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风景线》

星期一:爱的报复

作者:戴雪松

“david,头儿要你把案卷处理一下,一会儿向他汇报”。蓟门小区派出所的小刘急急忙忙地冲进办公室,甩下这句话刚要走,又停住了。“嘿,说你呢,听见没有!”小刘有些不耐烦。

这时,一直埋头于《中国体育报》的戴维才放下手中的报纸,嘴里还叼着半根油条。戴维现年32岁,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他的父母也是普通的工人,却不知为什么给儿子起了个“洋名”。从小到大,不知多少人拿戴维的名字开过玩笑,有些哥儿们甚至怂恿他去美利坚合众国溜鞑一圈儿,八成能认祖归宗。偏偏戴维身上竟没有一丝洋味,就连英文也学得“二把刀”,再加上自小儿在胡同里跟人瞎混,高中没毕业便参了军。复员回城后便干上了片警,从查户口到调解纠纷,从抓小偷到侦破刑事案件,他一干就是十年,成了远近闻名的全能警察。

谁都知道,干警察这行辛苦,费力不讨好,可戴维却干得挺上瘾。他人高马大,长相威武,但脑子机灵,又肯钻研,唯一的“缺点”就是心眼儿太实,嘴又太直,所以工作上总得不到重用。生活中的他为人乐观,总爱跟人家开玩笑,就连交女朋友都敢拿人家开涮,所以落得个光棍儿一条。随着改革开放大潮涌动,戴维也不安心总窝在小派出所当片警,他试着跟人合伙做买卖,却因为胸无城府,落得个被人出卖还帮人家数钱的地步。望着茫茫商海中,挣钱的挣钱,出名的出名,他则手捏着几百块政府发给的津贴安贫乐道。“咱兴许就是这干糙活儿的命!”戴维对于周而复始的事务性工作有些厌倦,但每到大礼拜,他就来了精神。

钓鱼、打球、搓麻、下馆子、样样少不了。因此,礼拜一上班是他最无聊的时候,偏巧头儿又给他派活儿,惹得这位老哥一肚子闷气。

“听说国安队的那谁要转会,就不整个儿一个过河拆桥吗。”戴维一边看着刚递来的卷宗,一边嘟嘟囔囔地说。

小刘却不理他那套,一本正经地向他交待起工作来:“头儿说,这是起经济案,南城一家储蓄所的电脑帐户的密码被人破译了,几个月功夫丢了一百多万。据说罪犯是分几十次提款,没引起人的注意,也没留下任何证据。头儿说……”“老是头儿说,头儿说的。你自个儿就没脑子想想。再说,南城的事儿跟咱们有什么关系,这不没事儿找事儿吗!”戴维不耐烦地翻着眼珠看了看这位刚进所实习的大学生,“准是你们这帮大学生干的。前些日子不就有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把电话局的长途电话密码破了,一大群学生拿着一毛钱钢蹦儿楞在公用电话亭里打起了国际长途。你说这帮人是聪明过了头,还是穷疯了。国家花那么多钱培养出你们这些栋梁来,合着整天就琢磨着给政府捣乱,破坏社会治安……”小刘是位二十出头儿的小伙子,一大早儿上班就落得一通数落,他没等戴维说完便跑开了。

戴维自己觉得没趣,便点了根烟,默默地坐着发呆。忽然,桌上的电话铃激烈地响了起来。

“什么?……蓟大研究生楼有人死了?!……好,我马上赶到!”戴维看看腕上的手表,刚刚九点半。真晦气,怎么事儿都赶在一块儿了。好在,蓟大离派出所不远,骑车不过十分钟的路。戴维思忖片刻,抄起一个笔记本和手提对讲机,奔出了门外。

“小刘,跟我走一趟,有件人命案!”小刘听到这一声吆喝,不敢怠慢,匆匆地穿好警服,也跑步到车棚去取车。

半小时以前,当林波看着李子健神采奕奕地步入计算机房,脸上还挂着几分得意的神情时,他惊呆了。

“这不可能!除非……”林波暗暗地叫自己要保持冷静,又陷入了无尽的疑惑之中。

九点整,李满教授来到了宽敞明亮的计算机房,接着是十几位西服革履的评委和计算机专家,其中还有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国小姐,她是代表ibm公司出席这次毕业设计演示会的。

林波此刻仍心神不定,他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同学。计算机系研究生班有十五个学生,其中只有一位女生。学校为他们专设机房,并给每位学生配备一台ibm生产的486电脑。由于是人手一台机器,所以上机课谁没来就十分显眼。按说,今天是个具有特别意义的日子,然而竟然还有一个位子空着!

