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先生》

第13章 无头鬼

作者:杜文和

县衙内宅楼上。雪倩默默地望着手中的折扇出神,不觉眼泪流了下来。这时,康仁龙抓着一本书急急地奔上楼来:“夫人、夫人,我看了三天书,明白了一个事情,书不是写出来的,是印上去的。”

雪倩“砰”地关上房门。康仁龙在门外立了片刻,悻悻地退下楼去,与匆匆上楼的康利贞险些撞在一起。

康利贞气喘吁吁:“老爷老爷,万庄出了一桩命案。”

康县令一拂袖:“是你家死了人啦?”

“老爷,不是。”

“那又何必这等紧急慌张?”

“老爷,是儿子杀了老子。”

“活该。老子死得活该,谁叫他生下这样的儿子。儿子没有了老子,那更是他活该,谁叫他杀了自己的老子。”

“老爷,是两个儿子杀一个老子。”

“这案子就更难办了。如果说杀人偿命。那是一命抵一命,可两个儿子,是该这个死呢?还是该那个死?”

“他们是双胞胎兄弟,统统杀了。”

“嗯,这主意不坏,两个人一块儿来,又一块儿去。”

“不仅仅是公平的问题。”康利贞忽然压低了声音:“老爷,那死者已死,两个凶手再是一死,那户人家可就没有人了。那户人家是万庄的这个。”他把拇指一翘。

康县令:“明白了。以后大门上封条一贴,就是官产。”

康利贞:“官产还不就是你老爷的?”

康县令:“那就立即捉拿凶犯。”

这事办得果然极为迅速,没几天,万家的一对双胞胎就被正法。

这天,两个双胞胎背后插了斩牌,被押到数十里没有人烟的荒野之地北大洼。百姓纷纷前来围观。

康利贞监斩:“午时三刻快到,死囚大宝、二宝,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大宝举目四顾,怆然泪下:“乡里乡亲,我对不起我爹。不知哪一位大伯大叔大爷能答应我大宝临死之前一个请求?不知哪一位大伯大叔大爷肯替我们弟兄俩收尸?我们要葬到爹的坟头旁边,在地下替爹尽孝。求求了,大伯大叔大爷……”

蒲家老仆站出来:“闭眼去吧,老身答应就是。”

双胞胎噗通跪下。两道刀光一闪,两个人头滚到一边,两具尸身也慢慢倒下。

康利贞:“暴尸三日,以儆效尤。尔后才可收尸入葬。”

人群散去。冷清的大洼里只剩下两具尸身、一对脑袋。

三日后,蒲家老仆引着两抬棺材来到北大洼。一行人走到双胞胎砍头的地方,不觉惊呆了——地上只有两只脑袋,血迹犹在,尸身却没了。

老仆:“奇怪,尸体到哪去了?”

抬棺人:“会不会被野狗叼走?”

老仆:“野狗会不要脑袋?”

抬棺人说了一句瞎话:“尸身有手有脚,爬开去了也是说不定的。”

众人竟也果真巡逻开去寻找。一会儿又聚拢到原地。尸身仍然没有发现。于是两具棺材装了两只脑袋,带着疑惑离开大洼。

没想到当北大洼两具无头尸不翼而飞神秘失踪成为一时街谈巷议的时候,路人又被近日闹鬼的消息搅得张惶起来。

路人甲:“你知道吗?古庙塘一带闹鬼了,两个鬼,两个无头鬼,晚上突然出现在胡家门口,胡老大差一点吓得瘫在门口。”

路人乙:“我也听说了,是在老槐庄,也是两个无头鬼。老木家大肚子儿媳妇出门倒水,一开门,两个鬼直挺挺站在门口,大肚皮扔掉洗脚盆,一屁股坐在地上,坐在地上就流产了。”

路人丙:“昨天在秦家堡……”

路人悄声议论,神色慌张,频频回顾,仿佛担心有鬼会突然出现在背后。

人们传说中的鬼首先出现在万庄。

那是两个无头的鬼,两段身子直挺挺地往前走,脚下沙沙响,就如传说中的行尸走肉。全身黑色。两鬼在万家门口立了一会,便径直去了另一座宅院。

宅院黑灯瞎火。两鬼站在门口,朝门缝里嘘嘘吹气。

宅院里亮起灯火。有人出来开门。随着开门声便是一声惊叫,开门的人仰身便倒。

两鬼走进宅院。当他们再走出宅院的时候,身后已跟着牛、羊、驴子。

两鬼离开宅院出了庄子,牛、羊、驴子也乖乖地跟在鬼的后头行走。

当黑绰绰的鬼影走远了的时候,那宅院里的人才敢涌出门外,对远去的两鬼跪下叩拜:“谢幽鬼阴魂没有伤害我一家老小。上天有眼,让牲口做了顶替……”

