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性感》

第08章

作者:东方竹

另一个预感随之降临,董事长太太m也在跟踪自己。她顽皮地调动m的目光使它随着自己臀儿的扭动来回曳动。

望了迷朦雾中自己影子的线条流动着,如纱帘后女性生动的“东西”隐现:一会儿闪出一个“芒果”,一会儿隐现一个“苹果”,一会儿抛出一个“酥梨”,一会儿探出一段“白藕”……

她的生命“越散越大”,犹如自己失去依靠的细胞都将沉溺在海的苍茫里。她感到自己越来越虚弱。

似乎有一艘客轮在深海域遇难后,无数载救生圈的小人儿在海水中挣扎、碰撞、沉浮,被一个一个大浪打散……

总有鲨鱼的影动。

就似在她的记忆里总有鱼贝、海藻和恐龙的精灵从泥盆纪沿古河床缓缓游来,戏游于迷幻的水雾之间、穿梭于海市蜃楼的虚幻之间……

总有千万条挽动经轮的纤绳穿梭在眼前。魂梦里,她似乎还是走在那一日的雨雾里,似乎仍在寻找那一种感受……

留下喧哗独自走出舞厅,她一个人踏着晨雾往ym股份有限公司走去。

经历了那完全不属于自己的狂欢,她的心中是说不出的痛苦与惆怅,仿佛把属于自己的一切都失落了。

脚尖仿佛有千斤重、手指发胀不论握什么东西都握不住……

走着走着走出一种特别的感受:

她感觉人流中有人跟踪自己。

有种预感,这种预感那么清晰以致于她的眼前显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是董事长f。

她停下来四望,想证实自己的预感。

清亮的目光在水雾中多次折射,空气中仿佛充满了小小的多棱面水晶,使她可以从多个角度窥探世界。仿佛自己有一双复眼——一个镜头化为无数个镜头,像蝴蝶般向她飞来。

终于,她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了董事长f:他将头半缩在湿透了的风衣中,脸半掩在淌水的礼帽里,胸前挂了个望远镜,手中握着一个大哥大……

有一种感动像透过裙子流淌在她身上的细雨,直漾到她的神经末稍。她转过身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似地向前走,却感觉那分情那么厚重、那么博大地从背后氤氲而来,整个人都仿佛浸在温馨中了,像是沐浴在柏烟之中经受一场父爱的圣水洗礼。

忍不住又一次望去,她看到董事长f正用望远镜看她。他好像感觉被她发现了似地急忙躲闪,慌乱中望远镜砸在了鼻子上,用手揉着,一脸的洒惶。

她恍惚又看见了在m诽谤她时、在人们议论她时董事长f脸上掠过的那一道苍凉——如黄土山k一道雨,如戈壁滩上一道雾——从那以后,她的心里就经常缓缓地掠过那黄土山上一道雨,戈壁滩上一道雾。

由于是在这样一种宽松的形式下,f身上g的危险早溜得无影无踪。渐渐地,她眼前模糊一片。情感的泉水竟那么清亮、那么清亮地在她体中涌动、荡漾……

再用余光感觉那个陷入楼群的身影,一份在父亲面前的羞涩与娇嗔就那么从她的身体中升腾起来,悄悄地、悄悄地向雨雾中迷漫。

——事发后,似乎没有人将她当小女儿、小女子,而是把她当成商界阴谋家、情场老手、政治谋略家……唯有f将她当一个弱女子,当一个需要疼爱的孩子。

她实在太累太累了。

这时候什么你的舆论;咒骂;什么你的红笔信、诽谤讲演;什么你的挑战应战全被她抛到九霄云外——那本就是一种父亲的感受嘛!

为了这份患难中的真情她甚至愿意就这样“患难”下去。

她珍惜这种感觉。在这种感觉里,她又变成那个纯感觉纯感知的小生灵,似乎把时间、理念、记忆、经验都退空了,只是用肌体中每一个灵气的细胞去感知这个世界里各种微妙的变化。

空气中似乎一下子充满了属于她西部的荒原蜃气——那是滞缓纯朴的民俗民风呀!