“李子健都来了,那还有谁会缺席呢?”林波的脑海中很快地闪现着班里同学每个人的面孔,并用余光扫视了一下邻座的李子健。李子健正面带微笑地坐着,象往常一样在不经意地向人们展示他的高傲与自信。

“王国冬!”当林波想起这个名字时,机房外冲进了一个工人模样的小伙子。

“李教授,你们班的王国冬……他……死了!”小伙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还有,李子健!听说他是在你宿舍……毒死的!”

这一消息无疑打破原本宁静祥和的气氛。在场所有人(除了那个听不懂中文的美国小姐)都惊呆了。李子健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他的惊愕程度比任何人都要大。他立即站起身,嘴chún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很快又坐下了,原本红润的脸颊此时已变得发白。刚处在疑惑中的林波也被吓傻了,他无法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刹那间,他的脑子里闪出两个字:“巧合!”

戴维和小刘赶到案发现场时刚好九点过十分。学校保卫处的一位同志和一位年逾花甲的老大爷领着两位警官来到了蓟大宿舍楼区的一幢普通的四层小楼前。

“我姓赵,在蓟大看楼已有六年了。最近两年一直住在研究生楼的传达室。这楼里住的全是男生,女生未经通报或在晚上11点以后一概不准入内。我工作是满认真的,学校领导为此逢年过节都给我点儿奖励……”赵大爷不等询问,便主动地介绍开了情况。

“死者住几层?”戴维的问题极其简短。

“计算机系的男生都住四楼,他们每人一个房间。蓟大是不错,这条件比北大、清华可强多了。这年头儿,年轻人真有福……”“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懂吗?老爷子!”戴维有些不耐烦,好象早上的恶气还没有出尽。

“您还是先带我们去看看现场吧!”小刘适时地插嘴,借以缓和气氛。

赵大爷又和保卫处的同志聊了一阵子,不知不觉就上了四楼。

“就这儿,您自个儿推门儿进去瞧吧!恕不奉陪啦!”赵大爷没好气儿地走了。

戴维抬眼看了一下,“402”。此外,门上还有一个纸袋,上面写着:“计算机系研究生李子健:有事请留言。”门板上没有任何花里唿哨的装饰画和歌星照片,只有一个不干胶圆片上写着“请勿打扰”的中英文字样。

“死者叫王国冬,是李子健的同学。他的房间是407,却不知为什么跑到这屋来了?”

保卫处的同志一边介绍情况,一边推门想进屋。

“等会儿!”戴维对人吆喝惯了,但这口气总让人难以接受。“通知李子健了吗?”

“还没哪!”保卫处的同志把迈进屋的半条腿又缩了回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老赵每天八点五十打扫卫生。您知道,我们学校是公寓式管理。老赵说他起先以为是床上的人睡过了头,可后来喊了几声也没反应。老赵索性过去推他一把,结果发现尸体已经僵了。好在当时楼里没几个人儿,要不事儿就大了。后来老赵就跑去通知我,我又给您打了电话。”

小刘在一旁认真地听着情况介绍,戴维则弯下腰漫不经心地看了看门锁和把手。他摸出一把刀片在门锁上撬了几下,又按了按门锁上的弹簧舌。“只有屋主和老赵才有钥匙,对吧?”戴维又问了一句。

“通常是这样。但现在配把钥匙也容易得很,所以很难说。”

“可以进去了。小刘,注意别乱动东西。”这话倒似乎是说给另外一个人听的。

这是间很普通的宿舍,大约八九平米,向阳,没阳台。屋里的陈设也极其简单。写字台、单人床、书架和脸盆架。写字台上有几本书和杂志,地上散落着几张报纸。桌上还有笔和一个茶杯。书架上也堆满了书,主要是计算机方面的教材和专业书,也有几本课外书。戴维瞟了一眼,只有一本《日本短篇推理小说》勾起了他的兴趣。

