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三十一、神秘的“富贵女郎”

作者:董茜

她高雅、端庄,举止大方、气质不凡,她的身份更是一个谜,令我目瞪口呆。

自从认识了莉莉,我的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她来澳洲年头久,可以算得上是老澳洲华侨了。她周围的朋友很多,时常组织一些聚会。约上她的几个澳洲朋友一起共渡周末,这当中最同我谈得来的就是一个叫维朗妮卡的澳洲姑娘。

维朗妮卡23岁,艺术学院戏剧表演专业毕业,在一家公司做文秘并兼职做演员,演一些电视剧和话剧。她个子不高,在澳洲人里算是比较娇小的那一类。她的脸长得很美,轮廓也十分的柔和和清新,体形应该称得上是“魔鬼身材”。她的的确确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人坯子。最可人的是她身上带有的那种文静、儒雅和与生俱来的艺术气质,相信一定令许多男人为之倾倒。

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学过艺术的缘故,我们一见如故,并且很快就成了密友。

这天是维朗妮卡的生日,我被邀请去她家参加她的生日晚会。

我到她家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有了十几个人。将小小的公寓挤得满满的。他们基本上都是年轻人,有男有女,在那里有说有笑,并海阔天空地聊着天。

维朗妮卡今天显得更加漂亮,一条黑色的紧身裙紧紧包裹着她那优美的身段,使她看上去更加妩媚和动人。

我倒了一杯可乐,又从桌上的几个放满食物的盘子里拿了块小糕点,坐在了一个正好空着的单人沙发上。

除了“寿星佬”以外,整整一屋子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我坐在那里东张张,酉望望,正在无所事事之际,我被旁边长沙发上坐着的几个澳洲人所吸引,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坐在中间的一个高雅、端庄,穿着很有品味,举止大方,气质不凡的姑娘。她长得算不上是最漂亮的,但她浑身上下、好像从骨子里都带着一种高贵的气质。她那只优美、白嫩的手托着一个漂亮的高脚杯,无名指上一棵精美的钻戒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她正优雅地品着杯里的香摈并用她那柔美的嗓音轻声同旁边的人谈论着她对巴黎卢浮宫里的几幅藏画的鉴赏。在我眼里,在这喧闹、拥挤的小公寓里,她就好像是一件艺术品,供人欣赏和陶醉,但可望而不可及。

接下来,她们的话题又转到了古典音乐,这可是我的强项。我也加入了她们的谈话。令我惊讶的是,那姑娘对古典音乐的理解和鉴赏力也很有水准。我开始对她感兴趣,一种好奇心驱使我很想知道她的来历。但出于礼貌,我没有过多的去询问。

两周之后,我又见到了维朗妮卡,她让我看她生日时拍的照片,这让我又想起了那个神秘的“高贵女郎”。

“说出来你绝对不会相信,每个人都会被她的外貌所迷惑,她非但不是什么贵夫人,恰恰相反,她是一个高级妓女。”

维朗妮卡的话使我震惊,有足足两分钟的时间让我目瞪口呆,说不出一个字。

“别这个样子盯着我,又不是世界末日。”她推了我一下,我这才如梦初醒,结结巴巴地说:

“太……太不可思议了,就是打死我也想不到。不过,你怎么会同她交朋友?”

她不以为然地说:

“干我们表演这一行,什么样的人都会交往。”

“我能不能找机会同她聊聊天?只是出于好奇。因为她看上去实在不像是干这一行的,你认为她会介意吗?”从小我妈就常说我的好奇心太强,兴趣太广,会导致将来一事无成。妈妈说得一点没错,可我就是改不了。

“我想她不会介意,找一天我们一起去喝酒,待我安排好了再告诉你。”维朗妮卡的话让我觉得很兴奋,并从她口里得知这位姑娘的名字叫咪咪——一个地道的法国名字。

两天后,维朗妮卡来电话告诉我已约好了咪咪晚上一起去酒吧。

我基本上应该算是一个不喝酒的人,也从来不去酒吧,可今天却不同,按照约定的时间,我提早一点儿来到了酒吧门口,维朗妮卡已经在那里等候。

“我们在门口稍稍等一会儿,咪咪很快就会到,她从不迟到。”她胸有成竹地说。

果然应了她的话,不出5分钟,咪咪就驾驶着一辆海兰色的bmw车来了。

她今天穿着一身休闲装,脸上因没太化妆而显得有些苍白。她已不像我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拿腔拿调,让我觉得真实了许多。

酒吧里的人真多,大概是因为星期四是shopping night(购物夜),平时商店晚上六点钟全关门,只有在星期四的晚上是开到十点。再加上星期四又是发周薪的日子,所以,许多澳洲人领了钱就马上出来消费。

