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性感》

第03章

作者:东方竹

她想说:“ym股份有限公司还是个‘深圳处女’呀!”还想说:“只有在信任竞争中取胜的公司才可能具有性功能!”可她的chún像小舟在春水中来回摇曳……

月儿如细眉,隐隐现现。

走在重重叠叠的细眉的柔光间,细眉的重重叠叠的柔光照耀着她。

远远近近的楼影间,来来去去的车辆间,似乎荡漾着一个小小婴儿的哭声,那哭声被哽咽回去似从婴儿的腹脐传出来,那哭声似乎被闷在一个空气中隐现在巨大子宫中,又似乎被围在子宫中蓝蓝的羊水里。

哭声偶尔将粘乎乎的夜幕撕开,将清粼粼的海水劈开,那细细的哭声隐动在巨大的建筑中总是那么生动地将新生的喜悦、新生的艰难传递出来,凄凉中带出一种热乎乎的涌动,一种让人恨不得热泪盈眶的感动。

这是早晨!这是一个将出世的婴儿母腹的早晨。

那隐隐约约的哭声流入这城市的喧哗,汇入这心灵的焦躁,带着那么一种嚓嚓声,这嚓嚓声在她生命的喧哗声中那般特别,这使她灵魂轰鸣心灵震颤。

似乎有裙袂翩翩,似乎有“骨筋琴”袅袅,似乎有人潮滚滚。她感到潮水声离她渐渐近了,细细听了,竟像掌声,此起彼伏。

她在深圳特区报楼前的报栏中看到了ym股份有限公司招聘的信息。

她参加了ym股份有限公司的全国公开招聘,全国报考人数一万,复赛人数三百,半决赛人数一百,决赛人数十五(录取人数十)。

决赛中,她顺利地通过了目测、口试、体检、综合答辩,决赛最后一项是:“参赛小姐各献技艺晚会”。决赛地点是ym公司大礼堂。ym公司大礼堂是大钢角模式的,比深圳任何一家礼堂都大气。是ym股份公司新落成的一项宏伟工程。

她参赛的是:舞蹈“坎巴舞”。

“坎巴舞”是西部古老的山村舞,用兽的骨、筋、皮借地势自制成的骨筋琴与鹰笛、草哨、编钟、编磐伴奏的。伴奏带是她自带的。

幕布上的背景是一片圆圆的场(土族人的场、桌等是圆的),一片黄土山,一轮弯月亮。

舞蹈服装是她根据土族人穿五彩衣跳舞时给她的感觉自己创造出的:

一长条五彩横条的轻纱从胸部缠起,缠出她小小胸部的丰满、腰的纤细、小小臀儿的浑圆,在膝上汇成一些彩色的波浪,从腰部再搭上去,披在肩上汇成一些彩色的波浪。

纤长的手臂和修长的腿上因涂抹橄榄油而呈健康的棕栗色,皮肤闪出一些流动的亮光。手腕上缠着细细一圈五彩的轻纱。

光脚丫的指甲上染着荷花红。腿腕上戴着花种编成的脚铃。头上插着野花,脖子上戴着野花编就的花环。

曲子共十六叠,前八叠编成没有节拍,只有骨筋琴像风像雨,使观众仿佛看到开辟鸿蒙时那一片混沌星云。渐渐地有鹰笛、草哨、编钟、编磐出没,似生命之光在星云中闪现。直到第九叠中序时,出现了清脆的节奏,九重纱帘慢慢一重重拉开,她才显现出来。

她感觉自己被一个格外的气场托浮着。

音乐仿佛是太极乐旨。那利用八卦原理作在太极圈上的曲子有那么浓浓的乡土气息与宗教气息,其韵味是那么飘逸出尘、异于流俗。音乐中韵律中舞动的她仿佛一个活的打扮新奇的观音,就那么扭动着,仿佛带着观众越过重重圣殿,越过道道金光,越过道道重门,走向远古,走向生命终极,走向那一团朦胧的星云,走向那金红的迷朦。

霜打水花

泉更鲜呀

安昭嗦罗罗

雪压了雪莲

花更艳呀

安昭咳罗罗

今晚的月儿明又亮

明不过尕妹妹的眼睛

安昭嗦罗罗

……

那是各种音波中梦一般出没的“花儿”,粗犷了亮的女高音中出没着童稚金声带出的厌声与气声,散发出让人心动的野味儿。

她腰身款款曳动着,那健康的皮肤闪动着,使她像披上一身华贵的绸缎,她的肌体中盈盈的生命的血质与情感的泉水,总显示出格外的灵动与感悟力。她的肌体总仿佛使人感到有一种内在的什么,似总给人一种肌体的醒悟、智慧的醒悟与情感的醒悟。

