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十九、我在巴西的“孩子们”

作者:董茜

菲菲生了十只斑点狗,我把它们送给住在和我同一条街的人家,我们这条街也被称为“斑点一条街”。

桑塔那总是报怨我对这群小动物太娇生惯养,可我不这样认为,动物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它们需要得到人们的保护和爱护。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小动物,当年随父母去干校,我才是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和叔叔、阿姨们逛县城,我吵着要买两只小油鸡。他们告诉我,小鸡不好养,根本养不活,可我哭着喊着就是不依,叔叔、阿姨拿我没办法,就用几毛钱买下了这两只小油鸡,回去遭到妈妈一顿骂。我把它们放在一个大筐里面,常常去房东大娘家偷些小米给它们吃。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院子,把箩筐里的两只小鸡放出来。它们渐渐地长大了,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到我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趁妈妈去广州出差,我从邻居家要来了一只小猫,起名叫“咪咪”。等妈妈从广州回来后,命令我一周内将小猫送人,我偏是不肯。咪咪也很会讨好,那段时间天天围着我母亲转,睡觉都要睡到她的鞋里,我妈心一软,同意将咪咪纳为我们家庭的成员。

我随歌剧院去内蒙古演出,当地牧民送给我一只小狗,我把它放在我们巡回演出临时住的招待所房间里,每场演出幕间休息时,我都要专程跑回去看看,以至于团里的老同志说:“这只是一只小狗,将来有一天你有了孩子,还不知道要被你惯成什么样呢!”那只小狗被我带到了北京,后来因为邻居的抗议和街道积极分子的再三劝导,我不得不忍痛将小狗送去了农村,为此,我哭了好几天。

我对我现在身边的这群小动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把它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每天喂它们吃,给它们洗澡,带它们散步,同它们交谈。在这遥远的异国它乡,它们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我最亲密、最忠实的伙伴。

菲菲是一只高大健壮,白色和棕色毛相搭配的普通狗,我从桑塔那朋友的农场把它带回来,当时它只有一个月大,因为它是只母狗,所以我就给它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名字:菲菲。

莉莉也是只小母狗,它有一身洁白的长毛,小巧玲拢,机灵可爱。一天,我的钢琴学生向我报怨家里有只小狗没人要,当时莉莉刚刚出生二十天,只有巴掌那么大小,拿在手里就像拿着一团白棉花。我又一次向桑塔那求情,希望他能准许莉莉留下,桑塔那经不住我软磨硬泡,不得不同意了。

要说这个冰冰,真是说来话长了。它是莉莉的儿子,也是身无一根杂毛,白得像雪像冰,所以就叫它冰冰。

我开店的时候,有时会把莉莉牵到店里去陪我,那天我把它拴在店门前的一棵树上,自己忙于在店里清点货物。

突然,我听到莉莉一声惨叫,待我抬头望去,简直呆住了。隔壁肉店老板的小公狗,趁人不备,再加上莉莉被我拴在树上,无力反击和逃跑,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的莉莉给“强姦”了。我狂呼乱叫,四处求援,希望左邻右舍能帮我捉拿这个“强姦犯”,并尽早将它们分开,每个人都对我摆摆手说:“不可以,它们是拉不散的,否则,你会把它们弄死的。”我哭丧着脸看着忍受凌辱的莉莉。它可怜巴巴地望着我,似乎在求救,可我却无能为力。

还是肉店老板经验丰富,他提着一桶凉水,对我说了声:

“对不起,委屈你的小狗了。”就“哗”的一声将整桶水浇到了两只小狗的身上。惠惠崽崽崽你别说,这一招还真灵,两只狗即刻就分开了。从那以后,那肉店老板每次见到我,都似乎有一种内疚感,以至于他经常送来一包包的骨头和肉,满脸堆笑地讨好我:“这些都拿去给你的小狗吃吧。”接着他又神秘地拿出另一个小包,似笑非笑地说,“这是给莉莉的。”我打开一看,里面全是血红的猪肝,大概是给莉莉补养身子的。

那天晚上,我立刻跑到葯店,买了一个针管、针头,又买了一针人用的避孕注射液,回到家里,就把这针避孕葯给莉莉注射了,我不知是否有效,总之,死马当成活马治吧。我苦苦的等了三个月,发现莉莉依然如旧,心里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又过了很久,我发现莉莉的身体有些发胖,我猜想那大概是猪肝吃得多,营养过盛的结果。这天晚上,小文来家里做客,我们正在厅里看着电视,就听到莉莉不停地狂叫,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跑到前院想看个究竟。

黑暗中我看到莉莉躺在地上,离它不远的地方,一只黑黑的小东西在蠕动,我大叫起来:“小文,快来看呀,莉莉捉到一只老鼠,还活着呢!”小文闻声赶来,她仔细地看了一眼,凭着她多年当医生的经验,不屑一顾地说:“你还自称是莉莉它妈呢?这点事情都不懂。这哪里是老鼠,是莉莉生的小狗。”

“什么?”我大吃一惊。“它什么时候怀孕的?我怎么会不知道。”突然我想起莉莉最近肥胖的身躯,我捶胸顿足地埋怨自己:“我真粗心,真大意,真是罪该万死。”

“好了,好了,别再忏悔了,快帮我将它们转移到后院去,最好铺一个软一点的垫子。”小文命令着。我慌慌张张,跑前跑后,终于把一切都安顿好了。莉莉一共生了四只小狗:一只漆黑的短毛,黑头黑脑的,就是我把它当成老鼠的那只。另一只全白色,长长的毛比莉莉还好看,它就是冰冰。另外两只是黑白相间。事隔很久,我始终在想着一个问题:“不知道小狗们的父亲是什么样子?怎么会生出黑白区别那么大的两只狗?”我的邻居安吉拉甚至对我说根据她的判断,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父亲。

