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风景线》

星期三:生死之间

作者:戴雪松

一大早,小刘来到了办公室,把戴维要求的材料都带来了。

“那个叫什么二宝的人查到了吗?”戴维一进门就大着嗓门问道,他眼睛红红的,显然是一宿没睡。

“查到了。”小刘一边说一边给戴维沏了杯浓茶,他心里明白,戴维一干起工作来是很玩命的,这也使他对这份敬业精神感到由衷地佩服。

“城南信用社柜台员赵宝山,绰名二宝,32岁,曾因打架斗殴被当地派出所刑事拘留15天。最近的案子也与他有关,他早已被停职反省,但查不出证据。当地派出所昨天已将他拘禁,突击审讯,随时向我们通报审讯结果。”

戴维闭目养神,一脸的疲乏与焦燥,小刘则在一旁静静地研究着案卷,偶尔接一两个电话处理一些杂事。

晓雯姗姗来迟,她还是一边吃着玉米花一边走进门,脸上洋溢着微笑与喜悦,一副吃得饱睡得着的模样。看见她,小刘不禁联想起家里养的那只可爱的大花猫。

“这是李教授让我带来的王国冬入学时的家庭情况登记表和这三年的学习成绩单。”

见戴维在一旁没有吱声,晓雯侧过头象是看一件古董一样瞧了瞧正在打盹的戴维,然后小声地问小刘:“他怎么了?是不是昨夜搓麻去了?”

“嘘,小声点儿,我们干这一行的可最忌讳说这些。再说,人家是废寝忘食地工作,加班费一个子儿没有,还不兴让人家忙里偷闲的睡会儿!”

“那干警察多无聊啊!费力不讨好。瞧人家国外的私人侦探,住公寓,开跑车,最终还能得高额酬金。再瞧你们,恨不得连饭都吃不饱的样子,多惨啊!”

“你也别太夸张了。”小刘瞅了瞅身上破旧的警服(这还是老同志淘汰下来的),自惭形秽又无可奈何,“可谁叫我们干这行呢?上礼拜我去帮两家调解纠纷,差点儿没被那家老二用菜刀给剁了。最后一调查,和着就为了几块蜂窝煤。你说我要是为这事儿真光荣就义了,那多冤!”

晓雯再也忍不住了,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也把坐在一旁的戴维给吵醒了。

“你们俩个别嘻嘻哈哈地,正经点儿行不行。小刘,这可是上班时间……”说着,戴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他使劲儿揉揉眼睛,问“现在几点了?”

方雪晴坐在宽敞的大教室里,周围的同学都在聚精会神地听讲,她却怎么也无法抑制内心的躁动不安。往事一幕幕地涌现在脑海中,她觉得过去的日子简直象一场梦。

“为什么我把一切都献给了子健,而他却总是不那么珍惜我的感情?我爱的是子健的人,还是他的家庭条件?子健是优秀的,而且他还是爱我的。尽管他在感情上粗心大意,但他始终还是相信我的,他从未问过我和其他男孩子之间的事。而且这次案发后,他最先想到了我,又把他给我的钥匙拿走了,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摆脱嫌疑了。子健是个好人,是我对不起他,尽管我没想过要伤害他,但我却还是背叛了他。他会恨我的,也不会原谅我的。我应该为我的所作所为而受到惩罚。”

想到这儿,方雪晴不禁望了望窗外的那个小花园,那是她后来和林波常常约会的地方。

“林波是那样爱我,他给予我的关怀要比子健多得多。他逗我开心,陪我聊天,在我寂寞无助的时候爱抚我。他从没要求我做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而且象他这样的男孩儿,也有许多女孩儿追求的。他受的委屈太多了,这对他也太不公平了。所以他想出了这个计划,一方面使我能有机会,有理由与李子健分手,另一方面也不会伤害任何人。也许是男人之间的争斗一向是这么残酷的,也或许是林波爱我爱得发狂而失去了理智。与其说是他的错误,倒不如说是我逼他这样做的。所以即便是他真的犯了罪,受惩罚的也应该是我。作为报答他几个月来对我的爱,也因为他使一个女孩儿享受到真正被爱的幸福,他应该免于受罚,而我则可以替他受罚。这恐怕就是为爱去牺牲吧!”

