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泪的淮河》

引 子

作者:戴厚英

请打开中国地图,我们来认识淮河。

淮河是我国的一条大河,发源于河南省桐柏山,东流经河南。安徽,到江苏入洪泽湖。全长约一千公里,流域面积为十八点五七万平方公里。淮河下游原有河道入海,所以淮河两岸曾经美丽富饶,“士风备于南北,人物推于古今”。可是—一九四年,黄河心血来潮,夺了淮河的河道,从此淮河不能入海,只能流入中国第一大河长江了。淮河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和威风,便来戕害它两岸的百姓,成为名副其实的害河。

你们知道一条河能作多大的恶吗?我知道。因为我在淮河边上长大,不管我愿意不愿意,却是淮河的一个女儿。我听见过淮河的咆哮,看见过漂在河面上的人畜的尸体。我知道大水一到就有人流离失所,卖儿卖女,更知道我的乡亲为什么把“水”读“匪”。跟在大水后面的常常是土匪,姦婬烧杀,无所不为。我十岁那年,土匪在大清早进了集,我连忙挟起书包从学校往家里跑。在街上,一个粗大的土匪像抓小鸡似的抓住了我,妈拉巴子,你是干什么的?我趁他翻我书包的时机跑掉了,钻进一个同学的家里。我听见同学的奶奶在挨打,同学的姊姊在痛哭。傍晚,土匪走了,我回到家里,看见爷爷的花园一片狼藉,父亲刚从床底下钻出来,满身的灰。房东蓝二爷从来不怕土匪,站在当街上看热闹,中了流弹,胳膊上掉了一大块肉。伤口用破布包着,布上还渗着血。蓝二爷说,枪子有眼,先穿了一个人的脑袋,再钻进他的胳膊,要不,他的命也没有了。爷爷从此不种花,姊姊从此不出门,父亲从此看见腰间挂着东西像手枪什么的主儿就弯腰。我呢,大大受了一番称赞,都说我会逃。其实,淮河教会我的第一种能耐就是逃。土匪来了,逃。大水来了,逃。日本的汽油划子来了,逃。开始父母抱着我逃,以后我自己长了腿,便跟在父母身后逃。现在,我懂得了自己逃。逃归逃,我也像爷爷、父亲和乡亲一样,没有失去我大汉子民的身分和气度,所以我从来不说“逃”字这样低下的字眼,只说“跑反”。水也好,兵也好,日本人也好,都是理应受我们管辖,听从我们调遣的,不服从,便是“反”,反了你们了,狗东西!我跑只是暂时的,你反,却是千古罪名,总有治你的时候。

果然,新中国一成立,毛泽东主席就发号召,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十万民工调集在小小的润河集,苏联专家也来了。一座雄伟壮观的水闸建起来了。我当时十三岁,和几位同学一起去瞻仰水闸,在它面前,我们显得多么渺小。然而,谁能想到,不过三年,淮河对人们进行反攻例算,轻而易举地从润河集水闸上漫了过去

淮河依然是一条害河。至今,还常常有人被它害得流离失所。为了使它驯服,我们淮河两岸的人民已经付出了多大代价啊!谁也不知道我们还要付出多少。

四十多年来,我和淮河有时亲近有时疏远,对它有时热爱有时憎恨。面对这河流,我到底应该顶礼膜拜呢,还是吐口水跺脚?也许,我的权利和义务只有一条,做它的忠实的记录员,记录下它的种种功和罪,别的什么也不说。

我且试着这样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泪的淮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