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02节

作者:戴厚英

追悼会以后的几天,公羊一直感觉不大安宁。追悼会的情景和那个奇怪的梦不住地干扰着他,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厄运或好运在等着他。

这一阵子,公羊一直在苦恼着。原来他虽然算不上什么著名诗人,却也小有名气。他的诗有人斥为洋人的唾沫,也有人说是“伟大的”。伟大的唾沫虽然比不上江湖河海,滋润自己的心田也足够了。而且他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稳定的工资收入,日子过得满不错。可是这两年,世道大变。大家都把目光转向金钱,电视电台不断报道文人下海的消息,把他的心完全搅乱了。诗也写不好。他一直在想,是不是也应该改弦更张,找一条新路走走,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了。老上司的灵魂却跑来指点他:不要想追上我。他不明白这指点的真正含义,是让我去追他呢?还是害怕我不去追他?或者是嘲笑我,会像公同同那样和他走上截然不同的路?他想和老上司的灵魂再讨论讨论,可是灵魂却再也没有出现过。无论他睁着眼找,闭着眼求,灵魂却杏无踪迹。他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小母羊!他叫妻。妻姓官名宁,可是因为做了他的妻,大家便叫她小母羊,他也就这么叫惯了。

小母羊正在厨房里给丈夫准备茶点。他像洋人一样,午休后要喝一杯奶茶,吃点东西。听见丈夫叫她,以为他等急了,便忙着答应:哎,就好!我想给你烤块蛋糕。

不要做了。不要做了。我今天不想吃也不想喝。你来,我有话对你说。公羊急切地叫道。

小母羊端着一杯奶茶走进小客厅,腰上的围裙还没解掉,像大人物家的保姆。她惊恐地望着丈夫绷紧的脸,说:对不起。

公羊接过茶杯,往茶几上一放,叹口气说:小母羊啊,你能不能别像日本女人一样地伺候我?你能不能坐下来陪我说说话,跟我亲热亲热?我心里烦,你知道不知道?

小母羊顺从地在丈夫身边坐下来,小心地问:烦什么呢?

公羊说:烦我现在的活法!

现在这样活法不是很好?小母羊说。

很好?公羊反问一句,走过去打开电视机。说:你看看人家是怎么活的。

赶海啰,赶海啰,男子汉怎么能不下海?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首歌,女歌手将手伸在半空乱抓,好像要把天下男人都抓住扔到海里。公羊厌烦地将电视机关上,又回到小母羊身边坐下来说:我不是也想去赶海。我只是觉得没劲,好像自己成了无用的人,多余的人。我还感到不平,呕心沥血写出来的诗歌抵不住撕破嗓门的大喊大叫。难道诗神已经被财神禁闭,诗人们也该寿终正寝了?可是他又在梦中对我说:不要想追上我。我是追他,还是朝他相反的方向去?你说。

小母羊不回答,只轻轻地摇摇头,神情十分忧郁。

怎么啦!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这一阵子我不是再也没有勉强你跟我做爱?你还不满意?公羊气恼地说。

不,你待我很好。我感谢你。小母羊说。神情更为忧郁,简直要哭了。

公羊实在看不得妻子的这副模样。他忍不住抓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摇,说:你真像一块冰块!说,你到底为什么?

小母羊尽力从他手里缩回自己的肩膀,小声地说:我怕呀!

怕什么?公羊问。

前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怀疑我生了神经病。小母羊说。

什么梦?我读过弗洛伊德,让我给你分析分析。公羊说。

我看见你的脑袋裂开了。圆圆的脑袋馒头似地裂成两半,都有一层塑料薄膜包着,所以脑浆没有流出来,也没有流血……

不等小母羊说完,公羊就哈哈大笑起来,说:这算什么?人脑本来就是两半的。你这是职业病。在精神病院呆久了,天天想着不健全的人脑。

小母羊使劲地摇着头,说:不。我的梦是有预见性的。过去多少次,你都忘了?

公羊的笑容立即敛起。是的,这个小女人的梦都是应验的。总不成这个梦也会应验吧?他一把将妻推开,跳起来跑进卧室,窜到镜子前,盯着镜子中自己的脑袋,仔细地看着,嘴里嘟喳道:胡说,胡说!我的脑袋不是好好的?可是当他伸手去触摸自己的脑袋时,却惊吓得跌跌撞撞回到妻子身边,拉起妻子的一只手放到自己头顶上,呻吟着说:你摸摸,这里,这里……

小母羊纤细透明的手抖抖擞擞地在丈夫头顶上摸了一遍,小脸例的一下白了。她说:裂了,真的裂了。从这里,就是从这里裂开的。不过,我梦里看见的裂口比这大,可以放下一个拳头。

公羊打了一个冷噤,又一次跑到镜子前照着去摸,不对,脑门上怎么有一块地方凹了下去?凹坑好大好深啊,可以放下一粒蚕豆,大蚕豆。

我完了,要追他去了。他哀叫着朝床上倒下去。

小母羊温顺地在丈夫身边坐下来,用手指在他脑门上轻轻地揉搓,幽幽地说:我们到医院去。公羊说,我不去。查出来是脑瘤,吓也把我吓死了。小母羊说,那就去找李老师,他是脑科教授,说不定会看好你的病呢。

公羊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大声叫嚷起来:找李大耳?我不去!哦,我明白了,你心里一直想着李大耳,就胡诌出那个鬼梦来,要吓死我,呕死我。哦,多么恶毒的女人啊!你去找他吧!我不拦你!可是你不该像巫婆似的诅咒我!我的脑子裂了?没有!你看,你看,不是好好的?他又一次跳到镜子前审视自己的脑袋,再也没有发现有什么裂缝和凹坑,便得意地笑起来,嘴也笑歪了。

小母羊躺到床上默默地流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