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41节

作者:戴厚英

大耳夫妇打算回城了。他们要回到城里收拾收拾,然后再回到乡下来。大耳说,他要在乡下住的久一些,再久一些,陪伴陪伴父母,也给自己找一块休息之地。老爹说:你真的舍得离开城市?几十年在城里挣下的那些东西都不要了?大耳说:我觉得没啥舍不得。几十年挣下的东西,细想想也不值什么。这些年疏远了故乡和亲人,穷忙着,觉得很有意义,回头看看,原来也丢掉了不少东西。几十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儿子了。现在儿子没有了,我也有些心灰意冷,还不如落叶归根。儿子说得对,和亲人在一起就是福,能爱自己现在的拥有的一切就是福了。老爹说,也好。你们都老大不小了,最要紧的是身体。城里虽然热闹,可是脏得很。哪像咱这里,水青田绿,空气里都有一股甜味儿。老妈说:我就吃不惯你们那里的水,一股漂白粉的味道!还是回家来好。再说,我和你爹都七老八十了,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临死的时候你要是赶不到,我们咋闭眼?

李嫂的脸一直阴沉着,她对大耳说:要回来你一个人回来,我可不跟你回来。我过不惯这里的生活。人、牲口、鸡鸭都住在一个院子里,私家厕所不分男女。就是自己家的人也得弄个门呀!每次进去都提心吊胆的。大耳说:那不容易?咱回来把厕所安个门就是了。至于动物么,他们本就该跟咱活在一个屋檐下。没听说洋人把什么都当宠物养着?李嫂说:宠物是宠物。这里人可是靠饲养吃饭的。大耳说:那又怎么样呢?我倒觉得在乡下生活和自然更贴近些。人本来是自然的,却把自己用种种不自然的东西包裹着,禁铜着,有什么好?李嫂说:那你就睡到野地里,别穿衣服不是和自然更贴近了?大耳说:你当我没睡过?小时候真睡过。天热的时候和小伙伴们一起到场子上睡,八面来风,凉快极了。还有青蛙呱呱,蛐蛐叽叽,像音乐伴奏,李嫂说:说得天好!反正我是不来的。大耳说:你不来就不来!我一个人来好了。李嫂哭起来,说:儿子跑到外国,丢下我。你又要跑到乡下,丢下我。活该我一个人受罪了。难道你是想和我分开,与小母羊合伙?大耳忙着用手去捂妻子的嘴,说:别胡说,她来了。

小母羊是来看看,大耳他们有什么东西需要她帮忙收拾的。大耳说:哪里用得着你插手?你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吧。小母羊说:我不用收拾,现在我还不想回去,你们去了,我再陪大伯大妈住几天。李嫂说:这怎么成?小官!你舍得让公羊一个人住这么久,就不怕他变心啊?小母羊寒着脸说:他的心已经变了。

李嫂停下手里的事,怀疑地看看小母羊,再看看大耳。大耳装着没看见,对小母羊说:不要胡思乱想,我觉得公羊这人还是不错的。

小母羊说:我没说过他不好,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融洽过。

李嫂生硬地问:这话从哪里说起?是他心里有别人,还是你有了第三者?大耳责备妻子道:你胡说什么?又对小母羊说:那就先回到你母亲那里去,你也该和她和解了。

李嫂惊讶地抓住大耳,说:你这才叫胡说呢!你叫她去寻死啊?大耳不耐烦地说:你不知道。李嫂的手一甩,说:我当然不知道,你们的秘密么!小母羊说:大嫂,你多心了。今天既然大耳说到这件事,我索性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们吧……

大耳忙去关上房门,说你们说你们的,我收拾东西。

小母羊简要地向李嫂说了自己的故事,然后说:大嫂,你现在明白了吧,我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是没家的。有时想,还不如死了好。

李嫂说:这是疯话、傻话!妹子,嫂子文化不高,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可是嫂子懂得,好死不如赖活着。听嫂子的话,第一,去认了你妈。女人有女人的难处,她这么大了,你不去照应她,良心上过得去?第二呢,顺着点公羊,跟他和好,你们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老都快老了,还打什么别的主意?啥叫夫妻感情啊?——她放低了声音,凑到小母羊耳朵跟前说:就那么回事,天一黑感情就浓,天一明感情就淡了。男人像小孩,要哄。说到这里她又放高了声音,说:你看你大耳哥,又硬又倔,冷得像石头,也还是舍不得我这个老伴儿。

小母羊红着脸说:大嫂说的是。我也没说和公羊分开。可是我看见公羊到华丽家里去了。

李嫂说:去就去好了,他们是老同学。

小母羊说:他们要结成伴儿了。

李嫂说:小官啊!别像嫂子我,疑神疑鬼的。

小母羊说:大嫂,不是我疑神疑鬼。你回去一看就知道了。

李嫂说: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回去见了华丽,一定要好好问问她,为什么要抢人家的老公?

小母羊说:我不怪她,我怪我自己。大嫂,你就和大耳先回去,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好想想。想好了,我会回去的。

李嫂说:你也不上班?小母羊说:我写信去续假了,我说我病了。不拿奖金就是。

大耳临走那天又劝小母羊,叫她原谅母亲,先回到母亲那里去。和公羊的关系慢慢再说。可是小母羊执意不从,她说:请你不要管我。大耳无奈,只得丢下小母羊先回城里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