村中左邻右舍也都悄悄地打开一条门缝,在门缝里张望,作着随时关门的准备。

闹鬼的消息很快又传到了满井庄,蒲家哥哥嫂子也在议论这事。

大嫂压低声音,神秘兮兮:“万大夫家的双胞胎一定是做了阎王殿前的拘差。每夜出来,是出来拘魂,拘着谁,谁就一定得死。”

二嫂小心翼翼:“每夜出来,每夜都要走上十家八家,哪得死多少人?倒和瘟疫、兵荒差不多了。”

大嫂:“哎呀,这就是你不知道了。你没有听说吗?幽鬼到了哪一家,那一家的牛啊、羊啊、骡子、驴子,都跟在后头出来。这就是牲口顶罪。牲口代主人赴阴曹地府抵命。常言说富人命大。富人有财产买通。”

二嫂:“咱这些人家咋办呢?”

大嫂:“你不也有一条毛驴?”

二嫂叹息。蒲母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出门而去,直奔场屋。蒲松龄夫妇将母亲迎进家里。

蒲母气喘吁吁:“你们还是到老屋里避一避,这场屋在野地里,左右前后没有邻居人家,妈替你们担心,闹鬼的事听说了吧?”

蒲松龄:“妈,我不怕鬼。”

蒲母沉下脸:“人能不鬼怕吗?鬼是阴物,最会害人。”

蒲松龄:“妈,儿自小就喜欢谈狐说鬼,总想着把鬼狐搜集起来做几篇文章让世人看看。”

蒲母着急:“可千万别去招惹鬼怪,人家躲还躲不及呢。”

蒲松龄:“娘,世上哪有真鬼?”

蒲刘氏对丈夫使了一个眼色将婆母扶进卧室。

这时蒲家原先的那老仆丢魂落魄地进来:“老三,你是有学问有见识的人,你说咋办?我答应过万家的双胞胎,答应替他们收尸,结果尸身没有找到,现在又闹起鬼了。一定是万家的两个阴魂,你说他们能不找我?你说咋办?”

蒲松龄:“我家有一头驴子,你牵回家去,万一两鬼来了呢,毛驴让他牵走,不是说牲口可以替人抵命?”

老仆:“那不行,万一你们碰上了怎么办呢?再说,燕子的事我已经对不住你了,怎么能再让你……”

“老伯,你说哪去了。驴你尽管牵去,至少可以壮壮胆。我没有什么。蒲家老三是孤仙居士,鬼怪知交,我倒很希望双鬼上门,蒲老三也趁机可以见识见识。”

老仆连忙摇手:“可万不能有这样的念头。鬼是游魂,你一念刚起,他们就知道了。”

蒲松龄笑了起来:“我真想会会他们。其实,你也应该和他们会上一面,当面道个歉,也就不用日日提心吊胆了。”

老仆:“这倒也是。”

蒲松龄:“我想我们会有机会。”

就在这天晚上,月光下,两鬼降临了满井庄。两截僵直的身子,蹒跚而来,无头无脸,身上丝丝地冒着鬼气。两鬼首先走访了蒲家。两鬼在蒲家门前怪叫了两声,蒲家的大门就自动地开了,接着就有驴子窜了出来。两鬼靠着驴子叽里咕鲁似乎耳语了几句什么,驴子便乖乖地跟着走了。

大嫂这才从黑暗里闪出,在门口对两鬼揖了又揖。

村外沟坎下。蒲松龄和老仆静静地隐伏在那里。老仆想耸身站起,又被蒲松龄按下。两人躲在暗处,悄悄地注视着两鬼的举动。

两鬼离开蒲家之后,又来到了王家。王家开了大门,窜出一头牛。

又来到李家。李家开了大门,又窜出几只羊。

二三十只牛、羊、驴、骡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控制着,不约而同地跟在双鬼身后,整齐划一,浩浩荡荡,蔚为可观。

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多牛羊都像着了魔似的,听话地跟随在无头黑鬼的后头。

沟坎下的蒲松龄和老仆,便也在头上竖了事先准备好的羊角,悄悄上前跟在牲口群的后面,成为集体行动中掉队的一部分。

幽鬼领着牲口,渐渐走近了一片林中的庄园,茂密的树林吞没了牛马驴羊。身披羊皮头顶着羊角的蒲松龄和老仆对视一眼,也跟进了林中。

林中奢华的私家别墅式家园被一道围墙箍着。两个幽鬼站在围墙门前。幽鬼走进了墙门,后面的牲口群也随之而入。

老仆悄声问:“咱们怎么办?”