用目光接触她皮肤是件多么美妙的事,那充满温暖而又充满隐秘的憨墩墩的皮肤使人目光似有了弹性,那本当是触摸赤躶肉体所得的美感却在视觉中就能达到,这种生动的视觉之美便有了一种深度与厚度了。

犹如在她的灵魂里,在那遥远遥远的西部黄土山区有这美的回声,这回声不断向神秘处探进,不断激起层层的生命之波浪,那孕育新生命的羊水波动着、波动着,带着那么一种清新向远方波动着,柔软得像火、像烟,曳动那远远的地平线,荡漾那淡雪青色的曙色,使黄土山连绵出去。

似乎就在目光与那皮肤接触的时候,她的生命中就又有了森林浓密着,就又有千万个芽生发着,就又有千万个蓓蕾绽开着,就又有千万只小鸟扑腾着,就又有千万种灵兽探索着,就又有奇特美妙的震颤在她生命的神秘处揉合着。

那情感凝聚的舞蹈动作,显出一种古朴及一种幼拙,那因全心身溶入而产生的雕塑力中,竟一会儿忧惚出没着迪斯科般现代舞的神韵,一会儿忧惚闪动着丝路花雨般古典舞的神韵。烟雾缭绕中总似乎重叠着祈祷者的背影。

那含蓄的青春生命力的展示,一会儿通俗气唱法般在山水中出没,一会儿牧歌式地在空气中弥漫,一会儿化为悠悠钟声安抚着人心使观众如醉如痴。

舞蹈的结尾是无数女声用胸音吟出的层层合声。仿佛她的生命是一个音谷,放飞出无数透明的鸽子,开放出无数羞涩的小花。那音浪就那么在她柔和的曲线上流淌,在她隐秘的部位留连,在她的山水中出没,又一层一层荡漾着,那么轻那么轻地撩开那一重重帷幕。那仿佛是为原始生命唱出的一首圣歌,一时里似雪雾迷离中下着一场太阳雨。

舞蹈结束,人们都沉浸在那层层的音波中,如醉如痴。似有山泉水一波一波在人们心中荡漾。几分钟后,人们才如梦方醒,掌声像潮水般响起。

她转过身来,等待帷幕拉上,却不知从那儿吹来一阵风,将她的裙纱吹得高高的,她忘了自己在定格,忙不迭地用手去捂,又一下子想起自己在定格,忙就将捂裙子的样子做成一个定格。明媚更似雾中雪莲,羞涩恰如云中碧桃,秋波慾滴,芳chún吐娇,那种女性的柔美真是妙不可言……

台下又一次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比第一次更响,更持久。

她羞涩的身子一下子透出一种透明的粉红,捂着脸跑下去了。她感到浑身火辣辣的。

她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在后台她一边换服装,一边哭,那泪珠粘在纱裙上也不散也不浸,像点点的珍珠粘在那毛茸茸的娇嗔上。她太像西部山泉水做成的,轻轻一碰,泪珠就像珍珠儿一般滚落。今天她怎么也没想到那风竟那样同自己捣蛋。她觉得自己太丢人了。

在任聘大会上,她与另几名小姐坐在主席台上。

ym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f,一米八的身材,花发苍染却精神矍烁,气宇轩昂,如一尊如来佛穿一身法国式双排扣西装。显出男人果断、刚毅的嘴chún线,嘴角却似乎永远挂着极有魅力的含蓄而又神秘的慈祥。

宣布任聘名单时,原定的任聘十名变成九名,九名任聘小姐名单中竟没有她。

董事长f以十分遗憾的口气告诉大家:“实在对不起!我们在这次招聘启事中忘了公布一条:应聘者必须持有广东户口与深圳特区边防通行证。其实这本可变通一下,因为这位没有广东户口与深圳特区边防通行证的姑娘成绩的确是太优秀了,第一名!可我们又临时接到了上级发来的紧急通知:老少边穷地区的人才一律不能录用……那些地方已经够落后的了,我们经济发展速度快的广东不能挖老少边穷地区的墙角嘛!”

