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三十五、兰花手

作者:董茜

我抓住他那只“兰花手”,温柔、甜蜜地叫了一声“亲爱的”。

回到澳洲后,我开始四处找工作,没有什么令自己满意的事可做,但我急切地需要一份收人,这趟英国之行让我几乎山穷水尽,在没有太多选择的情况下,我找了一份在麦当劳做收银员的工作。

最让我烦恼的是,一个月的休假使我体重急剧上升。许多过去穿着合体的衣服,现在居然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套在身上。有些甚至连扣子和拉锁都合不拢。每天洗完澡对着镜子望着自己那鼓出的小腹和粗壮的臂膊和大腿,让我真恨不得将面前的镜子砸个粉碎。

我决定为自己制定一套减肥计划,并准备重新回到健身房锻练。

首先,我要从饮食上下工夫。我为自己写了长长的一个清单,注明可吃的食品名称帖在厨房的墙上。不可吃食品的第一项就是奶制品和冰淇淋。我从小就喜欢吃甜食,至今都无法改掉这个不利于健美的坏习惯。

这一次我真正体会到在澳洲减肥人士的凄苦。走在大街上和商店里,冰淇淋,甜品店一个接着一个,打开电视,各类食品广告也竟相争艳将减肥大军的部分薄弱者的意志摧垮。我每天都要面对这些接踵而来糖衣炮弹的攻击。有几次,我险些坚持不住,想放弃这种与自己过不去的自残行为。

乔又出现了,他看上去春风得意,喜气洋洋的。一见面我就大声说道: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艳遇?怎么这么兴高采烈的。”

他眼睛眯成一条缝,神秘地对我说:

“我最近去了趟菲律宾,小发了一笔。”看他那比过去更鼓的肚子,我知道他没有骗我。

“你这小子真是个鬼灵精,出国一趟就能小发一笔,而我这一趟回来,就已经债台高筑了。能不能给我传授一下你发财的经验,我也想学学。”我迫不及待地催促着。

他慢条斯理地点燃一支香烟,那眯成缝的眼睛已经近似于闭上,并长长地吐出一条烟柱,这才慢吞吞地说:

“这是商业秘密,不能对你说。万一你要是受雇于什么人来向我刺探情报的话,那不断了我的后路。”

我大笑着在他后背狠狠拍了一巴掌。

“还真没看出来,你原来是这么讲商业道德的人,实在不像。”

他也笑嘻嘻地对我说:

“还不仅如此,我还是一个非常温柔体贴的男人,走吧,我请你去吃冰淇淋。”

“冰淇淋,”听到这几个字我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眼前出现了那五颜六色的冰淇淋球,上面再浇上鲜红色的草莓汁。太诱人了!

“我们去邦德海滩,那里的冰淇淋非常好吃,我每次从那儿过都要买上一个。噢,对了,那里做的‘bananaship’(香蕉船)也很好,可做得太大,我一个人吃不了,我们俩个可以share.(分吃)。”他还在喜形于色地说着。他这张嘴有时真招人讨厌,我恨不得冲过去把他的嘴堵上,可我心里不得不承认,他讲的这番话对我的诱惑力太大了。

“哎,怎么样?去还是不去?”看我不答话,他有些不耐烦了。

我使劲咽了口唾沫,咬了咬牙说:

“今天是周末,我们可以去海滩晒晒太阳。冰淇淋就免了。”

“为什么?”他疑惑地望着我,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不喜欢冰淇淋的人。

“我在减肥。”我小声嘟囔了一句。

“减肥?减哪一块的肥?你哪里有肥?”他像看稀有动物那样望着我。

“对!”我坚定地回答:“不仅我要减,你也应该减肥。人胖了会对身体有害的。”

“我胖吗?”他望了望我,又摸了摸他自己那个略显臃肿和松软的身体说:“我觉得我不太胖呀。”

“不太胖?咯咯咯!”我笑得前仰后合,“都快赶上日本相扑队员了,还好意思恬不知耻地说不太胖。”

他让我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使劲吸了几口气,将肚子往里收缩住,又用手摸了摸:

“还不是那么恶劣吧?”

“不,我现在要对你强行管制,从今天开始我们俩一起减肥,就这么决定了。”

他没再说什么,也不知是不是愿意接受我的“军事管制”。

我们开车来到邦德海滩,海滩上的人真多!许多人带着孩子在这里野餐和晒太阳。我们马上在沙滩上找了块地方坐下。离开潮湿、阴冷的伦敦,我终于发现澳洲的阳光是那么迷人和可爱。

“我去买些水来喝,你在这儿等我一下。”还没容我说话,乔已经向远处一排小店跑去。

我坐了一会,忽然想起应该告诉乔不要给我买甜饮料,因为减肥,我只喝矿泉水。

我来到海滩旁边卖饮料的小店,不见乔的影子。我走到店外四处寻找,忽然发现他站在远处冰淇淋店门前,一手拿着两瓶可乐,另一只手举着一个已经吃掉一半的冰淇淋正狼吞虎咽地往嘴里送着。

