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风景线》

星期二:死的呼唤

作者:戴雪松

一早起来,戴维还是象往常一样早早地来到派出所上班。当他看到小刘已经等在办公室,并为他沏好了茶的时候,他觉得有些意外。

“戴哥,我看这案子挺有意思的,您就索性带我一起破案吧!我刚到单位,也没接手过案子。我觉得跟您在一块儿特长见识,所以就想……”看着小刘那嘻皮笑脸的样子,戴维此刻的心里状态那叫一个良好。他慢吞吞地点上一支烟,不急不恼地说:“小伙子,大学毕业又踏实肯干,我还真想带带你。不过有一点你得明白,这办实事儿可跟你们在学校里书本上讲的完全两码事。你要想跟我干,就得放下架子,抛开那些正儿八经的理论,否则你准保吃亏。”

“得,就听您的。话说回来了,您看昨儿这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戴维他刚抽了几口的烟掐灭了,又从兜里摸出块口香糖来放在嘴里:“听说老抽烟容易得口臭,这不,别人送我包这玩艺儿让我试试。”

他使劲地嚼了一阵子,才呜里呜噜地说:“从现案调查来看,死者确是被毒死的。当然有两种可能:自杀或他杀。但一般人自杀总是在自己的房间或是去没人发现的地方,象这种借别人的窝儿来找死的现象还不多见。如果要是他杀的话,现场除了死者的指纹外,也没有别的什么痕迹。据了解,死者与本班同学没有什么太多瓜葛,即使被杀也很可能是外面的人干的。其中死亡地点确是纳闷儿。从盘问他们班的同学,特别是那个李子健的情况来看,死者的死因确是有些莫明其妙。当然,那个李子健的嫌疑也不能排除。”

“说到李子健,我昨天给他们家打了电话,据他父母讲,他确实是从晚饭到睡觉这段时间都在家,而且第二天一早也是从家去的学校。”

“但你别忘了,李子健的母亲就在蓟大教书,他住的教工宿舍离学校很近。他完全有可能在父母睡下后,重新潜入学校作案,而在第二天凌晨再回家演戏一番。可奇怪的是死亡时间有些不对。特别是死者胳膊上那块表。一般人是不会把表戴到那么高的位置,而且假如是作案者故意所为,手法未免也太令人费解了。”

“您觉得王国冬的电脑里会存下什么东西呢?”

“这我哪儿知道。但我想,总该有点儿什么的。还有那个叫方雪晴的女孩儿,她和李子健的关系密切,李子健也在有意无意地维护着她,这也说明她也是个不容忽视的人物。”

“咱们今天是先找那个‘女神探’晓雯呢?还是先去拜访‘电脑大师’李满先生?”

戴维“嘻嘻”一笑:“小刘,你怎么也有些幽默感了,看来跟我在一块儿,也真长了不少本事儿。走,咱们先去找那位胖胖的‘女神探’吧!”

来到晓雯的宿舍,戴维和小刘又大开了一番眼界。这本该叫作“少女闺房”的宿舍却是乱得惊人,简直比男生宿舍还要乱。胖晓雯还是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自己在床上的一角抱着玉米花口袋坐着,吃着,笑盈盈地望着两位不知在哪儿落座的男士:“你们随便坐,地方小又乱,要是实在没地方坐,就站着吧!昨天是你们站着我坐着,今天正好掉个儿!”

戴维嘴里还嚼着刚才的口香糖,他没好气地说道:“行,我算服了你了。说吧,应该有些好消息告诉我们了。”

“慢着,你们得先把所知道的案情给我讲讲。还有,把对面桌上那杯水给我。”

戴维向小刘挤了一下眼睛,小刘便乖乖地把水递到了晓雯的面前。戴维很认真地把早上的案情分析讲述一番,晓雯撇了撇嘴:“也没有什么新奇的呀!”接着,她就讲述了昨天下午的经历。

“我调查的第一个对象是方雪晴。听她们同学说,方雪晴这人很有心计,是个聪明的美人儿。她明着是和李子健好,实际上却早就勾搭上了李子健的同班同学林波。当然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至于她和死者王国冬倒似乎没什么来往,但说不准这女孩儿对王国冬也有所图,因为王国冬是学生中的大款。”

