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十六、我终于当上了医生

作者:董茜

我在带皮的猪肉上练扎针,终于练出了自己的诊所,并如愿以偿当上了一名针灸师。

自从那次中国大使馆的酒会之后。我一下子结交了不少的中国朋友。一位北京姑娘文小姐,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在国内曾当过医生,现在巴西利亚的一家高级疗养院做针灸医师。一对广东来的李先生和太太,他们开有一家中餐馆,移民巴西有十多年了。顾医生一家是最新的移民,也是发展最快的,他的精湛的医术,赢得了当地人的认可,所以他的诊所每天都是门庭若市,如不事先预约的话,至少要等上一个多小时才能排上号。我父亲会针灸,小时候,一遇上有什么不舒服,父亲就为我做针灸治疗,每次都很有效。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翻阅父亲的那些医学书,虽然深奥,但有趣。我从小对医生就怀有无限的崇敬,总希望长大了自己可以做一名医生,可惜我的父母为我选择了去做一名艺术家。

一天,在与顾医生的闲聊中,他忽然对我说:“我觉得你可以学学中医,将来自己开一家诊所。”

“我?我行吗?”我怀疑地问。

“怎么不可以,你这么聪明,一定可以学出来,我可以教你。”他很有信心地说。

“那应该怎么学啊?从哪里开始呀?”我问道。

“这样吧,从明天开始,你每天花半天时间到我诊所来,到时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好吧!”我肯定地回答。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穿上了白大褂儿,真的成了一名医生,耳边不断地听到有人在叫着:“董医生!董医生!”醒来的时候,我差一点以为这一切是真的,看看身上,并没有穿什么白大褂儿,还是那件花花的大褂儿睡衣。

我安排好店里的事务,就兴冲冲的开车向顾医生的诊所驶去。

诊所的面积并不大,外面一个厅放着几张沙发,已经坐满了等候的人。他们有的在看杂志,有的在看电视,一张小桌后面坐着笑容可掬的顾太太,她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和善,可信任。她在那里负责接听电话和接待前来就诊的病人。看到走进来的我,她会意地用手向房间里指了指,示意让我进去。里面只有两间房,每一间里都放着两张治疗床,床上铺着白白的床单,墙上挂着几张巨幅人体经络图。四张床都已躺上了病人,每个人身上都插满了针。顾医生对我问了声好,接着就严肃地对我说:“你先去隔壁房间换上一件白大褂几,这是规定。”

我乖乖地换上了自己做梦都想穿的白大褂儿,又回到治疗室。一个病人趴在床上,背部和腿上都是针,顾医生正在给病人起针。看到我已按规定穿好了白大褂,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并开始用中文同我讲话:

“快来,帮我一块儿起针。”

“不,我不敢。”看到那些插在人身体里的银针,我碰也不敢碰。

“这有什么不敢的。”他声音有些提高:“又没让你扎针。记住,向垂直的方向快速一拔,就可以了。”接着他又特意叮嘱了一句:“切记,一定要快。只有速度快病人才不会感到疼痛。”

我两手抖得要命,幸好病人是趴着的姿式,看不到我那慌张的样子,否则我可真的会有麻烦。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情绪,手指捏住了针的上端,两眼一闭,“噌”的一下。我睁开眼一看,银针已经完全拿在了我手里,病人纹丝不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心花怒放。真想大叫,顾医生微微笑了笑:

“不难吧。就这样,继续来。”

接下来的几根针,我似乎有信心多了,取得也很顺利。

以后,每次去诊所,顾医生一边为病人治疗,一边耐心地为我讲解什么是经络和穴位,针对不同的病症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法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并搬出一摞厚厚的书籍让我拿回家里阅读。什么《中医理论》、《人体经脉学》、《解剖学》等等。

我的生活就更加繁忙,除了照看小店的生意,每天还要开车二十公里去顾医生诊所学习,晚上回到家里还有一大堆医学书等着我去读,我根本无法抽出时候去料理家务事,所以,我家里不得不请了一个女佣,名叫娜伊。她三十七岁,家务事做得很好,又很有责任心。最主要一点,她喜欢小动物,当时我家里养有三只狗:菲菲、莉莉和冰冰,还有一只会说话的鹦鹉,叫乖乖,这也是我必须请女佣的原因之一。娜伊最大的毛病就是爱喝酒,但好在她工作的时候从不喝。我家后面有两间佣人房,娜伊就住在那里,并且,我们之间相处得很融洽。

经顾医生几个月的耐心指导,我对中医有了初步的认识和了解,顾医生让我开始练习扎针,他给了我几根针,我问道:

“在哪儿练?难道在我自己身上练吗?”