“乔!”我大叫一声,佯装生气。

他一惊,手里的冰淇淋险些掉到地上,他慌张得东张西望。终于看到远处的我。他先是面红耳赤,紧接着就嘻皮笑脸地走过来,故作镇定地说:

“我这是为过去的饮食习惯划个句号,送走过去并迎来新生活。总该有个表示才能坚定信念。”

这家伙真能胡搅蛮缠,强词夺理。我是又恨又气,哭笑不得。

“算了,我不管你了,还是把你留给你未来的老婆来管吧。”我失望地对他摆摆手,大步向海滩走去。他愣了一下,几步小跑追赶上走在前面的我,满脸堆笑地说:

“你别不管,难道你忘了下辈子你是我的老婆,这事你还非管不可。”

我被他逗笑了,真拿他这人没办法。

坐在松软的沙滩上,望着蔚蓝的大海,我总在想:海洋另一方是哪里?平静的海面下的世界此时此刻会是什么样?宇宙大自然里有那么多的未知数,就像自己的未来一样,虚无飘渺,没有答案。

“我喜欢悉尼。”我像是对乔又像是对自己说。

“你会在澳洲住多久?”

“我不知道。但我正在考虑也许过几个月回巴西去。”我面无表情,眼睛始终注视着大海。

“为什么不留在澳大利亚?”如果长期生活在这里,你会爱上这儿的。”

我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是不是身份问题?”他试探性地问道。我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他会意地一笑,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很仗义的样子说:

“别放在心上,让我帮你想想,总能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半信半疑地望着他,但我知道,他不是个说大话的人。

一星期以后,乔打来了电话。

“下班后我去见你,有事和你谈。”

晚饭后,我们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了。他开门见山,直接了当:

“我又为你重新找了一位‘如意郎君’,别激动!这一次你非同意不可。”

我不想打断他的话。他喝了口咖啡、点燃一枝香烟,继续说着:

“是我们公司的一位推销员。叫克雷格,单身,32岁,你必须和他住在一起,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永远留在澳洲了。”

“可我不想……”

他打断我的话:“等等,你别说话,先听我说。我的意思是,你和他合租一个公寓,不是真的同居,两年以后你就可以合法留在澳洲,到那时你也可以搬出那套公寓。克雷格人非常好,我已同他谈过,他也愿意帮助你,并且不要任何报酬。这简直是天上飞来的好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你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可我担心的是,男女长期共处一室,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我不是很尴尬吗?”他对我诡秘地一笑,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儿:

“这些我早就为你考虑到了,我怎么能让我未来的老婆受一点委屈呢?”不必担心,克雷格是同性恋,对女人没有一点儿兴趣。就算是你想勾引他也将是徒劳。”他笑得那么开心,并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洋洋得意。

“可我该怎么做?”我问道。

“我先让你们俩见见面,找找感觉。然后办一个象像样一点儿的pany(晚会),请几个好朋友来参加,以证明新生活的开始。以后的事我再慢慢告诉你该怎么做。”他说得有条不紊,头头是道,让我无话可说,只是不住地点头。

几天后,在乔的安排下,我终于和我未来的‘老公’克雷格见面了。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一米八零的个子,身体不是很宽大,长得温文尔雅,讲起话来也是慢条斯理的。他可以算得上是位有型男士了,我怎么也想不透他会是同性恋。

我们认真为party做了周密的安排,最后决定在我加入的那家俱乐部里举办。因为我是会员,价格相对要比其它地方便宜很多。我和克雷格约定两天后一起去那家俱乐部预订房间和饭菜。

分手时,我对克雷格说:

“一切办妥之后,我带你去北京玩,一切费用我来承担。”

他兴奋得眼睛放出光,两只手在胸前不停地搓着,但始终慢悠悠地说:

“就算是不去中国的话,我也一定会帮你的。”

我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和克雷格一起来到了这个大型综合俱乐部。

这里是会员制,每位会员全年的年费只有十澳币,相当于人民币五十多元。俱乐部里包括游泳池,桑拿,健身房等多种体育设施,并且免费供会员使用。还有一个大型供人们赌博的大厅,里面都是些热爱打老虎机和赌马的人们。俱乐部还有咖啡厅,酒吧,电影院,剧院以及三个中、西式餐厅,还有几间大小各异的会议室供会员使用,我们准备租用最小的那间。俱乐部将提供自助餐和服务生,费用将按人头计算。

克雷格今天看上去显得十分疲劳,眼睛无精打彩地好像随时要打瞌睡,鼻子不停地一下下抽搐着。

“你病了吗?”我关心地问道。

“是的,我感冒了,而且非常的厉害。”他微微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吃过葯了,过几天就好。”

“多喝水和吃维生素c。”他点了点头,便跟在我的后面走进了餐饮部经理办公室。

经理是一位四十岁左右,讲话带有浓重的英国口音的中年人。他的脸长得很慈祥,一见面就给我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们向他说明了来意,他笑咪咪地望着坐在他面前的克雷格和我,发自内心地说:

