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26节

作者:戴厚英

华丽在街头踯躅。肚子有些饿。和公羊夫妇在一起吃饭使她觉得尴尬,无论他们是吵还是好,她坐在他们中间都嫌多余。是回家烧饭吃呢?还是到哪里去蹭一顿?她不想回家。故事里的姑娘唱的歌让她感到凄凉。也让她感到羡慕。她想要是姑娘赶上几十年以后的年代,她爱的男人又是地主资本家什么的黑几类,恐怕连那样哭唱的权利都没有。她的爱情也只能万年遗臭。她要驱赶这种凄凉和羡慕的滋味儿。找个地方热闹热闹去。想来想去,还是只有大耳夫妇处。

华丽在大耳夫妇家遇到了铁将军把门,他们都不在家。她站在门口等了很久,还不见有人回来。便去问邻居,邻居都说已是两天没有看见他们进出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华丽觉得奇怪,这对夫妇是不大出门的。

华丽只好没精打采地走回家去。她想,这种寻人不遇又饿着肚子的滋味真不好受。由此联想起给她送菜的老太婆。自己过去对老太婆的态度是否太过分了!她并没有要求她什么,只是说她像她过去钟情的一个女孩。即使她是一个同性恋者,你只要对她表明自己的态度就是,又何必那么激烈?你被层出不穷的故事搞怕了,如今想过没有故事的生活,可是又觉得没有故事这般乏味。没有故事的灵魂也无所依托只能到处游荡着。看来还是得给自己编个故事的。老太婆也许只是虚构一个故事,支持自己空虚的灵魂呢。如此她和老太婆应是同病相怜了。

于是,一个古怪的念头突然从华丽的心头翻上来:何不去看看老太婆?那天老太婆在菜篮子里留下过纸条,上面写着她的家庭地址,就在她现在手提包里装着,很容易就能找到的。于是她在街上买了一个面包,一边啃着,一边寻找到老太婆家里去的公交车。

老太婆家住在一家临近马路的旧式公寓里。公寓是三层楼房,据说本来都属于老太婆的丈夫。现在一楼开着商店,二楼住着别的人家,她只住三楼一层了。因为楼下开了店面,华丽找不到上楼的梯子。她去问店里人。店里人的回答很不客气,说不知道,我们楼下和楼上没有通道。好像楼上住的是入侵者,他们与强盗是不屑于沟通的。或者怀疑华丽是探路“踩点”的小偷了。华丽走下店面,去问附近的居民,居民说楼梯搬到了里面一个弄堂里。华丽便沿着弄堂往里走,七弯八拐,还是找不见那个门牌号码。她只得退出来,打算回家。正好这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走进弄堂来,她便再问一次,问×楼×号上的人怎么下楼。总算问着了。小姑娘说:你找的就是我家奶奶。我领你去。华丽想,原来老太婆是有儿孙的,为什么脾气还这么古怪?

女孩领着华丽七弯八拐,又七弯八拐,在一个谁也不注意的地方看到一扇破旧的黑门。进了门就昏黑如夜。必须睁大眼睛,仔细辨认,才能模模糊糊看出一道狭窄、陡削的楼梯。女孩招呼着华丽:走好啊!我家奶奶那天晚上摔了一跤,现在还没好呢。华丽问:怎么会掉着?女孩说:她从外面回来,晚了,又走得急,就摔倒了。脚踝骨折。华丽猜,是不是从我那里回来摔倒的?每一次走这样的楼梯去看我,真难为她了。我还把她赶出来。

总算到了,华丽吐了一口气。女孩拿出钥匙开门,说:来客了,奶奶!老太婆躺在床上说:谁叫你把客人往家里带?跟你讲过多少次了,什么事都得先问我是否同意。今天我有病,不能待客。女孩说:是位阿姨。老太婆说:阿姨也不行,女人坏起来比男人还厉害。女孩为难地看着华丽。华丽跨进房门,说:是我,华丽。一听到华丽的声音,老太婆立刻坐起来,斥责女孩:为啥不早说?让客人在门外等着?还不快去泡茶?再冲一杯牛奶咖啡,客人爱喝什么就喝什么。女孩答应着走了。老太婆的脸上马上绽出了笑,说:乡下来的小保姆,你不对她凶点,她就懒得不行。华丽说:她还是个孩子。老太婆说,十九岁了还是孩子吗?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来做工挣钱了。做工就要像做工的样子。不能当小姐。

