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二十四、我被赶出家门

作者:董茜

他指着大门对我大吼道:“离开这变,马上给我滚。”

小店卖掉了,我也轻松了许多,专心照料着我的诊所。自己也有更多的时间去料理家务。

这天晚上,善华突然打来电话,从她电话里的声音我可以猜侧出,她一定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我下星期要去圣保罗了。”她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我不得不将话筒离耳朵远一点。

“是去出差吗?”我平静地问道。

“不,去结婚。”她兴奋地说。

这确实让我震惊,从未听说过她在圣保罗有什么男朋友,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

能告诉我你的未婚夫是谁吗?”我好奇地问。

“他也是我们韩国人,随父母来巴西居住已有十多年了,他自己现在在圣保罗有一家服装厂和一家服装店。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非常爱我。而且……”她加重了语气:“他还长得十分英俊。”

对于韩国人说的英俊,我实在不敢恭维,我眼前立刻出现那扁扁的四方大睑,及那细小的眼睛像刀缝似的韩国人。一九九二年初我回北京途径圣保罗,善华向我引见了她的夫婿,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的确十分英俊,高高的个子,宽宽的肩膀,端正的五官看上去有一点像周润发。最吸引人的是他身上带有的那种成熟男人的美,他对善华的那种无微不至的体贴和关心,让我这个外人看到都羡慕三分。那时我才真正理解善华为什么会如此的痴情。

我打心眼里为善华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而感到高兴。

“你和桑塔那现在的关系怎么样?”善华关心地问。女人之间无话不谈,她是我的密友,自然对我和桑塔那之间的事了如指掌。

“嗨!”我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知道自己曾经伤害了他,不该在婚姻的问题上出尔反尔,这的确是我的错,可我也不想骗他,那会使我有种罪恶感,我希望让他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我,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却一直无法相互理解,为此,我很苦恼。”

“别泄气,耐心的同他去谈谈,你们之间需要多交流。告诉他,你还爱着他,这点最重要,然后再让他知道,你们之间仍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相互了解和缩小中西方差异。”她的声音娓娓动听,我真恨不得让她代我去同桑塔那谈,准保一举成功。我最喜欢善华的也是她的这种通情达理和善解人意。我给了她一大堆结婚的祝福,并答应她抽空一定去圣保罗看望她,她再三叮嘱,我也向她保证绝不失言。

我坐在客厅里等待着桑塔那的归来,心里猜想着他大概会去什么地方,我拿起电话,先拨到了他母亲葛琳娜的家,老太太先是同我闲扯了一阵子,这才慢腾腾地告诉我,桑塔那根本没去她家。放下电话,我又打到了他弟弟何赛的家,何赛兴高采烈地问:“来电话是不是想请我去吃饺子?”我做的中餐里面,他们最爱吃的就是北京的水饺。

“不,我在找桑塔那。”我说。

他哈哈大笑起来:“怎么,你把丈夫都给丢了?这可是你的错了。”笑声过后,他提醒我:“去附近的酒吧看看,我相信他一定在那里。”

酒吧?桑塔那从来不在酒吧喝酒,再说他也没有平常喝酒的习惯。

“不,他不会在酒吧。”我还是不太相信何赛的话。

“去看看就知道了。”说完他“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我牵着菲菲半信半疑地向着离家最近的那家小酒吧走去。何赛的话没错,桑塔那的确坐在里面,手拿着酒杯同两个男人大谈着什么有趣的事情,听到菲菲的叫声他回过头来,看到站在身后的我,他皱了下眉头,“你来这里做什么?”

为了不失他大男人的尊严,我掩饰住心中的不满假装乖巧地说:“我只是顺便经过这里。”

他不耐烦地对我挥了挥手说:“你先回去吧,我过会再回家。”接着他就把头转向那两个男人,继续他们的谈话,好像我已经不存在了似的。我自讨没趣的同菲菲退出酒吧,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了二十多分钟,这才回到家中,桑塔那已经等候在客厅里,他气鼓鼓地对我喊叫着:

“你以后不要到酒吧来找我,那不是个正经女人去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要去那里?”我反问道。

“我是男人!你怎么到今天还不明白这个道理,真是无可救葯。”他现在更是得理不让人了。我正想发作,脑子里忽然闪过善华说的那一番话,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我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声音也变得平和了许多。

“桑塔那,我们是爱人,不该像仇人似的相互对立,我知道,我身上有许多的缺点,尤其是在结婚的问题上,我让你失望,我感到很抱歉,但是我始终爱着你,你不应该怀疑这一点。”

听到我这番话,他的声音也缓和了许多。

“如果你爱我的话,为什么不肯嫁给我?”

“我不是不想嫁给你,我渴望做你的妻子,更想给你生几个孩子。可我们之间目前有这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你觉得结婚就可以改变一切吗?不会的,只会把问题变得更糟。结婚只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我们之间能相互理解和沟通。”

他的火气一下子又窜到了头顶,对我大叫着:“我真的不理解你们这些中国女人,在巴酉,如果哪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想娶她,她几乎高兴得可以晕过去!我从未请求过哪个女人让她嫁给我,你是第一个,也将是最后一个,你的心难道是铁打的吗?”

“不,桑塔那,你错误的理解了我的意思。”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大叫起来:“我想慎重地对待婚姻就是因为我想对你我的将来负责任,婚姻对我来说十分重要,因为我不想随便地结婚,更不想随便地离婚。”

他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指着大门对我大吼道:“离开这里,马上给我滚!”

我怔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我面前的这个怒目圆睁的男人就是那个曾经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桑塔那!我呆呆地站立了几秒钟,猛地冲进房间,打开衣柜,抓起几件衣服,扔进一个旅行袋里。愤怒使我的手在发抖,眼泪不住的往下流。我提着旅行袋就往外走,看到我真的要走,桑塔那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忏悔一样轻声说道:

“不,亲爱的,你不要走,原谅我失去理智,请你留下。”

我茫然地站住,双眼呆呆的望着前方,他刚才的那声大吼好像一把刀子在我的心里重重地刺了一下,我的自尊心也在绞痛着,使我无地自容,我伤心地把头慢慢转向他。

“不,桑塔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你赶我走了,我不是你养的一只狗,可以让你随意踢出去再随时唤回来,我是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灵魂的人,你可以伤我的心,但我绝不允许一个人伤害我的自尊心。我暂时搬到诊所去住,我们都冷静一下,以后再谈吧。”我不容他多说话,推门走出这个曾经给过我幸福,温暖和甜蜜爱情的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