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之死》

八、吉雪花决心学习“癞蛤蟆精神”

作者:戴厚英

吉雪花回到家里,看见余子期、向南、马大海和冯文峰一起等在家里。原来,吉雪花走了以后,余子期和向南怎么也不放心。他们敲开冯文峰的门,问吉雪花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冯文峰支支吾吾地说了。向南听了,一把抓住他说:“那你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回去?你让她一个人怎么办?”余子期见向南发火,连忙上前拉住向南,也催促冯文峰快点去帮助吉雪花。冯文峰还迟迟疑疑、装腔作势地说:“他是畏罪自杀,我要划清界线吧!”余子期实在看不过去,正色对他说:“冯文峰同志,你要和岳父岳母划清界线,但是还不打算和小吉划清界线吧?现在需要安慰的是活人,而不是死人!”向南生气地说:“走,子期,我们去看看!”冯文峰看见余子期和向南去了,便跟出来说:“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路上,余子期说:“我还没有办过丧事,有个有经验的人就好了。”向南说:“去找马师傅吧!他家离雪花家很近。”于是他们就一起去找了马大海。马大海对吉教授也相当了解,因为他是自己儿子的老师,现在听说夫妻双双自杀了,马上跟着余子期他们一起来了。

余子期等人一见吉雪花回来了,立即迎上去。向南拉住吉雪花的手,首先哭了起来。余子期用目光制止了向南,关切地问吉雪花:“到学校去了吗?”吉雪花点点头。冯文峰急忙问:“领导上怎么说?”吉雪花厌恶地对他摇摇头。马大海说:“领导上没有说明原因吗?”吉雪花摇摇头说:“他们认为没什么原因,说是爸太爱面子了。”向南不平地说:“这是什么话!两条人命就这么轻巧吗?一定是他们违反政策,又怕承担责任。”吉雪花惨然一笑:“不能全怪他们,也怪我……”说着,她把眼转向冯文峰,冷漠地盯住他。冯文峰被盯得心虚,便做出一副可怜相说:“雪花,你不要伤心,我们想想怎样办理好爸爸妈妈的丧事吧。”马大海也接口说:“丧事嘛,由我和老余去跑吧!雪花,你保重身体。”吉雪花感动地对马大海说:“谢谢你们。今天已经很晚了,请回家休息吧。今天,我要和冯文峰商量一些事。”马大海和余子期互相看看,感到雪花心里有什么难言之隐,但又不便多问,便对吉雪花和冯文峰说:“好吧,我们明天一早来。”向南还是不放心,她拉住吉雪花的手一直没有松开来。她对吉雪花说:“我留下来陪你好吗?”吉雪花像对孩子一样抚着向南的背说:“你也回去吧!我会去找你的,噢?”向南也只好跟着马大海等人回去了。

吉雪花没出去送客。她等马大海等三个人一走出去,就轻轻地把门锁上,在爸妈床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冯文峰也忙拉了一张凳子要坐在她身旁。可是吉雪花起身把凳子挪开说:“你坐在那边吧!”冯文峰只好在她对面放下了凳子。吉雪花盯住冯文峰看了半天,也不开口。过了一会儿,她站起身把房间的日光灯和台灯一起打开,把房间照得通亮。她从箱子里找出两条纱巾,一条红色,一条白色。她把红色的罩在妈妈脸上,白色的罩在爸爸脸上,又在椅子上坐下来。冯文峰见吉雪花总不说话,感到坐立不安了。他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扳住了她的肩膀。但是她无声地推开了他。他只得回到自己凳子上长吁短叹。突然,他哭了起来,哭得十分伤心。他一边哭一边说:“爸、妈!你们走了,只有我和雪花了。我一定和雪花好好地过日子,让你们在九泉之下得以安心……”吉雪花听见他的哭声,像听见狼嚎一样震颤了一下。她在椅子上正了正身子,沉静地说:“不要哭了。爸妈不希望听到哭声。爸爱笑,妈爱静。”冯文峰听到吉雪花对自己说话了,连忙把脸转向吉雪花,哭哭啼啼地说:“雪花,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从今以后,我一切听你的,为了不让爸妈伤心啊!”说着又放声哭起来,同时身体在凳子上不停地扭动,好像不胜悲痛。吉雪花仍然冷漠地看着他。等他放低了哭声,才冷静地对他说:“你坐好,我有件事要问问你呢!”说着,她把爸妈的遗书放在他面前。冯文峰看罢遗书,身子抖了起来。他问雪花:“这是怎么回事啊?”雪花冷笑了一下:“我正要问你呢!是你把我们的分居告诉爸妈的吧?为什么呢?”