蒲松龄:“里面大概就是鬼府。既然来了,何不进去看看。”

二人走了进去,只见庄园幽深繁复,一处临池的水轩里亮着灯光,牛羊都乖乖地歇在园中的一个角落里。两黑鬼突然消失了。

蒲松龄和老仆蹑起手脚走近水轩,舔破窗纸,不觉顿吃一惊——

水轩里坐着康仁龙、康利贞。两个无头黑鬼卸下鬼装,竟是衙门里两个差役。

老仆悄声说:“这两个人我认识,常常下乡催捐逼税。”蒲松龄摆摆手。

只听康仁龙说:“你们干得不错,老百姓能乖乖地把牲口财物交出来,这办法好。”

康利贞:“听说是拱手相让。”

其中一鬼:“有的人家送出牛羊不说,还在门口烧香叩拜,没有一句怨言。”

康仁龙哈哈大笑:“我说这些小民百姓,就是命贱。虽说软硬不吃,却是怕吓,一吓唬,屁滚尿流,什么都能交出来。”

康利贞:“这叫明拿暗取中的暗取二字。”

另一鬼:“我们用黑丝线拴着牛羊,夜里看不到,老百姓以为牲口真会跟着鬼跑。”

康利贞:“重要的是万家双胞胎的两个无头身子让我着人埋了,老百姓就预先在心里藏下鬼了。这叫心中有鬼才会怕鬼。”

一鬼:“康大爷高明。”

另一鬼:“再这样下去,只怕老爷的牛羊没有地方养了。”

康仁龙:“牛羊还会怕多?你们不知道我老爷什么出身?干过山匪,贩过私盐,到手的东西都会变成银子。你们明白吗?”

二鬼一齐拱手:“小的明白。”

康仁龙哈哈大笑:“明白就好……”

笑声戛然而止,大门砰地推开。蒲松龄和老仆出现在门口,怒目而立。

康仁龙:“你,蒲松龄,蒲秀才,对,我们见过。”

蒲松龄:“不错,我们见过,现在又见面了。”

“蒲秀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见教?”

“在下雅爱搜神,喜欢找鬼。因为闻到鬼气,一路找来,没有想到这么好一处庄园,竟是鬼域之地。”

康利贞:“请蒲先生不要指桑骂槐。”

老仆怒目慾裂:“什么指桑骂槐,骂的就是你们这些装神弄鬼的大人。骂的就是你们这些玩弄小民百姓的老爷。”

康仁龙一拍几案:“放肆。”

蒲松龄:“康老爷也会发怒?康老爷就不知道小民百姓也会发怒?康大人既然身为大清朝廷命官,淄川百姓父母,应该体恤民困,共度时艰,以为民造福为己任。而你都做了些什么?先是三分地税增至五分,如果是为了国库,百姓也就认了。后来又将一分火耗加至三分,这是中饱你老爷的私囊,你老爷比别人更需要钱财,更喜欢钱财,小民们也没有话说。喂饱你老爷,养肥你老爷,想你老爷能为百姓明断是非,勤政办事。可是你都干了些什么?堂堂一个七品正堂,竟做出装神弄鬼之事,威吓百姓搜刮民财,弄得人心惶惶,四乡八野不得安宁。”

康仁龙气急败坏:“你,你蒲松龄,你好一个蒲松龄……”

康利贞:“蒲秀才辱骂朝廷命官,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康仁龙:“对,你说该当何罪?”

蒲松龄冷然一笑:“那我们可以去知府大堂相见。”说完,转身慾走。

康仁龙忽然大笑:“蒲松龄,你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难道还想出去。”

蒲松龄掉头一看,“两鬼”已经站在他身后。门口也有三五个人把守。

老仆双臂一振:“你们敢碰蒲大秀才一根毫毛,我这身老骨头就跟你们拼了。”

康仁龙将一只茶盅猛地掷到地上,差役家丁一齐上。

老仆掂起一根顶门棍,狂挥乱舞:“三少爷,快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无头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聊斋先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