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十八、情人旅馆

作者:董茜

一杯酒下肚,我周身热血沸腾,两眼放火,故意扭动着身子,用手在桌下捏了一下他的大腿说:“吃完饭我们去情人旅馆好吗?”

时间过得真快,又一个狂欢节到来了,经历了几个狂欢节之后,我早已对它失去了兴趣。唯一让我珍惜的是:我可以舒舒服服地休息几天,不用去想店里的顾客和诊所的病人。

因为无休止的工作,我留给同桑塔那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这个假期对我们俩人来说十分难得。

我拼命地睡觉,好像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似的。阳光透过窗帘缝照射在我的身上,那只还没吃早饭的鹦鹉乖乖已经扯着嗓子大声尖叫着,并且一声比一声高:“christina,eu quero cafe.”(克丽斯蒂娜,我要喝咖啡)!这些话都是我的佣人教它说的,娜伊也放假休息,乖乖大概是饥饿难耐,我很想起来给它弄些吃的东西,可我的眼睛怎么也打不开,浑身好像散了架一样,软绵绵的。我摸摸身边的桑塔那,床上是空的,我不得不睁开眼睛,看了看床头的小闹钟,时钟指着12点45分、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睡到中午。乖乖还在高声尖叫着。“住嘴,乖乖!”我大叫了一声,听到我的声音,乖乖叫得更凶。我忍无可忍,赶忙从床上爬起来,给乖乖抓了一把它爱吃的葵花子,这一次它真的住口了,兴高采烈地吃着它的午餐。

我拖着酸软的身子,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不见桑塔那,走到客厅,茶几上放了张小条子:

“看你睡得好,不想叫醒你,我去我母亲家,起床后给我电话。桑塔那”

我回到厨房,煮了杯咖啡,那浓郁的香味使我清醒了许多,餐桌上放着娜伊前一天做好的蛋糕和面包,可我没有一点食慾,也不想马上给桑塔那去电话,只想这么静静地坐着,慢慢品着我的咖啡。

“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我拿起听筒。

“哈罗。”

听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请找莉安娜小姐听电话。”他的声音很有礼貌。

“我想你是打错电话了,这里没有莉安娜小姐。”我匆匆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

“噢,那对不起,顺便问一句,你是西班牙人吗?”他还是那么彬彬有礼。

“不,我不是。”我简短地回答。

“奇怪,可你讲话怎么会有西班牙口音?能让我知道你是哪国人吗?”他的声音越发动听。

“中国人。”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告诉他。

“噢,太好了,前些时候我看了一部中国的电影《末代皇帝》,觉得十分有意思,我实在想像不出一个皇帝的生活能有多大的乐趣。如果是我的话,我才不想做中国皇帝呢。”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像在同朋友聊天。

“因为你不懂中国历史,当然无法理解。再说就算你想当皇帝,也没有那个命。”

他也笑了,那笑声很青春,很迷人。

“听你的声音,你好像是一个很有趣的姑娘,我可不可以约你今晚出去吃饭?”他用请求的口吻。

我这才警觉地意识到自己正在同一个陌生的男人交谈,我的神经又紧张起来。

“不,不,我不能。”

“为什么不?今天是狂欢节。除非你有什么其它的安排。”

“是的,我有!”

“那明天呢?”

“也有!”

“那么就后天。”

“我也有。”我迟疑了片刻,“我有丈夫。”我终于说出来了。

“我不介意,只想请你吃顿饭,同你聊聊天。”他并没有放弃。

“可我介意。”这次我的声音很坚决:“你还是去找那个莉安娜一起去吃饭吧。”不容他讲话,我“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我害怕这种谈话再继续下去,虽然是同一个陌生男人,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很诱人。

电话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我一把抓起话筒对电话里大声喊着,似乎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脆弱: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没空!”我正准备挂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克丽斯蒂娜,难道狂欢节也让你变得疯狂吗?出什么事了?我是吉尔。”

“哦,对不起!没想到是你。”我窘迫地回避他的问话。

吉尔是我的牙医,也是我的好友,我们相识已两年。他的年龄大约在二十八九岁,是个才华横溢的青年,他个子高高的,蓝眼睛,五官长得很标致,亚麻色的头发,他没有巴西人特有的棕色皮肤,像欧美人一样白,后来我得知他的祖籍是荷兰人。第一次见到他时,留给我最深印象的是他的微笑,特别迷人,他的声音也是那么温文尔雅。后来我常想,如果当初我不认识桑塔那的话,一定会爱上吉尔的。

“你最近一直没有来我的诊所,上次给你补的那颗牙还需要再补两次,我想你一定很忙。你的诊所怎么样?”他关心地问。

“很好,只是很累。每天忙得要命,终于盼到了狂欢节,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我简短地回答。

“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我今晚要回curitiba看我的父母。”

“curitiba很远吗?”

“不太远,坐飞机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什么时候回来?”