华丽不喜欢老太婆对女孩的态度。原来对她的歉意,也减少了许多。她亲切地谢过同时给她端上茶和咖啡的女孩,然后就静静地喝茶等老太婆说话。她想先别道歉,等了解了老太婆的身世为人再说。她打量起老太婆的家。一间足有二十七八平方米的屋子,铺了一张大床,摆着一张老式八仙桌和四把椅子,看样子都是红木的。一套老式的衣柜、梳妆台,擦得锃亮,看来也是上等木料,乌黑发亮,没有一点破损处。一边墙前还有一对单人皮沙发,中间放着黑木茶几。华丽就坐在一只沙发上,和老太婆的床成九十度的直角。她不由地问:小姑娘住哪里?老太婆说:还有一间亭子间,就在楼梯的拐角上。华丽说我去看看,就跑了出去。果然楼梯拐角有灯亮着,她推门进去,见小姑娘正在里面烧饭。她问女孩:你的卧室呢?女孩往煤气灶后面的木板一指:在里面。华丽走进去,发现里面紧紧巴巴地摆着一张双层单人床,底铺摊着铺盖,上铺摊满东西。华丽皱皱眉,说:这地方怎么能住人呢?不闷死了?女孩说:怎么不闷!可是我家奶奶不让我住在她房里,连多坐一会儿都不同意。她也不让我出去玩,还天天发脾气。做完这个月我就不做了,实在受不了这个气。找不到工作,就回家种地。女孩说得眼泪汪汪的。华丽劝道:她老了,你就迁就一点儿,原谅一点儿吧。女孩说:老了也得讲理。你去问问,哪一个保姆能在她这里做满三个月?我都做半年了。华丽还想说下去,被老太婆叫上来,她已经拄着拐杖下床了。她对华丽说:那里有什么好呆的?油烟熏人。

华丽重新坐在沙发上,说:乡下女孩到城里打工真不容易。

老太婆说:我对她已经不错了。有吃有住,还有工资。过去下人有下人的规矩,如今什么规矩也没有了。还动不动就要走。老太婆说着,又坐回床上去。

华丽说:我不认为他们是什么下人。我外婆也是乡下人。

老太婆说:上帝造人就分了上下的。可是不说这些吧。你怎么会想到来看我呢?我还以为你生了我的气。

华丽说:我来,什么也不为,就是礼节性的回访吧。

老太婆笑笑,说:礼节!好吧,就算礼节。既然你今天来了,我就给你看看这张照片。看看我是不是瞎说的。请把门锁上。保险上上。华丽把门关好上了保险。老太婆便从床头搬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箱,从里面拿出一张四寸的发黄相片。华丽过去拿了那照片,自己也惊住了,上面的一个女孩果然和自己一模一样,区别只在头发,那女孩头发烫成卷曲的短发,自己的头发却是直的。她将照片还给老太婆,说:天下竟有这么相像的人。老太婆用手抚着照片上女孩的脸说:太像了,真是太像了。

门外女孩敲门说:吃饭了。老太婆赶紧将照片放回箱子,将箱子锁起来仍然放在床头上,又在箱子盖上按了按,才说:进来。华丽打开了门,与女孩一起将饭菜摆在八仙桌上。女孩下了两副盅筷。老太婆拄着拐杖下了床,招呼华丽说:坐吧。华丽说:我真的吃过了,一点也吃不下,你们吃吧。老太婆说,那我就不勉强你了。她收起一副盅筷。在一个小碗里捡了一些青菜和一点肉丝递给女孩,说:吃去吧!叫你给自己买点咸菜你不买,我还能天天给你吃肉丝啊?女孩接过菜碗,回亭子间去了。老大婆又叫华丽把房门关上。华丽说:不关了吧,你吃饭,我要走了。老太婆不安地站起来,说:话还没叙,怎么就走呢?我也不吃了,我们叙话吧。华丽说:不了。我忙得很。我是想来对你说:那天我不该对你粗暴。大家都是人,何必那么厉害呢。不过,我还想对你说,请你千万别再去找我了。说罢,她自己开门出去,到亭子间与女孩告别。

老太婆追到门口,命令女孩:扶阿姨下楼。女孩答应着拉起华丽的胳臂紧紧地抱着,一步一步摸下楼去。到弄堂口,女孩说:阿姨你要再来啊!你来了,她的脾气好得多。华丽说:今天还算好的?女孩说:还算好的。她这个人像有神经病,好起来也大方,送给我衣服什么的,可是好的时候不多。华丽问:她家里没有别的人了?女孩说:什么人也没有,就她一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