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55节

作者:戴厚英

小母羊照样去医院与华丽一起照看着公羊。她把离婚的事偷偷对华丽说了。她说:华丽,我很抱歉,把你扯出来了。先前我还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我想明白了,是鬼迷了我的心窍。当时我突然觉得委屈,怨恨公羊,更怨恨你。所以不由自主地那样说了。华丽说:这没有什么。说了就说了。我是你说的那样角色——第三者。我也觉得对不起你,想过要离开他,但是,一旦跨出了那一步,我就离不开他了。现在又到了这步田地,我更不会后退,死也不会后退。有人来调查,我就这么说。该打该罚,我认了。小母羊说:你放心。我会跟你合作。我们都没有什么退路了。退,也救不活他,不退,他也是要死了,不如就不退。真的,华丽,自从公羊住院,我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我不想再要什么丈夫了。我一切又都看得清清楚楚了。我看到公羊离那边已经不远了,而我还有一段路。没有人陪我走完那段路,但是我会自己走过去,走到头。华丽害怕地抓住小母羊的手,问:你说些什么啊?你比我年轻得多。小母羊说:华丽你别怕,我不会自杀的。我只是觉得活着太没有意思了,以后我要给自己找点意思出来。华丽问:怎么找呢?小母羊说:也许我会去学我母亲,找上帝去……

华丽说:小母羊,说起你的母亲,我想劝劝你。我觉得她是个善良的老人,你对她是不是太狠了?你看,她对公羊也这么关心,天天送菜来,送到住院办公室就走了,不敢走进病房,多可怜啊!

小母羊低下头说:我知道。但是我一下子扭不过来。我会慢慢调整自己。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公羊渐渐地好起来,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多,话也越说越多了。这天,大耳夫妇来看他,他看到天气特别好,竟然要求华丽用轮椅推他到病房外面走走去。华丽就去医院借了一辆轮椅,要把公羊扶上去。可是邻床的男孩叫住了她,说:别让叔叔出去,我今天觉得自己特别好,想跟叔叔叙叙话。等我好了,我跟叔叔一起出去。华丽想说服男孩,放公羊出去,公羊自己却不肯出去了。他说,也许男孩今天就要跟我们告别了,我就陪陪他吧。于是,公羊仍然留在病床上,等待男孩跟他说些什么。

可是男孩好像马上就把自己的请求忘记了,也把公羊忘记了。他两眼不时朝病房门口望着,好像很害怕。他紧紧抓住坐在床前的妈妈的手,叫她坐近些,再坐近些。妈妈的两腿已经伸到床底下,身子抵着床沿,再也坐不近了,索性坐到床上去,将男孩的头抱在怀里。男孩把妈妈的一只手拉在自己脸上,说:妈,叫人把那门关上,关得紧紧的。妈妈说:不行啊,人家都要进进出出。男孩说:那你把我的脸盖上,我不想看……

公羊说:男孩看见死神了。死神在逼近他。

华丽说:没有,死神是进不来的。

公羊闭上眼,说:是的,我看见,死神来了。小母羊,你也是能看见的吧?小母羊说:我没看见。我看见天使来了,绕着你和那个男孩,飞呀飞的,她会救你们。公羊说:不对不对,你怎么也看不清楚了?天使怎么会穿一身黑衣服呢?小母羊惊恐地向门口一瞥,说:没有,真没有死神。可是她的声音发抖,公羊感觉到了。他安慰说:你看见了,你肯定看见了。死神穿一身黑衣服进来了,他没头没脸,像悬挂在半空的一袭黑衣,他现在就要抓住男孩了。哎呀!他抓住了!别抓他呀!让我替他,让我替他……

男孩果然在这时断了气。虽然男孩的亲人们竭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病房还是引起了极大的騒动。公羊更是立即陷入痴迷之中。他一会儿双眼紧闭,暗暗流泪,一会儿喃喃自语:别抓他,把我抓去吧,他还要当作家、当歌星呢;一会儿伸出那只还能动弹的左手,好像要和什么人搏斗。然后他安静下来,却不再和任何人说话,喂他饮食,他也不理了。华丽和小母羊急得和大耳夫妇商量,能不能给他换一间病房。小母羊说:像他这样的病人,最好住在单人病房里。他们受不住同屋病人死亡的刺激……其实,我也看见了,那个穿黑衣服的死神……不断地进进出出……

大耳说:人死之前,大概会看见一些东西的。是对于那将到来的死亡的幻觉吧!他看到小母羊惊恐的眼睛,马上说:当然,也有人是特异功能。

李嫂说:我最讨厌你这慢慢吞吞的性格。现在说这些没用的话干什么?想办法给公羊换个病房才是正理。

大耳说:谈何容易!我们这里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切都是按等级定下的规矩。单人病房岂是我们这种人能住的。电视里电影里有普通人住的单人病房,可那是布景,为了做戏。

李嫂说:乌龟,驼鸟!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现在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吗!我们花钱还不行?小母羊、华丽一起说:对,我们花钱。

大耳摇头,说:花钱也未必能成。还得有上头点头。再说我们又有多少钱可花呢?现在比我们有钱的人很多很多。人家早花在我们前头了。

华丽说:我去说说。

小母羊说:我也去说去。

大耳说:恐怕还得有别的路子才行。

李嫂说:你说要什么路子,我们就去找。上天入地,钻窟打洞,我们去!你只要拿个主意。

华丽说:这样,我去找a教授,请他和医院说说,请学校出面跟医院谈谈,也许能行?

大耳说:怕是学校也没有办法。但可以一试。

李嫂说:行了,别讨论了。我在这里看着他,你们都去想办法。大耳说:我不会想办法,不如在这里看着他,你们去想办法吧。李嫂又骂了一句缩头乌龟,和华丽,小母羊一起出去想办法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