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二十二、足球——巴西人的生命

作者:董茜

人们慷慨激昂地谈论着巴西队光辉灿烂的历史,并信心百倍地坚信巴西足球将永远是世界第一。

我和桑塔那之间的关系时好时坏,我猜想,这大概是走到了感情的十字路口,我试图寻找着原因和改善的方法,可一切办法都试过了,好像并不奏效。邻居安吉拉借给了我一本书,据说是写女人心理学的,名字叫做《女人的困惑》,我花了整整一个晚上读了几章。里面无非是教你如何在老公面前把自己打扮得美丽动人,晚上如何穿上漂亮、性感的睡衣,没有什么更深刻的内容,我没有耐心将整本书读完,第二天就把书还给了安吉拉,她惊喜地望着我说:

“这么快就读完了?”

“是的,我看书快。”我撒了个小谎。

“太好了。”看到我态度如此诚恳,安吉拉就更有信心了。

“看来你现在理论上的知识已经有了,就看你如何把它用到实际上。”她突然神情一变,显得有些紧张和神秘:“桑塔那会不会在外面有其它女人?”

“会有这事?”我的警惕性也高了起来。

“据我的分析,男人对女人兴趣减弱,十有八九另有新欢。他最近是不是经常回来很晚?”

“是啊,可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傻姑娘,这太有问题可说了。”她看上去好像是一个侦探,抓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如获至宝:“听着,我们应该花上几天的时间跟踪他,看他都去什么地方。这事我帮你做,我有经验,过去我就是用这个办法抓到我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的私情。”

“那你后来怎么办?”我很好奇。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男人嘛,难免有些沾花惹草的事,只要他一心一意爱护这个家,也是可以原谅的。”

我不敢相信,这些疯狂.热情的巴西女人,居然也如此的宽宏大量。

“不,我不想自寻烦恼,也不会去跟踪他。”我果断地说。我脑子里始终记得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如果它是属于你的,那么就给它自由,它迟早会回到你的身边。”

我尽量不去想这些令我心烦的事情,把自己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我的小店和诊所。

90年世界杯足球赛开赛,整个巴西都沸腾了,电视、报刊上早就拼命的为巴西队鼓劲了。广告商也不甘示弱,足球的广告铺天盖地,大大小小的商店也都卖起了和足球有关的各类商品,球衣、队旗、纪念章、球星张贴画等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自从来到巴酉后,我也渐渐地喜欢上足球。电视台有一个频道从早到晚都是足球赛,巴西人哪一个不爱足球?没有了足球,生活将会失去意义。巴西人好像是为了足球和桑巴舞才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们苦等了四年,终于又盼来了世界杯,每个人都摩拳擦掌,期待着巴西队的小伙子们捧回冠军的金杯。酒吧也是彻夜通明的聚集着一群男男女女,他们慷慨激昂地谈论着巴西队光辉灿烂的历史,并信心百倍地坚信巴西足球将永远是世界第一。

我的小店进了一批足球衫,我比较保守的只进了一小批,可不曾想几天就被抢购一空。看到巴西人对世界杯如此疯狂,我想机会来了,我可以借世界杯小挣一笔。我立刻打电话给我的供应商,订购了一大批,球衣在两小时之后就送到了我店里,让我惊讶的是,我从未见过供应商以往有如此之神速。望着一箱箱的球衣和那上面醒目的几个大字,巴西——90年世界杯,我心里美滋滋的。好像已经看到了那金灿灿的奖杯。

巴西队还在绿茵场上拼搏着,我的巴西朋友们相继打电话给我,让我向他们保证,誓死捍卫巴西队,我毫不犹豫地说:“那当然,这是绝对的。”我心里在想着店里堆积的那一箱箱的球衣,并默默地祈求巴西队能越战越勇。

初赛已结束,接下来就是争夺前八强的比赛,我并不太担心,因为按照巴西队的实力,进入前八强是稳操胜券的。

这是巴西队对阿根廷队的比赛,它将决定巴西队是否能进入前八强。每个人心里都很紧张,因为大家都知道,阿根廷也是南美的劲旅,是一支不可忽视的球队。

我把电视机搬到了店里,许多人都聚集在那儿看比赛。我们心悬在了嗓子眼,随着阿根廷队的第一个进球,我更是紧张得两手冒汗,看球的人们围在电视机旁大声喊叫着,祈祷着,上半场45分钟比赛结束,巴西队失利。大家都无法从这种紧张状态中解脱出来,为了缓解这种气氛,一个胖胖的男人在旁边酒吧买了一箱啤酒,分给大家来喝,嘴里不停地说:“要有信心,这只是暂时失利,巴西队一定会赢的。”大家好像被他这种情绪所感染,也挥舞着拳头高喊着:“对,巴西是永远的冠军!”以往,我是绝对不允许有人拿着酒杯进我的商店,可今天却不同,如果能让巴西队赢了这场比赛,别说是酒杯,就是端进来酒缸我也心甘情愿。

比赛又在进行,我甚至不敢去看那个小小的荧光屏,我的心随着周围的人此起彼伏的喊叫声也一上一下,飘呼不定,随着时间的推迟,比赛也临近尾声,喊叫声也越来越激烈,有些人在咒骂并夹杂着许多脏话。随着终场最后一声结束的哨声,比赛结束了,巴西队输给了阿根廷队,被淘汰出局。周围一片寂静,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那个胖男人蹲在那箱空酒瓶前,低声叹着气,马路上几个举着巴西队旗准备庆祝胜利的小伙子正抱头痛哭。街上也是静悄悄的,几乎没有行人,没有车辆,整个城市像死一样的寂静。我万分沮丧,失望,我的心在哭泣,为巴西队,更为我店里那一箱箱再也卖不出去的球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