“恭喜你们即将开始新的生活,我一看就能感觉得到,你们是很般配的一对儿,可以说是郎才女貌。”

克雷格是个容易感动的人,听了这番话,他居然假戏真做地说:

“能有克里斯蒂娜这样的女人是我的幸福。”他戏做得有些过了,以至于有点儿手舞足蹈。在他抬起手的那一刹那,我机警地发现他的手习惯性地摆出女人爱做的“兰花手”的手式,再笨的人也能看得出来,这不是一位纯粹的男人。我怕被面前这位经理看出破绽。慌忙一把抓住克雷格的那只“兰花手”,温柔、甜蜜地叫了声:“dedilng”(亲爱的),然后假装多情地将他的那只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我不知那经理是真的没看懂还是佯装不知,他脸上始终挂着那善心的微笑。

“非常遗憾的是:小会议室全订满,只能等三个星期以后才有空,不知你们是否能够等待?”

“没问题,请帮我们订三星期以后的第一个星期六。”我说。

经理坐到电脑前劈里啪啦地打着,几分钟后他转过身对我们说:

“全订好了,如有变动随时给我电话。”他递上一张名片,我和克雷格起身离开的时候,我始终紧紧地拉着他那只令我窘迫的“兰花手。”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我将此事告诉了身边的好友莉莉和海伦,她们俩无比兴奋。莉莉说:

“不管是真是假,也意味着您即将开始新的生活,也是件值得我们海峡两岸举国欢庆的事。”

海伦是位福建姑娘,心直口快,心地善良,讲起话来声音粗得像个男孩子,可心肠好得几次都令我感动得落泪。她更是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她要替我的“老公”为我买一个订婚戒指送给我,以表示她对我未来生活的期望和祝福。

周末,两个人拉我去逛商店,说是要帮我选购一件party上穿的漂亮的礼服;我在她们俩的煽动下,和她们一起不辞辛劳地走出一家商店的门,又钻进另一家,半天的时间过去后,我们几个人都已精疲力尽,不过,值得欣慰地是:我们每个人都买了一件令自己满意的psrty礼服。

两个星期过去了,在这当中,我没有见克雷格,但我们时有通电话,好像朋友一样地聊天。他甚至问我希望他parly那天穿什么衣服。只要一提起要去中国,他就兴奋得像个孩子。

“你为什么不结婚?”我问

“因为我不可能爱上哪一个女人。”他直率地说:“女人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但我愿意和她们做好朋友。”

“你父母知道你是同性恋吗?”

“当然知道。”

“他们没有什么异议吗?”我继续追问着,因为这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

“刚开始有,父母把我赶出家门。后来我同他们长谈了一次。现在他们完全接受了这一切,我们不再争吵,并和睦地相处着。”他们很爱我,一提到他父母,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变得十分温柔。

“你有同性的爱人吗?”我小心翼翼,尽量不使用“性伙伴”这个可能会令他不愉快的词。“有,我们在一起几年了,并且很相爱。”他非常肯定地说。他的话让我感到更加迷惑。

这天晚上,乔来到我的住处,让我奇怪的是他没有事先打个电话就突然撞人,让我预感到一定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

他表情严肃,没有了笑容,这可不太像是乔的风格。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还没等我发问,他就先开口了:

“告诉你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他语气沉重,我的心揪在一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等着听下文。“克雷格得了艾滋病!”

“这怎么可能!”我一下子从坐着的椅子上跳了起来。

“千真万确!我今天去公司才听说的,他已被公司解雇。真可惜,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乔一脸悲愁,就差下半旗致哀了。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那天我和克雷格一起去俱乐部时他鼻子一下下抽搐的情景,当时他误认为自己患了感冒,现在看来那是艾滋病的先兆。

望着一向乐观的乔,现在也在那里唉声叹气,我心里更是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明天你给俱乐部打一个电话取消party。”乔万般歉意地说:“我原本想做件好事,可不曾想却帮了倒忙,真抱歉!”

“别这么说,这些都是小事,我真为克雷格感到惋惜,他心地那么善良。”我充满悲哀地说。

乔无意在我那里久留,看得出他心烦意乱,匆匆离去。

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克雷格的电话。

“哈罗?”传来一个沙哑带着哭腔的声音。

“克雷格吗?我是克丽斯蒂娜。”我强打着精神希望自己声音听起来不那么伤感。我停顿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往下该怎么说。

“克丽斯蒂娜,我也是刚刚拿到化验单,实在对不起,帮不了你了。”他的声音哽咽,并不停地咳嗽。

“别放在心上,你目前最主要的事情是抓紧时间治病,不要去管其它事情,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就随时找我,任何时候我都将永远是你的朋友。你自己一定要坚强,别被病魔打倒。”我的喉咙被一个硬疙瘩堵住,再也说不下去了。

几天以后,我又往他家打电话,没有人接,我猜想他大概是去医院了。在这以后,我一直试着拨打这个号码,就再也没有人接过,又过了几个月,我被告之这个号码已不再存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