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独身男人》

第09节

作者:陈薇

猎奇门酒吧的女歌手正在唱猫王的“love me tender”,丝丝缕缕,轻盈婉转,宛如在七月焦渴的午后喝一杯清凉的雪碧。

小羊照旧挑了靠窗的座位,她的思绪跳来跳去,好像要从萧萧晚风中发现什么新的可能性,她时而像旁观者一样审视着自己,时而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

男人的目光从她身上匆匆溜过,她望着窗外那些牵线木偶似的腿感到十分好奇:平常看惯了的事物,现在静下心来仔细端详却又觉得古怪。她喝了一口柠檬茶,想找到点实在的感觉,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hi——”

薄荷裹着凉风来了,她一向守时。

“蒙田他们呢?”

“他总是拖拖拉拉的,现在姗姗来迟与回避是男人的法宝。”

“故意吊着咱们。”

“他以为像他那样的才子不会受地球重力的影响。”

小羊叹了口气,她发觉自己完全是个刺儿头,话一出口,就像汽车的消音器似的,心里堵得慌,可能快倒霉了。小廖到天津弄钱去了,她也得想办法,不能眼看着他一个人着急。

“和男孩在一起千万别掉里边,”小羊把指甲油抠掉,“心连心的滋味太坑人了。”

“你干吗老跟着他倒霉啊?分开算啦。”

薄荷仍旧穿着那件幸福的rǔ白色羊绒大衣,会不会找男人是一门学问,她从一开始就看出小羊爱上小廖是个错误,不会有任何好结果。

“撤出来吧,他就是专坑你来的。”

薄荷不喜欢小廖看人的那种眼神,她一直说他的坏话,可这样一来反倒更加坚定了小羊爱那臭小子的决心,女人呐,真是古怪的动物。

“非得让他坑得倾家荡产你就美了!”

小羊本想听点轻松的事情,可薄荷却像见了猎物的豹一样紧抓不放。邻座喝慕尼黑啤酒的老外转过头来看了看她们,两人这才停下争执,love me tender,love me true,for my darling l love you……酒吧深处飘来的歌声仿佛一阵微风荡涤着生活的尘埃。

“你不懂……”

小羊轻轻说着,好像一盏渐渐熄灭的灯,她摇晃着脑袋,费了好大劲才没让眼泪掉出来。薄荷皱起眉头打量着她,尽管她是美容专家,可爱情却让她的眼角蒙上了鱼尾纹。街上的人们看上去都很滞洒,可自己周围怎么偏偏都是些死心眼的情种呢?

“有时我想住在窑洞里,我和丈夫都是乡村教师,每天看看夕阳晚照,”小羊眨巴着眼睛,“那才是最幸福的。”

薄荷赞同地点点头,尽管她现在并没有这种想法,悲剧使人深刻,而快乐永远围绕在她身边。女人就得聪明,小羊纯属自找,用不着再劝她了,她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不过爱情的事难说,说不出为什么才是爱情,这回小羊是真的爱上了。

这星期薄荷又卖出两幅画,都是60x80cm的布面油画,钱不多,但感觉不错,住王府饭店和住小木屋有天壤之别吗?一闭上眼,感觉都差不多。女猫王不见了,换了一位男歌手,今晚都是些怀旧情调的老歌,在莱昂内尔·里奇的柔板中,乔丹和蒙田挽手而来。

薄荷被这种温情感动了,四个六十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聚在一起,同龄人中有兄弟姐妹的很多,再往下都是一水的小太阳,因而他们显得挺特殊。在人群中有点不自在,一旦自己的中心地位被取代了,他们就感到孤独无依。

“以后咱们四个得在一起干点事,”蒙田显得挺兴奋,“我也不能光画画了,我想办杂志,办好了会挣钱的。”

“咱们先在那些小杂志上办专栏,我负责组稿,你们管版式设计和插图。”乔丹兴奋他说。

时装界刮来复古风,全世界都在呼唤着回归,人们走得太远了,六七十年代那些嘻皮士的子女如今都渴望过正常人的生活。是的,得干点什么,不能总陷在爱情里边,可爱情也是伟大的事业啊!

