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59节

作者:戴厚英

八床,换到单人病房!华丽回到医院不到一个小时,一个护士就进来发出这样的通知,一脸的不屑神情。华丽、小母羊、大耳夫妇却装作看不懂她的表情,只是不断地说谢了,谢谢,就忙着替公羊收拾东西。收拾完毕,华丽叫醒公羊,说:医院要给你换到单人病房去。

什么,单人病房?我?公羊还有些迷糊。

是。单人病房。为了让你更安静地养好病。华丽说。

那是高于住的。公羊说。

对你特殊照顾呀!公同同打来了电话。护士说。

公同同为什么打电话来?公羊问,目光尖锐地看着华丽。

华丽避开公羊的眼睛,说:我去找了他。

什么?公羊生气了,并且试图坐起来,但是没能坐起,便用左手使劲地把身上的被子掀了下来。他说,我不是说过,不许你去找他,你为什么要去?

小母羊劝道:华丽完全为了你。大耳夫妇也劝道,是啊,全是为了你。

为我更不许。公羊执拗地说。

华丽的眼泪在眼眶里转悠,她怕哭出来,就从公羊病床前退过去,站到大耳夫妇的身后,抹起眼泪。李嫂拍拍华丽的肩,小声说;病人都是这样的。又走上前去劝公羊说:我们大家都希望你快点好起来,公羊,乖乖地听嫂子一句话,搬到单人病房去。

我不去。我死在这里。公羊说。

华丽也生起气来,说:不换就不换了。

大耳说:都别耍小孩子脾气,费了这么大的力气。

公羊仍然说:我不去。

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a教授和系主任一道进来了。a教授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他走近公羊,说:公羊,你看谁来看你了?公羊睁开眼,看见系主任,说声:你来了,又把眼闭上。系主任温和宽厚地说:你精神不好,不要多说话。a教授再一次叫着公羊,对他说:系主任今天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公羊仍然不睁眼,说:我会有什么好消息?系主任说:公羊同志!我们系,我们学校,经过慎重地研究和考查,决定破格提拔你为正教授了!我带来了要填的申请表格。

系主任等着公羊的反应,但公羊没有任何反应,死人一样紧闭着双眼,一动也不动。华丽、小母羊焦急地看着他,也不知说什么好。倒是李嫂嘴快,说:你们学校还算有点良心,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大耳说:你懂什么?若无今日,当初就不是当初。系主任一脸尴尬。华丽拉过a教授,小声地说:换房问题已经解决,教授不教授,对公羊已经毫无意义,你对系主任说说,就免了吧。a教授也小声说,不可。换房问题虽已解决,以后还会有一系列的问题,有教授的职称会容易得多。华丽点点头,上前劝公羊说:公羊,学校这么关心你,就谢谢学校吧。表格我们替你填好。公羊终于睁开眼,说你们都走开。华丽说:为什么?公羊说:我觉得肚子胀得厉害,怕是又要放屁了。李嫂忙说:放屁怕什么?你已经好多天没放屁了。放屁放屁,上下通气,说明你比以前好多了。怕就怕没屁。有屁,你就放吧!越响越好。公羊果然憋足了气放了一个屁,不响,但臭气熏人。大耳,华丽、小母羊等却不由自主地捂起鼻子,说:好了,好了!能放屁了!a教授歪着嘴一笑。系主任却不动声色地猛吸了两口气,将臭气全吸进肚里。然后他掏出手帕擦擦鼻子,说:公羊真是比以前好多了。a教授趁机接上一句:是好多了。前几天,大家真的很急。他不吃不喝也不放屁。

系主任后退了一步,离公羊远些,对a教授说:我看就这样吧,公羊老师的病既然好了一些,我们也就放心了。这次为了他破格提拔的事,我们真是动了不少脑筋,跑了不少腿。大家都说,这件事是破格又破格。a教授说,是呀,作为公羊的朋友,我非常感激。这也说明,我们对知识分子的政策是逐渐落到实处了。职称现在对公羊的意义可大了。现在可以住单人病房,可以得到较好的治疗,将来万一好不了,也可以热闹热闹,落得个“身后备哀荣”。感谢领导,真的感谢领导。系主任莫名其妙地看着a教授,听不懂他是什么意思。a教授不理会,又对华丽他们说:系主任工作很忙,硬是挤出时间到医院来的。他马上还要开会,是不是请他先回去?华丽他们连忙说:请便请便,谢谢了。系主任丢下表格,告辞而去,一路上不停地用手帕擦鼻子,还打了一个饱嗝。

这边华丽他们却忍不住笑了起来。a教授俯下身子,对着公羊的耳朵说:老弟啊,佩服佩服,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绝招。如此看来,那考场上的一串屁,还真是有意策划的。公羊咧咧嘴,好像在笑。他说:不填表格。

一直在一旁等着的护士也捂着鼻子笑了起来,问他们:什么时候换房啊?公羊却十分清晰地回答:不换了。护士看着华丽他们,华丽作主说:那就不换了。小母羊说:不换怎么行?这间病房不适合他休养啊!公羊说:我要回家。

回家?哪个家?李嫂脱口而出,提出这样的问题,使本来和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而微妙。小母羊立即伏到公羊床前,对他说:回家吗?也好。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不料公羊摇摇头说:不,我不回家。李嫂说:就是!怎么能回家?不能回家。还是换到单人病房去。公羊又摇摇头,说不。然后他闭上眼,很久很久,才又睁开眼,看看小母羊、a教授、大耳夫妇,最后将目光盯住华丽,说:华丽。华丽激动地回答一声“哎”,将头凑过去。公羊说:我跟你去。华丽说:好。公羊说:小母羊,原谅我。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要跟华丽一起干些正经事。我想写一首长诗,写那个姑娘的故事。这样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不应该让它混灭了。我们应该让它保留下来,流传下去。我还想写那个男孩的故事,叫《少年之梦》吧,他的梦真多,又美丽。还有,我们也该为自己写支歌……

小母羊流着泪说:我懂,你别说了。我一定去华丽家照看你。华丽抓住小母羊的手,说谢谢,她也哭了。

护士等得急了。她说:是不是真要出院?我得去问问医生。大耳说:你去问吧。可以的话,就让他住到家里去。护士答应着去了,不一会就请来了医生。医生说:其实,这样的病人住在家里更好。而且,单人病房也确实紧张,要不是公同同来电话好说歹说,根本就腾不出一间单人病房给公羊。下面还有好几个高干等着

公羊说:这一下好了。我一辈子也没占过不该占的地方,死到临头了,何必去占不属于自己的病房?你们就快点把我弄回家吧。

当公羊再次被抬上救护车,往华丽家开去的时候,公羊一直在笑,孩子一样。大家也都陪他笑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