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性感》

第04章

作者:东方竹

“……那些沦为暗娼的女子来自中国、越南、老挝等贫困国家。现在越来越多的亚洲妇女在‘鬼影’‘飞龙’等国际团伙的帮助下当娼妓……”总经理g咬牙切齿地说出“贫困国家”几个字,仿佛对她自千年仇恨……

月夜的背面,她在走,在走。

前方,一片晦瞑,一些镀光的背影在晃动,似是路标隐隐现现,她跟着那些路标高一脚,低一脚,俩栖惶惶地走。她搞不清楚自己将走到哪里去。

总有黑色人影从路两边涌动出来,像一些鬼影,又像落叶拍打在她的脸上、胳膊上、大腿上,又风沙般无声地滑落。

她心里阵阵迷惑:自己是走在西部的漫漫流沙中?还是走在深圳的匆匆人流中?抑或是坐车奔驰在美国洛杉矶的高速公路上?

只是感觉每一次回望,那西部昆仑山脉上的不冻泉依旧是流动着层层的晶莹水光,一望就让人感动得直想流泪;那青藏高寒草原拥抱的青海湖依旧像是不同浓度的琼浆玉液,隐动出股股清气,一想起就令人阵阵陶醉。

一些谈话声渐渐清晰,似乎她又与ym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f、董事长太太m、总经理g(董事长f与董事长太太m的独生子)一起与美商谈生意。她的身份是秘书翻译还是公关小姐?还是……搞不清也分不清,更说不明。

她没有想到自己进入ym公司参加的第一个活动居然是自己的“生日典礼。”那是农历九月二十九日。

多么想告诉路人:“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就像在公司里看到匆匆奔忙的同事心生的那一种凄凉一般,那感受是陌路人的感受。是呀!怎么能讲:“今天是我的生日”这种话呢?这年头,有钱就是爹,谁在乎谁呀!来深圳时间不长的她已饱尝了了世态炎凉人情淡漠。

她吃过晚饭之后就随便坐了一辆公共车,随便在一个站下了车,然后漫无边际地走。转到深圳市政府又沿上步路走。行人匆匆,没有人在乎她满脸的落寞,一身的沮丧。

她走到红荔路向左拐,走到红岭路再向右拐。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走到哪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把这个想把家的孤独的日子打发掉,想想在家乡过生日的热闹场面,她忍不住轻轻地叹息,心中是那样的。种失落感。就在这时,她从深圳歌剧院玻璃幕墙内看到了从车里奔下来的以总经理g为首的一帮年轻人。

那些手拿鲜花、大熊猫、变形金刚的年轻人第一句话就是:“祝你生日快乐!”

泪水一下子从她眼眶涌出了,她庆幸那天下着雨,她的泪是从不愿当着人面流的。

回到公司早已布置好的鲜花簇簇、烛光闪闪的会议室,她看到会议室墙上是布贴的字:“生日是我们共同的日子!在这共同的日子里让我们共同祝你生日快乐!”来深圳这么久,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到ym公司参加的第一个活动居然是小小的自己的的“生日典”。她被从来没有过的欢乐与温馨围住了。

董事长f将一个自己买的大蛋糕放在会议室中间的长桌上,在座的每一个青年为她献上自己的小礼物然后为她点燃了一个个小小的蜡烛……”

那五彩的小蜡烛静静地燃烧,制造出那么一个梦一般的意境。

董事长f捏着鼻子学着她的口气说:“只有在‘信任’竞争中取胜的公司,这样的竞争胜利者才可能拥有真正的人才!……”

董事长f的幽默惹得大伙儿几乎笑破了肚皮。

十个小伙子拿了十个大铁饭碗演唱了电影《红高梁》中的《酒神曲》……

小e拿出一个玲珑别致的小唢呐吹出《雁落沙滩》——以双唢呐模拟群雁飞鸣发出的声响,博得大伙的阵阵欢呼声。

小a为大伙弹了琵琶曲《十面埋伏》。她痴痴地听这古曲,忽然发现这个孤高女子表达出的是这个城市抑或自己生命“城市”的神韵。

小a的表演博得大家的阵阵掌声。

总经理g在大伙儿的欢呼声中接过一把电吉它,坐在会议室中间的桌子上大手习惯地将头发向后一梳。

“我给大家唱一首郑智化演唱的《生日快乐》。我郑重申明将歌词中的男性‘他’改成女性‘她’!”

