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十四、风流倜傥的舞厅老板“佐罗”

作者:董茜

“巴西女人七比一多于男人,可我一个也没有,一定是哪个男人有十四个女友,占用了属于我的那七个。”

终于回到了巴西,我的生活又恢复了以往的繁忙,这天我的韩国女友善华打来电话,她是个安静的女孩子,话不多,但讲起话来很动听,慢悠悠的,声音很甜美。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听我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她总是默默地听着,所以,我一向把她当做一个好听众,可今天电话里的她好像变成了一个人,声音里带着兴奋和激情:

“前两天朋友带我去了一个迪斯科,是巴西利亚最好的disco舞厅。叫new york(纽约)”一听到迪斯科,我的心开始荡漾,情绪也跟着激昂起来,在北京的时候,我最喜欢去disco。舞厅,我喜欢那种快节奏的跳动,它让人感到快乐、兴奋和有时代感。

“那里有最好的音乐和灯光,还有许多的帅哥。最让人振奋的是,舞厅的老板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他风趣、幽默、让人动心。”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善华嘴里讲出来的,她在我眼里一直是一个保守、温顺、乖巧、很有原则性的小羊羔。我从不会把她和任何巴西男人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料到她竟然会倾心于一个英俊的舞厅老板。

“如果你今晚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去那舞厅跳舞”还没容我讲话,她不给我丝毫考虑的机会,又开口了,“我晚上去你家,然后我们一起走。”

经她这么一鼓动,我的心早就痒痒了,眼前已经出现了dis-co。那令人激动的场面,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在电话里笑得很开心,很甜美。

天一黑,我就迫不及待的催促善华。她却十分胸有成竹,从容不迫地说:

“急什么,今天是周末,大家是不玩到天亮不回家,所以也没有人这么早就出去,怎么也要等到十点以后。”

说真的,自从来到巴西以后,每天为生存而奔波,大脑里好像从未想过要去享受一个“疯狂的周末”。同桑塔那住在一起以后,我们的生活就更加平静,除了那些应酬的酒会之外,大部分周末我们都是去郊外、乡村、农场去享受那种田园式的大自然,这样的日子真的悠闲得要命。清晨醒来听到山谷里各种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泥土的气息让人感到清新、凉爽。阵阵咖啡的香味,已从厨房飘来,我清楚地知道佣人们已经备好了早餐。在巴西,大部分中产阶层的家庭都会在郊外买块地,大约一、两亩地左右,然后再根据自己的喜爱盖一幢房子,在空地上种些瓜果、蔬菜、再养些牛、羊、马、鸡、鸭,自然还会养几只狗照看农场的治安并雇一两个壮劳力照看牲畜和植物,一两个女人做家务和照看鸡鸭。巴西的劳动力很便宜,一般请一个这样的人工,按照当时的比价,折合成美元也不到一百美元一个月。桑塔那的农场距巴西利亚八十公里,开车只需一小时。

早餐是咖啡加牛奶,在这里喝到的牛奶都是当天早上从母牛身上挤出的新鲜奶,面包也是刚刚出炉的,外壳脆,里面软,香喷喷的,另外还有佣人自己做的奶酪。过去我简直不敢吃奶酪,那股酸酸的、臭臭的味道,就让我想起北京的臭豆腐。在巴西从早到晚,几乎每顿饭都离不开奶酪,久而久之,我也从厌恶发展到喜欢,甚至到了几天不吃反而会感到有点难受。

早餐后,我们时常去骑马或是散步,有时躺在吊床上听着大自然的声音,身体随着吊床荡来荡去,好不悠闲。慢慢地,我却感到这样的生活缺少一种激情。我是一个从小在大都市长大的姑娘,希望自己的生活能时常感到都市的喧哗和节奏,而不是永远在乡村享受这种宁静,它让我有一种提前退休的感觉。