吉雪花的两只褐色的眸子,直盯得冯文峰脸上的肌肉一起僵硬地跳动。半晌,他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无意中说了。”

“无意中吗?”吉雪花的褐色的眸子啊,像要喷出火焰,又像要涌出波涛,专注、闪亮而又刺人。冯文峰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她用这样的眼睛看人。在这样的目光下,他的瘦长的身体在凳子上萎缩。弯曲,像一条僵死的虾米。他把两眼望着地下,嗫嚅地说:“是无意,又是无奈呀!雪花,相信我,我完全是一片好心,为他们,为你!”他突然伸直身体,从凳子上站起来,拿出自己的书包,从包里拿出那本《韩非子选》,翻到岳父划了线的一页,递到雪花手里,对她说:“你看爸在干什么?他是在攻击啊!我恳求他为我们想想,他不听,还把我骂了一顿。没有办法,我才告诉他,我们为了家里的事情分居了……”

吉雪花把爸划的那一段看了一遍说:“这两年,爸常读这一段书。怎么了,猛狗、社鼠之辈,是不能‘攻击’的吗?”

“是影射呀!”冯文峰小声叫喊了一声。

“你说影射谁呢?”吉雪花问

冯文峰不说话了。他要是说出影射谁,岂不是就变成他冯文峰在“攻击”了吗?他才不会在感情冲动的时候忘记这个政治原则呢!所以,他想了想,才又对吉雪花说:“反正现在大家都会这么看的。爸妈死了以后,还把这本书摊在桌子上,我把它收起来了。要不,给人家看见了,不会说爸是畏罪自杀吗?”

“住口!”吉雪花突然大叫了一声,这声音把冯文峰吓住了,也使她自己愣住了。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大声叫喊。冯文峰吓得不敢再说话,吉雪花也一声不响地坐着不动了。她用双手紧紧抓住椅子的扶手,好像唯恐自己跌下来。她的两道眉心连接在一起了,她的细眼的眼梢也往上吊了起来。她面对爸爸的尸体,对冯文峰说出下面的话:

“爸一生光明磊落。爸常教我做一个透亮的人。他自己就是一个透亮的人。爸的心里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爸不需要隐瞒什么,更不需要你为他藏掖什么。你要把自己心里的鬼塞到爸爸衣袋里吗?你这是为他、为我吗?都不是!你为的是你自己。”

“雪花!雪花呀!你怎么这么不理解我?你不想想,你对我这么冷淡,我还是不顾自己的面子来求你,我忍受了最大的痛苦屈从你,我为的什么啊!就是因为我爱你!你一向是重感情的呀,为什么现在这么无情无义了?你受了谁的挑拨了?”

吉雪花笑了,像爸爸那样讥讽地笑了。她对他说:“我是受了挑拨了。生活天天在挑拨我的心,现实也在天天挑拨我的心,还有你,也在天天挑拨我的心。我心里的种种不应有的感情都被挑拨净了,留下的是最真诚、最珍贵的感情,对党和人民的感情,对爸爸和妈妈的感情,对同志和朋友的感情。”说到这里,两行热泪流了下来,流到她那挂着讥讽的微笑的嘴chún上。

“不争了,雪花,不争了。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我谅解你。我们还是商量爸妈的后事吧?”冯文峰温柔体贴地向吉雪花做出了让步。

吉雪花的两道眉毛舒展了,两只眼睛平静了。她像平常一样看着冯文峰,用她那惯用的轻柔缓慢的语调对他说:“后事吗?我想好了。爸妈的东西,我一样都不要。我家在滨海也没有什么亲戚,所有用物家具以及爸爸的藏书,一律交公处理。我只要一间小阁楼就可以了。你看行吗?”