“三个星期。”他的声音里带着忧郁。

“那很久。”我感到有些失落。

“我会想念你的!”他深情地说,声音很温柔甜美。我的两腮有些发热,说心里话,他是桑塔那以外唯一使我怦然心动的男人。

一向自认为伶牙利齿的我,此时此刻却感到喉咙里干巴巴的,心里也是空荡荡的,我想我不该对他的走那么在意,所以,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平淡和无所谓:“boaviagem!”(一路顺风)我尽快结束了电话。

我赶忙冲进浴室,把水龙头开得大大的,让热水从头到脚将自己冲个痛快,以此来冲去心中的烦燥,走出浴室,我觉得心情舒畅和清新了许多。我重新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桑塔那母亲家。

大约下午四点多钟,桑塔那回来了,看到我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他心疼地抚摸着我的手说:

“你最近工作太辛苦,今天放假,娜伊又不在,别做饭了,我们出去吃churrasco(烤肉),你看怎么样?”

我欣然同意。巴西烤肉是我最喜欢的食品之一。有人说来巴西,如果不吃巴西烤肉的话,就等于白来一趟,这话一点不假。

我们开车来到了巴西利亚最大的一家烤肉店,今天是假期,所以人特别多。幸运的是,我们居然还能够找到一个空位子。

餐馆没有太多刻意的装修,一切都是木结构,而且全是那些很原始,没有经过刨光的木头桩子,看上去给人一种质朴的感觉。镶入墙壁里长长的烤炉上架着一串串烤得直往下滴油的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长桌上摆着一盘盘自助沙拉,品种之多让人眼花缭乱。巴西的烤肉店一般都是自助形式,你可以尽情地吃,服务生会不停地为你送肉,直到你吃不动为止。

桑塔那要了一杯开胃酒,给我也叫了一小杯巴西的甘蔗酒,这种酒虽然烈,但味道酣甜的,很好喝。我原本不喝酒,但却喜欢尝试一些新鲜玩意儿,人活一辈子,不应该留下什么遗憾,我常常这样想,再说,今天又是放假,就算是一醉方休,也未尝不可。

我们静静地吃着,谁也没有更多的话可说。听说夫妻在一起生活久了。就会感到平淡,失去新鲜感,过去我们在一起有那么多的内容,难道现在已经相互厌倦了吗?我不敢再往下想。

一杯酒下肚,我感到周身热血沸腾,脸也开始发烧,望着沉默不语、独自吃着烤肉的桑塔那,我两眼放着火,故意扭动着身子,用手在桌下轻轻捏了一下他的大腿,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吃过饭我们去motel好吗?”

他抬起头,看到春心荡漾的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大笑了起来,并不住地点头。

“好吧,好吧,我看出来了,如果今天不去motel的话,你会在回家之前就把我整死在某处。”

motel就是汽车旅馆,但在巴西的意义不同,是情人旅馆的意思。是为那些没有独立的住所,或是出来偷情的男女提供幽会的地方,当然也有一些夫妻为了寻找不同的感觉和刺激去情人旅馆。过去我常听我的巴西朋友们讲起motel,可从来没有去过。

我们的车开到了一个独立的建筑物前,耀眼的霓虹灯闪着一颗颗的心型图案,一排明显的大字casa de amor(爱巢)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光芒,毫无疑问,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车开到大门口,铁门紧闭着,旁边一个小窗口也是关着的,我们的车就停在了小窗口旁,我正奇怪为什么窗口不见打开,这时,传来了一个女人甜美的声音:

“女士!先生!晚上好!欢迎你们来爱巢,我们这里有最好的房间和周到的服务。您的右上方是房间的价目表,您可以仔细地看好,并让我知道你们所选择的房间类别。”

小窗口还是紧闭着,我只听到声音,可是没有见到任何人,抬头看了看价目表,上面有豪华房,舒适房,普通房三种,价格是以小时计算。“豪华房。”桑塔那对着窗口说。

“请稍等。”几秒钟后,一个小托盘从窗口的下方送了出来,上面放着一把遥控钥匙,钥匙上挂着一块心形状的小牌子,上面写着号码。

“这是您房间的钥匙,房间号是108,开车向右转,右手边第四个房间就是,你会看到号码的。祝你们愉快!”女人的声音更加柔美了。

紧接着,大铁门就慢慢地打开来,我们开车按照她指引的方向,果然看到车库门上醒目的号码108,桑塔那一按摇控器,车库门自动打开了,我们将车直接开进了车库,半分钟之后,铁门又自动地关上了。

车库的最里面有一个小楼梯,顺着楼梯走上去是一扇门,打开门,里面是大厅,一张小圆桌上放着一把鲜花,旁边有两把椅子,顺着厅的另一个门进去,嗅,上帝,我仿佛进入了梦幻世界。