“对,但不是现在,首先你要先在带皮的猪肉上练。”他说。

“猪肉?”我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兽医。

我在肉店买了块猪肉,试着往猪皮上进针,进不去,我连试了几次,还是不行,针已经被我扎弯了几根,我仔细检查了一下我的“猪肉病人”,发现皮太厚,又硬,一定是一头老猪!我又跑回到肉店,重新选了一块皮比较软的肉,我脑子里把顾医生讲的所有进针要领前后想了一遍,这一次银针在我手好像变得很听话了,不费任何力,就穿透肉皮,深深的扎进那块猪肉型,就这样,我一遍遍地扎着,捻着。直到把那块肉扎得百窟千疮,我才停止。

接下来是要在自己的身体上练习进针,这一次可不象在猪肉上练那么软松。我准备先拿自己的大腿“开刀”,我把银针捏得紧紧的,下了几次决心,还是不忍下手。

我给在疗养院当针灸师的小文打了个电话。

“我正在练习在自己身上扎针,可我实在下不去手。”我万般无奈地说。

“没人能帮得了你。”她的声音很平淡,一副不以为然的声调。“我总不能帮你在我自己身上试呀。”

听到这里我“扑哧”一声笑了,心里顿时觉得松驰了些。

“告诉你一个办法吧,把自己身上的肉当成那块带皮的猪肉,你就下得去手了。”她轻描淡写地就结束了电话。

“对,我现在是在给那块猪肉扎针。”我就这样”遍遍地对自己说着。

银针又一次拿在了手里,我在腿上擦了些酒精,对准了穴位,深深吸了一口气。快速准确的将针扎了下去,没有任何的疼痛感,整条腿仿佛触了电似的,酸酸的,胀得直发麻,我知道,这就是有针感了,“万事开头难”,只要这第一针顺利,就增强了我的自信心,这下我的情绪来了,不断在自己身上的不同穴位扎着。

这天我照旧来到顾医生的诊所,诊所里依然那么多人,顾医生正在向一个中年女人询问着病情,看到我走进来,他将那女人的病历给了我,上面已经写明是坐骨神经痛,这是巴西人的常见病。大部分居住在巴西利亚的人,都是在政府机构工作,因长期坐办公室,他们的常见病基本上都是颈椎、腰椎和坐骨神经痛。巴西人对中国的中医似乎有一种绝对的信赖,可能是因为两国相距甚远,早年交往也不多,所以,他们认为一切来自中国的东西都是好的。尤其是他们对人参的崇拜,认为它是治百病的灵丹妙葯,并盲目地相信人参能够提高男性性功能,以至于对中医也充满无限的好奇和神奇色彩。

“你来处理一下这个病人吧!”顾医生用命令的口气说。

我镇定地拿起几根针,判断好穴位,准确无误地扎了下去,顾医生满意地点了点头,轻声地在我耳边说了声:

“扎得不错,你可以出师了,看得出你在家没少练。”

我心里感到甜甜蜜蜜的,过去我一直以为在别人身上扎针一定比在自己身上扎更紧张,在我给病人下针的那一刹那,我才真正意识到,我所扎下去的部位,只是某个身体的一部分,它与我并不血脉相通,我想到的是如何更好地改善这些肌体的不适,这将不存在任何私人感情色彩!所以,我能够从容、镇定地对待这一切。

又是几个月的实习,我的“医术”也大有长进,在顾医生的严格指导下,我也基本上能够掌握一些临床经验,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加严格系统地了解中医,我决定专程回北京,去北京中医研究院继续深造。

我参加了三个月一期的全日制全国高级针灸班,班上一共三十多人,大部分来自全国各大医院的中医师,在他们中间,我是一个半路出家的“蒙古大夫”。三个月的课程十分紧张,我是在下飞机的第二天就直接去学校报到和上课。因为时差的关系,第一个星期,我脑子里一直是昏沉沉的,以至于我必须靠大量的咖啡为自己提神。我几乎没有时间陪我多年不见的父母、姐妹,更没空上街逛逛,去领略久违的北京的新风貌,我一头钻进这繁重的课程里面,没有给自己丝毫喘息的机会。直到课程结束的最后一天,我终于兴高采烈地拿着学院发给的证书回到家中,同全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因为第二天,我就要返回巴西了。我心里惦记着我那小店,虽然走前我已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可我始终放心不下,我也想念桑塔那,更加挂念我那几只小狗和鹦鹉,它们就象是我的孩子一样陪伴我这么多年。这也是我第一次深深地意识到,巴西已经是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已经真正把它当做自己的家了。

