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第八章

作者:程穗伶

(一)神秘的地底神殿
 

自从发现有人跟踪之后,兰迪斯一行人的情绪气氛,开始变得有些窒闷。除了盖亚仍然一如以往以外,连琴琴和玛莉安拌嘴时,也不敢太过夸张。每个人就像是各怀心事似地眼神空洞,沉默寡言。

九个人就在这种微妙的情绪中持续往西南方前进,虽然跟踪的人仍然明显感觉得到,但由于不再受到敌人的武力攻击,众人也就懒得理会。

这一天,当他们经过一个小村落时,无意间听见村民的谈话,得知附近有一座神的地底神殿,经常有教徒模样的人出入,但每个出入的教徒却又行踪鬼祟,令人难以理解。

“一起过去调查看看如何?”亚克拍了下兰迪斯的肩,将沉思中的兰迪斯惊醒。

兰迪斯勉强的牵动了一下嘴角,点点头。

一行人趁着黑夜,悄悄地来到了神殿附近的森林中躲藏,果然看见神殿的入口处,有着微微的火光闪动。

“村民说得没错,这座陈旧的神殿确实有些古怪。”费塔加神色凝重地的注视着眼前似曾相识的景物,“从前我旅行时经过这儿时,记得应该只是个荒废的建筑才对,怎么隔不了多久,成为教徒的聚会所呢?”

“会不会是葛斯洛喀教派搞的鬼?”布兰多爷爷打一开始就对葛斯洛喀反感到极点。

“嗯…或许吧…”费塔加有些意味深长的对法莲娜看了一眼。

多日来一直沉默的法莲娜,美丽的容颜已经有着明显的憔悴,只见她蹩紧了眉,同样是注视着这座令人费解的神殿,但她的心中却涌满了犹疑,与不祥的复杂思绪。

一直等到了教徒模样的人群离开,火光也熄灭了之后,兰迪斯几人这才悄悄地由入口处潜进了神殿。

“哇!好暗啊!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耶!这怎么调查啊?”琴琴一面摸索着墙壁前进,一面小声的发难。

才说完,一把明亮的火焰呼地一声自兰迪斯手心燃起,顿时照亮了狭小的神殿通道。

“大家各自小心些,跟着我的火光前进吧!”

看见法莲娜紧挨在自己的身边,兰迪斯下意识地牵住了她的小手。

“你也小心的跟着我,如果有什么危险,我才能够即时保护你。”

“嗯!”法莲娜柔顺的点点头。从手心传来的温暖,静静地化去了她心中所有的不安与恐惧。

法莲娜知道,只有失去了兰迪斯的关爱,才是她最害怕的恐惧。因此,就算是她明知自己如今背负了伙伴们的不信任与怀疑,却硬着头皮的跟随着,也不愿意离去。

“琴琴,你也拉着我吧!以免摔倒或走丢了。”尤利安关心琴琴之情溢于言表。

但只见琴琴撇撇嘴,倔强地别过头。

“谢谢你的好心!不—用—了——”原来是琴琴见到玛莉安拉住了尤利安的长袍,一时莫名其妙的心头上就燃起了无名火。

她赌气的跑向亚克,拉住了亚克的手。

“我还是在亚克哥哥身边,比较安全一点!”

而玛莉安看见琴琴贴亚克贴的那么亲密,一直欣赏亚克的她,也不由得打翻了醋子。她只是离尤利安较近,顺手拉着他的袍子以免跟丢而已,没想到琴琴这个小妮子竟然……但气归气,总不好表现出来,只好嘟着小嘴和琴琴大眼瞪小眼。

费塔加则回头看了看走在最后的裘娜。他知道裘娜总是在留意众人所遗漏的危险,知道平时外表粗犷不拘小节的裘娜,其实内心有着女人特有的细致玲珑,只是不同的生长环境,造就了裘娜以武装保护自己的习性,及坚强独立的个性,这是费塔加一直对她打从心里赞赏的原因。

但每次见到裘娜身上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想到她总是自己一个人咬牙撑过一次又一次足堪致命的伤害,宛如一只失去雄狮保护的母狮,独自抵抗生命中的种种考验,却又必须自己舔舐伤口的那种坚毅时,费塔加却又感到万分不舍的哀伤,啃着他的心。

他不由得又慢下了脚步,与裘娜并肩,而裘娜只是像习以为常似地,对他略为感激的望了一眼。

一切看在眼里的布兰多爷爷,不由得打趣的乾咳了两声。

“咳咳…嗯…瞧你们年轻人一个个你侬我侬的模样,看样子我也得关心一下我的盖亚才对唷!是不是啊,盖亚?”