“还有那个倒霉的王国冬。他可是个屈死鬼,他本不该牵扯到我们的纠纷中来的,却为此失去了性命。他的父母家人该多伤心,而且他这一生还没体味到男女情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比起他来,我即使明天下地狱,但我至少还享受了这份爱,我该满足了。我该受到惩罚,即便是法律最严厉的制裁。为了一个年轻的心……”下课铃响了,方雪晴发现身上的bp机也响了。

“今晚七点,老地方见。林先生。”

下午四点半,戴维等三人仍然一愁莫展地研究案情,直到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才使他们有了片刻喘息之机。

“喂?”戴维拿起电话听筒,话音中充满了疲倦与失望,“什么?好,请您慢慢讲……”戴维的脸上刹那间又泛起希望的光泽,他很快拿起一支笔和一摞纸,快速地记录着什么。

“好,太感谢了,……这对于我们破案有很大帮助。多谢……再见!”戴维放下听筒,抑制不住高兴的心情,两只手不停地搓着。

“城南派出所的人说,赵宝山已经招供了。他承认利用业务之便与外面的人勾结破译了银行计算机系统的密码。他说他的同伙就是王国冬,还说王国冬把钱取走后想独吞。经过几次威胁之后,王国冬同意在本周五之前把赵宝山应得的钱还给他。赵宝山不放心,于昨天去了王国冬的宿舍,却什么也没找到。他还说,他在北京城势力很大,要把王国冬找出来不成问题,而且他要是拿不到钱,他肯定会将王国冬致于死地的。”

“这么说,王国冬还是有可能是自杀的了?”小刘疑惑地问道。

“还是不太可能,”晓雯说,“要是换了你,在自杀和拿一半钱之间,你会选择哪个?”

“问题在于那一大笔钱究竟在哪里?王国冬总不会把钱也带进天堂的吧?”

“可如果他是被误杀的呢?他要是在期限到来之前就被别人误杀了,他就没有机会再去和赵宝山分赃,这也就把一切计划打乱了。”

戴维象是没有听见晓雯和小刘的对话一样,一个人默默地对着那张王国冬入学时填的家庭情况登记表发呆。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走到电话旁,拨了一串号码。

“喂!是河南省原平县派出所吗?对,我上次打过电话。请您把王国冬家*的一些情况再介绍一下好吗?”

“嗯……对……好的……这样一来情况就全清楚了。请您通知王国冬的哥哥王国夏,让他务必在明天赶来北京,我们已经查明了真相,请他协助处理一下有关事宜。谢谢。再见!”

戴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又掏出一块口香糖放进嘴里,慢慢地嚼了起来。

“您说什么,您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小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连晓雯也感到莫名其妙。

“是的。至于具体的案情,我想明天早上再说,而且我希望凶手明天能来投案自首。好了,我现在要回家睡觉了。你们也该休息了。明天早上早点儿来,我觉得应该有一出好戏在等着你们。”

四晚上七点。方雪晴如约来到了小花园。林波早已焦急地等在那里了。

“雪晴,我准备明天去投案自首,”林波开门见山地说,“为了你,也为了我们俩。这样或许会得到宽大处理。”

方雪晴惊呆了,她没有想到林波会这样做。林波的话象是一股爱的潮水涌入了方雪晴的心头,她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方雪晴将身子紧紧地依偎在林波温暖的怀抱里,望着他眼中流露出的坚毅的表情,她的心彻底被融化了。

林波用两只手紧紧地抱着方雪晴,并把一个个吻象暴风雨般地洒在了对方如饥似渴的面颊上,嘴chún上,脖颈边和丰满的胸部。两颗心又一次彼此感到了爱的激情与冲动,他们此刻都在默默地对自己说:“这将是最后的诀别了!再见,我的爱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风景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