大伙儿一阵欢呼声。

她这才发现总经理的声音中波浪阵阵,磁音悠悠。

你的生日让我想起

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她流浪在街头

我以为她要祈求什么

她执总是摇摇头

她说今天是她的生日

却没人祝她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握着我的手

跟我一起唱这首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别在意生日怎么过

她激动地站起来,接受大家鼓掌为她祝福。后来她接过递过来的话筒,在电吉它伴奏声中轻轻地朗诵:

“生日是一个新生的日子!祝在座的各位每一天都像生日一般充满了创新的灵感与激情!祝各位的每一时都像生日一般充满了创造的底气与魄力!”

她接着g的歌唱:

这个朋友已不知下落

现在我有一点失落

这世界上有些人一无所有

有些人却得到大多

所以我这亲爱的朋友

请你珍惜你的拥有

虽然是一首生日才唱的歌

永远陪在你左右

大家合唱: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握着我的手

跟我一起唱这首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

别在意生日怎么过”

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唱得那么好,以前唱歌她都是“孤芳自赏。”

在大家“再来一个”的欢呼声中,她给大家唱了《独光里的妈妈》

妈妈!我想对你说

话到嘴边又咽下

妈妈!我想对你笑

眼里却点点泪光

哦,妈妈,烛光里的妈妈

你的腰身为何不再挺拔?

……

为什么那一夜大伙让她唱《让我一次爱个够》等歌她不唱偏偏选这首《烛光里的妈妈》呢?

一直一直以为这两个男人之所以出类拔萃是因为身后站着一位像圣母一般宽厚、慈祥、博爱的女人。

望着那大蛋糕上的烛光,听着那电吉它的袅袅回音,那是一个漂泊的日子里家的感受……

那是公司每一个漂泊的游子生日时能享受的一份温情。

一直一直以为那是一个母亲的气息,一个母亲的深情,一个母亲的温暖。

一直一直以为那是一个圣母的光芒射过来,笼罩世界,无所不在,无所不到……

那感觉实实在在是一股水的力量——仿佛整整一个世界都是水滋润出的。

她感到自己在那母亲的气息中陶醉,她感到自己在那圣母的芳馨中消融。

她真的禁不住一次一次在静穆中对空仰望,像仰望母性的在天之灵,像仰望青藏高原那永不污染永不封冻的净湖:青海湖——那生命的宫腔,那孕育了自己的羊水。

那亲亲爱爱的母亲湖还是那样蓝中透出碧绿,绿中透出晶莹,如翡翠闪烁在天界一方,如琼浆隐现在飞升天界吗?神秘莫测的青藏高原总使她动情,使她忘情,那湖水总使生命中有清清的水涌动。是的!唯有在自己生命中一层一层一波一波的浪与那湖中的一层一层一波一波的涌动溶为一体时,她才会感到自己被琢磨得透亮被抚摸得清秀被沐浴得清净被洗涤得圣洁被赋予神的悟性被衬托得闪着澄澈的佛光。

不由地想起那神圣的祭湖仪式——那原始崇拜是她随母亲下放时,乡亲们因了一次蝗灾与旱灾在那样的政治环境下偷偷进行的。那抛进湖的是藏红花、胡麻、羊肉、酥油、五彩粮食、果品;那煨桑的袅袅轻烟中闪烁着的是柏树点燃的千万火光,那烟雾中飘逸的是五色经幡和五色哈达……那会儿由不得她不去加入那庄严地叩长头的队伍:合掌、屈身、跪膝、伏地、稽首,膝、胸、额、头、手——着地……

