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40节

作者:戴厚英

下午,a教授接通了华丽的电话,将公羊的情况告诉了她,问她愿意不愿意让公羊先在她家里住下。华丽犹豫了一会儿,说:叫他来吧。

a教授把公羊送到华丽家门口就转身离去。华丽正在写着东西,写字台上摊满了稿纸。见到公羊,马上停下工作。公羊的面色和神态都让她吓了一跳。他怎么这么苍白啊?而且脸上有了皱褶,眼下有了眼袋,走路说话都有气无力。她问他:怎么几天不见,就像变了一个人了?他像见到久别的亲人,眼泪汪汪地说:我病了,谢谢你收留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我知道这会给你带来不便,但是我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到你这里。华丽说:没什么不方便的。不相识的人还要帮助呢?何况是你?她给他在伸开的沙发上摊好被子、枕头,说:睡下。他说:我哪一次到这里你都不让我睡着说话。今天你让我睡了,我却又不想睡。想坐着与你说说话。我感觉我已经好多了。没有什么事,只是因为几天没睡好,再加上饮食不周。华丽说:好吧,那你就坐着,想睡的时候就睡。

公羊坐得笔直,偶然因头晕闭闭眼睛。他问华丽:你在写什么?你怎么还有东西好写呢?华丽说:还是那本书。人空心不空,也就不能不写了。公羊说:华丽,你说的很对,我不能这样荡下去了,得自己给自己拿个主意。昨天在a教授家参加了一场谈话,我打定了两个主意。华丽笑道:奥勃洛莫夫开始下床了。鞋穿好了没有?公羊说:别笑,我是认真的。你问鞋,真巧,我在梦里看见自己掉了一只鞋。你外婆教你的那民歌里唱的不是说才做的新鞋没人穿吗?给我穿吧。华丽说:这就是你的决定?你是向我要鞋呢,还是向那个几十年前的姑娘要?公羊说:对,这就是我的决定。我向你要鞋,也向那个姑娘要鞋。华丽说:此话怎讲?公羊说,我绝对不和小母羊过下去了,我要离婚。所以向你要鞋。你不给我鞋,我就赤着脚走路。华丽说:嗯,明白了。那么第二个决定呢?向那姑娘要鞋?想穿着她的鞋走到哪里去!公羊说:那姑娘的鞋,我是为将来准备的。我一定要把她的爱情写成长诗流传下去。现在,我还想干点别的文化事业,所以,我先要赚钱去。

华丽吃了一惊,摸摸公羊的额头,说:没发烧呀!公羊摆掉她的手,说:别把我当孩子逗。你坐好,听我仔细对你说。华丽说:真是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了。我们的公羊长大了。公羊说:是长大了,该长大了。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到知天命的年纪了。华丽从没见到过公羊如此认真,便也认真起来。她老老实实坐下,说,请讲,我洗耳恭听。

公羊说:a教授说得真好。他说一个人,一个民族都得有健全的大脑。知识分子应该使自己的大脑健全着,成为民族头脑中一个健全的脑细胞。所以,我们不能混混沌沌,应该继续探索,从事民族新文化的创造。

