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裂》

第08节

作者:戴厚英

华丽与公羊夫妇出了大耳家的门就分手了。她径直回到自己家里。天色已晚,她马马虎虎地下碗面条吃了,打开电视机,在沙发上半躺下来。她并不喜欢看电视,但电视机却常常开着,她想让电视里的歌声话语给自己凑点热闹。偌大的房子一个人住着,她觉得害怕。外面的一点声响,都会让她心惊肉跳。每天晚上睡觉前,她都要把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窗帘拉得不露一点缝隙,让人家看不见在这座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住着。就这,她还得时时刻刻把心提到喉咙口,因为她知道坏人的本事很大,可以用小刀划破窗玻璃爬进来,甚至不用刀,拳头一敲,玻璃就碎了。她天天都得给自己编一个勇斗盗贼的故事。她在那些故事里,有时候用随手拿到的棍棒、剪、刀什么的和坏人搏斗,有时则用正气对坏人威慑。她义正词严地责问坏人:为什么好好的人不做?要做这种邪恶之人呢?你不想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你不相信会有来世报应?你不想拥有一颗高尚的灵魂?但是有时她想,这些问题恐怕没有一点用处,人家只会狞笑着将她捆绑起来,抢去她的东西,再砸碎那些搬不动的电器。她只得听天由命。

妈妈!突然,华丽听到一个女孩的叫声,好像叫她,她不由自主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一连大声地答应着“哎!”一边四处寻找。没有人。是幻听。她重又半躺到沙发上,嘲笑自己:你太想有一个孩子了。没有孩子,这对女人是多大的缺憾啊!可是那一年,你为什么要把孩子流产,并且发誓不再作母亲呢?

那年,丈夫提出与她分手,她却正怀着他的孩子。为了与他不再有任何联系,她毅然地躺上了妇产科医院的手术床。她永远忘不了手术时的滋味,不是痛,不是苦,是一种绞杀的恐怖,伴随着毒蛇在腹壁乱撕乱咬般的颤栗。她一边咬着牙不让自己呻吟,一边暗暗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想当母亲了。她想起母亲临终前的嘱咐:给我扎一条水牛,让它替我喝干我生孩子时流出来的血水,要不然,阎王爷就把我泡在血水里,说我污染了土地。父亲给母亲扎了一条很大的水牛,抬到母亲的坟地里烧了。那时她虽然因为小,没有下坟地,可是梦里常常看见母亲泡在血水里,哀求那水牛快喝快喝。她能听见水牛喝血水的声音,吧嗒吧嗒,咕咚咕咚的。幸亏后母是个慈爱的女人,常常把从恶梦中哭醒的她抱在怀里,说水牛会把血水喝干的,一定会喝干的。她可不想重复母亲的命运了,一个一个地为丈夫生着孩子,还要去喝干自己流出来的血水……

可是离婚以后,她就后悔了。她需要有个孩子,去吸吮她的rǔ房,抚摸她的胸膛,把小脚放在她肚子上。她搂着孩子柔软的身体,用嘴chún贴着他的脸蛋,听着他小嘴吧嗒吧嗒,该多么甜蜜啊!多少次,她想起美国的现代舞之母邓肯失去孩子以后的举动,她来到一片海滩,向一个漂亮的男人走去,说:给我一个孩子吧!可是她不是邓肯,她是一个中国女人。

华丽!她又听到有人叫唤,不知道是不是还是幻听。但她还是跳了起来,四处寻找、答应着:哎!谁叫我?

我。竟然有人回答,在楼下。她打开窗向街面的楼下看看,一个人正站在门口。谁?她问了一句,并不去开门。你是谁?她又问。公羊呀!下面回答。她仔细看看那身影,高高大大,像是公羊,便走下楼去。开门之前她又问了一句:到底是谁?证明确实是公羊,她才把门开了。

才七点多钟,干么这么紧张呀!公羊上了楼说。

不是紧张是警惕。小母羊呢?华丽说。她有些高兴,今晚来了个叙话的人。

我没有跟她一起回家,心里烦,便想找你聊聊,很久没和你聊过了。你过得可好?公羊说,不等华丽招呼,自己在沙发上坐下。华丽便拉个椅子在他对面坐了。这沙发不够大?公羊问。我习惯坐在椅子上。华丽说。好吧,你习惯,我就不客气了。公羊说着,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哎哎,忘了你第一个女朋友是怎么吹的了?华丽提醒道。

怎么吹的?我到她宿舍往她床上一躺,把同宿舍的女孩都吓跑了。她说我不拘小节,就把我甩了。公羊说。

那还不快起来?华丽说。

现在不怕了,有了老婆了。公羊说,索性把四肢完全伸开,睡得更舒服一些。

华丽只好摇头说:本性难移。说吧,烦什么?让大姐给你排解排解。

看见你我就不烦了,真的。公羊说。

放屁!华丽骂道,不烦就滚出去。

公羊坐了起来。正经地说:别骂,我说的是真话。我原以为自己活得很苦,可是看见你,我觉得你才是真苦呢。你看看你。

华丽矜持地一笑,说:哦,来表演骑士风度来了?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活的很苦?你看我活的哪点不如你?我富足、充实,有追求、有事业……

别吹,华丽。我们虽然多年不见,还是彼此了解的。你以为我忘了你当初谈恋爱的热劲?后来听说你跟公同同,不也很热,为什么……

不等公羊把话说完,华丽下起逐客令了。她正色道:我最讨厌人家来打听我的私事。你请走吧!

我是好意。公羊说。

我不需要你的好意。我要休息了。华丽说。

我们谈谈李大耳,好不好?公羊不想走。

没有兴趣。你走。华丽毫不松口。

公羊叹口气:真是女强人啊!

华丽更生气了:不是女强人,是女土匪、女强盗,你还不快跑?

公羊只得走了。但又说:等你心情好一些,我再来看你。

公羊一出门,华丽就把上上下下的电灯全关了。她摸着黑躺到床上,闭着眼听周围的动静。她确信公羊已经离去,便喃喃地对自己说:什么也别想,睡吧。作个好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脑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