说完还故意去拉盖亚巨大的机械手臂。矮小的个子,配上盖亚高大的身躯,加上盖亚走一步,他就得走好几步的滑稽模样,把一群人又给全惹笑了。

就在大家心情好不容易有些回复往日的愉悦时,兰迪斯停下了脚步。

“这……这是什么啊?…”

顺着兰迪斯的视线望去,发现通道的尽头,是一处如同祭坛的石室,而石室的正前方,是一个圆形的巨大石块。

“这是什么奇怪的大石头?通道这么小,他们是怎么弄进来的?”尤利安就着火光朝巨石看了看,直觉得有股说不上来的诡异。

费塔加走近了石块几步。

“不对!这不是块普通的石头!兰迪斯,麻烦你火再大一些!”

兰迪斯立刻念动咒语,手心的火焰便陡然熊熊地变大,瞬间将石室照得通明,众人立刻不约而同的朝石块仔细看去。

原来这是一个接近圆形的奇异雕像,乍看之下像是一个巨大的脸孔,因为巨石上雕了一双圆睁的大眼,但该是鼻梁的部份,却又是另一张怪异森冷的五官;而该是双颊的地方,却又是如同甲虫一般的肢骸;该是嘴的地方没有嘴,反而在额头的部份有一张极不搭调的,像是女人的小嘴。彷佛有着人的一切形体,却又是以昆虫的姿态被组合。

“好恶心的石像……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玛莉安从来没见过如此诡异的景象,顿时只觉得胃中有种不快的感觉翻呕慾出。

“我曾听过葛斯洛喀所敬拜的神,是一种非人非物的东西……看来这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平衡之神了!”

费塔加的话,立刻引起了众人一阵反感的批评,只有兰迪斯若有所思的凝望着雕像下方,一个看来有些突兀,却又毫不起眼的黑色铜箱。

好奇心牵引着兰迪斯,他不由得悄悄地放开了法莲娜的手,独自朝那只铜箱走了过去。

当他走近了铜箱,发现铜箱上刻满了像是文字的奇异图案。箱子并没有上锁,但却与石像同样充斥着一股令人不快的感觉,好奇心驱使着兰迪斯,他不由得朝铜箱伸出手,想要打开一窥究竟。

突然间,背上的“修佩鲁”微微地振动起来。

“这…难道这个箱子里有什么古怪吗?”神之剑的警告使兰迪斯犹豫了一会儿,但多日来烦闷的思绪混淆了往日清晰的思维,兰迪斯像着了魔似地,将铜箱轻轻地开启了一小缝。

一切都发生的如此快速,快的连伙伴们的警告惊叫声都还不及传入兰迪斯的耳中,唯一来得及的,只有在黑色烟雾中隐约出现的,一张充满死亡气息的灰色脸孔,及一把闪着森冷青光,朝着自己当头劈下的锐利镰刀,映照在兰迪斯惊恐的瞳孔之中。

接着,兰迪斯觉得自己像坠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暗洞窟。

身在这个莫名的黑暗空间中,兰迪斯竟觉得自己有一丝解脱的快感,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在母亲的怀抱中,那种不必忧烦一切的幸福。

逐渐地,兰迪斯放弃了挣扎,任由自己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二)陷阱
 

然而其他的伙伴们却无法体会兰迪斯的感觉,当然即使是法莲娜也不例外。他们只是眼睁睁的看见一个从箱中骤然出现的黑色身影,挥动着一把令人心寒的巨大镰刀,穿透了兰迪斯的身躯,然后迅速的消失在铜箱之中。

但毫发无伤的兰迪斯,却缓缓的倒了下来,手中的火焰逐渐的微弱,终至熄灭。

“兰迪斯……”顾不得此时回到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法莲娜惊惶地朝兰迪斯冲去。

石室不平的地面绊得她娇小的身躯往前扑跌,锐利的大小石块划破了她细嫩的肌肤,但她仍然跌跌撞撞地爬到了兰迪斯身边。

“兰迪斯……兰迪斯……”法莲娜用发颤的手轻抚着兰迪斯逐渐冰冷的胸口,眼泪不听使唤的落在兰迪斯的身上。她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步发现那个要命的“死神之箱”;为什么明知自己和兰迪斯是不同世界的人,却仍然抱着和他在一起的奢望。

