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性感》

第15章

作者:东方竹

董事长太太m对她说:“人们诽谤你、议论你并不是希望你倒下去!而是希望你冲上去!他们似在训练你的承受力。他们公认你是董事长太太的最佳人选,想考验一下你是否是ym股份有限公司太太的最佳人选……”

她在雾中走,那幢幢楼都腆着个大肚子,都投下一个一个子宫形的影子。

而月亮在雾中也被拉成无数旋转的光晕也如一个子宫。

那些子宫就那么在雾中隐隐现现、飘飘乎乎,一会儿放大、一会儿缩小。

而那些水雾在子宫形的光照耀下都旋转成一个一个小子宫。

她就那样走,走在重重叠叠子宫的影动、子宫的光芒、子宫的水珠中……

那一日,听小w讲着讲着,她就睡着了,醒来,已是第二日黄昏,看看小w,睡得像个小仙女一般,实在不忍心叫醒小w。

望望小w放在自己手中的支票、出国护照时不由暗吃了一惊;护照是两个人的护照,竟是她与l的。

“小w是怎样知道l的?”

爱l,不就是爱他品格高尚吗?l怎么和小w在一起了呢?

她心中狐疑万千:连自己都不知道l的下落,小w怎么知道?难道l曾找过她?她心中不由涌上阵阵嫉妒。想l曾给她讲的:“知道深圳的妓女吗?档次在全国是最高的,我挺佩服她们的!”难道l曾和小w在一起?那他与她有过那事吗?

这样想,她顿时感到心疼如绞,一股怨艾陡然升起,泪水哗哗地涌出了。她多少次想在听到一声火车汽笛鸣叫声就爬起来,一个人走上大街去赴l的“约会”。可是l怎么会在这?

小w这会儿又变成一个坏女人。

跟坏女人沾边的事都是很神秘,极见不得人的。她本觉得,只有低三下四的男人才会去找这种坏女人……

l居然也会来找这种坏女人!这使她的思路一下子开阔起来。

她曾设想若l是地球人类的“主”,他会命令把地球上所有的爱滋病人统统烧死,为人类干净利落地解决“世纪难题”。只有l肯真正人道而不虚伪地对待整个人类的生存问题。只有他!

她记得那次在青海玉树地区扶贫时,看到可可西里无人区的白chún鹿繁殖前雄鹿决斗——胜者才有与母鹿的“交配权”。l说:“连动物都知道为整体生存优生劣汰,难道人类连动物都不如?难道人类就从来没考虑过‘整体生存’问题?没想过‘整体生存’中悲壮的‘牺牲精神’?”

“人类‘整体生存’是一场战役,为了这个‘人类整体生存’战役的胜利,我们只好忍痛扼杀‘伤员’。

她有种预感若l是“伤员”,他会自尽,悲壮地为了“整个人类”自尽。

可是是谁逼得l与“爱滋病”靠得这样近?是自己吗?一个想拯救世界的悲壮生命居然与将毁灭人类的“爱滋病”相伴?这是自己的罪过吗?

想着想着,她悚然而惊:l一定是痛苦至极才到小w这里的她想起没有勇气面对别离的l,好几次自己跑回宿舍嚎啕大哭。

一阵悲凉涌上心头,她顿觉芳心如摧。

她恍惚看到l那钢铁的意志隐没在憔停之中。

她那么真切地意识到这都是自己的罪孽。

在悔恨与自责之中,她开始向上帝赎罪。

她似真切地看到l正背着十字架走在烈日中,如向山上推大石头的西西弗斯,忍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煎熬……

她知道:l的处境再艰难,他也不会呻吟一声的。

而l的所有痛苦,似乎就是自己在西部那晚没答应l的请求造成的,她总觉的!

她愿意像拉丁十字架在风雨之中生生死死为她的l祈祷。

可小w加入算的什么事?

