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人!》

第12节

作者:戴厚英

        陈玉立:孙悦,别忘了,人言可畏。

奚流今天一到家就找我的碴儿。刚才在党委会上孙悦把他顶得一肚子火,他就朝我身上发泄。好像顶他的是我而不是孙悦!

怪谁呢?我不过是对他讲讲中文系一些教师对孙悦的反映:生活上太随便,同时和何荆夫、许恒忠两个人接近。许恒忠常常到她家里吃饭。何荆夫住院以来,她也不断派女儿去送吃的,医院里的人都把憾憾当做何荆夫的女儿了。哼,孙悦呀!你平时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见了我就侧目而视,好像是我把你孙悦给连累了。你自己不也是这个样子!我最看不起这种假正经的人。可是奚流偏偏十分看重她。他总认为她比我能干,让她负责一个系总支,又是“双肩挑”,而我却只是党委办公室的一般干事。

我是想让奚流看看孙悦的真面目,想不到奚流却把注意力放到抓方向、路线上了。他感到自从号召解放思想、开展关于真理问题的讨论以来,“整个的”方向、路线都出了偏差。他没说“整个的”是指整个的学校还是指整个的党和国家。但据我的体会,绝不是单指学校。他说,这样下去的话,国家要乱了,党要修了,就像斯大林逝世后的苏联一样。他相信总有一天中央会发现问题的。“问题就出在这批知识分子身上。每当我们纠正错误,调整政策的时候,就有知识分子跳出来从右边进行干扰。当然喽,这里面有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少数真正的右派分子想再次起来改变国家的方向。大量的人是思想混乱,头脑糊涂。像孙悦这样的人就是头脑糊涂。应该给她敲敲警钟。不然的话,第二次反右斗争的时候她就要犯错误。”

我可不关心什么第二次“反右斗争”。我不相信会有这种事。奚流一天到晚在家里,不了解老百姓的情绪。但是给孙悦敲敲警钟,我是赞成的。“我和你想的是一个样啊!我也是为孙悦着想啊!”我对奚流这样说,希望他快点敲警钟,压一压孙悦的威风。

今天,奚流召开党委扩大会,各系总支书记都“扩大”进来了。除了讲了对形势的那些看法以外,奚流小心地给孙悦敲了警钟。他可真是动了一番脑筋的。他不愿意让孙悦太受不了。亲信嘛!会上,他根本不提孙悦个人的事,只是对中文系的工作提出了原则的批评:总支不突出政治,忽视了灭资兴无的斗争。教师和学生的思想都十分混乱。他举了两个例子:一,何荆夫在学生中的影响越来越大,不少学生把他当作偶像崇拜。连他的儿子奚望也受了何荆夫的鼓动,从家里搬出去了。我们过去对何荆夫的处理是重了一些,但能不能就把反右斗争一笔抹煞?把何荆夫说成英雄?他在青年学生中的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中文系总支研究过没有?二,前不久,他对学生的黑板报总是登“姑娘啊”、“小伙啊”一类的情诗提出了批评,居然就传到学生中间去。学生中甚至有人写了匿名信给他,攻击他是封建卫道士,甚至还附了一幅漫画,把他画成一个神甫。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最后,奚流对孙悦说:

“你可以找何荆夫谈一谈,本着爱护的精神,劝他注意自己在学生中的影响。这封匿名信你也带回去查一查,看看是谁写的,给以适当的批评教育。情况要向党委汇报。”

奚流的态度是温和的。在开会的时候,他总是这样,给人以忠厚、平和、稳重的印象。我就是这样对他产生好感,并不断找他汇报自己的思想的。那时候,我还是幼稚的大学生,连和谁谈恋爱都向他汇报了。我认为他是一个绝无邪念的长者。可是想不到那一天他老伴不在家的时候……唉!想这些干什么?木已成舟。

我以为孙悦会接受奚流的意见的。不料她却把奚流的意见一条一条顶了回来:

“对于当前的思想动向、政治形势,我建议党委认真地讨论讨论。承认不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呢?我是承认的。虽然这种承认给我带来痛苦,要否定我过去的许多东西。但是我承认。因为它是正确的。”

“对中文系的教师和学生的动向,我也与奚流同志的看法不同。师生们思想活跃,积极参加关于真理问题的讨论,对文艺理论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不少新鲜的见解,这种情况不好吗?难道万马齐哈才好吗?

