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四十三、尾声

作者:董茜

我心中那怨恨的堡垒倒塌下采,并正在筑起一座美丽的花园。那里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要让这鲜花永远开放,永远充满阳光,永远带给人们爱写希望。

威廉离开我已有一年多了,我始终满腔怨愤,怨上帝对我太下公平。我断绝和外界的交往,那张脸变得苍白、死板,没有微笑,毫无生气。朋友们都渐渐地离我远去。我有意让自己孤独,心里又憎恨这样的日子。我犹如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活着,但没有丝毫生存的意义。

我家附近有一家小咖啡馆,是我和威廉常来的地方。它面问大海,过去我们俩经常坐在咖啡馆外面的小桌前,望着一望无边的海水,倾诉衷肠。

威廉走后,我经常独自一人来这里小坐。在心里默默地与威廉交谈。我希望海水能将我的话捎给他,让他知道我是多么地思念他。

过去的我已经死去,而现在的我只是一个躯壳。我始终生活在那个已经不复存在的过去之中。

这天,我又来到了这家熟悉的咖啡馆,我在老地方坐下,不用说话,几分钟后,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已经摆在了我的面前。

我的脸阴沉着,就像这黑灰色的海水,充满了愤怒和哀愁。“小姐,要买枝鲜花吗?”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我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站在隔壁花店的门前,手里拿着一把鲜花,她在慢慢向我走来,阳光倾泻在她的身上。

“我经常在这里看到你,看到你那张阴沉的脸,我总是在心里猜想着:这位小姐一定遇到了什么令她痛不慾生的事情。”看到我迷惑不解的样子,她自我介绍道:“我叫艾玛,是这家花店的主人。”

“到我花店里来看看吧。”她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笑容是那么慈祥和友善。

我慢慢站起身,随着她走进花店,一股花香扑鼻而来,那姹紫嫣红,满园春色的景色,让我感到顿时轻松和舒畅了许多。

“我经营这家花店已有整整两年的时间了。”她眼睛注视着小花店,充满了无限的喜悦。

“你一个人?”我好奇地问。

“不,还有一位先生帮我送货。”她微笑时的样子特别好看,我猜想,她现在应该是有60岁了。

“三年前,我丈夫去世离开了我,那时我感到悲痛,孤独,甚至盼望尽早离开这个世界。”

“你没有子女吗?”

“只有一个儿子,十年前车祸身亡了。我丈夫的死仿佛带走了我的一切,犹如世界末日。记得有一天,我的邻居家的女儿,一个十岁的小姑娘给我送来一盆花,她说:“看到你每天愁眉苦脸的,看到这盆花,你就会笑了。”当时我真的笑了,可以说是在我丈夫死后我第一次真正的笑。”她望着从她门前经过的行人和车辆。

“从那时开始,我就决定开这家花店,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那些每天到我店里来的顾客和从门前经过的行人。我要用这些美丽的鲜花带给早上去工作的人愉快的一天,留给下班回家的人一份宁静的心情。遇到那些看似心请不好的人,我会将鲜花送给他们,只希望能带给他们一份快乐。”她笑得很开心,并不时向过路的行人招手。

“当你的生活发生巨大变化的时候,你居然能够如此坚强,对生活充满了积极、乐观的态度,实在令我佩服。”我发自内心地说。

“许多事是人所不能控制和避免的,当你处在逆境的时候,如果你不想活得更辛苦的话,就应该让自己活得更充实,更美好。”

她的话,好像触动了我心里的某一处,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是,我笑了,对着这位友善的老人,我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她捧起一大束美丽的鲜花送到我的怀里:“这花送给你,希望你的每一天都像这鲜花一样,芬芳吐艳。”

我抱着那束沉甸甸的鲜花钻进汽车,发动引擎。从反光镜中,我看到那可爱的花店及站在门前的那位白发老人越来越小,直到一点点消失。我心中那怨恨的堡垒倒塌下来,并正在筑起一座美丽的花园。那里面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我要让这鲜花永远开放,永远充满阳光,永远带给人们爱与希望。

后记

四个月的时间,我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本书,或许只能称作对自己海外生活十四年的一个反思,仅仅是有感而发。

记得在我小的时侯,总是听到大人们说,美国在我国的下面,那时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我脚下的泥土里怎么会有另一个国家的存在。望着走在北京街头的屈指可数的几个外国人,心里对他们充满了好奇和恐惧。上小学地理课的时候,老师将一张世界地图挂在了黑板上,那时我才真正理解了为什么美国在中国的下面,原来地球是一个圆型的。从那一刻起,我脑子里就总是想着一些问题:地球的另一方会是什么样子?那里的人是否和我所看到的是同一个太阳、月亮?那时我就梦想有一天自己长大后能绕着地球跑一圈……

终于有一天我的梦想成为现实。我开始从自己自认为的地球的中央——中国向着西方跑去。我满怀着希望和信心!向着一个个崭新的,充满诱惑力的目标奔跑着。我用了整整十四年的时间。终点最终又回到了起点。我又回到了中国,尽管她已不再是我想象中的地球中央,但是,在我心里,她永远是万物之源。永远是我新的目标的起点。

静下心来写书,终于让自己有一个机会好好地思考自己的过去与将来。许多逝去的记忆又像电影一样回到了我的脑海。无论是美好的或痛楚的回忆,都已成为抹不掉的生活印迹。它们将永远伴随我走完今后的人生道路。

我不时思忖着自己走过的每一个足迹,它遍布亚洲、欧洲、大洋洲以及北美洲和南美洲,我遇到过不同人种、不同语言、不同文化的人,在那些曾让我充满好奇和恐惧的外国人眼里,我自己却变成了一个外国人,我也饱尝和体验了做一个外国人的酸甜苦辣。慢慢地,我发现,无论是东方人或是西方人,每个人都抱着自己不同的思想、情感、观念甚至于偏见将对方神秘化,这有碍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理解。有时我常想,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敞开心扉,相互间走进彼此的心灵,世界就会更加美好。无论是黄种人、白种人还是黑种人,我们都拥有同一个地球、同一片蓝天。

十几年的海外生活,让我对家有了一个新的定义,家井不局限于血缘、亲情、习惯和地理位置。家是没有区域和语言界线的。我在国外时会说:我要回中国了,当我回到中国后我又说:我准备回澳洲。有些人会问,去哪里都用“回”字,你的家到底在哪里?我认为,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寻找到自己的价值,生存的位置和感情的寄托时,那里就应该算是你的家。一个离开父母后走向生活的新家。

我自幼喜欢文学,那时曾幻想有一天当一名作家,海外的生活使自己的中文水平又退回到小学。但当我提起笔时,我深深地感到,自己不是用笔,而是用心在写。我愿意将自己心中的语言献给每一位读者,与大家共同分享我的喜怒哀乐。令我又兴奋的是,我又找到了生活的新起点,与十四年前所不同的是,我不再是孤身一人、独自上路。我有了这么多支持我的读者和朋友们。我将不断地将我的新作品奉献给朋友们,我愿与你们携起手来,共同走向新的里程。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董茜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董茜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