士,在空中騒扰并不时偷袭外,并没有派出大股的部队做作接近战。所以亚克的长矛与裘娜的巨剑,都失去了原先的威力,除了频频发出威吓性的怒吼,并没有获得很大的战绩。

兰迪斯等人遇到的困难,是在于横亘在敌阵与我方之间,一条宽约十五公尺的地堑。地堑上是有索桥,但索桥上的绞链却已经收起来,用绳子困好放在对岸。

还有一门灰铜色的巨炮,俯视着战场的某处角落。谁要是敢涉入那块禁地,就立刻喷出大量的硝烟火光与巨焰。就在战斗进行没几分钟时,一位冒失的龙骑士在无意间触犯了这项禁忌,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他挟带着大量的烟火,坠落深不见底的山沟中。

目睹了这项射击意外的双方,使得接下来在战场上的发展情势,便变得相当意外与滑稽,兰迪斯等人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开始企图将龙骑士引入炮火的范围内,龙骑士当然不愿上这种当,便停留在高空中叫嚣。兰迪斯等人因此获得少许休息时间。

“会发展成这种情势,真是始料未及……”费塔加摇头苦笑。

“如果敌人会冲出来,多少还有点胜利的把握。但是像这样…”亚克将长矛忿忿地刺入土地中。

“该怎么办呢?”兰迪斯说。

“只有乘着夜晚降临时的黑暗,悄悄地离开这里……”费塔加说。

没有人答话赞同,但也没有人敢提出理由辩驳。费塔加说的没有错,如果此时不乘早撤退,敌人多半还会在夜间前来偷袭,到时候,就算是再强的人,也难保不会受到伤害。

“就这么办吧!”兰迪斯说,想到抵达罗特帝亚的时间会因此而延后,心里总不免一阵遗憾。

“快看!那是什么!”法莲娜叫出声来。众人急忙跳起来,向她手臂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名少女出现在地堑对面的山崖上,手持弓箭,像石像一样动也不动。

战场上会突然出现第三者,双方事先都没有心理准备。

龙骑士催促着跨下的飞龙,一齐向陌生者呼啸而去。

突然间,这名少女手中的弓弦响了!一名龙骑士的肩膀中箭,手中的绳也被另一只箭射断,在突然失去重心的情况下,整个人从飞龙背上翻落下来,落入不见底的山谷中。接着另一名龙骑士的飞龙,眼睛也中了一箭,在疼痛挣扎中撞到队伍中另一只飞龙,在惨叫声中双双跌落山谷。

其余龙骑士见情况不对,急忙拉偏龙头,调转方向逃了回来。

“好厉害的箭法!这是什么功夫?!”亚克咋舌不已。

敌人的地面部队,听到了飞龙的惨叫声,全部蜂拥而出。看见凶手就站在不远的山崖旁,便朝凶手奔去。

突然,弓弦响声不绝于耳,只见羽箭漫天飞舞,敌人在哀嚎中倒地。

兰迪斯等人的眼睛,此刻完全被这幕奇景给吸引住了。

“咻!”

此时,一支箭突然神奇地从敌阵中穿出,射断了困绑绞链的绳索,兰迪斯等人忍不住惊叫出声。

由于索桥重量的关系,加上对面山崖的地形较高,失去捆绑的索桥,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迅速而顺利地滑下了来。

“冲呀!”兰迪斯拔出宝剑。

在炮火和硝烟交迸间,他率先冲过索桥……

“看起来你还真是没出过远门的样子…”亚克靠在船边,歪着头看着身旁的少女。

“你说你从小就和奶奶住在山里,难道都不曾自己一个人道外面走走吗?玛莉安。”

“真的没有耶!因为我奶奶总是不准我到处乱跑,直到半年前奶奶去世之后,我一个人闷不住,才偶尔跑到山下的城镇去。”说着说着,突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碰触她背后的弓箭,转身一看,原来是蹲在地上的琴琴。

“你干什么!不要乱碰我的弓箭!”

“哎呀!那么凶干什么?我只是好奇嘛!”琴琴用小手支着下巴,有些不置信的撇撇嘴,“我实在不怎么相信这种又细又长的东西,会有多强的攻击力,还不如我一拳一个来的轻松俐落!”

话才说完,琴琴马上被一股力道揪了过去。

“天啊!我不是告诉过你,少去招惹玛莉安生气吗?”尤利安小声的对琴琴告诫,“你忘了她是镇上射箭比赛的优胜啊?小心等下她生气,你就吃不完兜着走!”