忍不住停下来,感觉董事长f留在空气中的气息,那是黄土地的味儿。细细地体会那像麻电般在心头缓缓扩散的慰藉,似乎是吃了土族人给她的忘忧果(篓陀果)。空气中恍如有了像野窝蜂般的小格子。“嚓嚓嚓嚓……”小格子在扩大、增多,一个化为千个,千个化为万个……那回音那般绵缈、悠远。似乎每一个小格子都像敦煌石窟般有壁画被珍贵地记下……

原来,真有人在暗中保护自己;原来真有人想到自己可能走不出这漫漫长夜。她想。

转过身来继续往前走,细细地体味那种被“跟踪”的感觉。

来深圳这些日子,她总感到西部在她感觉中渐渐隆起并像那个笨重的狮身人面像一般一步一步跟在她身后,不论她曾经跑出这种“跟踪”多远,她总是身不由己地回到这种“跟踪”之中;不论她肯不肯承认,不论她怎样的想挣脱落后的西部,但西部已成为她精神的家园。

而董事长f给她的某种感觉与西部给她的感觉重合,这种被狮身人面像跟踪的感受更真切了,她似乎已听到那“大家伙”一步一步“噗、噗、噗”的脚步声,不需再回头,她都能感知那个大家伙的方位以及同自己之间的距离的长短。

那狮身人面像在她感觉里仿佛一幅意向派的作品。青藏高原的阿尔金山、祁连山、横断山、喜马拉雅山似是狮身人面像的身子,那身子虽然显得笨拙、憨厚,但生命中总也似充满了情感的血液与灵悟的骨髓,那身子似乎总在全神贯注地感觉她的一举一动。

那巨大山系:东昆仑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念青唐古拉山脉、巴颜喀拉山脉似是展示狮身人面像的面部及骨架的构造——那皱纹的“废墟”中隐现出骨骼的“废墟”,苍凉中默默地向她展示出独属于自己重重叠叠的生命内涵。

那帕米尔高原、兴都库什山、喀喇昆仑山似是狮身人面像的尾部,似向她隐示一种方向——那方向似陷入八卦阵中,跌入西部人烟稀少地区由于对生殖力的崇拜而繁衍出的宗教气息中。那崇拜因不含一点儿杂念而显出神圣的,如在黄教圣地仰望那巨大的经幡。

西部与“父亲”给她的感觉总是一种“半边”的感受。这实在是一种奇特的感受。

——在西部纯朴民风的熏陶下,她已习惯了与父亲间的那段距离;已习惯了臣服于父亲的威严。此刻,为了那段距离的永存,为了那份父爱更博大深厚,她竟然想逃遁。

为了这份父爱的不可加入,她想起了母爱。

她想起了洛杉矶之夜m那不着一言的表达方式,想起了回国的路上m虽然不理睬她但仍保持董事长太太的风度没让外人看出她们之间有什么裂痕……

她开始设身处地地为m着想了,试图去分析m伤害自己的内外部原因,想那种误解之后引发的错综复杂的误解……

渐渐地,她似乎理解了m;渐渐地她似乎忘记了m的种种“劣迹”。

如同她的生命中发生了大碰撞,在古特提斯海上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碰撞、挤压中,喜马拉雅山脉隆起,青海湖——母亲湖更加格外地展现在她眼前。那湖简直像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海,所不同的是那湖水:天是啥色它是啥色,那水天一色的苍茫意境真的分不出哪是湖,哪是天,哪是滩。茫茫湖水中隐隐约约显现轮廓的鸟岛、海心山、沙岛、海西山、三块石像星花灯火旋转摇曳……无数的鱼影忽散忽聚像变幻的云影……那湖边的两个小海子真像两滴母亲的晶亮晶亮的泪珠……一时里,她的心湖里又有斑头雁、丹顶鹤、棕头鸥、鱼鸥、鸬鹚出没……

想起母爱,她的思绪便是草原了。而那情那景总也被细细密密地扯长着,被迷迷离离地漫延着。那高寒草原上的紫衣花针茅、座垫驼绒藜也被揉得更加柔软,更加朦胧,直浸漫到天地的苍茫里……

随着这种感觉幻灭般的嚓嚓声,另一种预感在她心中闪现:还有人跟踪她!不论她怎样的不愿意承认,但仍不得不承认这个预感使她心中升腾起不祥的烟云,似董事长太太m搅起的狼烟又起。

回望,她看到了m的“雪铁龙”轿车,车里恍惚坐了五个女人。

那些只有脸部轮廓没有五官的女人,似一团团阴冷的云雾里面萦回着仇恨的目光。这,使她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幻想出的母亲湖被现实击碎了,刹那间冷风嗖嗖,她不胜寒地裹了裹那忽然显得宽大了的裙子。