菲菲的故事就更加罗曼蒂克,它是一个很显眼的狗,在我们这个地区的狗里面可以算得上是一枝区花儿了。并不是因为它长得出色,而是因为只要是它跑到街上,后面就会跟上十几个小公狗,可菲菲却好像天性高傲,对那些追求者从来是不屑一顾。

这天我下班回到家中,发现院门外一只漂亮的斑点狗,英俊、威猛。它含情脉脉地对着铁门里的菲菲大献殷勤,菲菲也好像一反常态地对着它做着媚态。当我把这一切告诉桑塔那时,他不以为然地说:

“别理它,到晚上它就会走的。”

到了晚上11点,我无意中向外面望去,那只斑点狗还静静地趴在铁门外,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

“桑塔那,它还在门外没走。”

“谁呀?”桑塔那似乎早已忘记了这件事。

“那只斑点狗呀。”

“没关系,明天早上起床时,它一定不在了。”他眼睛盯着电视,心不在焉地说,“狗是会自己回家的。看到它脖子上的皮套了吧,证明它是一只有主人的狗。”

第二天一早,我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窗前向外张望,铁门外,一个斑斑点点的影子还在那里晃动着,我想它一定是饿了,就拿了些水和狗食放在它的面前,它狼吞虎咽地吃下去,肚子里有了食物,它的精神头就更大了,对着院子里的菲菲摆头摆尾,点头哈腰。

已经是第三天了。外面下着小雨,那个小斑点始终痴情的站立在雨中,我心里有点感动,就对桑塔那说:

“我看我们还是让它进来吧,雨下个不停,它会冻病的。”

桑塔那坚决地摇了摇头,说:

“那怎么能行,我们菲菲是少女,怎么能随便把它交给这个如狼似虎的家伙呢?”

下午,那个开餐馆的李先生和太太来家里小坐,李先生一走进来,就神秘地对我说:

“你家门外有一只狗,我看它是相中你们家菲菲了,站在雨里仍不肯离去。”

“它在那里已经站了三天了。”我说。

李先生感概万分:

“你们真是狠心的父母,难道一点也不感动吗?别说是狗,就连我们人都做不到这一点。”他看了眼他的太太:“如果是我的话,别说是三天,只要刚落下几滴雨点,我早就逃之夭夭了。”

站在一旁的李太太也搭腔了。

“你们男人就是这个样子,光是嘴上说得好听。”

桑塔那沉不住气了,赶忙为他自己辩解:

“可别这么说,我可不是那种光说不做的人。”

他把头转向我:“你觉得怎么样?我们把菲菲嫁出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不可以。”说心里话,那只斑点狗确实把我感动了。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桑塔那跺了跺脚终于下了决心,真像是一个父亲终于同意将女儿嫁出去似的。他打开铁门,斑点狗喜出望外一个箭步冲向菲菲,菲菲也兴高采烈,两只狗在院子里欢快的追赶着,打闹着。

菲菲就这么完婚了,接下来的就是“生儿育女”。菲菲的肚子大得出奇,我和娜伊每天都在猜想着它将能生出多少只小狗,娜伊说:

“我看菲菲能生六只。”

“不,生十只。”我只是随便顺口说说,其实我根本不清楚一只狗到底能生多少只。

这天早上,天蒙蒙亮,菲菲在外面叫个不停,我被它的叫声吵醒,跑到外面一看,菲菲在院子里刨了个大坑,它自己躺在大坑里,身旁已有两只刚刚出生的小狗崽。我赶忙冲到佣人房,叫醒了正在酣睡的娜伊。

“菲菲生了,菲菲生了!”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叫着。

娜伊“嘈”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披上一件外衣,就同我一起跑到院子里。

“让菲菲在我房间里生吧,那里暖和些。”娜伊说。早晨的小风还真有几丝凉意。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娜伊在她睡房外面厅里的地上铺了一个厚厚的毯子,我们抱起两只小狗崽,菲菲紧张地跟随我们来到娜伊的房间,我把小狗放在那个刚刚铺好的毯子上,菲菲马上冲过来紧挨着小狗,生怕我们会伤害它们。

临上班前,我关照娜伊:“你今天在家里好好照看菲菲,哪儿也不要去,有什么情况就随时给我打电话。”

一整天,我的心里都七上八下的,每隔一个多小时,娜伊都会打来一个电话,第一句话总是说:

“菲菲又生了一只。”

到了晚上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娜伊跑出来迎接,她笑得合不拢嘴。

“你猜它一共生了多少只?”

“多少。”

“果然是十只。”

我赶忙跑到她的房间,菲菲疲惫地趴在那里,身旁围着十个白色满身斑点的小家伙。

很快,左邻右舍都传开了,菲菲生了十只斑点狗。许多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跑到我家问我是否愿意卖掉这群小家伙,因为它们看上去实在是可爱。我说:

“我是不会卖它们的,这似乎有些不人道,可我也不能把它们都留下,这样吧,我只把它们送给住在和我同一条街的人家,希望它们能够住的离母亲近一些。”

就这样,十条小狗我送出了九只,自己留一只起名叫“巴尼。”以后只要有人问路想找我们这条街,每个人都会对他说:

“看到整条街都是斑点狗,就是你要找的那条街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