十点钟一到,我和善华就兴致勃勃地向那个令我激动不已的new york进军了。

街上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仿佛比白天还热闹,许多车播放着震耳慾聋的激烈音乐,车上的少男少女狂呼乱叫着,一辆辆车从我们的车旁飞驰而过。我谨慎地控制着车速,不希望发生任何险情。new york不象我想象得那么大,但装修得很豪华,四壁全是大镜子,几个巨大的柱子也都包上了镜子,矗立在舞厅的四个角。周围摆着许多木制的小桌和椅子,进门处一个圆型的吧台,高高的吧椅上坐着几个浓装艳抹的年龄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她们每人手里拿着杯啤酒,有的手里夹着香烟,喷云吐雾地说着笑着。两个带着黑色领结的吧台传者忙得不亦乐乎,他们一边调着酒一边同这几个女孩子打情骂俏地说笑着。舞厅里的灯光一黑一亮,从顶部射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柱,照射在舞池里的一堆堆群魔乱舞的人们,他们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身驱,强烈的乐曲震得我的耳膜几乎破了。门口的通道被挤得水泻不通,我和善华奋勇地无礼地推挤着身边的人群,我的脚踩在了别人的脚上,可我顾不上道歉继续向前迈着腿。就这样,我们终于冲杀出一条血路,挤到了吧台前。我们试图找两张椅子先坐下,刚才那场人流之战使我口干舌燥,大汗淋漓,我需要喝一杯冰凉的饮料,镇定一下情绪。椅子全坐着人,连大厅的空间也几乎都被占据,正在我们东张西望的时候,从吧台里传出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

“小姐,真高兴又见到你。”

顺着声音望去,吧台里站着一个年龄三十岁左右的巴西男人,高个子,宽肩膀,标准的体型好像一个健美冠军。他的那张脸长得很端正,两只眼睛十分有神,闪着野性的光芒,尤其是他那饱满的嘴chún让我觉得他很性感,他让我想起了电影里的佐罗。善华用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在我耳边急促地说道:

“就是他!我电话里告诉你的那个舞厅老板。”

“佐罗”走出吧台,笑容可掬地来到了我们的面前,看到了站在善华旁边的我,他的眼睛一亮:

“今天我真幸运,两个漂亮小姐来为我助兴,”他把右手伸向我,自我介绍道:

“我叫马克。”他的动作很潇洒,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很有诱惑力,善华的眼光没错。

“我叫克丽斯蒂娜,善华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我也将我的右手伸给他,他握住我的手,摇了摇,在放开我手之前的那一刹那,将我的手在他那大手里用力握了一下,与此同时,他的中指在我手心里抓了两下,我赶忙象触电似的将手缩了回来。巴西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这样做的话,意思就是说,他喜欢你,想挑逗你,想与你发展进一步关系。可我只想出来玩个痛快,以摆脱家里那种一成不变、过于舒适的环境,我不想受他的诱惑。

他向远处的一个男招待挥了挥手,用手势向他示意了些什么,小伙子会意地点了点头。不出一分钟,就搬出了一张小圆桌和三把椅子,坐定后,他询问我们喝什么,并说今晚我们的开销全部免费。我点了一杯可乐,迫不及待地喝下去,这才大舒了一口气。

一阵强烈的节奏过去后,音乐开始变得缓慢。优美,一对对男女紧抱在一起,踩着缓慢的舞步,“佐罗”对我伸出一只手:“我请你跳舞。”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善华,她会意地点了点头说:“去吧,去吧。”我们双双步入舞池,“佐罗”一把将我的腰紧紧地搂住,我的身体完全贴在了他那宽旷的臂膀中,我们的脸离得很近,他的嘴chún几乎贴到了我的耳朵,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从他呼吸中发出的热气。“你很迷人,”他轻声在我耳边说着,也不管我是否在听,“我做梦都希望有一个象你这样的东方女孩做我的爱人,我没有女朋友,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想不到他会如此直率,刹那间,他身上的那种神秘感立刻烟消云散了,我把头微微偏向一边离他的脸稍稍远了一点:“不,我有男朋友。”他好像并不感到惊奇也不气馁,继续开展着他的攻势:“那没有关系,你始终可以做我的女朋友,这是公平竞争。”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因为你使我动心,让我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他的眼呕冒着火,好像要把我吃掉似的,那只在我腰上的手臂好像一把大钳子,将我夹得更紧。他的头微低着靠在我的额头上,嘴chún在我的耳跟轻轻摩擦着,使我全身仿佛触了电似的血流加速。我的脚下好像踩了棉花,轻飘飘的,已经有些跟不上节奏。这是我来巴西以后,第一次与桑塔那以外的男人如此亲近,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这样兴奋,我们都不再讲话。我闭上眼睛,随着优美的乐曲任凭腰中的那把“大钳子”将我夹来夹去,而已越夹越紧。“佐罗”真不愧为是舞厅老板,迈着轻盈的舞步,自如地动着,他眼里的烈火燃烧得更加热烈,身上也散发着热气,我不敢看那双眼睛,旧自己会被它溶化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我身体的下方,本能告诉我应该停止和他跳舞了,可他的身体却好像一块磁铁,把我深深的吸住,我有些动情,紧靠着他的身体,尽情地随着音乐扭动着,好像在梦中一样。在那一刻,我丝毫没有想到桑塔那,更没有去想我那个温暖的家,以至于在以后的几天里当我面对捕鱼归来的桑塔那时,一直为此而深感内疚。

