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29节

作者:戴厚英

小母羊今天下了班没有直接回家。已经到了和公羊“摊牌”的时候,她怎么也拿不定主意。她来到老太婆住着的弄堂口徘徊,考虑着进不进去。

小母羊常常到这里来。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来,她对什么人都不说她常来这里。她总是在天黑以后,悄悄地溜来,让人不知不觉。她认识了老太婆家的历任保姆,常向她们打听老太婆的消息。现在的小保姆已经见过她好几次了,并且问她是不是老太婆的亲戚,她说不是,是老邻居,她不过顺便问问的。一次,小保姆对她说:我对我家奶奶说到你了,她问你叫什么名字,说非常欢迎你去家里坐坐。她说我的名字她该忘记了。我也没空去她家里坐。而且她知道老太婆的脾气古怪,她和她也谈不到一块去。

可是今天,她很想上去。她推开那扇破旧的黑门,一级一级地向三楼爬去。她走到老太婆门口,看见老太婆正开着门站在门口等着。老太婆说:我在窗口看见你到这里来了,我以为你又要走的。我每次都开了门等着你。老太婆的脸上挂着可怜的、献媚的笑。

小母羊说:我不想来的,但我今天有话对你说。公羊要跟我离婚了。

老太婆说:他要去找华丽?

小母羊厌恶地说:不许你提华丽。公羊和华丽没有关系。

老太婆嘴chún牵动了一下,说:好。但是他为什么要离婚呢?红裙子不是已经走了?

小母羊说:你别问为什么。反正他要跟我离婚了。你说我是离还是不离?我拿不定主意。

老太婆坚决地说:当然不离。离了婚的日子不好过。

有什么不好过?你不是说天下的男人都是坏的?你不是说女人离开男人可以活得更好?你不是说你这一辈子都是男人害的?

老太婆低着头说:但是公羊是个好男人。你决不能离开他。

小母羊说:你怎么知道公羊是个好男人?

老太婆说:我看见他了,那天他去找华丽。

又是华丽!你去找华丽干什么?你当我不知道你的肮脏想法?你要人家都知道有你这样的老太婆?小母羊说。她在这里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说话尖刻,态度粗暴。但老太婆却忍着,她嗫嚅地说:我知道我有罪。上帝已经惩罚了我。

你有罪?你有罪。我从小天天听你这样说。你还告诉我,我也是有罪的,因为我们的祖先偷吃了禁果。你叫我不要去吃那禁果,只和女人在一起。可是我看见你亲吻女人的照片真想吐!你今天仍然是有罪的,你永远赎不了你的罪,你要下地狱……

老太婆用颤抖的手在胸前划着十字,恳求着:别这样诅咒我!我活不多久了。我听你的,再也不去找华丽。我把那张照片交给你,随你把它撕了,烧了。好不好?她向床头拿过那个小木箱,打开,又合上,说:都交给你吧,这些东西都是留给你的。照片就在箱子底下。

小母羊接过木箱,打开,里面是一些首饰和存款折子。她把照片从箱子底抽出来,又把箱子还给老太婆,说:这些你自己留着。老太婆说:这是我自己的东西,几十年我东藏西藏地保存下来,留给你的。小母羊说:我不要你的东西。

小母羊根本不看手里的照片,把它翻过来一点一点撕得粉碎。然后到亭子间找来一包火柴,把照片碎片拾进一个碟子里,烧了,将灰捏在手里,碾成碎末。

老太婆的身子抖着,嘴chún抖着,眼泪流着,却不敢吭一声。等小母羊将照片灰末投进马桶里抽掉,洗了手回来的时候,老太婆倒在床上哭了。她说,这样你就消了气?这样你就可以听我的话,不离开公羊了?

小母羊这才在沙发上坐下来,说:我不能和公羊一起生活了。他怕我,我也怕他。我天天看见他的脑袋开裂,裂口越来越大,真害怕跟他在一起。我叫他去看病,他说他没病,是我疯了。也许我是疯了。

老太婆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小母羊身边,想抱抱小母羊,被小母羊厌恶地推开了。她说:你别碰我。老太婆赶紧缩回床边坐下,说:没有疯。你的祖上没有出过疯子。你是想得大多了。少想一些,你会好的。你回去对公羊说,你还是要和他好下去。男人总是会原谅女人的。你不要怕他,你和他结合在一起,他的脑袋就不裂了。你要和他结合。这是上帝的旨意。上帝教我们女人全心全意去爱男人的。女人不能熄灭爱情的火。你听,上帝这样教女人说:我的主人在男子中,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我欢欢喜喜坐在他的荫下,尝他果子的滋味觉得甘美。他带我入筵宴所,以爱为旗在我以上。求你们给我葡萄干,增补我力,因我思爱成病。他的左手在我头下,他的右手将我抱住。……

小母羊耳朵听着老太婆吐出上帝的教诲,眼前却又出现摇动的床和老男人的喘息,贱,贱,我要你贱……她不知道这声音和那画面如何重叠,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捂着脸跑出门去。老太婆紧追到门口,对亭子间叫着女孩的名字,说:快去送那位阿姨下楼,别让她摔跤。小保姆应声走出来,扶住小母羊,黑暗中看不见她在流泪。小保姆说:阿姨,我都不知道你是啥时候来的。奶奶不许我看电视,我只能老早关门睡觉。小母羊说:谢谢你,我不用你扶,我不会摔跤的。女孩说:楼梯实在不好走,我刚来的时候都摔跤呢。小母羊问:老太太的脚全好了?女孩说:全好了。你怎么知道她受伤的?小母羊说,我听旁边的邻居说的,所以来看看她。小保姆说:她好了,我也快走了。我不想在她家干了。小母羊说:求求你,别走,她老了,需要照顾。小保姆说:她太古怪了。小母羊说:是的,她很古怪。你别理她就是了。她不是也有待你好的时候?小保姆点点头,说:看看吧!到了楼下,小母羊说什么也不让小保姆送了。她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塞给小保姆,说:给你,谢谢你了。别让老太太知道。你别走,我求求你。小保姆点点头说:好。可是你是她的什么人啊?小母羊说:不是对你说过了?我是她的老邻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