不由地想起青海湖在漫长的岁月中忍受痛苦分娩出的女儿湖海晏湾湖与沙岛湖,想母亲和女儿相依恋的样子,想母亲与女儿对望时那含情脉脉的眸子。

她刚当上董事长f的秘书一个月,就在懵懵懂懂之中被派到美国,说是协助f一家人完成一项ym公司的“重大使命”。

在机场见到董事长太太m时她怔住了:她恍惚看到了自己在岁月中的投影。“三十年后自己就是这样的吗?”她迷迷糊糊地想。她似乎在一个透明的时光邃道之中悠来悠去。

m,那样的美丽,那样的高贵,为什么会隐隐约约地常给自己莫名的栖惶?

与nnm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mill联系是她与总经理g一起去的。

mill先生遇到她这样一位能讲流利英语的中国姑娘似乎十分兴奋,口若悬河,侃侃而谈。

g的英语听力十分好,口语却不行,只是坐在一边默默地听他们谈话,烟一根接一根,似乎有无限心事。

正式谈生意是在mill董事长兼总经理的海滨别墅。参加人有ym公司董事长f、董事长太太m、总经理g、她和几十个中国其它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等。

mill先生带了两位中文翻译。

当总经理g向mill先生介绍完董事长f正要介绍董事长太太m时,发现mill先生的目光已穿过m落在低眉垂眼的她身上,g急中生智地指着她对mill先生介绍到:“sheispresident’syoungerwife!(她是董事长年轻的太太!)

董事长f先是一怔,进而立刻用目光暗示她不动声色。初懂英语的董事长太太m一口气回不过来,脸色苍白,近乎休克。

g潇洒地将母亲扶到休息室。吩咐人关照后回来坦然地对mill先生讲:“pleasegoon!shedoesn’tmatter.sheisatranslator!(请继续谈生意!她没关系。她是一个翻译!”)

她要离开,却被一父一子用行动及严厉的目光制止住了……

她应付性地与mill先生谈生意昏昏乎乎地不知所云。一会儿,几十个中国其它公司的人员全部到齐了,气氛立刻紧张起来:谁都想拿到这笔外汇。

深圳ym股份有限公司必须得到这笔外汇以进口钢材。

“别争,请报价!”mill先生说。

没等其它那几位经理将意图给翻译讲明白,她已经领会了董事长的意图,用流利的英语、标准的普通话以自己的神悟报了价:“我们深圳ym股份有限公司的配额3o万码坯布,规格2464,经纬度3.22,密度4o,布料宽4o英寸;木材有上好的油松、云松,直径都在6ocm以上;石料……我们报价,不论在座的人报什么价,我们的货都低于那个价,完了。”一语说出,四座皆惊。

看来,这笔外汇和钢材的生意非ym股份有限公司莫属了,而且价格比预想的还要好。有四种货的价格高于原预定可报的最高价。几十位中方其它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都傻眼了,长吁短叹,他们无论报什么价已无任何意义了。mill先生因对她才气的欣赏,竟然不再跟其它经理谈,只跟她一个人谈。

而她的心根本就不在生意上。她之所以能如此干净利落,之所以敢“快刀斩乱麻”,因为她只想快快结束,只想快快结束了好去看几乎休克过去的f太太。在生意场上她没有一点儿心理负担,仿佛那都是别人的事情,所以她在这些顾虑重重的生意人中显出格外的潇洒。她不在情况中。她的思维方式是“理科”的。她永远似一个局外人。

“挂空”一句,暗示g接过话头,她则借故头昏出了大厅,她找了几圈f太太没找见,便走进洗手间中厅。

想想自己的“精彩表演”,她恶心得几乎把肠子全吐出来。开大凉水龙头,用凉水拚命地往脸上激,张大口努力想长长吐出一口气。想到m回望那一瞬复杂的目光,她心里像刀戳般的疼痛。

g开门进来:“mill先生已宣布同我公司正式签订合同!签字仪式将于明晚在这里举行。这说明这笔生意已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我想代表我父母还有ym股份有限公司上千名职工与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透明的性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