“射箭有什么了不起?也不过只能射死些兔子啊,或者鸟之类的。”琴琴不服气的皱着眉,“就像之前,她也只不过帮我们搭了个索桥罢了!又没有一个人是被她一箭射死的,还不是要靠…”

“看起来你好像对我很有意见的样子,是不是啊?小妹妹?”玛莉安一手叉腰,脸上尽是不悦之情。

“呸咧!”琴琴朝玛莉安扮了一个鬼脸,“我叫琴琴,不是什么小妹妹。”

“你!!…”

自从加入了这个娇蛮不输琴琴的玛莉安,两个人一路上就斗嘴斗个没完。琴琴如果斗赢了倒还好,万一要是输了,老实的尤利安可就倒大楣了,非得被琴琴捉弄出气到心情爽快了为止。

“琴琴你也不能这么说,当时如果没有懂得箭术的玛利安,我们恐怕早就被飞龙骑兵队给踩扁啦!”正在喝酒的裘娜忍不住“仗义直言”。

“是啊!敌人一定是认为我们没有能力对付飞空部队。幸好遇上了玛莉安,把他们都从飞龙背上给射下来,否则光凭法莲娜的雷跟费塔加的冰,还有我的火,想要扳倒那群庞大的飞龙骑兵,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连兰迪斯都这么说,琴琴顿时像嘴里塞了一个大包子似的哑口无言。

“嘿!看到达拉尼亚岛了!你们大家快看!”

亚克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一行人不约而同的望向远方逐渐清晰的陆地。

“终于到了……”随着目的地逐渐的接近,兰迪斯的心情却逐渐的凝重起来。虽然目的是要前来营救被困于危机之中的索尔,但由于对敌人一知半解,以致连自己有多少胜算都无法掌握……

到了罗特帝亚庞大的王城内,救人心切的一行人,虽然都对前所未见的热闹景象感到万分好奇,但却都无心多加游逛,匆匆赶到了王宫附近。

就当一群人正要潜进王宫之时,却被巡逻的卫兵发现了行踪。

“大胆来人!竟敢擅闯王宫禁地!…咦?”为首的卫兵突然仔细的朝兰迪斯打量了一番,接着神色惶恐的大叫起来。

“啊!你们是……快来人呀!国王钦命要捉拿的匪徒出现了!快来人呀……”

“你!真是吵死人了你!”略带酒意的裘娜,一个箭步上前,挥刀将大叫的卫兵从马匹上砍了下来。

“这下该怎么办呢?王宫警卫森严,我们又势单力薄,万一卫兵全部攻过来,恐怕我们人没救到,自己就得先赔上一条命了!”兰迪斯忧心的说。

思索了一会儿,费塔加才开口:“我看这样吧!还是用我们当初一起救人质的方法:大家分成两个部份,一队人到大门口去引起卫兵的注意,尽量让他们将兵力集中在大门;另外一队则偷偷到监狱去营救被囚禁的索尔及大臣们。”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那我们该怎么分配呢?”

“嗯……在大门口的这一队是正面交锋,面临的敌人也较多,依我看就由我、兰迪斯、亚克、尤利安和老爷爷来对付;找寻的工作就交给你们女孩子,你们就先听从裘娜的指挥行动。”

“那盖亚呢?”

“我本想盖亚跟随你们一起行动,以免你们遭遇敌人时力量太薄弱,但是…”

费塔加看了看布兰多,布兰多立刻会意的笑了笑。

“哎呀!你们放心,我已经修好了盖亚的辨识系统,现在盖亚可以靠自己辨认我方及敌方,甚至搞不好连之前的辨识记忆都一块儿恢复了呢!放心吧!”

“很好,我们分头行事吧!”

果然当兰迪斯这对人马出现在大门时,立刻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騒动。

“敌人!敌人出现了啊!警戒!警戒!”

就在众人兵荒马乱之际,裘娜这一队则悄悄地由旁门潜进了王宫。

“哎呀!王宫这么大,该从何找起啊?”从没见过王宫的玛莉安及琴琴忍不住提出了相同的疑问,然后又一起对瞪了一眼。

“嗯……这倒真是个问题……”裘娜也犹豫了。

“我想囚禁犯人的监狱一般都设在城堡王宫底下,再不然应该就是西边。”

三人都不约而同的一起望向法莲娜,脸上尽是疑问,尤其是裘娜。

“法莲娜,你曾经住过城堡吗?”

“啊!?我…我只是听过…猜测而已………”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跟尤利安一样,也是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