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30节

作者:戴厚英

公羊正儿八经地在家里等着和小母羊“摊牌”。见小母羊迟迟不归。以为她又在加班,便自己热了两样菜,先吃了。一见小母羊回来,像哭过的样子,他心里很是怀疑。但是他已经知道大耳夫妇不在家,华丽在电话里告诉他的。他等小母羊等急了,就给华丽挂了电话,问她是否同意他和小母羊分开。华丽的回答竟和a教授一样:小阿弟,这可是你的私事,主意还得你自己拿。他想,自己拿主意吧,不然真不是男人了。

小母羊不知道公羊已经吃过饭,到家就往厨房跑。公羊说:我吃过了,你弄点自己吃吧。小母羊说,那我也不吃了。我在医院里吃过一点东西。公羊说,你好像在哪里哭过。小母羊说,医院里一个病人死了。公羊说:噢,那是常事。咱们还是开始谈自己的事吧。小母羊说,好,你先说,我还是没主意,你说怎么好就怎么好。公羊说,我前天不是说过了?我要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爱过我?你是不是一直爱着大耳,故意折磨我。小母羊说:你怎么老是怀疑大耳呢?也罢,既然到了这一步,我就把一切告诉你——

我们恋爱的时候,我请求过你,大家不谈过去。你答应了。我为什么怕谈过去?因为过去只让我感到屈辱和丑恶。

我不是以前对你说过我是父母双亡的孤儿?那是假话,我的父亲十年前才死,我的母亲还活着,就住在这个城里——

公羊说:等等,等等。谁是你的母亲?

小母羊说:我的母亲是个老太婆。

公羊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说:你的母亲自然是老太婆。我问你她是谁,住在哪里。

小母羊恳求道:请别打断我,公羊。要不我就说不下去。公羊说,好好,你往下说,小母羊接着往下说——

我父亲是一个资本家,他有四个老婆,我母亲是他最小的老婆。要不是解放,父亲可能会有更多的小老婆。我生下来的时候,父亲的前几个老婆都死了,所以并不知道母亲是小老婆,只觉得父亲很老,像爷爷。我觉得父亲和母亲并不相爱,整天冷脸对冷脸,可是夜晚又睡在一张床上,我感到害怕、厌恶。我讨厌父亲,依偎母亲,可是母亲似乎也不爱我。父亲不在的时候,她就将一张照片捧在手里,又是哭又是笑又是说,一天我看见她去亲照片上那个女的,便问她那是谁。她不但不告诉我,还打了我。我问父亲,他说:你妈是个下贱的女人,你以后千万别学她。

到了文化大革命,一切都让别人说明白了,我母亲是吸血鬼的第四个小老婆,还是个同性恋者,因此是一个双料无耻的女人。我母亲不承认是同性恋者,可是人家说那是父亲告发的。我受不了这样的奇耻大辱,便从家里跑了出去。我要求下乡改造,清洗自己身上的污泥。我下放到大耳家乡——

我是发誓不结婚也不恋爱的,可是没想到在乡下碰到大耳。他回乡探亲时生了病,住在我们公社医院里。我天天给他吃葯打针,慢慢熟悉了、了解了他。我佩服他的学识,喜欢他的性格。他没有别的男人那样的轻浮,从来不跟女孩说笑,更不动手动脚。可是他对我很好。我对他说了自己的身世以后,他对我更好。于是我想,嫁给这样的男人也许不会碰上母亲那样的问题。谁知道他不愿意……

公羊不相信,是大耳拒绝了小母羊。本来,小母羊爱大耳就叫他公羊受不了,怎么竟然是他拒绝了她?他公羊比大耳低了几级?你说谎!他对小母羊说。明明是你嫌他长的丑,拒绝了他。

小母羊说:我为什么要说谎?你们都说大耳长得丑,可是我并不觉得他长得丑。我觉得他的相貌让人放心,他也确实老成稳重忠实可靠。确实是他不要我。他说我和他结合会感到精神压力更重。因为凑巧他妈也是他爸爸的小老婆,还没有明媒正娶。他爸是乡下的私塾先生,可是也讨了小老婆。他说这是我们民族的传统,谁也没有办法……

那你为什么要嫁给我?我和大耳完全不一样啊!公羊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

因为我不想回到父母那里去。但是我又必须回到城里。单身姑娘在乡下的日子太难过。我没有打算骗你,我是想忘记过去的。可是我无论怎样劝自己,都做不成你的好妻子,我怕你,而且我相信大耳决不会像你那样要求我……

公羊冷笑道:可是大耳有了孩子,我却没有。人家还以为我不是个健全的男人呢!

小母羊哭了,说:所以我也难过。我不知道,大耳为什么会有孩子呢?

小母羊的故事说完了。她等待着公羊的裁判,情绪例慢慢冷静下来。现在轮到公羊心里翻江倒海了。多么有趣的故事呀!他说。可是干么要把我编进这个故事里?要不我可以给你和你的爹妈写一篇很不错的小说。和华丽外婆说的那个故事放在一起。可是我走进你的故事了。现在我该怎么办?你说!小母羊说:你觉得怎么办好就怎么办吧。反正我什么要求也没有。公羊咬牙切齿地说:你多温柔、多高尚啊!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看你才是真病了,而且病如膏盲了。你不可能再变成一个正常的女人。相比之下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怎么能和你过下去?小母羊说:你去找别的女人,我不管你。只是别再找红裙子那样的女人。你要找个好女人。公羊问:这么说,你提出离婚?小母羊说:我也不离婚。我不想再找任何男人。公羊说:那你是叫我去找情人?小母羊说:是,我不怪你。公羊说:你不怪我!可是人家能理解我吗?一个红裙子都快叫我身败名裂了。小母羊说:你可以去找华丽,你是一直喜欢她的。公羊叫道:别说了你!华丽不会愿意当我的情妇!除非你跟我离婚!小母羊仍然说:不,我不离婚,我不需要再找男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