我们选了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坐下,我要了一杯橙汁,她们俩每人要了一杯啤酒。

寒暄了一阵,维朗妮卡直接了当地对咪咪说:“克丽斯蒂娜是我的好朋友。她是中国人,对你做的工作很感兴趣,没有其它想法,只是好奇。”

咪咪很友好地对我笑了笑。不知为什么,我怎么也无法将她和妓女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我是妓女,这一点我从不隐瞒,我做这个工作已有八年了,并且我以后还会继续做下去,直到有一天做不了为止。”她从皮包里拿出一包香烟,点燃了一支,慢慢地吸了一口。

“我十八岁就开始做这一行,当时我去应聘高级公关小姐,实际上就是高级妓女。应聘的人不少,全是些年轻、貌美的女孩子,最后挑选出我们前十名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培训。培训的范围很广,包括公共关系、外语、音乐、历史、美术、仪表等等。当然,最主要的课程是如何取悦男人。因为我们将面对的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我们每时每刻都要表现出极高的品味和优雅的体态。”她停了下来,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又深深吸了口香烟。

“我们的服务地点都是高级娱乐场所和五星级酒店,服务对象全是有钱的男人。当然我们的收入也是十分可观的。”

“在悉尼有这样的高级场所吗?”我趁机插了一句嘴。

“当然有,就在city(市中心),里面很大,漂亮得像宫殿。小姐也很多,各个都是出类拔革的。收费自然也是非常高的,当然,去那里的也都是那些有身份和富有的男人。”

“我们可不可以去那里参观一下?”维朗妮卡突然异想天开,提出了这么一个怪问题。

咪咪摇了摇头,露出一丝微笑。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她停顿了片刻,突然她轻轻拍了一下桌子,眉毛兴奋得向上一挑:“有办法了,除非你假装去那里应聘。”

维朗妮卡兴奋得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并不住地摇动着:

“太好了,就这么办,我一直想去这种地方看看。克丽斯蒂娜,你一定要陪我一起去,咱们共同表演一出戏,你看怎么样?”

我虽然没有维朗妮卡那么激动,但确实也想去那里开开眼界。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当即决定第二天晚上就去实施这个小阴谋。

回家后躲在床上,一想到第二天自己即将充当的角色,还真让我感到有些刺激和兴奋,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很长时间才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我和维朗妮卡梳妆打扮了一番,在咪咪的带领下粉墨登场了。

这家妓院设在闹市区的一条主要大街上。外面没有任何招牌,只挂着一个十分醒目的门牌号码。一扇小门看上去很普通,看不出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咪咪很熟练地按响了门铃。

出来迎接的是一位相貌平常的姑娘,她略施淡妆,衣着整洁、看上去像一位办公室的文秘。她笑容满面地把我们引进一间小会客室,并小声同咪咪说了些什么,然后轻声对我们说:

“你们在这里稍候片刻,我去把经理请来。”

我坐在沙发上,望着那姑娘的背影,心里一阵忐忑不安。虽然我明知这是在做戏,可我还是有些紧张。

几分钟后,走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她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和蔼可亲,头发在头顶上高高地打了个发结。

她笑咪咪地向我们做着自我介绍:

“我叫丽莎,是这里的值班经理。请问你们二位的名字叫什么?”

“我叫玛丽。”维朗妮卡抢先回答,接着又指了指身边的我:“她叫简妮。”谢天谢地,维朗妮卡终于帮我解围了。她真不愧为是一个演员,当即就为我们俩伪造出新的名字,我打心眼里佩服她这种随时人戏的本领。

“以前有没有做过这一行?”丽莎继续提问着。

“从来没有!”我们俩十分响亮,异口同声地回答。

“没有关系。”俪莎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那么安祥,看到她的笑,我已不再那么紧张。”公司会派专人为你们进行培训,这点不必担心。假如你们不喜欢这里的工作,可以随时离开,也就是说,你们有绝对的自由。”

“工钱怎么算?”我终于鼓起勇气,提出了一个我想知道的问题。

“小姐同公司的分成比例是50%,也就是说,客人付的费用的一半归你们。”她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咪咪:“这里的小姐每周至少可以拿到二千元,还不算小费,这一点咪咪是清楚的。”咪咪会意地向她点了点头。“工作时间可以自由选择,但每位小姐每周最少工作两天,每一个工作日的工作时间是六小时。”说到这里,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们,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说:

“你们两个的条件都很出色,一定会做得很好的。”她的目光又停留在我的身上,眼里充满了善意并始终带着微笑:“这里的亚洲小姐不多,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你可不可以带我们进去看看,让我们感受和了解一下这里的工作环境,以便于我们做决定。”维朗妮卡真厉害,及时抓住时机提出这一要求,这也是我们来此地的最终目的。

“certainly”(当然可以)丽莎站起身:“请跟我来吧。”

我偷偷对维朗妮卡挤了一下眼睛,她和咪咪都会意地笑了笑,跟在丽莎的身后顺着一个窄小的通道向里面走去。

我们好像进入了迷宫,通道一个接一个,东转西转,我已经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丽莎自如地在前面带路,我忍不住问道:

“这么多的通道,你怎么能分辨得清?”