“对于何荆夫,我十分了解。他完全不像有些同志那样,把受过委曲当作个人资本,更没有把自己当作什么英雄。他只不过热爱青年,愿意和青年交朋友。如果我们各级党的工作者也能像何荆夫那样了解青年,关心青年,爱护青年,我们也会得到学生的热爱的。可惜我们有些同志不愿意这样做,而只想靠自己的‘权’去建立自己的‘威’。

“还有这封匿名信,我认为这是群众批评领导的正常现象。而且群众的意见是正确的。奚流同志怎么能把学生写的情诗说成是黄色的呢?如果这都是黄色的,那么……”

我身上一阵发麻,孙悦要提我和奚流的往事吗?“那么……又是什么色的呢?”会这样说吗?我紧张地看着她。她扫了我一眼,不说了。停了一会儿,她又说:“请党委讨论讨论:该不该追查写信的人?”奚流也不得不说:“也好,大家就讨论讨论吧!”

这个问题哪里经得住讨论呢?信里只是对奚流一个人的批评,又不反党反社会主义。再说报上已经登过好几次对压制群众意见的批评了。当然,为了照顾奚流的面子,党委委员们的意见都很委婉:“奚流同志的提醒是必要的,批评么,应该光明磊落,不要怕打击报复嘛!我们是一贯反对报复的。对群众表明我们的态度,追查么,就不用了吧!”

奚流呀奚流,今天你领略了孙悦的厉害了吧!你所扶植的人并不听你的话。我得意地看看奚流,只见他的两块高突的颧骨向上耸了两下。我知道,他要发火了。发吧!让孙悦知道她不是天之骄子,无人敢碰!让大家知道,孙悦已经失去了奚流的信任!

“你在于什么?把我的布鞋拿来!”

奚流在叫了。他只会在家里耍威风。在会上,他只对孙悦耸了耸颧骨,用力一抿嘴,就把要喷出来的火吞了下去。哼!纸老虎!归根到底,他也不相信自己的那一套是正确的。他只不过感到不舒服,不顺气罢了!他自以为是政治家了,谁知道他满脑子装的是什么?

我把布鞋放在奚流面前。等他换好,再把皮鞋拿走。心里真懊恼!我把皮鞋往床底下一摔,又用脚往里一踢。要是现在要我选择,我会选上他吗?

我也是鬼迷心窍。我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很不错的心理学专家的,我是心理学专业的高材生。可是就是因为他,我丢掉了业务。他叫我入党,作党委秘书,经常与他同车进同车出,还与他一起去疗养地度假。我成为职位不高但十分引人注目的人物。奉承奚流的人,都要奉承我。害怕奚流的人,也害怕我。我自我陶醉了。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在心理学上该怎么解释?我原以为自己和奚流的关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谁知道还是有人知道。背后议论。也有个别人,如章元元那个老太婆在调离了学校以后还来批评奚流,说什么“我们党的一些领导干部爱玩弄年轻的女性。这是封建帝王将相思想的残余,腐蚀了党”。但是没有证据,她也只能说说罢了,谁去理她?那些信!那些倒霉的信!我早该把它们烧了!可那时我怕他有朝一日翻脸不认人……木已成舟。奚望讲得对,奚流并不爱我,他只拿我当花瓶。

我在他身边坐下来,靠着他。奚望走了,家里只有我和他,我们不能不互相依靠。他瘦得像柴板,奇怪的是不驼背,腰板笔直。僵硬,叫人看着不舒服。可是我还是常常看着他,而且还是“深情地”。既然我是他的妻子,既然我们是经过患难的爱情的结合,我也只能这样。不这样,人家不要耻笑我吗?

