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13节

作者:戴厚英

公羊和红裙子一前一后在街上走着。公羊故意加快脚步,让红裙子在后面紧追紧赶,大声喘气。他不想跟她说话。羞辱、懊悔,使他对她也有了气。不是你,我怎么会到公同同家里去?

表哥,等等我啊?红裙子在后面叫道,我的脚脖子崴了。公羊停下来,也不回头看她,只等她一扭一拐地走到跟前,抓住他一条臂膀。

还叫我表哥?谁是你的表哥?演戏演一场就够了。还能一次次演下去?我们不过是在大街上偶然碰上的一对男女。公羊说。他不看她,但放慢了脚步。他感到她的脚真有点疼。

好,不叫表哥。可是你不觉得我们那天的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吗?红裙子说,温驯得像小母羊。

公羊心里一震,想起妻子看见的“女鬼”。也许他和红裙子相遇是命中注定的?但这到底是缘分还是冤孽呢?他扭过头看看红裙子,她正仰头望着他,眼里汪着水,亮晶晶像云雾中闪烁的星星。他不由得把她拉着的手臂向身体靠了靠,说:谁知道是什么!

红裙子感觉到他的手臂在用力,便向他身上靠得更紧了,直把话吹进他的耳朵:表哥,我还是喜欢这样叫你。表哥啊!你不该对我发这么大火。我对你没有一点坏心,你难道不相信?

公羊觉得红裙子可能哭了。心中不忍,便用另一只手在她脸上轻轻摸了一把,果然有水,便不由自主将那泪水揉进自己的声音里,水声水气地对她说:我当然相信你。不相信你会跟你这样——这样?可是你知道,我心里多别扭吗?你知道刚才在公同同家里高谈阔论的是谁?我们的系主任和a教授。系主任去告我的状就算了。他跟我永远谈不到一根弦上。可是a教授,他是我的朋友,他怎么和系主任串通一气整我?这世界还有没有真诚的友谊?我宁愿挨打,不肯受骗。挨打,说明我无力,可是受骗,却说明我无能,是个笨蛋、可怜虫。

也许他不是系主任一伙呢!红裙子说。

我不信,我现在谁都不信了。公羊说。

红裙子啜泣起来,说:都怪我。早知道这样,我也不劝你来了。可是你怎么说你谁都不相信呢?难道你也怀疑我,我和公同同是一伙?

谁知道。公羊咬了咬牙,挤出了这句话。

红裙子猛地松开公羊的臂膀,一扭一拐地向前走去,小跑似的。公羊意识到自己的冷酷,赶紧追上去扶住她,却被她甩开了。公羊仍然往上追,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不料脚下踩到了她的裙摆。今天她没系皮带。白色的紧身衬裙从腰下部分露出来,公羊惊慌地叫了声“哎哟”,去提她的裙子,她却抓住他的手,笑了起来。幸好那里路灯很暗,行人稀少,不然就有一出好戏了。公羊给她提上了红裙子,手就在她的腰间停下来,悄声地问:今天为啥不系皮带?红裙子也悄悄地回答:等你来踩。

马路上,树荫间,似乎又多了一对亲密的情侣。公羊搂着红裙子的手再没有移开,红裙子娇小的头紧靠在他的肩上。公羊问:我们上哪里去?红裙子说:送我回家。

公羊怎么也想不到,美丽漂亮的红裙子住在这么一间仅有七八平米的阁楼里。一张小床、一只衣橱、一个小桌、一把椅子、一个电话、便是全部家具。公羊问在哪里烧饭,她说就在门口的一个煤炉上。你养父母活着的时候怎么住?公羊间。爸爸睡小床,我和妈妈睡大床。我把大床卖了,买了这个衣橱。红裙子说。

唉!公羊叹气。

觉得我可怜,是不是?可是我有间阁楼还有多少人羡慕呢!你们知识分子天天叫嚷自己待遇不好,有没有想过还有比你们更穷更苦的?红裙子说。

公羊又叹了一口气。

别叹气了。红裙子说,现在她已经只穿一条衬裙了,短外套也脱了,头发也松散了下来,在公羊眼前晃来晃去。公羊突然往小床上一躺,说:我好累。红裙子说:那你就躺着,没有人撵你。楼下的人呢?公羊问。现在谁管谁?红裙子说着也挤到床上来。床太小,他们只能叠在一起……

公羊从红裙子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一夜风流使他出尽了肚里的怨气,他觉得很饿。他在大街上晃着,看着,想找个地方填满肚皮。不料在一家早茶馆里和华丽不期而遇。两个人同时问对方:这么早,你到哪里去?