“林波?就是那个文文静静的男孩儿。他学习也不错的,看上去也挺老实崐的。”

“你们这些警察按说应该挺毒的呀!现在的大学生、研究生有几个老实的。你知道他们心里都想什么那。”

“这,就这么点儿情况,你本事也不过如此了。”

“别急呀!我还有个挺重大的发现。”晓雯转动了一下肥硕的身躯,在枕头底下摸呀摸的,象是在找什么东西。戴维和小刘睁大了眼睛。

“等会儿,先帮我再倒点儿水。暖瓶在书架后面。”

这回没等戴维再使眼色,小刘就忙不迭倒水去了,他心里愤愤地想:早晚让你这胖丫头好看。

晓雯总算摸出了一件东西,原来是一串钥匙。

“在操场上捡到的,上面有一把小刀上刻着王国冬的名字。”

“这么说,李子健说的倒真象那么回事儿。你在哪儿捡到的?”

“在篮球架底下,被土盖着,一般人看不到。我昨天想来想去,觉得这丢失的钥匙与本案有极大的关系,就煞费苦心地找了一遍,结果还真找到了。”

戴维望着晓雯那双白白的胖手上隐约可见的泥垢,配上十片粉红色的指甲,觉得很是可爱又可笑,他接过钥匙串端详起来。

“这倒是个不错的发现。门钥匙,抽屉钥匙……。你怎么找到的?我是说,你觉得它象是人故意丢在那儿的吗?”

“我看不象。但也说不准。”晓雯眨了眨眼睛,看着手中最后一颗玉米花吃完了,她似乎陷入了失落,“麻烦你们二位都能再帮我去买点儿吃的,然后我就再告诉你们一个重大发现!”

“好了我的大小姐。我们可不是三岁小孩子。您能不能痛快点儿,也别拿我们警察再当那什么耍了。”小刘终于忍不住抱怨起来。

晓雯一听放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我可没拿你们当那什么耍。可谁叫你们是人民公仆呢!”

戴维从兜里摸出一块口香糖递了过去:“这玩艺儿禁吃。您就先将就着点儿,成吗?”

“瞧,还是领导懂得体察民情。”晓雯接过口香糖,又狡猾地笑了笑,说:“我经过几番调查,又施展了本大小姐的魅力,终于探听到一个石破天惊的秘密。”

小刘“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心里说:“您这形象如果也有什么魅力可言,那天底下的女孩儿可都成大美人儿了。”

“我和王国冬的好友,也就是我们班上的王勇聊天。他说他前天夜里看见有个人潜到李子健的房间去了。”

“那昨天我们问他时,他怎么不说?”戴维诧异地问道。

“他说看你们当时凶巴巴的样子,还是不说为妙。而且他害怕被别人听到,也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就没说。”

“那他怎么告诉你了?”

“这自然就是本小姐高明之处了。”晓雯“嘻嘻”地得意地笑着,“他说只要我在,他就敢和你们警察谈谈。”

“那么咱们今天中午就去会会他,怎么样?”

“恐怕你们得破费一顿午饭钱了,不过吗,我们学校周围的小馆子价格满公道的。还有,能开发票。”

戴维真为眼前这位胖丫头弄得服服贴贴了,他心里知道,没有她这案子还真难破。于是,小刘眼巴巴地望着身边这位一向趾高气扬的领导苦涩得点点头,他弄不懂今天犯了那门子邪性。

上午十点,戴维和两位助手──小刘和新助手晓雯来到了机算机房。这回,李满教授早已等在那里了。

“有什么进展吗?”戴维免去了寒喧之词,单刀直入地问道。

“没想到,真没想到,简直是不可思议……”李满教授一边挠着头,一边指着那台贴着王国冬名字的电脑说,“王国冬的毕业设计堪称杰作,真的,晓雯你懂,你来看。这套游戏软件集益智与打斗于一身,不但超越了班上其他人的设计,甚至可以与日本、台湾的游戏软件一决高下……”戴维和小刘傻呆呆地听着李满教授又讲了一番机算机术语,最后戴维忍不住问道:“李教授,您的意见是说,王国冬实际上学得还可以?”