“刚来的时候,我也辨不清方向,不过,一个星期以后就没有问题了。”她头也没回,继续在前面带着路。我紧跟在她的身后,好像生怕被丢失在这暗无天日,永远走不到头的无底洞里。

终于,通道到了尽头,丽莎打开我们面前的一扇小门,顺着小门走进去,展现在我们眼前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一个宽敞无比像宫殿一样的大厅,四周种满了绿色植物,中央一个巨大的喷水池,在灯光映照下荡起五颜六色的水波。一位穿着落地长裙的金发女郎坐在大厅一侧的三角钢琴前弹奏着一首抒情、浪漫的钢琴曲。大厅的一侧是长长的酒吧台,吧台后面服务生都是年轻貌美的小姐,她们穿着侍者的服装,训练有素地为客人们服务着。大厅中间摆着许多欧洲古典式造型的沙发,几对男女分别坐在沙发上和吧台前,好像一对对恋人,在这浪漫的气氛里窃窃私语。我特别注意了一下,这里的男士大部分是中年人,他们各个西装革履,具有绅士风度。再看看他们身边的姑娘们不得不令我惊叹:她们身着艳丽的晚礼服,每一位都精美绝伦,高雅和端庄。

“我们这里的服务不同于其它地方。”丽莎轻声向我们做着介绍:“客人来到这里,选中他所钟意的小姐,然后就在这里同小姐喝酒、聊天,目的是为了多一些感情上的交流。这样能让客人感到温暖和亲切,比直接去房间要舒服得多。这里的每一位小姐都懂得交谈的艺术,这也是在我们的培训范围之内。不允许谈论的话题是:询问客人的隐私以及将自己的私生活告诉客人,这是绝对忌讳的。”

丽莎一边说,一边带着我们绕过大厅,继续向前走。出了大厅另一侧的小门,又回到了长长的通道:

“这个过道是专供小姐使用的,客人将走不同的通道。”

“我们现在去哪儿?”维朗妮卡大概还没有过够瘾,还想看更多些,最主要我们想知道这里的房间是什么样子,我脑子里所能想象得到的就是电影里所演的旧社会的妓院:昏暗的灯光和几盏摇摇晃晃的大红灯笼,和磁磁扭扭的二胡声……这里的一切,对我们这些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神秘,太有诱惑力了。

“我们这里一共有二十多间房,现在我只带你们去看一两间,以后你们来这里工作时再慢慢去了解。”

丽莎的话令我们振奋,维朗妮卡转过来对着我和咪咪做了一个鬼脸。

穿过另一扇门,前面的过道与刚才的截然不同,墙壁上贴着古色古香的壁纸,一盏盏造型奇异的壁灯闪着幽雅的光芒,踩在松软的地毯上让人感到全身软绵绵轻飘飘的,我猜想,这一定是供客人使用的通道。

走到尽头,一扇雕花木门上端挂着一块小木牌,上面刻着s phinx(狮身人面像),推门进去,自己仿佛来到了古老的年代:红色的波斯地毯铺在地上。正面是一个有一米多高的狮身人面像雕塑,一张巨大的具有阿拉伯风格双人床,四周挂满了紫红色天鹅绒围帐,房间的四壁都挂着巨幅壁画,配上木雕并镶嵌着金色带有东方色彩的画框,把房间点缀得有一种神秘色彩。房间的一角一盏造型怪异的落地灯,下端好像一条蛇弯弯曲曲地攀附在树杆上,顶端扭曲成一个像蛇头一样的造型,上面一颗颗像红绿宝石般的小灯闪着幽暗的光芒。

“我们这里的每间房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有古典的,现代的,根据客人不同的口味来选择,可以让他们感受不同国家和民族的风情。”丽莎对我笑了笑,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这里也有中国厅,完全是请中国设计师为我们设计的。”

面对这一切,我和维朗妮卡惊叹不已,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里收费之昂贵,毫无疑问,客人在这里是绝对的上帝。这种令身心极顶享受的服务,自然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将钱袋乖乖地交出。

离开时,我们对丽莎说回去考虑后再给她答复。我心里略微有一点对她的歉疚感。因为她无辜地被我们捉弄了,但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转瞬即逝。

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咪咪,听维朗妮卡告诉我,她去了欧洲,在那里继续从事她的妓女生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