当然,最显眼是躺在单人床上的那具男尸。身材瘦长,面色灰黄,眼睛半睁着,嘴却紧闭着。死者的样子是个典型的学生。二十岁出头,穿著名牌的运动衣裤,脚上的耐克鞋还没脱下来。从表情上看,死者似乎是经受了很痛苦的折磨。

“戴哥,我去一下厕所。”小刘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场面,很难适应。

戴维却仍津津有味地观察着。他小心地看了看已经处于蜷缩状的尸体,又伸过手在死者身上摸索了一番。结果除了普通的证件、食堂饭票之外,一无所获。

忽然,他在死者左臂靠近肘部的地方摸到了一块石英手表。可能是由于肌肉绷紧的缘故,调表钮被挤了出来。表盘上显示的时间是11点36分。戴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站起身来看看桌上放着的茶杯。杯子里干干的,但杯中有一层细微的白色附着物。

“墙上那女孩儿是谁?”

“哪个?”保卫处的同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只看着戴维死盯着桌子上的杯子,似乎是在寻找指纹什么的。

“就在书架旁边儿,有镜框儿的那个。”

“噢!她是李子健的女朋友。据说是蓟大的校花,在艺术系三年级。”

“有学问就是好,找朋友都能挑好货。谁象干我们这行的……”戴维嘟嘟囔囔地说了一阵。

“咱们是不是再去看看他本人的房间?”保卫处的同志指了指外面。

“好吧!唉,小刘呢?”

来到407房间,戴维和小刘都有些惊奇。这间单身宿舍布置得富丽堂皇。除了公寓内配置的物品外,墙上是各种明星的招贴画,其中大多是国外摇滚乐歌星的巨幅彩照。床上铺的是高档被罩,就连地上的拖鞋也是很昂贵的样子。

“就差安空调了。”小刘在一旁啧啧称羡,“这屋的钥匙在哪儿?”

“死者身上没有,我刚翻过。看样子也不会是什么谋财害命。瞧这屋里不象丢了什么东西。”戴维开始分析案情。

“赵大爷说,王国冬昨天似乎没进这屋。按说要是丢了钥匙,他应该到赵大爷那儿去借。”保卫处同志补充道。

“好了,咱们去考试现场看看。”

九点半钟。李满教授和他的一班学生仍惊魂未定。戴维一行人走进计算机房。此刻,他们的样子倒象是主考官。

“教授,请您继续考试。考生考完后请依次到隔壁房间,我想问他们几个问题。对了,还是请李子健同学先开始吧!”戴维的一番话令在场众人如释重负。

在计算机房旁边的小房间里,小刘和戴维小声地交换着意见。

“案发时间恐怕不象死者表上显示的那么简单,但法医确定也未必会有满意的结果。”

戴维点着一支烟,慢悠悠地说着。

“那个李子健当然是最大的嫌疑。不过这样做案未免太明显了吧!”小刘倒是心直口快,言语中缺乏一丝沉稳。

“嘿嘿。”戴维没头没脑地笑了两声,“李子健那女朋友长得倒不错。嘿嘿……”小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觉着自己这位顶头上司的脾气古里古怪,说话更是没边没沿。放着人命关天的大事儿不说,偏偏去琢磨人家的女朋友,真是有损我人民警察的形象。

一刻钟过后,房门敲响了。随后李子健推门进来,老老实实地站在两位警察面前,倒象是已经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样。经过一番简单询问过后,戴维开始把谈话引入正题。

“昨晚王国冬是不是在你房间过的夜?他怎么会有你的钥匙?昨晚你又在哪儿住的?”

“昨天下午,我从家回到学校,本想在宿舍安静地睡一觉,准备今天的毕业考试。可是吃晚饭的时候,王国冬突然找到我说,他的整串钥匙丢了,进不了宿舍。他知道我家在北京,所以说借我的宿舍睡一晚。我当时也没想别的,虽然不大情愿,但最终还是帮他一忙,把钥匙给了他,我自己回家住的。”李子健说话的语气显得有些不平静,“我父母可以替我做证。”

他补充道。

“王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星期一:爱的报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风景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