她已沉入那个小女儿的角色之中,一时里竟不知怎样面对这一切。一种悲凉向她的肌体里浸漫,使她的每一个毛孔都胀满了感悟的酸泪。

感觉右眼中的董事长f与左眼中的董事长太太m,她像被夹在两排高大的圆柱子之间,仿佛走在教堂与法院之间一个长长的锥形而道上,仿佛被上帝与魔鬼挟持着去接受一个“判决”。教堂与法院中似乎有好多人等待着一个孤伶伶的她。

——那两条公路之间人行道的锥形尖儿虽然似要无限延伸下去,但总有路尽的时候,这使她心中更添一种悲凉。

她走着,一会感觉右眼中的董事长f;一会感觉左眼中的“雪铁龙”,构想着从这种尴尬中逃遁的方式。可两边的势力合压过来,使她不由自主地往一边到,似乎将发生墓地里的“鬼倒墙”事件——右脚总感觉比左脚沉。

半个她走在“西部”的目光中,感觉那份关心越发细致越发深厚,体会那宠爱更加清淡更加博大,渐渐地半个心里就下起了霏霏的细雨。那雨无处不在地向她的肌体深处浸透——似乎半个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因有了一份安全感而放松地“塌”下去,紧贴在泥土上;似乎她被泥土吸住的毛孔里有触角穿过青藏胎草向泥土深处探进,在她的肌体里求索。

另半个她,似乎感到一种炮弹炸响后的火葯味儿,似走在假山假水中;似走在嫉妒、猜测、诽谤中;似走在股市那慾望点燃的火苗中——每一个细胞被变轻了,像是由塑料组成……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过,“雪铁龙”停在了她身边。

一阵紧张昏眩之后,她强撑着站直了身子。“雪铁龙”的神气激怒和伤害了她。

她想起了挑战,想起了似乎是一个世纪前在舞厅抛出的那一个飞媚。她试着对f暗送秋波,试着对f流盼渴求的眼神——怎么会在一种父爱的感觉中就忘了自己的处境?就彻底地丧失了自己的战斗力呢?她自责着。

她高傲地仰起脸,从“雪铁龙”轿车的边上走过去。想想这些日子竟然是为这样一个阴鬼、泼妇苦苦地恪守,委屈的泪水化为小溪冲向她的眼底。“不能哭!在这种人面前绝对不能哭!”她闭chún,硬是把泪水向回压抑,一种强烈的逆反心理又一次升起。

“你不是说我勾引吗?今天,我就是要当着你的面勾引给你看看!”

一股一股酸涩胀满了她的肌肤,一时里她感到生命中充溢着悲壮的激情。她试着将激情化为波浪向f扑打过去,并想象那波浪像千万只闪亮的垂钓情感的钩子。在这种心态下,她那两个小酒窝又开始旋转,她又显得灵秀显得楚楚动人,一时里天地间又是水光摇曳。

她将心身投入到一种情感中,任激情在身体中起伏如层层乐音,步履就那么走入一种心态。

我踩着不变的步伐是为了配合你的到来,在惊慌迟疑的时候请跟我来!我带着梦幻的期待是无法按撩的情怀,在你不注意的时候请跟我来!

别说什么,那是你无法预知的世界,别说你不用说,

你的眼睛已告诉了我……

随着歌声,她感到那个博大的气场被她轻轻唤来,她感到眼中升起清清亮亮的泪雾。她感觉自己生命中那个东方淑女为了这种勾引行动羞得浑身通红通红,用手捂着脸,躲躲闪闪,随时准备退缩回去。她心中一阵慌乱,转个调,用更加充满情感的心声勾引“自己”。

我踩着不变的步伐,是为了配合你的到来,在惊慌迟疑的时候,请跟我来。

当春雨飘呀飘地飘在,你滴也滴不完的发梢,带着你的水晶珠链请跟我来!请跟我来!请跟我来!……

(罗大佑)

她唱着,全神贯注地默默地唱着,似乎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勾引行动中。由于激动,由于羞怯,她感到自己生命中的每一部分都充满了格外的感悟力,并感到这种感悟力中有鱼儿在冲刺。

她想起了l,自己心爱的人儿。她想起l第一次见她时为自己写下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透明的性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