冯文峰吓呆了。她这不是发疯了?他连忙站起来摇着她的肩说:“我明白你的心。我是不会不同意的。可是你要为你自己想想,你把自己弄得一贫如洗,爸妈放心吗?你再看看,现在谁不是尽量把东西往自己家里弄,还有把家里的东西往外送的吗?”

“有,共产党员吉雪花就是一个。”吉雪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不要感情用事,将来要后悔的!”冯文峰不安地说。

吉雪花认真地摇摇头:“我不感情用事。我是共产党员。我永远不做自私自利、贪得无厌的人。我不靠父母的遗产过活。这有什么后悔的呢?”

“你这是有意和我闹别扭,对吧?你是想考验一下我是否贪图你家的东西,是吧?”冯文峰有些发火了。

“和一个人闹别扭,那说明对这个人还有值得之处;要考验一个人,那说明对这个人还有希望。我对你,是这样吗?”吉雪花严峻地说。

冯文峰的脸完全变了。伪装的忧戚不见了。现在,他脸上的表情是绝望和愤恨。他把眼镜脱下,用衣角擦去上面残留的泪痕,再把眼镜戴上,一双小眼珠在急速滚动。他冷笑一声说:“今天我才把你看清,你是一个冷酷的人!你是存心不和我过日子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提出离婚?”

“不。过去我有过这样的想法。今天,我不这样想了。以后也不会这样想了。”吉雪花坚定地说。

“那你打算怎么办?”冯文峰嚎叫了。

“就这么办:在法律上,我是你的妻子。在感情上,我们是路人。”吉雪花分外冷静地回答了冯文峰。

冯文峰的僵黄脸上升起两朵界线分明的红潮,像一个发朽的木偶涂上两片油彩。本来还算周正的长脸,也扭歪了。他更大声地嚎叫着:“你,吉雪花,原来是想折磨我!你要像一只癞蛤蟆那样缠住我,叫我赶不走你,又吞不下你。可是看着你只会感到恶心……你好残忍啊!”

吉雪花轻蔑地看着冯文峰说:“你轻点,不要惊动别人。你说我残忍吗?不,我连一只蚂蚁都不愿意害死。但是,我是共产党员,我必须伸张正义。你这样的人,现在还是很吃香的。李永利不是很相信你吗?我知道,他们不会说你这样的人需要批判和教育。既然这样,我就要批判你、教育你。我没有权,也不靠权。权只能压人,不能服人。我靠的是我身上的正气和社会上的正义。你当初追求我,娶了我,想从我身上得到对你有利的东西。现在得不到了。于是,你就希望我离开你,给你自由,好让你到别处去追求那些东西。我就是不给你这样的自由。我不让你再去欺骗另一个无知的人。这是残忍吗?”她看见冯文峰痛苦地扭着手指头,又接下去说:“你也有痛苦,我知道。但是,爸对我说过,痛苦不都是值得同情的。爸还教我读过古书里的这一段话:‘狂者东走,逐者亦东走;其东走则同,其所以东走则异。故日:同事之人,不可不审察也。’大概也是韩非子里的罢。不会有人同情你的痛苦。要是你的心里能有一点真正的人的痛苦,那就好了。”说罢,她站起身对冯文峰说:“你可以回家了,爸妈的丧事用不着你办,有你办理是对死者的侮辱,你把我家里的钥匙也可以交给我了。”

