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性感》

第14章

作者:东方竹

小w一件件地给董事长f脱,脱到只剩一个戴在肚脐上的5o5神功元气袋了。那感觉真是太奇特了!如一个戴兜肚的胖娃娃被放大了十几、二十几倍……

她在走,在每一个拐角处都有一种倒过来走的感觉,恍惚在某个梦中曾有过这种感觉,仿佛人生本是从死亡走入母腹。

投入精神的吉卜赛部落,漂泊成了心的“特征”,可仍是不习惯。不习惯!

雾仍漫天漫地,一切的一切更像一个梦境。

似乎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在唱:“梦幽幽,魂幽幽,魂梦同幽幽。”

那一天,她记不清自己是怎样向董事长f解释的,只是记得自己说了好多话,流了好多泪,似乎有一句话是耶稣说的:

“一个人赚得了整个世界,却丧失了自我,又有何意?”

最后她是小跑着离开董事长f溶进雨里的。

临跑时她看到董事长f用那么一种目光望她,那目光里似乎有那么沉甸甸的一种成份,那目光似在说:“你若真的有比这更好的路走的话我是同意你去走的!可是别忘了你的处境!别忘了你是一个孤苦伶{丁的弱女子!当然,你若执意要走,我心里虽然很难受,但不会拦你。不过当你没有路走的时候我会在这儿等你!我想我会给你一段时间考虑这事的……”f用大手拍了她几下,那大手似乎在说:“我看准的路错过吗?那各种推力的合力你能抗拒的了吗?就凭你小骨架里的执拗与不屈就能跟整整一个世界抗争鸣?看你那神态像不像一个‘怒其臂以当车辙’的小螳螂!你不觉得这能帮我们渡过难关吗?……”她看着f慈祥的面孔俨然一位救苦救难的救世主或是一位普渡众生的如来佛,她的心一酸。她想起那些为了私慾为了自己卑微的思想不惜伤害一个弱女子的男人们,实在觉得他们与f比没有一位像真正的男子汉或是一位真正的父辈。想想f为自己承受的委屈、冤枉,想想f为了保护自己所做的事,酸楚开始向她的躯体灌注。她的脚步沉得像灌了铅。她转过身去,走到台桌前,拿起化妆师刚才为她画眉的淡红底色笔在洁白洁白的桌布上写出如下的句子:

《叩头机》

如果我曾伤你

请别管我

让我就这样叩下去

不论白天黑夜黑夜白天

不论风里雨里雨里风里

如果我曾伤你

请别管我

让我就这样一步一个长头

在漫漫孤寂里

经受雷劈电闪电闪雷劈

如果我曾伤你

请别管我

让我就这样叩下去叩下去

直到渴昏于道旁弃躯于荒地

如果我曾伤你

请不要不要管我

请你

让我让我这样叩下去

叩下去

……

写完他趴在桌上哭了一阵子,起身想给f跪下被f拉住了。

她起身当着众人的面给f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带着几分笃定离开了f。

无数的雨珠在霓彩中旋转。

眼前无数琼浆满泛的玻璃盏,玉液浓斟的琥珀杯也旋转着。倏忽全部破碎了,天地间充满了玻璃的破碎声,又显现出一些闪烁着的钻石、水晶、玉石、玛瑙……

两位侍应小姐请她回去,被她打发走了。

……

二十多位侍应小姐稀里哗啦围住了她,她示意她们让开。她们不让,其中一位小姐呈给她一张二百万的支票与一叠百元人民币。她请“钱”与人让开路,向雨雾深处走去。

不论她向哪个方向走,她都感觉f在身后望她。也不知走了多久,一回望,看见f仍在“海潮”酒家上的转盘落地窗前静静地看她。

她有些慌乱,仿佛今生今世都逃不脱那目光的追踪。有了这种感觉她的头就有些昏乎,步子也就晃晃悠悠的了。钻进一个商店,她松了一口气。

她看见小a,就跟了上去,却见小a闪进了楼,不见了。听到满楼都是呻吟,可是却找不见。那里面是三合板装修的一个一个夹层。

这是u接手ym公司后,ym投资七千三百万元买的一幢总面积二万五千平方米的七层楼房——国际商品交易大厦,准备变相搞金属材料的期货市场。经营者拉开市场似想把此楼装修成国内一流,在深圳树个样板。而就在这时国家明令不能搞变相期货交易,这给决策者们泼了一头凉水,期货市场只能做他用。按说,此时改弦更张及时将装修方案改为装修成写字商场等完全来得及,可是,此楼的装修还是照旧,慢慢地ym人从中咂出些味道这真是个“长虫鼠洞,大有其道”。