“小廖又有麻烦了。”小羊说。

她并不想在这时候扮演讨人嫌的角色,可有什么法子啊?事情赶到这了。

“别张口闭口的总是小廖。”乔丹对她毫不留情。

“把那孙子甩了算啦,”蒙田耐心他说,“哥哥不会骗你的,现在的人都是相互利用,你知道他外边有什么花事啊,男人的任务就是让世界充满爱。”

乔丹和薄荷交换一个眼神,此时此刻,蒙田像只温柔的克隆羊,他慈祥地搂着小羊的肩膀,递给她一杯可乐。

“男人是买方市场,女人是卖方市场,我看《马语者》觉得特窝囊,还有《廊桥遗梦》也是,现在怎么时兴男人为女人做牺牲了呢!”

蒙田有点阴阳怪气的,他又开始讲无聊笑话,借此嘲弄一切看上去神圣的事情。他说屁是有形状的,坐着的时候是扁的,侧卧时是三角形的,平躺着是长方形的。

小羊恶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你说得太轻巧了,现在我想的不是这个,我不像你想的那么傻,你以为我是初恋少女吗?谁也不能说自己一辈子都精明,再说一个人一个活法,没有什么绝对的正确和错误。我喜欢一个人,我就对他好,他有事你撤了那算什么呀。平常跟外人可以抹稀泥,可是对自己最爱的人再没点真的就太没劲了。人就得实诚点,老是怕受骗,就永远得不到爱。”

小羊说完这番话,心里痛快一些,既然事情已经挑明了,便把心一横,准备迎接一切,她把两鬓的乱发捋向脑后,反正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从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

大家一时默默无语,薄荷尴尬极了,她预感到接下来小羊会说什么,今天把大伙叫到一块肯定不是为了发牢騒。她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只好一再给小羊添可乐。

“别老灌我,我都上两回厕所了。”

小羊两眼的的发光,她并不奢望他们真能做点什么,但在此刻她需要朋友的肯定,肯定她的爱情,肯定她的真心。手腕上的表滴滴答答响着,简直是在隆隆吼叫,什么女权,什么无性生殖,全都抛在脑后。

薄荷的注意力飘走了,美国警方在一座豪华住宅内发现39人集体自杀案,他们是“天国之门”的邪教信徒,有相当丰富的电脑应用知识,曾在国际互联网络上开辟了自己的网址,他们说人的躯体只是灵魂的包装,海尔一波普彗星飞近地球就标志着他们将离开人世。

她听见小羊和他们提到钱的事,可她仍然无法集中精力、甚至连关心这件事的慾望都没有。海尔一波普彗星,一切奇遇的象征,她从小就向往一种男人:他身上有激进解放的摇滚乐,让人每一滴血都在跳舞;有非洲原始丛林的粗旷、炽烈,让人每个毛孔都发烫。但在他内心深处又蕴含着一种古中国式的含蓄之美,特别是说情话的时候,好像用手轻抚小猫的绒毛。

“我们能想什么办法?就是能搞到钱也不会给你!”

乔丹交叉着手臂猛地往后一靠,蒙田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冲,好好说嘛,别让人下不来台呀。

“我说……”蒙田哼哼着。

小羊的目光追着他,乔丹不给蒙田回答的机会。

“你办画展那点钱还没着落呢,不是差点就要当面首了吗?一次收多少出场费呀?走,上jj蹦迪去!”

乔丹抄起蒙田的胳膊就往外架,她要带他去舞厅跳个痛快,蒙田不时扭过头来,乔丹狠命地扳过他的脑袋,和端着果盘的小姐撞个满怀。

“妈的!”

小羊低声的咒骂拽在他们的后脑勺上,这句野话一直郁结于胸。

“简直是只叫春的野猫。”恐怖的想法冲击着薄荷的胸膛。

小羊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是因为性,小廖走了两个星期了,她的慾望无处发泄。乔丹做得对,不能让她抱任何幻想。薄荷知道自己应该赶快逃跑,否则她就得给人当出气筒。恐怖的念头追那年头小豹子们受着压抑,如今各种约束少多了,可小羊还在为爱情受苦,没有人要求她这样做,这是她自己认定的真理。良心、道德、责任……很多东西部被我们忽略了,当把爱情也甩掉之后,我们就一无所有了。

肖汉已经两天没来电话了,一种古怪的情绪悄悄爬上薄荷心头,也许他出差了吧,女人呀,干吗心里老想着男人!不过,他就是出差了也应该来个电话呀!

