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42节

作者:戴厚英

公羊听了丈母娘的故事,像喝了一钵又苦又甜又酸又辣又臭又咸又馊的杂烩汤,辨不出味来了。他先是摇头皱眉伸舌头吧喀嘴,然后又神经质地哈哈大笑,说:这么说,我唯一的情敌是老太婆,我的丈母娘了?华丽嗔怪道:我很不喜欢你用这种态度对待同类的病态。公羊说:我该怎么对待?我做梦也想不到这样的事。人怎么能这样蹂躏和折磨自己又互相作践和折磨。华丽说:你们梦想不到的事太多了,都因为你一向还比较顺利。你若是像我这样不停地被抛上抛下,有机会认识各种各样的同类,就不会这样大惊小怪了。我这几年之所以不想写小说,也因为实在害怕去探究人性了。小时候我怕鬼,后来我怕人,现在,我则怕自己。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你一方面十分清醒地看到人性中的种种丑恶,看到他们互相作贱和吞啮,也忍受着别人对你的扭曲和作践;另一方面,你又不得不作践和扭曲自己,只为了要存在下去。公羊说:对不起,华丽,我承认自己太浅薄,也不真正理解你。但是现在,我要理解你,希望你向我敞开心扉。华丽立即又以玩笑的口吻说:小阿弟,别忘了,我还没开始学做鞋!咱们之间可是隔着三道大河呢!公羊说:怎么会有三道河呢?牛郎织女也只有一道天河隔着。

华丽说:且听我慢慢道来。第一道河,咱们有着很不相同的过去,我是说大学毕业以后。第二道河,咱们有着仍然是不大相同的现在,现在你是有家庭的。虽然不和谐,却也没有解体。第三道河么,是咱们的未来。你作为男人总不忘情于社会江湖,我却只想往后退,退到我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我不能、也不想兼济天下,只想洁身自好了。如果这也能对别人有点好处,就算我承担的社会责任吧。所以我怕我们还是走不到一块儿去。

公羊说:你反复无常,出尔反尔。华丽说:你仔细想想我以前说过的话,何曾把话说死了?你考虑,我就不考虑。公羊说,你考虑的就是这些啊!容易。我一步就能把你划出的这三道河跨过去。听着,第一,我们是有着不同的过去,但仍然可以互相理解。你不能不承认,我们过去是同一个屋檐下生活,我们在生活中扮演的实际上是大致相似的角色。不过,你比我自觉得早一些。第二,我已经决心丢掉自己原有的那个家,你说我自私也好,狠心也罢,我都不愿意和小母羊继续生活下去了。更不喜欢那个地洞里冒出来的丈母娘。第三,将来不论我们是夫妻还是作朋友,不论是我进你退,还是你进我退,咱们都不想作践别人和作践自己。对不对?那咱们就是志同道合。

华丽畅快地笑了。她说:小阿弟,认识了你这么久,今天第一次听到你说话这么有条有理,像个大人的样子。

公羊说:是你们女人教育了我。女人看男人要比男人看女人挑剔、严厉得多。

华丽说:因为我们是弱者,虎口余生的女人,很怕又一次将自己送进虎口里。

公羊说:别忘了,我不是虎,我是羊。华丽说:披着羊皮的狼啊!公羊说:我不跟你辩论了,我永远辩不过你。我只想问你,今晚我睡哪儿?华丽说:沙发呀!公羊说:不。这里不舒服,我要到你床上睡去。说着,他提起枕头走到华丽的卧室,在床上躺了下来。华丽说:好,你就睡在这里,我去睡沙发。公羊说:不要,你也睡在这里,在我身边躺下。华丽,相信我,我决不会辜负你。我觉得我的日子也许不长久了。你说的三道河也许我不用动步就能跨过去。你想要是我死了,河还存在吗?

华丽在公羊身边坐下,将头俯下看着他,问:你最近为什么总说死呢?吓唬人吗?公羊说,不是吓唬你,华丽。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以前小母羊说我的脑子裂了,我不信,以为她是咒我。可是现在,我常常在梦中看见自己的脑子裂开着,裂口处可以放进一个拳头。我想小母羊也许真有特异功能,看出了我的末日来临。华丽用手捂住他的嘴,说:你这是幻想,是受了小母羊的影响,心里害怕。我看你的脑袋没有裂,好好的。而且,多好的一个脑袋啊!这么圆满,又有一头茂密的头发。华丽说着,用手抚摸着公羊的头,最后把嘴chún吻在他的额上,说:别怕,公羊,我不会离开你。公羊的眼睛渗出了泪,华丽将泪水用手抹掉,顺势在公羊身边躺了下来,将公羊紧紧抱住。

公羊也紧紧地抱住华丽,他说:让我好好看看你,也看看你眼睛里映出来的公羊是什么样子了,是不是老了,丑了,不配亨有爱情了。华丽说:让我拉上窗帘吧。

华丽起来将窗帘拉上,重新在公羊身边躺下。她一件一件脱下身上的衣服,仰卧着,四肢平平地展开。公羊坐起来,两手撑着床,先对她看着,再伸出手去抚摸。他的手停在她的胸脯上,华丽轻轻地问:好吗?他说:好。华丽问还想死吗?公羊说:不想了。公羊将手离开华丽的胸脯,滑到她稍稍隆起的腹部。他说:这里是孕育生命的摇篮,你却让它一直荒芜。华丽说:我也一直想要个孩子啊。也许会出现奇迹?公羊兴奋起来,他说:你相信会出现奇迹?华丽也兴奋着,说:是的,也许会出现奇迹。公羊颤栗着大叫一声,女娲再生了!随即将整个身子压了上去……

他们没有紧张,也没有羞涩。两条一直左奔右突在地下流淌的小溪,不知不觉漫过重重阻隔,流到了一起。小溪汇成了小河,欢畅地流着,唱着:出门推开门两扇呀,进门关上两扇门呀,终于找到我的人呀……

华丽。

嗯。

你不是可怜我吧?

我可怜我自己。

你接纳了我?

我接纳了我自己。

长长的河水泼又泼呀,公羊唱起来。

知心的话儿我来听呀。华丽接着唱。

新新的月牙儿弯又弯呀,公羊唱。

我做的新鞋给你穿呀。华丽唱。

五彩祥云一朵朵呀,公羊唱。

我是妹妹你是哥呀。华丽唱。

桃树结果个个甜呀,公羊唱。

过了月缺是日圆呀。华丽唱。

华丽。

嗯。

我觉得我又能写诗了。不信,我们朝下对。公羊喘着气,脸上红红的,眼里充满笑。华丽说:不对了,不对了。你是诗人,我比不上你。公羊说:你服输了?华丽说:我一直等着这一天,输,输给一个爱我的男人。叙着叙着,两个人又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