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49节

作者:戴厚英

生活突然向小母羊扮演出一张妩媚的笑脸里,又突然挂上一张阴冷险恶的脸谱。公羊没有再来,也不会再来了。她徒然给自己留下一个叫人害羞的记录。对于发生的一切,小母羊同样说不清楚。她只是明白,那天的一幕并不是她所期待的,更不是她所精心策划的。她已经下了决心,放公羊走。因为她对他所要的生活毫无兴趣,还感到恶心和恐惧。虽然她也怕公羊走后的孤独,但是,她明白,她是留不住公羊的。无论是过去和现在,在公羊心里,她都不是华丽的对手。她知道华丽在公羊心中的地位,正如大耳在她心里。可是为什么在一切说妥之后,她突然想到要换上那条在箱子底下压了许多年的睡袍呢?她也说不明白。裙子是她结婚的时候一个女友送给她的。她嫌太艳,一直压在箱子底下,从来没穿过。这次给公羊拾掇东西的时候,她又看见了它,就随手扔在床上了。当床上的大包小包扔完,只剩下一条红裙子的时候,她觉得它是那么鲜艳、耀眼,于是,她想看看自己穿上它的模样。她从镜子里看见自己苗条诱人的身材,便感到自己的脸色太黄,需要描眉抹chún与之“配套”。化妆品也是别人送来,她从未动用的。就这样,一步接着一步走,自然不过。她想到在公羊开门的时候披上一件衣服的,但是不明白为什么将拿在手里的衣服又丢到床上了。也许她只不过是想看看公羊看到自己这种模样的情状?

可是结果发生了那样一幕。改变了妆扮的她好像不再是她,她怎么也舍不得放公羊出去了。那真是一场她从来没有的体验过的喜剧。她没有料到这场戏会给她留下了怎么也拂不去的记忆。公羊走后的整个夜晚,她都在回忆着这场戏。回忆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她的心一直在继续騒动。一闭上眼,她就看到、感到公羊对她的挑逗和撩拨。有时是反过来,她挑逗他,撩拨他。更奇怪的是,她再也看不见公羊脑袋上的裂凹了。她眼里的公羊脑袋像她最初看到的那样完美无缺。他的脑门也不再下四了,宽广的额头像结婚时一样平坦光洁。为了摆脱思绪的干扰,她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用冷水清洗自己的身体。可是冷水只使她身体发抖,却不能使她騒乱的心平静下来。她便拿出两人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一条一条地念出声、研究起来。研究到最后,她把它撕了。她觉得协议书上每个字都像一枚尖利的大针,刺得她心上流血、疼痛。她先是把它撕成三块,每个条款一块,然后再把每一条撕成一行行的长条,最后再把长条撕成一个字一个字的纸片。她难以压下一个炽热的愿望,要和公羊重新谈谈,说说她对他的新感受。

可是公羊打电话说他今天不来了。以后也不来了。小母羊怀疑这是华丽的主意。华丽一定知道她和公羊发生的事情,公羊什么事都会对华丽说的。华丽当然不允许公羊再见她,并且强迫公羊写了那封信来。华丽还会指使公羊把他的那份离婚协议书单独递到街道委员会,然后由街道出面调解,调解不成,就判决他们离婚了。小母羊很想用心去看看,公羊和华丽此刻在干些什么,可是灵感好像也因那一幕令人颤栗的戏剧而离开了她,无论是睁着眼还是闭上眼,她都看不到她想看的东西了。以前公羊和红裙子的事情她却看得十分清楚。

小母羊自己到街道办事处,去问问,公羊把协议书寄给他们没有。她找到那里,在婚姻调解处探头探脑,迟疑着要不要进去。她被一个和她差不多一样大的女干部发现,招着手叫她进去。女干部客气地问她有什么事,她说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女干部笑着说: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热闹好看,来这里的男男女女不是结婚的,就是离婚的。她问女干部,离婚是不是很容易?女干部说: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不容易,全看两个人的感情是否真的破裂了。不过,就是破裂,我们也要想办法调解。如果真的是感情破裂得无法调解,我们也只好给他们办离婚手续。我们不会勉强人家凑合的。如今到底不是以前了。婚姻比以前自由得多。小母羊问:什么是真正的感情破裂呢?我觉得这种事说不清楚。女干部说:这种事是说不清楚。不过夫妻感情好不好,有一个重要的标志,那就是夫妻生活。比如夫妻再也不能一起过那种生活,两个人分居或者事实上分居了,那就说明他们实在没有感情了。应该离婚。小母羊问:什么叫事实上分居呢?女干部说:你这位妇女怎么什么也不懂?事实上分居就是说,虽然仍然住在一间屋里,可是再也没有了夫妻生活。小母羊脸红了,她问:要是以后又有了那种生活呢?女干部爽朗地笑着说:那就是两个人又好了。他们也不会来找我们了。小母羊摇摇头说:不对,我看不是这样的。他们好了一次又不再好了。女干部说:你说的是谁?小母羊说:我谁也没说,我只是好奇来问问。现在我明白了,谢谢你。说完,她就告辞了,可是女干部叫住了她。女干部说:你好像有什么事要说又没说,不要有顾虑,我们是保护妇女的。小母羊说:真的没事,我们家真的没有那样的事。不是刚才我忘了问,要是夫妻之间有了另一个妇女呢?女干部立即严肃起来,说:你是说第三者?那我们毫不留情了,不仅不许离婚,还要对他们进行批评教育,再不行,就法律制裁。小母羊连忙说:我是说,不用法律,不用制裁。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呢?女干部奇怪地说:你这个妇女真奇怪。平白无故,你问这些干什么呢?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你告诉我,事情倒底是怎么样的。你说的是你自己的事情吗?小母羊说:不是,我和公羊很好。我们昨天晚上还在一起……女干部说:莫名其妙。

从街道办事处出来,小母羊心里踏实了许多。她想,看起来公羊还没有来过。要不我提到公羊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公羊一定也知道,要是没有我的同意,离婚是不成的。我们刚刚又好了一场,他还能赖?他只能离开华丽。但是,要是华丽不放他呢?我去求华丽。华丽总应该是通情达理的。公羊是我的。你华丽可以去找个公牛公狗什么的。干么一定要公羊呢?小母羊回到家里,就想给华丽打电话,把刚才想到的那些道理跟华丽叙叙。本来,她在华丽面前有些自卑,觉得在文化修养方面跟她差得太远了。可是现在,她没有了这种自卑,她觉得自己在法律这把尺子面前比华丽还高着一级。自己是第二者,华丽却是第三者。

小母羊果然给华丽打了电话。可是华丽不在,公羊也不在。他们上哪里去了呢?会不会去找大耳了?他们会叫大耳来劝她的。他们不知道,她现在也不会受大耳的支配了。她也要去找大耳,告诉他,他和他的妻子,别想劝转她。要劝,你们就去劝公羊和华丽。她相信大耳和李嫂会站在自己一边的。

李嫂一看见小母羊就叫道:正要给你打电话,你正好来了!你知道了公羊的消息?

小母羊说:知道了,可是我不同意。我想求你们去劝劝他,叫他离开华丽。

李嫂说:你说什么啊!公羊住院了。

小母羊问:谁说的?

李嫂说:华丽。

小母羊说:别信她!华丽在说谎。我看见公羊好好的,昨天他还跟我在一起,我们很好了……华丽要霸占他,不让他再来见我,就编出这样的鬼话。

大耳奇怪地看了看小母羊。他说:我看华丽说的完全是真话。她还告诉了我们医院的地址和医院住的病房号码。听说公羊的脑子里生了东西,正在化验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

小母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再也说不出什么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