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45节

作者:戴厚英

走出大耳家门,华丽责备公羊说:你怎么说出那样的话,叫大耳和小母羊在一起过过试试!你把大嫂的面子往哪儿放啊?公羊说:是啊!我说过了也很后悔。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脑子想着想着就断弦了。我真有一种预感,好像我的脑子不行了。华丽说,那就去医院检查检查,查出来没有什么病也就放心了。公羊说:我不去医院。查出来是脑癌呢?我要战胜自己的恐惧。我要抓紧时间,马上和小母羊办理离婚手续,同时开始新的事业。华丽说:你指挣钱的事儿?公羊说:对,挣钱的事儿。人家过去孝子孝女卖身葬父母,我们今天出卖自己的才能救自己的事业有什么不好呢?华丽说:我没说不好。我是希望你再歇一阵,等身体强壮起来。公羊说:你看我,除了脑子有时候不大灵,其他一切还不强壮吗?说着他用力踩了几下车子,超到华丽的前头去。华丽追上去,说:我可骑不了你那么快,我们还不如下车走一阵呢!你看江边的风景多好,平时想看还没有兴致专门来一趟呢。公羊下了车。

满江灯火。透过灯火向对岸望过去,影影绰绰的高楼像海市蜃楼在半空悬着。公羊说:你们刚才说诗,我怎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呢?你看,那不是诗吗?黑夜中的灯火。它没有太阳明亮,却能帮助人战胜黑暗。诗人也应该像这些灯火,小心着别把自己熄灭了。华丽,你我都要小心啊!我们互相加油,替对方挡风遮雨。华丽说:好。我一定这样。

华丽!公羊又叫道。华丽答应了,他问:你说真话,为什么接纳我,是不是觉得我走投无路了?华丽说:不是,我是害怕了。公羊说:你怕什么呢!你有智慧和魅力。华丽说:你不懂,公羊。对女人来说,魅力和智慧是不能并存的。魅力会给聪明的女人带来许多无聊的故事。聪明又使有魅力的女人陷入无穷无尽的烦恼。这也是一部分女人走不出来的怪圈。所以,智慧和魅力并存,对男人是如虎添翼,对女人却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做女人还是做智者?我常常为此犹疑不决。现在,我想定了,还是先做个女人再说!公羊温情地说:谢谢你,华丽。华丽说:别谢我,谢老天爷,他还是给了我一腔女人的血。

华丽!他们并排走了一会儿,公羊又叫起来,华丽说:别说话了,这样静静地走走多好。公羊说:不,我还有个问题。你和公同同,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可以不告诉我。但我希望知道。我害怕身边的女人对我隐藏着重大秘密,我真怕了。我觉得真心相爱的人之间不应该有秘密。我就保证,我没有什么事隐瞒着你,真的。要是你还有问题,尽可以问我,我一定认真回答。

华丽不吭气。公羊又叫:华丽,你生气了?我不是逼你。我只觉得你是我这一生最后一个梦了,我希望这个梦做得圆满些。华丽摇摇头,说:我怎么会生气。可是有些事实在是不愿意去想它。公羊说:那就算了,别想了。华丽说:不,我应该告诉你。

华丽说:公羊,你觉得我和读大学的时候很不一样了吧?公羊说:是的。你过去很坦率,简直是清澈见底。可是现在却把自己包起来,有些躲躲闪闪,让人摸不到底了。华丽说:是这样。经历了那么多,再那么清澈见底,不是白痴就是弱智了。公羊说:但是你的本质没有变,所以我还喜欢你。华丽笑了道:我的本质?什么是我的本质啊?我活得还像个人样儿罢了。在今天,做人多难啊!善人贫困潦倒,恶人飞黄腾达,高尚成了嘲弄的对象,虚伪却戴着荣耀的桂冠。善良好像只是无能的伴侣,还要随时随地躲避着明枪暗箭和那些吃得太多、消化不良的男女吐出的酸臭唾沫。你想清洗身上的伤口和污秽却找不到一点清水。所以,我学会了保护自己。就是往暗处躲。公羊说:你把世界看得太阴暗了,任何时候,我却相信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坏人少。你我,大耳夫妇,a教授,还有小母羊,不都是好人吗?华丽说:是的。但我们都在世界的一隅徘徊着。种种事实给了我教育,我觉得梦里比醒着好,孤独比结伴安全得多。我躲避世界,其实是躲避自己。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诱惑或胁迫的黑手抓住,撕成碎片。你看,我其实比你还脆弱。

公羊叹息了一声,抱住华丽的肩膀,动情地说:以后就好了,我来保护你。华丽说:谢谢你。我会尽量自己保护自己。你不是一直问我和公同同的关系吗?我告诉你——

公羊说:他伤害过你?

华丽摇头,说:没有。是我伤害了我自己。我是不该爱他的。我和他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是寂寞使我放弃了原来的追求,与他恋爱,而且同居了一段日子。我们没有结婚,这是我的幸运,不然,不知道今天的日子怎么过。

公羊坚决地说:好了,华丽,这件事倒此为止,我不想再问了。你对我已经没有了秘密,我完全相信了你。如果我们一起把自己的过去忘掉,三道河不是一步就跨过来了?华丽说:是啊,一步就跨过来了。公羊说:我马上和小母羊协议离婚。华丽说:还不知道小母羊怎么想呢。她可能不同意。公羊说:她不会留恋我的。华丽说:但愿如此。公羊说:我相信小母羊通情达理。她会同意离婚的。从明天开始,咱们就别再只顾谈情说爱了,各干各的正事吧。你写你的书。我去找小母羊解决问题,然后去找我的挣钱的路。我去看看人家卡拉ok都干些什么,能赚钱不?顺便也看看那些歌手都唱些什么歌,我们过去离开眼前的现实太远了。华丽说:我说,别搞什么卡拉ok好不好?我讨厌一天到晚吵吵闹闹。不如开个书店什么的,既安静又高雅。公羊说:你真是个傻女人!现在开书店赚谁的钱去?人家一些大书店都改换门庭,不再卖书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钱。过去是君子不合利,现在颠倒过来了,你知道不知道?只管读书清谈,吟诗作画不行了。现在不论是君子还是小人,只有口袋里装满钱的人才配谈艺术呢!穷得叮当响,进展览馆一幅画也买不起,买张音乐会的票子也得考虑考虑,要花掉月工资的几分之几,还高雅个屁!不过你到底是女人,不妨高雅到底吧。我却要先俗一俗。华丽说:好,由你——放屁去。

怎么样?这样就不可爱了?公羊问。

不是啊。我觉得你一下子从小男人变成大男人,什么事都能自己拿主意了。大丈夫能缩能伸,你就去缩去伸吧。我等着分享你的成功就是了。

公羊孩子般的笑了。他说:我会成功的,尽管我的时间不多了。现在,上车,回家!

公羊说罢,矫健地跨上自行车,飞一般地蹬起来,华丽也跨上车,紧紧追上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