华丽说,她约好那个男病人在家里等她,他已经不敢出门了。她不想烧饭,所以来喝早茶。你呢?总不会也去看什么病人吧?她问公羊,眼光里挂着疑问。

公羊的脸一下红到脖子根,结结巴巴说:我,随便走走。

这里离你家很远了,你一大早走到这里来了?华丽问,目光里又多了个问号。

我坐车来的,喝早茶。公羊说。

华丽诡秘地一笑,说:别是等人吧?

没有没有,不信和你一起喝茶,再一起去看病人,如何?公羊说。

华丽连连摇头,说:不敢,不敢。一起喝茶还可以,看病人则只能一个人去。一则害怕病人疑心,二则也不想让等你的人空跑一趟。

公羊说:你的嘴真厉害。我真的不等什么人。只觉得心里闷,想到处跑跑。

华丽笑道:没有沿街放屁吧?

公羊也笑了,说:没有,哪有那么多的屁呢?

华丽说:有人给你编了放屁歌,你知道不知道?

公羊说:不知道,你念给我听听。

华丽念着:

  说公羊,道公羊。

  公羊的故事不寻常。

  人家小酒天天醉,

  他是臭屁天天放。

  臭屁放到大考场,

  僻哩啪啦震天响。

  考官问公羊:有屁为啥这里放?

  公羊说:革命小酒天天醉,自由臭屁处处放。

  你喝酒,我放屁,

  你吃肉,我喝汤。

  欢欢喜喜,你喝我放,乐洋洋,乐洋洋。

公羊笑得岔了气,说:谁这么促狭?一定是你。华丽说:我哪有这本事?不过是听来的。我倒羡慕你是男人,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中放屁,倘若是我,早让人一锹铲了出去,丢在粪坑里。公羊说:我已经在粪坑里了。怎么样?我跟你一起走,叙叙?华丽说:不行,我得走,以后再叙。说罢,她付了帐,骑上自行车走了。

公羊只好回家。小母羊今天休息,呆在家里。她一见公羊回来,说不上是忧是喜,不说一句话,却在衣橱里找出几件衣服扔给公羊,说:快里里外外换了,我来洗。

洗什么?我又没到哪里去。昨天晚上在一位朋友家喝酒,醉了,他就留我住一宿。你看衣服不是干干净净的?

不,要洗。小母羊坚持着。

公羊只得将衣服换了,把内衣扔给小母羊,西装往衣橱里挂。别挂进去!小母羊惊恐地叫道。公羊吓得手一抖,问:又怎么啦?这也要洗?小母羊说:我刷,再拿到太阳里晒晒。说着就把公羊的内衣投到盆里,去洗。不用洗衣机?公羊问。不用。小母羊说,洗衣机洗不干净。

小母羊在洗衣盆里倒上半盆开水,把衣服烫着、翻着,皱着双眉。好像洗的是死人的衣服。公羊又怕又急,说:我自己洗。小母羊只顾搓洗衣服,不理。

公羊叹口气朝床上一躺,大声地说:我看这个家是一点人味也没有了。小母羊在外面接了一句:我正要问你,什么是人呢?

你说我不是人?公羊跳下床冲到小母羊身边。

我没说。但我看你学会说谎了。小母羊说。

我说了什么谎?公羊问。

我看见你昨天夜里钻进红裙子里去了。小母羊说。

你在跟踪我?公羊心虚地问。

我没有,我坐在家里,哪里也没去。我等你回来,等很久很久。可是你没回来,我看见你跟红裙子到了一间阁楼上,然后和红裙子叠在一起。你们的床在摇,红裙子在你身上飘呀飘的……

你是人是鬼?公羊毛骨悚然,扳过小母羊的脸,认真地读着,想读出一些密码。但小母羊冷漠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个字,只有莫名其妙的恐惧。他吓得推开她,跑回卧室,往床上一躺,把头蒙在被子里。

小母羊跟进来,对着他的头说:我是人不是鬼。

那你为什么能看到一切?公羊在被子里说。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只用心去看这个世界。也许我也病了,疯了。我也害怕。我不想看到那么多东西,不想看,太肮脏了!太下流了!大恐怖了!我希望你能救救我,呜呜,你把我丢了……

小母羊哭起来。公羊被一种莫名的恐惧紧紧抓住,他在被子里把头一个劲地往下缩,缩,直缩到被子被他顶了下来。一会儿,他猛然坐起,把小母羊一把拉到怀里,紧紧抱住,也呜呜哭起来。说,我们都病了,我们都病了,我们怎么会生这样怪的病啊?小母羊挣脱他的怀抱,说:我还要去洗净你的衣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