工程管理人员购进两层楼的铝合金门窗,说是不合格,作废料“处理”就是,再买新的。

楼房外面石材要用一种“大花绿”,不知怎的全变成了苹果绿,而这一变,每平方米就相差二百元,十多万差价不知落入谁手。

装修后开进杂七杂八的八十几家装修施工队,这大楼无疑是他们的“摇钱树”,而施工队呢?则是工程管事的“摇钱树”、买了什么个人的用品,施工队报销,到饭店请人吃饭,施工队买单。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回头给施工队多记一点工料费就是,大家都心照不宣。原来ym公司内刊杂志专门公布这些歪风邪气,风气正,现一取消,什么都“涨”起来了。

“摇钱树”有钱可摇,这装修当然不能快,慢慢来,施工队,铺开了下料了,再开始拿架子,你急去吧!不抬价不开工,一次一次捏大头。摊子越铺越大,闹闹哄哄那么长时间,工程只干了半拉子。装修质量更是令人寒心,石材张大口子,费用连本带息已搭进去近亿元。大伙把大楼装修叫做“门楼比房高,鞍子比马大。”

而现在这荒废的大楼就成了许多无家可归或是交不起房租的打工者的家园。自然也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所以警察突击查了几次,抓出野鸡野鸭的,现在看起来如同一个罗马废墟。

而小a进到里面去干什么呢?

她听到喘息声呻吟声,想逃出去,可是却如转入迷宫。

就在转来转去时,她看到了小a。如同梦一般。

只有小a一个人。小a定定的站在那里,似乎是专门地就是为了等她的到来。

“这里以前就是博士住的地方,已在这住了六个月了,倒是一个好的住处不是吗?可是现在他再也不‘回家’了!”

小a说到这里,她与小a都有些黯然神伤。她只是不明白:博士为何不再“回家”。

“那么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她这才看到小a脚边放着各种好吃的。还有一件毛衣,一件与小a身上毛衣一样的情侣服,小a白蓝而博士是蓝白。只要与小a的一样,就是好看的,就是绝对好看的。

小a拿出一个本交给她:“我要走了!ym公司与我何干?这个留着也没有用。看看,看完了咱这就烧了它!”

是一个小a所在二楼公司的会议记录,ym公司召开了总经理办公会,主旨是敦促各分公司与子公司加大力度催收货款。会上当议及二楼进出口公司经理的二千九百七十万元应收款时,二楼经理汇报说:应收款中有六百万收不回来,要求申报亏损用以平账。u问:“你的亏损就这么多了吧!咱可说好了,以后就这么多了,不能再亏啦!”

结结实实的六百万。

不问个内因外因,就被宽宏大量的u一笔勾销。实际在此之前已为二楼经理平了一千多万元亏损。

亏损,如同ym公司隐秘中一个潘多拉的魔匣子里面藏掖着无数见不得人的秘密。而u就是藏在那里的一个大魔鬼。玩弄着各种各样的把戏。小a说:在催货款会议后,被二楼经理列为亏损里有一笔曾引发纠纷的与河北某贸易公司的贸易,后通过诉讼追回全部货款。可是二楼经理却一声不响,与u四六开。“u置之不理谁敢再去追!”“不是大家的都比着放心大胆地制造‘亏损’。”“草管‘财’命,无人心痛,谁让这‘财’是国有资产呢?”

“这算啥?还有呢!”

“二部经理私下里还以个人名义到境外注册了一个公司”。

“那这不等于是对国有资产的一种有意侵吞?”

“看你怎么说了!不是吗?”