还是孙悦比我聪明。我相信,奚流更愿意娶她!可是她用“刺”保留了自己的选择权利,现在还会有人追求她……

“孙悦也傲得太厉害了!成了‘角刺人物’!”想到这里,我对奚流说。

“她不是傲,是政治上的摇摆。”奚流接过我的话说。“你把《马恩列斯语录》找给我。”他命令我。我问也不问就站起来找来递给他。

“这一段你念念。”他翻开一页递给我。

“作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特殊阶层的知识分子,他们的特点,一般和整个说来,正是个人主义的和不能接受纪律性和组织性……;这也就是这个社会阶层不如无产阶级的地方;这就是知识分子由于意志萎靡、动摇不定而使无产阶级常常身受其害的一个原因……”

我念到这里,他一摆手,我停了下来。他的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列宁说得多好!可是现在有些知识分于已经认为马列主义过时了!”

“列宁说的是俄国革命前的知识分子。”我提醒他。

“马列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你也要注意,不要忘乎所以。”他严肃地回答我。

我不想就这些问题和他争。我知道,他不喜欢知识分子,并不是由于列宁的教导,而是由于他不喜欢知识。一次,他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题为《知识就是力量》的文章,就大大嘲笑了一通:“知识就是力量,这口号真新鲜。这位作者连起码的常识都不懂。推动历史前进的是什么?是人民!是阶级斗争!还有党!知识就是力量,我们的事业就该由知识分子领导了!工人阶级摆在什么位置?人民群众摆在什么位置?还有党呢?”我告诉他,“知识就是力量”是一位英国的哲学家提的。他反而更有理了:“这就更清楚了,资产阶级的口号我们可以照搬吗?”我很难解释他的心理是自尊自信,还是自暴自弃。他把知识当作敌人。知识的权力扩大,他的权力就会缩小。他凭直觉懂得了这一点,这是肯定的。

但是,我和他去争这些干什么?我的命运已经跟他联在一起了。我总记得孙悦。所以,我还是顺着他的意思说:“虽然知识分子的状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对知识分子的政策也应随之改变。但是孙悦也实在太右了!”

“这个人小资情调一向很浓。学生时代就受西方文艺思想影响较深,又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现在遇到了适当的气候,不跳出来大步向右走才怪呢!”

我们弹到一根弦上了。我与他靠得更紧。

“那你还重用她!”我撒娇。要是他再年轻十岁……

“你懂得什么!孙悦的群众基础比你好。再说,我总忘不了那些支持过我、帮助过我的人。”他说。

“难道最支持你的、对你一保到底的不是我吗?”我朝他撒娇地瞥了一眼。他的颧骨真难看,像另外装上去的,周界太清楚了!

“你吗?”他含笑地看着我。那笑,就是把眼皮“下放”一半,遮起半个眼珠,难看极了。“你自然不同了!你有私情啊!嗯?有没有?”

这就是他的表达感情的方式了。我扭转脸,不去看他。

“这么说,孙悦保你是无私的了?”我酸溜溜地问。

“孙悦这个人倒真是私心不重。”他说。

我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他总是替孙悦说话。我把一切都交给了他,倒反而降低了我的身价。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孙悦私心不重?哼!

“为什么她当初甩掉何荆夫,如今又去追求何荆夫?群众已经把这当成丑闻而议论纷纷了,你还为她遮丑?你听她刚才说的,脸皮有多厚!‘对于何荆夫,我十分了解’。不过,这倒是句真话,她当然十分了解何荆夫了!她还十分了解许恒忠呢!”

说完,我笑了。奚流的高耸的颧骨往上动了动,“下放”的眼皮又“上调”了回去。我连忙收住笑容,叹口气说:“我倒不是看她的笑话。我实在是为她担心。许恒忠和何荆夫,两个都是有政治问题的人。弄得不好,她要犯政治上的错误。而且给党造成不良影响。”

奏效了。奚流的颧骨不再上耸,而是嘴角牵动,露出了笑容。跟这个人在一起,只有这一点乐趣:可以研究他的情绪的变化规律和表现形式,有时还可以进行一点科学实验。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记得自己曾经是心理学专业的高材生。

“你再找孙悦个别谈谈吧!她爱面子,个别谈她也许会接受的。要不要我去找她?”

我顺着刚才的意思说下去。在奚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啊,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