她想起l对自己讲的:“冰川并非静卧不动,它以每年数十米的速度向下移动着。移动的冰川到雪线以下被融蚀,冰川的下缘,消失的末尾就称为冰舌。”

难道人的舌头也可和这冰舌一般,舌头都不是原来的舌头,何况说出的话。

她听见l接着说:“由于冰川的移动、断裂、昼溶夜冻在冰舌部分形成美丽的冰塔林,十几丈的冰塔林挂条条冰凌,冰水沿冰凌直泻形成冰瀑布……”

她这才意识l的这些话有很深的含意。这含意这会儿透明了,但却晶莹一片,使不知该说哪一层……

似乎这里面有一层与小w有关。

甩甩头不去想却仍要想。想想小w那可以感悟一切的样子,难道l对小w讲了一切,或是托小w找自己,不然为何这护照是自己和l的呢?而自己除小e外从没给深圳的任何人讲过她与l的关系。就是对小e她也没说l的姓名。小w怎知l?

一时里她昏昏乎乎仿佛吸了吗啡。她不想离开不要离开。她要问小w这一切!她要知道l在哪里!虽然她觉得已无颜面对l!

可是不论她怎么推小w,小w都不醒。不醒,却让人感到实际上小w并没有睡着,只悄悄地窥视她的反应。她只好记下了小w的电话。

感觉有一些人悄悄潜入小荷别墅。危险笼罩了五个荷池,渐渐地向居所逼近。她看到死亡的精灵在小荷别墅的落地窗上跳舞。她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一株鲜嫩的、行走的、镶冰带雪又入葯的雪莲,可是身后却拖着一个可怕的鬼影。小荷别墅有一种凉泌泌的阴气直浸骨子。那不知从哪里钻出的阴风,如“游刃有余”的刀片割疼了她。那不知从哪里飘进来的枯叶,如巨大的“宇宙行星”每一片都碰痛了她。她那么真切地感到自己呆在人群最高处、最低处、最热处、最冷处。一股一股沉沉的死气如沉沉的雾瘴合围了她。偏偏这时她看到小w脚上触目惊心地没有拇指。她想起在红会医院u副董事长给她看的那一张发黄的报纸上那条八十年代中期的新闻:“三十年代著名影星的女儿小e在广州遭绑架一案终告侦破”,想起毁得惨不忍睹的少女尸体。她的身上一瞬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她无助地向各处窥望。

她推小w,小w仍不醒。她忽有些儿害怕,想小w说的为自己布下一个陷阱,莫不是这真是个可怕的陷阱?

看着小w,她感到自己晕晕慾睡,那脸灿若桃花,但那是一种带毒夹竹桃的红色,那是绝对不正常的一种红色;那chún小巧玲珑,宛如一个红罂桃,但是却带有一抹罂粟花的青黑色余韵。更有丝丝缕缕的气体使自己昏昏慾睡,恍惚空气中的氧正被人抽空。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丽。

她看到小w的三点真的有黑红色气体袅袅升起,莫不是那三个地方散发出一种毒气?她揉揉眼睛,静静地看着小w,分明看到有黑色的雾气从那隐秘的三点腾腾升起。她不信任地再揉眼睛,还是看到那三点腾起的隐约的黑气,如同有妖魔从那三点袅袅升起。她想起在书里看到的一个研究成果:人在恨中唾液如同毒蛇一般都是有毒的,那么女人的恨中是不是三点都带毒呢?这个小w是不是在恨中呢?

为什么自己如入迷瘴?为什么?

渐渐地她的目光更加恍惚,眼前的这一切变得更加如梦如幻。

感觉自己飘浮在雾气中,那是多么浓的雾呀!细细地看,漫天漫地恍惚不是一种黑雾,那分明是沉沉的瘴气纵横交错重重叠叠地爬向宇宙一个幽深无底的洞。那是多么厚重的瘴气!一层层地压在自己头顶上。有丝丝缕缕奇怪的光反照在这些瘴气上。这似乎是人生做出重大决策的时候。

这瘴气怎么通进小荷别墅的呢?

