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五、旧情难逝,旧梦难寻

作者:董茜

每个人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有的人找到了,有的人正在寻找,有的人错误地找到了并不属于自己的那一半,也有的人用一生的时间在寻找,可到死都没有找到。

我时常希望能找到一个中国人聊聊天,以解思乡之苦。可遗憾的是,每次走在街上,上前打招呼的亚洲人,不是韩国人,就是日本人。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人乡随俗吧!我只能这样来安慰自己。

为了尽快通过葡萄牙语关,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同左邻右舍打成了一片。他们对我也非常友好并充满了无比的好奇。

我在家里从小就是只丑小鸭,姐姐在各方面都比我出色。她美丽、聪明、功课好,在学校里一直是干部,还有一个苗条的身材。直到今天,姐姐在我心中始终让我羡慕、尊敬、佩服和感激,但最深的是我对她那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爱。她比我大三岁,小的时候,父母上班,她又做姐姐又当妈妈,对我无微不至地照顾。多少年之后,她随当律师的姐夫去了英国,并攻读了硕士学位。虽然这么多年我们大部分时间不住在同一个国家,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她是我最亲爱的姐姐和最亲密的朋友。任何时候当我需要的时候,她总是在我身边,尽管我们之间有万里之遥。

我从小到大一直是“肥妞”,脸上的五官也长得不清不楚。再加上我皮肤白,黄头发,“黄毛丫头”这个绰号可以说背了许多年,这让我时常有一种自卑感。我有时曾经很嫉妒姐姐,觉得父母不公平,把什么好的都给了姐姐,我却永远做“灰姑娘”。大概是物以稀为贵的缘故,我这只“丑小鸭”终于在巴西这块土地上放出了光彩。这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无限的膨胀和满足。我带着这种从未有过的自信开始广交朋友。我不再忸忸怩怩,躲躲闪闪,这反而使我变得更有魅力,更有女人味。

巴西人很健谈也很好客,一杯咖啡,几块小科点,他们可以足足同你侃上一整天。我自然不是为了消磨时间,而是有目的去的。一是为了练语言,二是,顺着钢琴声而去。就这样天南地北的聊着,使我成为好几家孩子的钢琴家庭教师。想不到,跑到地球的这一边,我又干起了老本行。虽然在这里我没有国家级剧院演奏员的头衔,可每次拿到学生交给我学费时的兴奋感却远远超过了歌剧院月初发工资时的喜悦。

时间像流水一样流过,我也一天比一大更加繁忙。我害怕自己停下来,不想有一分钟独处的时候。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我独坐窗前望着天空上闪着暗淡光芒的月亮,觉得好孤独,好寂寞。隔壁邻居家的小伙子弹奏的吉它声在静静的夜里显得更加如泣如诉。那优美的旋律在月夜里显得那么伤感,那些跳动的音符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母亲坐在我的身边手把手地教我弹钢琴。为了报考艺术院校,母亲不辞辛苦为我请遍了钢琴界的老前辈帮我指导。一次次的初考,复试,母亲总是陪我去并在我身边给我鼓励和支持。看得出来她的心情比我还要紧张。终于,我接到了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母亲欣慰地笑了。我知道,这笑里饱含着多少辛勤和汗水……这一幕幕就像是电影一样,总是在我眼前浮现。此时此刻,我多想倒在母亲的怀抱里,任我去哭,去撒娇,去诉说心中的苦闷。

那委婉动听的吉它声还在夜暮里萦绕,那首最令我心痛的《爱的罗曼斯》随风飘来,我觉得这乐曲在黑夜里变得更加忧伤、凄楚。

我眼前出现了在北京的歌剧院那破旧、阴暗、没有一丝生气的小琴房,我坐在钢琴前弹奏的正是这首《爱的罗曼斯》。我当时的男友坐在我身边,眼里充满了温情和爱意地望着我,他的目光使我陶醉。我是那么深爱着这个充满魅力、温柔、迷人的小伙子。他让我感到世界是那么美好,让我为我的初恋而心醉神迷,计我坚信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记得上学的时候,我从一本杂志上读了一个故事,那是一个美丽的神话。这个神话伴随我走过了整个少女的成长时期,它让我不知偷偷地编织了多少绚丽的梦。故事的大意是说: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没有男人,也没有女人,只有中性人,突然有一天,上帝发怒,一声惊雷将这些中性人一劈两半,就有了今天的男人和女人。每一个人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有的人找到了;有的人正在寻找;有的人错误地找到了并不属于自己的那一半;也有的人用一生的时间在寻找,可到死都没有找到。

我以为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那一半,并沉醉在无限的甜蜜与幸福之中,并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他在外省还有另一个保持了两年关系的女友,我的美梦破碎了,我的心也崩溃了。我让他向我表白他对我的爱,可他却十分痛苦地对我说:“我爱你的热情,也爱她的温柔。”我的心碎了,它在流血,在哭泣。

我又回到了那间虽然破旧,但曾经留给我无限甜蜜回忆的小琴房,追忆着与他共度的时光,捕捉着昔日的幻影。此时此刻,没有优美的琴声,只有思念、痛苦、忧伤、恼怒、阴冷和心痛。那时我觉得世界真丑恶,黯淡无光。被人带走初恋的滋味真不好受。我真想大声地痛哭和呐喊,真想离开这块令我心痛的土地,好让我走出这痴迷的情结,忘却这份失落的爱。

两行眼泪流过我的面颊,滴落在窗台上。那弹吉它的小伙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去,但那凄苦的音符仿佛还在我的脑海里游荡,犹如我心中那隐隐作痛的感觉,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

几年后我回国探视,又见到了我的初恋情人。我已不再怨恨他,我们谁也不愿意提及过去。大家好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在我眼里,他始终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多了份成熟和善解人意。过去我们的爱好像一杯烈酒,热烈,易于陶醉,但醒来的感觉却是空荡荡的。而今天,我们之间的友情就像是一杯清茶,淡雅、清香,回味无穷。

他使我长大,让我成熟,使我来到了巴西这块陌生的土地,并完完全全改变了我的一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