台下嘈杂声响成一片。

一件穿牛仔套服的青年跳上主席台,拿起话筒:

“请问董事长!贵公司花这么大的财力、物力、人力举行这么大规模的招聘考试是为了显示公司的气派,做一次面向全国的变相广告呢?还是为了招进真正适合贵公司的人才?为什么名曰‘面向全国的招聘’,真正招聘时又冒出一个广东户口,‘又冒出一个‘挖老少边穷地区墙角’?”

没等这青年讲完,另一个穿牛仔裤宽松背心的男青年已跳到主席台前:

“既然不是变相广告,为何在招聘启事中没有写那两条,而在任聘时跳出那两条?据我所知‘不能录用老少边穷地区人才’的通知下来前,任聘名单就内定下来了!看样子贵公司还是很有一种胸怀、一种胆量、一种魄力呀!很有经济头脑呀!账算得不错……”

另一位坐在台上穿牛仔裤的女青年抢过话题:“董事长!您既然让这位西部姑娘从头到尾参加了您的公开招聘考试,那么您就应该请她站起来,问她对贵公司这种招聘方式有何感想,您应该当着我们的面公开向她解释清楚!

“你们今天将她请上主席台不会是让她来当众受侮辱的吧!不会戏弄她让她的舞姿为你们的公司做义务广告吧!”

“是不是还想招‘做小姐的’?‘金屋藏娇’,这个成语不能一用再用吧?前一个还没请董事长给我们讲清楚呢!这一个别又来个说不清!”台下喊话人的声音立刻被嘈嘈杂杂的声音淹没了,大厅里乱作一团。

……

各种发问、质问从台下、台上“跳”出,咄咄逼人,董事长虽稳如泰山,可额上还是冒出点点汗珠。

她坐在主席台上,如坐针毡,脸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她悄悄地退到后台,沿着墙边,目光莹然地向边门走去。

几位工作人员挡住了她的路,将她往台上请。

泪水终于滚落:“是要我当众受侮辱吗?”

她虽然多次在舞台上领舞、独舞,但从不敢在台上讲话。她在舞蹈中的潇洒气质是因了酷爱音乐的她在奇妙的声波中总能达到一种忘我的陶醉。在音乐中,再多的观众对她如不存在一般,她只似在大自然中尽情地展示自己。

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去质问人,她这辈子想都没想过。

再说长这么大,似乎并没有形成为自己的权益去争去吵的习惯。“忍辱负重”似乎是家庭成份不好的父母在艰难的生命旅途中潜移默化地教给她的,似乎是风雨岁月刻在她骨子里的。

在文革的那些日子里,压在生活最底层的她,不被平白侮辱打骂就算是不错的了,何时敢去像别人一般去争一个做人的权利?虽然文革那些日子已渐模糊,可那是她性格成型的少女时光,这种性格在她的生命中是不可超越的。

她要去拉门,那几位工作人员却将她连拉带推送上主席台。

这时台下的人竟像拉拉队似地喊:“留下她!西部人!”“请留下,西部人!”

有人居然还唱开了:“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吁头……”这是l曾对她唱过的歌呀!

在那年轻的热火朝天的气氛中,许多人兴奋地眨着眼睛,似乎他们早就渴望制造出这样群情激昂的场面来渲泄青春生命中郁积的什么唤醒的什么,似乎这种场面由什么事制造的不重要,而争取一件事的“成功”却非常重要.这关系到每一个在场人竞争性的张扬,甚至关系到在场每一个年轻人的命运。

——这个城市处处可闻到新生命的气息,仿佛这城市的土地中有无数被楼房压抑的急待生发的芽,又仿佛无数多年深藏在地下的老窑被扒出来,散发出琼浆一般厚浓的醇香,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让人产生一种亢奋的窒息。

她被几个年轻人“押”到董事长面前。

她身上笼罩着朦胧羞红的光晕,低垂的耳朵尤显嫩红,仿佛鲜红的血质在里面涌动,潮起潮落。

面对各种各样的质问,她听董事长f如是说:“当然我们的心情与你们一样,希望留下这个多才多艺的西部姑娘,可没有广东户口与深圳特区边防通行证没法担保,上面通知又是正式红头文件!”一位坐在董事长f身边的副董事长u站起来说:“人才济济的深圳,博士、硕士如同牛毛,让一个从老少边穷地区来的西部区区学上夺了魁,这里或许含有偶然性……”那口气竟是咄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透明的性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