冯文峰还想说什么,但是一看见吉雪花冷若冰霜的脸,便不说了。他把钥匙掷在地上,恶狠狠地推了吉雪花一把,走了出去。吉雪花弯腰拾起钥匙,轻轻地把门锁上,返身奔向爸妈的尸体,低声地叫了一声“爸,妈!”又伏在床上哭泣起来了。

第二天上午,向南先来到吉雪花家里,不一会儿,马大海和余子期也来了。他们已经联系好了火葬事宜,要把尸体运走了。

眼看着汽车拖走了爸妈的尸体,吉雪花无言也无泪。按照规定,“牛鬼蛇神”尸体送火葬场,不仅不得开追悼会,连骨灰也不给留的,所以她也不必跟着尸体车去,由马大海和余子期跟去料理了。向南陪着吉雪花,默默地走回房内。吉雪花打开箱子,找出一个小衣包,从包里拿出了那件小小的毛线衣和那面巴掌大的小红旗。她把这些放在爸爸的写字台上,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白纸。她研墨提笔在白纸上写下两句毛主席的话:“一百多年以来,我们的先人以不屈不挠的斗争反对内外压迫者,从来没有停止过,其中包括伟大的中国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在内。我们的先人指示我们,叫我们完成他们的遗志。”写好,她从墙上取下两个小小的镜框,取出镜框里的照片,把这段语录和那张爸爸和毛主席一起拍摄的照片镶在里面。然后,把它们放在毛衣和小红旗的后面。弄好这些,她又从抽屉里找出四支小小的蜡烛,那还是爸爸妈妈给她做十岁生日时买下的。她把蜡烛点在一个瓷盘里,放在爸爸妈妈的床头上。做完这一切,吉雪花便在爸爸妈妈的空床前坐下来,低声地说:

“爸、妈!这就是女儿给你们开的庆祝会和追悼会。祝贺你们共同生活了四十年,至死不分离。追念你们给人民做下的好事,付出的代价。党和人民会记起你们的。”

向南带着惊异和震动,看着吉雪花做着的一切。当她听到吉雪花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感到心碎一样的难过。她扑到吉雪花面前,一把抱住了雪花,摇撼着雪花的身体说:“雪花,你不要难过,我们已经是知心朋友了,是吗?你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吧!你有眼泪,就对我流吧!你没有了父母,还有同志,有姐妹!”吉雪花,这个坚毅的年轻的女共产党员,此时此刻,再也忍不住如雨的泪水了。她倒在向南的怀里,对向南倾吐了自己对爸妈的热爱,一件一件,一点一滴叙述爸爸妈妈留给她的记忆。这样,她的心头才略微轻松了一点。向南见吉雪花平静了一点,就劝她说:

“雪花,你别难过。你比我还要年轻两岁,我们的前途还是光明的。我也曾经感到过孤独和空虚,可是现在……我觉得生活中还是有美好的东西的,理想是不会被摧毁的,你说对吗,雪花?”

“你,是应该这样看的,小向。我仍然为你们高兴,我仍然为你们祝福。可是我——”吉雪花摇摇头不说话了。

向南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冯文峰今天没有来。她不知道冯文峰昨天晚上已经回去了。她关心地问:“小冯今天到哪里去了?”

“回他的家去了。我永远不要他到这里来了。”吉雪花回答说。

“怎么?你已经决心离开他了吗?”向南吃惊地问。

“不,没有。我不会离开他。什么时候人们看清了他的灵魂,什么时候我才提出来和他离婚。他说我是癞蛤蟆,我就做个癞蛤蟆吧!癞蛤蟆又小又丑,但还挺能吓唬人,叫人心里不畅快呢!有几个人敢吃癞蛤蟆呢?我看,我就应该学习癞蛤蟆的这种精神:讨厌就由他讨厌吧,我照样鼓足气站在他面前!”吉雪花冷静地说。

“这样你多痛苦啊!”向南说。

“对我们这些甜水里泡大的人来说,痛苦是一剂有效的补葯啊,向南!”

这一天,向南在雪花家里住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诗人之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