华丽说:讲得好。

公羊说:讲得好没有用,要脚踏实地去做。但是没有钱,寸步难行,所以我要去挣钱。挣了钱建立基金,支持文化研究工作,可能的话,办所学校。

华丽说。还是讲得好。干么订那么长远的计划?还不如凑点小钱,就在我家楼下办个幼儿园实在,我教孩子们唱些有意思的儿歌。如今的孩子都玩电子游戏了,可是我还是怀念外婆嘴下的儿歌,那是最朴实,最原始的诗歌教育。在孩子心里总留下一些美好的东西,很难磨灭。公羊说:你别打岔,你那房子用的着,将来办个新文化研究所。华丽说:要走回五四时代了。公羊说:跳过来的路还得一步一步重新走过。现在的问题是要有钱,多多的钱!办幼儿园赚不到钱,说不定还赔钱。等我们有了钱再考虑。华丽说:今天夜里你跟上我。公羊说:干什么?华丽说:打劫银行呀!公羊说:华丽华丽,我真不喜欢你了。不该正经的时候你正经,该正经的时候你又不正经了。华丽马上正经道:我不是不想正经,是正经也没用。我们到哪里去挣多多的钱呢?做生意,我们不会。要么贷款,将我这房于抵押出去。公羊说:不行,我们还得有个窝,我想过了,在开办研究所之前,咱先在你楼下开一个卡拉ok茶屋。咱也找一两个歌手唱唱歌,不过唱咱们自己编的歌。我不是诗人吗?我编歌。编一些不同于当前流行歌曲的歌,或者就是你喜欢的民歌民谣。我被你外婆唱的那些歌征服了。诗还是蕴藏在民众的普通生活里。再说,在大家都唱那些通俗歌曲的时候,我们唱民歌也是独树一帜。对不对?我们还可以将大耳夫妇、a教授夫妇都动员起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我们和谁都不计前嫌,只要志同道合。小母羊要是想来帮忙,也可以。华丽,你说我的思路对不对?预感这一回我对了。我相信我们的事业一定会发达兴旺。

华丽想笑,但是看见公羊那么认真、兴奋,又不敢笑。她说,好好。公羊真的做起了梦,总是好事情。没有梦想,也就没有希望了。但是这事很大,需要从长计议。你现在还是睡下吧,身体休息好,才能干事啊!华丽说着,将公羊按着躺了下去。但是公羊马上又坐起来了,他问: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跟我一起干吗?你做的新鞋给不给我穿啊?华丽说:跟你一起干。但是我不会做鞋。我的鞋都是买的。你会做鞋的。所有的女人都会做鞋的。华丽说:你不是不把我当做女人了。公羊说:那是我胡说。华丽说:那我先试着找个鞋样吧。公羊一把拽住华丽的手,说:看着我。你说的话是真心的?华丽便看着他,他的灼热期待的目光让她一阵颤栗,她将额头碰碰他的额头,动情地说,我说话都是真心的,公羊立即抱住了她,将头贴在她的胸前,说:这一下我放心了。我真的放心了!华丽轻轻地将他的头搬开,温柔地说:现在,你该睡一会儿了吧?我去为你烧点烫水。公羊睡下了。

华丽打开冰箱,想找些可以给公羊熬汤的东西,没有。已经几天没有买过新鲜菜了。于是她开了门,准备去菜场买几条活鲫鱼。可是刚刚走到楼下,就见一个人提着一个篮子站在门口,正准备按门铃。他说不知是谁把这个篮子放在我家门口了,我以为是什么人忘记的。可是打开篮子看看,看见里面有一张纸条。才知道是人家送给你的。送错了。华丽接过菜篮,道了谢,便进门打开菜篮,果然找到一张字条,上写着送给××号华丽女士。一看就知是老太婆写的。篮子里放一只搪瓷盖钵,钵子里是一锅喷香喷香的鸡汤。一只小乌鸡赤躶躶地趴在锅底,浸润在漂着木耳、香菇和葱花的汤里。华丽将篮子提到公羊面前,说:起来起来,闻闻这汤!公羊抬起头来闻闻,说:真香真香,你怎么这么快就做好了?华丽说:我?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公羊说:那是谁做的?华丽说:你猜。公羊说:猜不着,别卖关子了。华丽说:你的丈母娘啊!公羊忙惊得眼珠差一点儿弹到瓷钵里。

你说鬼话。公羊说。

我说的一点也不假。公羊,我找到你的丈母娘了。华丽说。

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送鸡汤来呢?公羊问。

华丽说:这只能去问她了。不吃白不吃,你先将丈母娘烧的汤喝下去,我再跟你说我和你丈母娘的故事。公羊端起瓷钵,不抬头地喝起来,将汤计全部喝完,只留小乌鸡干巴巴地趴在钵底,然后把嘴一抹,说:坐下来给我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