“去年底,二楼经理与u逐个找董事会成员补办签字要他们承认香港溢金公司系ym公司创办,此后溢金公司经营当纳入ym公司管理范畴。真是蹊跷!董事们如坠五里雾中。ym何曾创过这样一个子公司。雾霭中渐渐出点名堂。原来ym刚接过来时,u与二楼经理利用手中的权力,暗挪公款以个人名义到境外注册成立了香港溢金公司。(u与二楼经理各占有份额百分之五十)此后又以外资名义投资国内几个项目,二楼经理哪想到又一次落入u的圈套。为挽回败局,二楼经理试图移花接木,将溢金转嫁到ym公司名下。

“董事们当然不能签。可是每一个人h十万,u签名的,于是都签了。但那被私自挪用的二千万却如泥牛入海再无音讯。账却挂在ym的账上。

“去年初,三楼上地公司经理向u说土地买卖可赚钱。u同意。

“三楼的经理跑到龙岗区布吉镇,说地已买好,面积为两万平方米,每平方米二百四十元,其实九十元。公司当即打出二百八。十四万购地款,我记着似乎上面少了个什么手续就追过去,可是汇入龙岗区的只有四十万,其它的二百四十四万呢?我怔了。

“半年后四处放风,地已涨到每平方米四百六十元。我悄悄打电话根本没那事不过是每平方米一百元。

“而三楼经理要求自己的企业从土地增值中提成。

“这些瞒得了别人瞒不了u,他不需幕后指挥,只要你上钩就行!然后拿你的证据让你与他同流合污,挖走的还是ym公司的资产。u说:“地虽然升值到四百多万可是似乎有三百万是负增长吧!”三楼经理一听脸就青了。可是u却拍手,“仅在嘴上存在与升值的土地是不是只可拿打七折的奖金?”三楼经理昏了过去。没想到却拿到六十三万奖金,后三楼经理把四十四万偷偷给了u,从此成了一伙。

“前后去付了四百多万一寸土地也没购着,资金早已化尸无形。u拿了大头责任当然在下不在上,不亦乐乎。

“四楼钢材公司说是买钢材,却挪用公司的钱偷偷炒期货,赔了三百万后干脆再“借”一百万溜之大吉。溜哪去了?a国际环球股份公司!这里的阴谋不是明摆着的吗?”

“ym怎么这么傻冒?”

“好在除了国家老f家族、港台股东被要了冤大头以外,与谁都毫发无损,ym公司是什么?只是一个人人想占有奶油蛋糕似的少女,此外再什么也不是!因而划出去的款子如同泼出去的水,此后再也无人查问,大家都落得一个相安无事,每一个人都可以落得一个逍遥自在,真个好不美哉快哉!”

“u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黑大。”

“?”

“u原来是一家钢厂下属公司经理,进过大狱——黑社会大学‘毕业’,1978年偷渡香港,黑友遍天下。跟他斗还不跟玩命是一回子事情!”

她感到自己的身子在被毒蚁狂噬,带给自己那么一种鲜淋的疼痛,这棵曾长了几个朝代的巨树,现在千疮百孔。那些生命中的虎狼似乎意识到了这棵树迟早会“薨逝”,于是更变本加厉,愈聚愈众,吞噬速度越来越快。那种风卷残云之势,让人毛骨悚然。她想起电视中看到噬金蚁吃大象,一会儿就被白蚁咬成了一具森森白骨。

“我哥在许多地方有投资当然清楚。他们能瞒得了董事股东瞒不过我们这些当地人,这些内情我不想知道可是却偏偏都让我知道了!”

正说着,窗上有一个阴影掠过,她的脑海中没来由地想起u那神秘的身影。她和小a停止了谈话,可是小a似乎还有许多话想说。她俩换了一个房间,小a压低声音对她说:

“唉!如果有一天,我永远地离开了,可能没有人会知道,但你会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见证人吗?你会想我吗?你会伤心吗?”“你要出嫁!那个博士?那个流浪汉?那个ym公司唯一敢骂u的人?”“嘘——”小a压住chún嘘了一下“可别让人知道我还与博士好!父亲就怕我们的革命由‘地上转为地下’。若ym的人知道了我就呆不下去了。若是让我父、哥那见钱眼开的人知道了,不吃了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透明的性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