街上的人们都很忙碌,食品店、百货店门口摆放着花花绿绿的明星金卡机,追星族们怀揣着梦想投进硬币,换来一张印着明星头像的纸卡,发现不是自己的崇拜偶像,于是再投,再投……社会心理学家说,“发烧友”崇拜异性明星,是为了把他们当成自己心中的恋爱对象和性伙伴,借此满足自己的性幻想。

“我这几天都不知道要干什么,看见客人的脸就跟捏泥人似的。”

小羊抬起头,脸上浮起一阵难以捉摸的苦笑,胳膊在不停地颤抖。

薄荷闻到了慾望的味道,其实,只要稍加留意,很多事情都可以用慾望来解释。上美专那会儿,大伙都灰头土脸的。忽然有一天,男生中间流行一种叫做“墩人”的游戏,四个人分别抓住一个人的四肢往地上墩,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感。不知道哪个坏蛋挑的,后来游戏的性质变了,男生凑在一起,专门墩女生,也许先前男生之间的游戏只是序曲。这下学习气氛活跃多了,大伙都盼着课间,女生嘴上说不敢出去,可进出教室的借口反倒多了,不用上厕所的也出去遛遛,脸上冒着莫名的兴奋。

“墩人”的四个男生是班里发育最好的,一下课就堵在门口,他们先拿一个活泼而又经得起逗的女孩做试点,效果不错,后来就专墩那些力气大会尖叫的女生。他们很有眼力,知道哪些是能墩的,哪些是不禁逗的,绝对万无一失。现在想起来,那正反映着男人的性爱观。女生尖声叫喊,男生发挥余热,大伙都挺幸福。

玩了几天以后,女生决定报复了,终于在某一天中午墩了一个班里最老实的小男生,可是要墩那四个坏蛋,她们又都面了。后来一位有经验的老教师看出这游戏不对劲的地方,它比早恋还危险,当机立断地将其扼杀于襁褓之中。

小羊涂着“美宝莲”的chún膏,今年最流行的黑紫色的那种,头发上抹了好些亮发素,苍蝇上去都能打滑,薄荷跟她走在一起挺尴尬的,对过路人的目光特别敏感。

“你比我命好,”小羊感觉好一点了,体温降下来不少,“其实找个好男人就省心了,人活着都不易,要是有个人能时时惦记着你多好啊!有时候我真想变成小廖,我也想尝尝被人爱的滋味。”

“谁让你傻呢,”薄荷心里想着。

“其实爱情就是最大的利益,你想那些大款挣钱干什么?无非是想炫耀自己,找小蜜,吃补品,休闲娱乐,说到底就是为了心情好。”小羊略一沉吟,“要想心情好,跟你最爱的人在一起就行了,根本不用削尖了脑袋去挣钱。”

“不过爱情不会总让你快乐的。”

她们走在东单银街上,马路两旁店铺林立,一派繁华景象。

“苹果”、“堡狮龙”、“梦特娇”、“阿桑娜”刺激着你的脚步不再悠闲。置身于转盘似的大都市中,想不受各种利益的诱惑是很难的。

“小姐,参加保险吧。”

平安保险公司的业务代表在路边摆了一个小桌,引得薄荷驻足停步。还有半年又到生日了,她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生活没有保障怎么办?以后得了大病怎么办?参加保险实际上就是为了买个心理安慰。

“我们看看再说吧,”

小羊拿了两张宣传材料,又开始重复乔丹灰色的论调。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消化道两端而忙碌吗?真要是得了大病还治什么呀!”

薄荷嚼着绿箭,心里暗暗想着,女人就得有自知之明,趁年轻嫁个好男人,当情人小蜜有什么意思呀,除了丈夫谁也不会真心对你好。从小依赖父母的孩子最怕孤独,父母早晚得离开你,所“以要及早完成交接班工作。

看吧,无论是玛丽莲·梦露,还是碧姬·巴铎,那些曾经灿烂一时的女人内心都很凄凉,她们是梦幻工厂推出的美丽产品,没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要不被誉为“世界头号性感小猫”的碧姬·巴锋为什么会在二十六岁生日那天割腕自杀呢?

明年的春装已经陆续登场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北京的独身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