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43节

作者:戴厚英

小母羊已经悄悄地回到城里。

大耳夫妻一走,老爹老娘就让小母羊搬到他们夫妇住过的西屋。西屋里处处遗留着他们夫妇的痕迹。小母羊更加睡不安稳了。她一夜有半夜坐着,睁着眼看着窗外。天阴了,月亮躲了起来,院子里一片乌黑,凸现着更为浓黑的白果树影。树叶在微风中哗啦哗啦地呻吟,好像白果大仙要来找她了。

小母羊不想听那呻吟声,因为她由此想起了城里家中楼上传来的声音,响起公羊和华丽在一起的情景。可是越是不想听,越是听得清楚,而且,渐渐地,她听到了华丽和公羊的歌声。像一只小猫钻进心口,在她心中到处乱抓乱咬,她感到疼得难受,痒得难忍,终于俯在床上哭了。

第二天,她就告别老爹老妈,说她想家,非马上回去不可。老妈体谅地说:闺女,要回去就回去吧。半老夫妻,不能分得太长久了。再留你住下去,你女婿就要怪我们老头子老太太不懂人情世故,想拆散你们夫妻。以后再来,把公羊也带来,就可以住久一些。

没有给村上人知道,也没有对集上医院的熟人们打招呼,小母羊就坐上了回来的火车。到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不知道是几日初几,天下着小雨,小母羊感到透身的凉意。刚才坐在火车上她就觉得凉了,车窗关不严,雨水从外面迸进来,钻进她的脖子里、背脊里。她穿着裙子的两条腿不觉抖起来,不得不去厕所换了条长裤。厕所里灯坏了,她只能紧紧靠着厕所的门,金鸡独立,把一条一条腿从裙子里抽出来,再套进裤管里。当一切收拾停当,她拿着换下来的裙子回到车厢时,竟有一种难以言传的快意。她对任何一个看她一眼的男人女人都报之以亲切的微笑,并且告诉他们,我刚才到厕所换了一条长裤。厕所没灯,好黑。没有人答理她,她也不管,她觉得自己正在体验着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成就感”。正是这种“成就感”支撑着她,一路上再也不觉得冷和累。一下火车,她就拎着行李,不停歇地向公共汽车站奔去,挤上车,朝家里奔。换了三个公共汽车才到家,还得走上十几分钟昏暗的马路,她都没歇一口气。可是一见到家中昏暗的窗口,“成就感”鼓起的那口气便一下子泄了。拿钥匙开门也没有了力气。

宁宁!背后突然窜出了一个老女人,小母羊手里的钥匙都吓掉了。她严厉地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老女人说:我等你好几天了。我觉得你应该回来了。我知道火车什么时候到达这里。小母羊说:你找我有什么事?老女人说:你就不让我进屋去?小母羊拾起钥匙,开了门,冷冷地说:进来吧!

屋里还是那天公羊制造的乱七八糟模样,满是尘土,没有一点人气儿。小母羊丢下行李,就动手清理。老女人也帮着清理,小母羊说:有话你就说,没话你回去,我这里用不着你。老女人吓得缩回手,自己找个地方坐下来,说:你回来了就好。公羊和华丽搞到一起了,你就这样不闻不问,让人家把自己的男人抢去?公羊看上华丽什么了?是她祖上留下的那套楼房吧?

小母羊说:有楼房当然好。谁叫我没摊上好祖宗呢?

老女人说:你的祖宗并不坏,家当都败在你爸手里,他吃喝嫖赌,样样来……

小母羊打断老女人,说:他不好,他坏!可是你却心甘情愿去当他的小老婆,还是第四个!

老女人压抑着怒气,她说:宁宁,你不觉得你对我太不公正吗?你没有打我那条路上走过,所以你不能理解我。

小母羊说:我没走过你那条路,是因为我不想走。你说公羊被华丽夺去了,不怪公羊,怪我,你知道不知道?我为啥像今天这样?你知道?你懂?

老女人说:我懂。所以才这样低声下气地求你,我都是为你好。我希望你别变成一个古怪的女人,像我一样。我希望你有一个正常的家,让我死了好闭眼。所以,我求你听我的话,去把公羊找回来。你一点也不比华丽差,你比她年轻,漂亮,你应该懂得如何打动男人。

这些话你为什么早不对我说,啊?为啥早不对我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公羊已经走了。华丽要了他,华丽要了他!小母羊说。

去!去把他夺回来。你爸当年是怎么把我弄到手的?在他的胸脯上刺上我的名字,还刺了英文我爱你。女人吃这一套,男人更吃这一套。宁宁啊,去!去把公羊夺回来。我是为你好啊!

小母羊把耳朵捂了起来,嘴里叫道:我不听,我不听。你给我出去。你是为了我好!你是为你自己!你是要从公羊手里夺到华丽,这还能瞒住我?

老女人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说:你就是不能相信我一回?这个世界上你还能相信谁?我是你妈啊!我跟你说,自从你那天去找过我,我就没有去找过华丽,她却来找过我好几次了。老太婆说到这里停下来,等着小母羊的反应。可是小母羊没说话,只是怀疑地看着她。老太婆觉得受到鼓励,继续说:你别那样想她,以为她关心我。她要的是男人。她向我打听你的情况,公羊把我们的关系都告诉了她……

小母羊马上冲进卧室去找自己的梳妆盒。梳妆盒空空的打开着,锁也锈了。她砰的一声将梳妆盒向大衣柜的镜子上摔过去,镜子碎了。镜子里映出两张女人的脸,也都破碎了。她回过头来盯着老女人,问:现在你心满意足了?你不去找华丽,公羊又怎么能知道你?现在,人家都知道你是我的母亲了。可是你能得到什么?你得不到女儿,永远也得不到。华丽呢,也得不到了。老女人说:这不是我的罪,这是你的罪。小母羊说:我有什么罪?老女人说:你不会宽恕。你从不宽恕别人,也不宽恕你自己。宁宁,我劝你学学我,皈依上帝。老女人说罢,转身而去。小母羊跟着她走出门外,看看她那弯弯的背影消失在黑夜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