“岂止可以,简直可以说是天才。打个比方,如果把班上学得最好的同学李子健当作围棋初段的话,那么王国冬就可以堪称是九段高手了。我早就觉得王国冬这孩子有灵气,又是蓟大培养出来的。可惜呀,真是可惜呀!”

李满教授指着电脑显示器上的一行醒目的英文字说:“只不过他为自己的设计起了个奇怪的名字:the view of death。”

“什么?”戴维愣愣地看着晓雯。

“哟,大名鼎鼎的david先生居然不懂英文!”晓雯故作吃惊地叫着,眉宇间露出几许嘲讥。

“翻成中文就叫‘死亡风景线’,听起来怪别扭的。”小刘适时地打了圆场,戴维第一次对他抱以赞许的微笑。

李满又按下了“回车键”,屏幕上顿时出现了一幅五颜六色的图画。晓雯也惊喜地凑了过去,抢着在键盘上敲了起来。戴维和小刘看着她玩了一阵,小刘也忍不住手痒起来。

“这不就是电子游戏吗?有什么高明之处?”戴维显然对这不屑一顾。

“您可别小瞧这游戏软件。通常设计一个出色的游戏软件需要专业人员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努力。其中要运用电脑动画、图案设计和超人的想像力。您看,游戏者操纵的小人要迎接来自不同方向的妖魔鬼怪的挑战,还要解答各类疑难问题,方能涉险过关。否则,稍不留神就要堕入‘死亡风景线’里去了!”

“李教授,您看,这屏幕右上角的‘小信封’是什么意思?”晓雯象发现新大陆一样问道。

“这我还真没看见。咱们让这小人儿去取下那封信,看看结果如何。”

晓雯操纵着画面上的小人儿取下了信,于是,屏幕上出现了一封信:“尊敬的李教授和各位考官:您们好!

当您们读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感谢蓟大多年来对我的培养和帮助,我也希望我的毕业设计能够为我校计算机系争得荣誉,这样我在九泉之下也能暝目了。

我是山区里长大的孩子,我的家很穷。当我第一次来到首都北京,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北京是我的第二故乡。然而,我却实在抵御不住各种诱惑,终于误入歧途。我对不起我的父母,也对不起我的老师和同学。当我用种种不正当手段攫取钱财的时候,我已想到了会有今天。但我实在忍不住要那样做,因为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知道了金钱意味着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割舍不下的是我的计算机。我曾发誓要当中国的比尔·盖茨,但这个梦想恐怕要等到来生再去实现了。

我知道,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堕入到‘死亡风景线’里。如果你们想探寻我的死因,请按任意键继续游戏,待打通关后,谜底也自然揭开了。

再见了,我的亲人和朋友们!

王国冬”屋里的几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

“李教授,您知道王国冬家里还有什么人吗?我们该通知他的家属了。”戴维率先打破了沉默。

“噢,”李满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北京没有亲戚。家里除了父母外,好象还有一个哥哥。”

“好吧!您帮我查一下他家的地址。还有,关于这封……我们姑且叫它遗书吧!这事儿不能张扬。小刘,你不是想玩游戏机吗?交给你个任务,你就坐下打游戏,直到打通关为止。

晓雯,我们还是去见一下王勇,听听他怎么说。”

“你们吃完可得帮我打个包,我这午饭可还没着落呢!”小刘虽然高兴之极,但也没乐得找不着北。

“李教授,太感谢您的帮助了!”

“不客气。只是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王国冬这孩子怎么就想不开走上绝路了呢!真是太可惜了。”

“是不是自杀还不一定,这个案子里头文章不少,但我们一定会把真凶找到的!”

在蓟大校门外的学子餐厅,戴维和晓雯先要了一壶茶。

“你怎么看。”戴维的表情显得很认真。

晓雯本想再开几句玩笑,但觉得又不太合适,于是也一本正经起来。

“自杀的可能性最大。但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星期二:死的呼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风景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