到头来,奢望终究仍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命运对她的奢望做了最严厉的惩罚,无情的夺走了她比自己生命更珍爱的人。

她听见了自己心粉碎的声音。

离兰迪斯较远的众人,也纷纷慌忙的往兰迪斯的方向聚集。除了法莲娜,没有人明确的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阵手忙脚乱的叫唤之后,身为僧侣的尤利安被推到了最前面,查看兰迪斯的状况。

经过了令人惊心的沈默之后,黑暗之中传出了尤利安比哭还难听的声音。

“…死……死了……兰迪斯他…他死了……”

“什么!?”平时慈蔼逗趣的布兰多老爷爷,此时竟发出了一反常态的震怒声,“不可能的!兰迪斯好端端的没受伤,怎么会死!?快救活他呀!”

费塔加的声音听来更是极尽哀伤。

“…兰迪斯的生命之火已经熄灭……恐怕真的是已经……”

连费塔加都这么说,所有人的心情霎时全都跌入了谷底,虽然没有人愿意相信这是事实,但它终究是事实。

一向难脱孩子气的琴琴最先难过的哭出声来。

“大哥哥!醒一醒!你不要死呀……”琴琴扑到一向呵护她的兰迪斯身上,用力的摇撼着他的身躯,“你说过你要帮师父疼我、教我、管我的,你怎么可以不守诺言!?我不乖你可以骂我、打我,可是你不可以像师父一样丢下琴琴一个人啊……”

琴琴毫无掩饰的情感表达,击中了每个人的心。是的!大家不都是因为兰迪斯,才因缘际会的凝聚在一块儿的吗?一同出生入死了这么些日子,大家的情感早已如磐石一般的坚实,有什么是比失去了伙伴更令人哀痛的呢?

布兰多终于也忍不住老泪纵横,他哽咽着喃喃自语,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神啊,如果可以的话,用我的老命换回兰迪斯吧!他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我只是个不中用的糟老头,再活也没几个日子,让我代替他吧!我求求你啊……”

膝下无子的布兰多,早已将兰迪斯视如己出,对他来说,有什么事会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悲哀呢?

裘娜则恨恨地用力朝坚硬的石像击了一拳又一拳,直到手指裂开,鲜血代替了她的眼泪渗流而出。“可恶!!这些狗贼!!太卑鄙了!!混帐!!该死!!……”

连一向坚强乐观的亚克,也怅然的跌坐在地面上,有些失神的声音微弱的问:“…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尤利安!?……”

黑暗之中,他看不见尤利安无声而哀戚的摇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问了一些什么话,兰迪斯对他而言,不但是他学习的对象,最佳的战友,更严格一点来说,甚至是他的救命恩人,但如今……

哀痛的气氛弥漫,连相处最短的玛莉安,也不禁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怎么会这样呢?”

就在此时,一阵得意的笑声自洞口传来,许多持着火把的教众走了进来,裘娜及亚克立刻戒备的上前,挡在众人的前面。

发出笑声的教徒自人群中走了出来,将教袍使劲抖开。

“又是你!?”众人又诧异又惊怒的望着眼前的人,没有人忘得了这张使人恨不得碎尸万段的脸孔,他正是葛斯洛喀的独眼将军凯因巴。

裘娜的满腔怒火,此时更是火上加油。

“该死的恶贼!!今天你休想走出这个洞窟!”

顿失挚友的亚克,浑身的斗气如同炸葯般瞬间引爆。

“没错!大家一起杀了这个混帐家伙,为兰迪斯报仇!!”

众人都纷纷化悲痛为力量,冲上前决心与敌人一决死战。

震慑于裘娜几人骇人的滔天恨意,凯因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但他的嘴角仍然挂着令人不耻的得意冷笑。

“咯咯!慢着!慢着!我今天可不是为打架而来的。你们救不成兰迪斯,我却有一个方法可以救他,唯一的方法!”

“你认为我们会笨到去相信你的鬼话吗?”

“你们当然可以不相信!只不过……”凯因巴又得意的笑了两声,“只不过你们杀了我,就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炎龙骑士团外传——风之纹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