“迪斯科”乐曲又重新奏起,我们回到了座位上。酒吧台的小伙子在叫着“佐罗”,看样子需要他去处理一些事情,他很不情愿地离开我们,走前还特意补充了一句:“你们开心地玩,等我处理完工作,带你们去其它地方转转。”接着他就郑重其事走到吧台,脸上的热情、烈火、微笑全都一转眼不见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对着吧台的小伙子们发号施令。

“怎么样?他舞跳得不错吧?”善华急迫地想知道。

“还可以。”我轻描淡写地回答她,想起善华曾经那么激昂的对我谈起这位“往罗”,我心里似乎有一种对朋友的歉意,自然不敢让她知道跳舞时“佐罗”对我所说的话。

我和善华在舞池里不停地跳,好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疲劳,不知跳了多久,直到“佐罗”站在远处对我们不停地挥手,我们才不得不停止这种疯狂的跳跃。随着他一声令下,我们钻进了他那辆停在舞厅门口的红色的跑车。

车在街上飞驰着,“佐罗”将车开得飞快,犹如美国枪战片里的那些场面,他穿梭般的在街上拐来拐去,超过了所有的车子,每一个转弯,轮胎都发出“滋滋”的声音,吓得我和善华不时惊恐得怪叫着,他很得意,笑得十分开心。

就这样七转八转的,车子停在了一个rǔ白色的建筑物前,这里不象new york那么气魄,小小的门被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包围着,门前站着一个壮得象头牛一样的保安,他表情严肃,嘴角向下好像一个丧门星,让我奇怪的是:门前三三两两站着的人几乎是清一色的女人,那个“丧门星”一见到“佐罗”,满脸就笑开了花,点头哈腰地迎上去。他们嘀嘀咕咕地说了些什么,紧接着“丧门星”就拿来一把椅子在门旁一放,又送上一瓶啤酒,看到站在一旁莫名其妙望着他们的我和善华,“佐罗”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这是你们女人的天地,叫“女人之夜”。我们男人是无权进人的,所以,我只有坐门前等你们的份儿。”

我和善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葯,更不知迈进这个门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看到我们俩呆若木鸡的样子,他大笑着:“别紧张,我不会把你们俩卖到妓院的,只是想让你们看看巴西人真实生活的另一面。”他脸上挂着安详和让人信任的笑容,使我们的心也安定了许多,这家伙真是个变色龙,但他的确有让人可以随着他的表情来改变情绪的能力。

顺着窄小的楼梯走下去,眼前突然一片空旷,一个巨大的舞厅出现在我们眼前。这里的一切都很有南美风格,墙上挂着印第安和墨西哥武草帽,以及一些动物标本,四周围一圈火车包厢座位,中间是舞池。让我们惊讶的是,整个舞厅里没有一个男人,全是女人,有年轻的少妇,也有十七、八岁的少女,舞池中央一个英俊、体格健美、眼睛上带着黑色眼罩的小伙子正在表演着舞蹈,他是这里唯一的男人。他的动作很协调,身体的每一个关节也动得十分有韵律,随着音乐,他做着许多很性感的动作,激起这些兴奋的女人们的一阵阵狂叫,他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四、风流倜傥的舞厅老板“佐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