匆匆地回北京,又匆匆地离去,自己大概已经适应了这种来去匆匆的生活。父母没有怪罪我,这让我十分感激和欣慰。

回到巴西以后,我就开始为开诊所做准备。先是找地点,这并不难,报纸上出租广告多得要命,我不费太多周折,打了几通电话,看了两三处地点,一个星期里,我就选中了一套带庭院的房子,离我商店又近,步行只需5分钟。它很符合我的要求,一个大厅用来做接待室,三间并排的房间,一间做诊室,二间做治疗室,整个房屋很干净,墙壁洁白象新刷过的。我只需将外面的铁门和铁栏杆油成白色,因为有了上一次给小店刷油漆的经验,这一次,我自己动手就更是不在话下。

接着就是办执照,过去,我以为办这类执照一定很难,为此,我专门请教了顾医生。

“不难,你只要带上你的身份证,巴西认可的中国学校的文凭,带上些钱,也不多,合200美元就可以了。”他轻松地说。

“大约要等多长时间。”我问。

“快得很,当时就可以拿到执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别忘了,开业前请卫生检验部门去给你做一个检验合格证明,就万事大吉了。”

“可这是医疗诊所,不会就这么简单吧?”我始终怀疑地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在巴西,中国的针灸并不属于医学范围之内,而被视为中国的一门传统技术,所以,一定记住,你不是医生,你是一名针灸师,你可以给病人做治疗,但绝对没有处方权,否则你会吃官司的。”他怕我不相信就加重了语气:“这里一位香港来的针灸师,为病人开病假条,被政府发现,至今还为此而受着惩罚。”

“怎么惩罚?”我很想知道。

“十年之内不许入籍。”他的面孔很严肃。

“好,我会注意的。”我诚恳地点了点头。

我的诊所终于如期开业了。我请了一位巴西姑娘琳达做接待员,开业前,我在当地报纸上做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广告。开业的第一天,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检查了诊所里的一切,生怕有什么疏忽。最让我担心的就是没有人来,但我也做好了空等一个星期的准备。大约上午10点半左右,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一位20几岁的巴西姑娘走进来,我热情地迎上前,她笑咪咪地坐在了琳达对面的椅子上:

“我的颈部经常疼痛,已有二年多,听说针炙可以治疗,所以,我想咨询一下。”

我为她做了颈部检查。

“你工作时是否经常使用一个姿势?比如说,打电脑?”

“对,我是搞电脑的。”她肯定地回答。

“因为长期保持一个姿势。所以,对你的颈椎造成轻微的压迫和损伤,但不必担心,你只需扎几个疗程,就会好的。”

她喜出望外:“我今天可以开始吗?”

“当然可以!”我更是喜出望外。

“但是……”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疑惑,“我担心你们用的针

现在爱滋病这么多,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别担心,我们这里每个病人用的针都是分开的,结束时,你将针带回家,下一次来时再带来,这样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她放心地舒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说: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她就成为了我的第一位病人。仅仅经过两次治疗,她的疼痛已得以缓解,又经过一个阶段的巩固治疗,她的颈椎病完全好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第一天开业,我就接待了七位病人,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

慢慢地,我的病人越来越多,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阶层。有些甚至成为我的好朋友。

这天,印尼大使馆的大使阿立克斯邀请我去他使馆参加酒会,他是我诊所的“长期病号”,也是我的好朋友。是一位思想活跃、热爱音乐的大使,自己会弹一手好钢琴。

在酒会上,阿立克斯无意中问我是否会弹钢琴,我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灵机一动,把我带到了大厅一角的那台yamaha三角钢琴前,对所有的来宾宣布: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让我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针灸医师克丽斯蒂娜女士,她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出色的针炙师,今晚,她将在此为大家演奏一首钢琴曲。”

我坐在钢琴前,眼前仿佛出现了军艺的小琴房、歌剧院的排练室、京伦饭店的西餐厅以及舞台上的灯光和那么多的鲜花掌声……一个个音符在我的手指尖下飞快地流过,动人的音乐飘荡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全场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在专注地欣赏着,直到我最后一个音符结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许多人围坐在我的周围,对我的琴艺赞不绝口,我听到旁边一位先生无限感慨地对他身边的女士说: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位中医师居然钢琴弹得象专业演奏家一样,太神奇了。”

我差点笑出声来,心里默默地说:

“你哪里知道,弹钢琴才是我的专业,中医也仅仅是副业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