她想起f有一次给她讲的日本西南部熊本县的麻生火山——那是一座休眠的火山,由于吸入从山体内渗出的罂粟红色的毒气而导致旅游者昏厥死伤无数。海拔一千五百九十二米的麻生火山是日本著名的旅游胜地,虽然毒气导致人员伤亡的事件时有发生,但是每年仍有成百上千的人到那观光。

当时她并不明白f为什么要给她讲麻生火山。有许多神秘的线索在她的悟性中悄悄接通着。

可不是?有一种冥幽之光射入,她分明看到那瘴气就是从小w那个隐秘的地方冒出来的。这会儿她才明白,这冥幽之光恍惚是一个神秘的飞碟的光。

那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原来以为是一个仙地,现在看来也是一个魔地。那里面是那个可可西里无人区吗?那里面藏有潘多拉的魔匣子吗?为什么可以源源不断地放出这么多的瘴气?

仰头望了望那重重的瘴气,再低头看一看那个美丽的少女,她的心里一下子就漫出漫无边际的伤感。

荷池中总有水动鱼动,声音越来越弱,恍惚那些灵性的生命也感到了这种窒息。

感觉不对劲!就是不对劲!她如同一个深山的灵鸟对一切的气息都是那样的敏感,可是怎样推小w就是不醒。

感觉应该给一个什么急救中心一类的地方打一个电话,可是小荷别墅的每一个房间中都有电话可就是没有一部电话可以打出去。

这一瞬,她的心中涌入浓浓的乡愁……

她在l的护照背面写下:“你逃避生活,生活必然逃避你,唯有那扇你不肯跨越的门,不肯逃避,永远横亘在你面前。”又给小w留了个条:“尖尖小荷滚动开。”

她下了楼,溜出了小荷别墅,沿着人行道跑了一阵。

去哪呢?回公司上班?公司是万万不可能要她的,被老板“炒”是炒定了。都说老板是“千人千面千颗心,被聘者心有千窍也难应付”。自己居然敢这样对待“老板”,在旁观者看的确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有谁理解她的苦衷呢?她想起小w抄的诗:“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不论怎样,被老板炒总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为了照顾自己可怜的自尊心,还是先下手为强,炒老板!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是那会儿她们几个打工妹在一起经常说的话,她嘴角儿泛上几丝苦笑。

怎么炒老板呢?她还不知自己将被罚到哪一个分公司的新老板是谁呢!她想起上次总经理炒一位住了二个月医院的文员的方式,给那小姑娘献上一束鲜花一封辞退信。自己要不要给老板送上一枝干枝梅一封辞职信?

回去先把行李打好以免被动。

她苦涩地笑笑:“还像自己真的把老板炒了一般!”自己在深圳无背景无亲友,穷得只乘一把傲骨,还牛得不行。可是她无法改变自己。

无论自己的事业曾怎样轰轰烈烈过,现在的她就像刚来闯深圳时一般:“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一想到自己将回ym公司,她实在是感到不好意思。

她想给小e挂个电话,让小e将自己的皮包、身份证拿出来。

很久没跟小e交过心了,她忽然感到一种思念之情,可是一想起小e给自己送天文望远镜及这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她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

她总觉得小e很神秘,就象连小e的子宫都失去的十分神秘,神秘到再接触小e时需三思而后行。虽然她无论怎样也割舍不了对小e深挚的情感,割舍不了对小e温馨气质的依恋。……小e现在哪呢?

她伸手招了一辆tixe,钻进去,走了一段路才记起自己身上已没了钱,请司机把车停下来,司机却拉了她疯跑。她慌了,在车窗的水雾上写了呼救符号却无人理会,又在车窗的水雾上写了已过时的呼救符号“sos”,立刻有两辆小车跟踪上来。司机苦笑了一下,将反光镜一转,在一立交桥上停车。

她下了车,站在雨中足足有十几分钟,仍分不清东南西北。她漫无边际地在雨中走。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转回ym股份有限公司的单身公寓点式楼的,只是知道转着转着那公寓就忽地跳入眼帘。真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打开自己的公寓,她又一次怔住了:四室一厅里住的三个女单身全搬走了。

小e呢?小a呢?她心里有无限的失落感。

她去敲同一门的另一套公寓的门。开门的是一位来探亲的老妈妈:

“她们去找小a了!小a与博士的婚礼上不晓得谁送给博士一盘录像带,说是博士的父母送来的,让婚礼上放。婚礼进行到最热闹处,博士一放录像带,所有人都惊住了。你说那么文静秀丽的小a怎么会是那种女孩?挨打后的小a没得脸了,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透明的性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