这是一个大约有五十平米的房间,房顶和四壁都是淡蓝色玻璃做成的,好像一个水晶宫!玻璃后面不断地向下流着水,我甚至可以听到那潺潺流水的声音。房子的一半被一个巨大的玻璃热水浴池所占据,几个藏在玻璃后的暗灯,将池里的水映照得五颜六色。池子的一角立着一个一米多高、造型优美的玻璃鱼,从鱼嘴里向外流着喷泉一样的水。房间的另一侧是一个心形状的双人床,床上的枕头靠垫全是淡蓝色的,并且也都是心的形状,床周围的四壁都是镜子,和床相对的房顶部也是一面大镜子。房间里有许多的暗灯,每盏灯的光线都很暗,那微弱的光芒照射在几个线条流畅、优美的抽象派人体雕塑上,它们分别摆放在床的两侧和浴池旁。房间的一角是一个华丽的酒吧台,上面摆着各种名酒和两个水晶高脚杯,吧台旁边的闭路电视里正播放着男欢女爱的镜头。玻璃墙上弯弯曲曲地爬着的几条青藤,再配上抒情优美的萨克斯背景音乐,我觉得这简直是梦境!

我脱掉身上的衣服,跳进水池里,温暖的水流冲击着我的身体,我感到每一根神经都在跳跃和膨胀,我迫不及待地叫着正在脱衣的桑塔那。

他在水里抚摸着我,吻着我的身体,我的全身好像过了电似的,完全陶醉了!我也将头埋入他的双腿之间并听到他不时发出急促的喘息声,我们似乎不能再等待,水温使我们的激情加速。水的阻力更加强烈地刺激着我的器官,令我兴奋得透不过气来,我的身体在颤抖,体内仿佛一股烈焰在燃烧。此时此刻的房间里,只听到“哗哗”的水声和那一高一低的呻吟声。

激情过后,他用浴巾将我裹紧,把我抱在床上,我已有很久没有这种完美的感觉了,好像进入仙境。桑塔那倚靠在我的身边,不断地轻吻着我的前额。忽然,他坐了起来,拉着我的手,郑重、真切地对我说。

“我们结婚吧!”

“结婚?”我一下子从仙境回到了现实。

“对,我想一辈子和你生活在一起。请你嫁给我吧!”他眼里流露出期待的目光。

我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他,我爱他,但并没想那么快就结婚,我想对自己的爱有更长的考验期;也想让我们之间有更多的磨合期。

“要知道,我做梦都在想着我们的将来。”桑塔那还在说着:“和你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将来,等他们长大了,我们带他们去中国,让他们学中文,对了,还要学钢琴。”桑塔那还在编织着他的梦,我也好像被感染了,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两个可爱的小生命。

“我们的女儿一定很漂亮,像她妈妈一样。”

“儿子也一定聪明得像他爸爸。”我的心在荡漾。

“女儿起名字叫……”还没容他说完,我就抢先说道:“叫玛丽斯黛拉。”

“对,就叫这个名字。”他附和着“那我们的儿子叫什么呢?”

“当然也叫桑塔那了。”我不假思索地说。

“这么说,你愿意嫁给我了?”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的梦感动了我,最主要一点,他是第一个愿意真正与我编织美梦的男人。

他幸福得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嘴里不断地说着,“christina,eu deamor,muito,muito,muito.(我非常,非常爱你。)

他兴奋地从床上跳起来。

“我们应该开瓶酒来庆祝一下,怎么样?”

“不,我不能再喝酒了。”我摆了摆手。“我想喝杯咖啡。”

“也好,用咖啡来代酒,别有情趣。”

他说着就拿起了床头的电话。

“这里是108房间,我们需要两杯咖啡,请尽快送来。”

两分钟后,听到一声门铃声,我正要起来开门,桑塔那一把拉住了我,接着就听到外面的厅里有人走动的声音,很快,这声音又消失了,等我们开门走出小厅,桌上的托盘里已经放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和两块心型状的巧克力,上面印着amor (爱)的字样。

我们慢慢品着咖啡,那苦里带甜的浓咖啡,让我精神了许多。

我懒洋洋地躺在那美妙的温床里,看着头顶上镜子里的两个赤躶的身体,我们相互抚摸着,他的身体又一次压在我的身上,我始终看着镜子里的一切,这种视觉的刺激让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激情……

“桑塔那,我们回家吧。”我的声音带着倦意。

“明天再走吧。”他声音微弱,已处于半睡眠状态。

“可我们的小狗还没有吃饭。”

他慢吞吞地睁开眼睛,试图驱赶睡意。

“那好吧。”他很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慢吞吞地穿着衣服。

我们的车开到了出口处另一扇大铁门,窗口始终关闭着,一个小托盘早已等待在窗口。桑塔那将钥匙放在了托盘里,托盘自动退进去,紧接着一张账单又送了出来。桑塔那拿过来看了看,如数写了张支票,送进窗口,四周是那么的静,没有声音,更是连个人影儿都见不到。忽然,大铁门开始移动,门上的霓虹灯在闪烁,上面出现几个字:谢谢光临,欢迎再来。铁门完全打开了,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就这样告别了这个温馨甜蜜的爱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