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八、一帘幽梦

作者:董茜

他就像一本充满诱惑力的书,越读越不想放手,每一页都给我新的感受,那么神秘莫测。

巴西的雨季到了,每年的三、四月份基本上是天天下雨,空气也变得比较清新和湿润,气温也相对低下来。巴西利亚的雨很有趣,时间短,频率多,有时只下几分钟,而且还常常是在阳光明媚的时候,突然落下雨点。我从小就不喜欢阴天下雨,下雨常常会影响我的心情,也时常带给我忧伤的情怀。

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下雨了。“七”是我的幸运数,要让我说原因的话,可能是因为我出生在七月七号。小的时候曾听到过许多有关“七”的故事。尤其这一天是牛郎织女会面的日子(当然那是在阴历)。而且这个故事更让我有一种感觉,我的一生可能将会面对许多次的分离,一种人为无法改变的分离。我还记得那句话: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大概就是人生的哲理,没有分离哪来的相聚,我时常做这样的自我安慰。

雨还在下着,我坐在窗前,喝着浓浓、热热的咖啡,雨滴敲打着屋顶,那声音让我心烦。望着窗外被雨水洗涮过的街道在蒙蒙的细雨中显得模糊,街上只有一两个行人撑着伞,匆匆地走过。来到巴西后,每天都为生存而奔忙,很难有这样的一天静静地坐在窗前细细品着咖啡,默默地感受着绵绵细雨,那一点一滴的雨水仿佛敲打着我的心。也就是在此时此刻,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很累,一种背井离乡的疲惫感。我当时带着受伤的心灵,没有目标、毫无方向地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年的祖国,那时我唯一想到的就是能够离开那块令我触景生情的土地。前面的路是什么样,我从未认真地想过,虽然过去已离我越来越远也越来越模糊,可我的心却越发沉重。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友从澳洲给我来信,她一次次的告诫我,不要再异想天开,浪漫爱情是不能够当饭吃的,要务实,多为自己的将来着想,眼下最重要的是有个国外的身份,也算不枉此行。读了她的信后我就更加茫然了,我一次次的问自己到底为什么出国?难道真的就为这么一个外国身份吗?对我来说,这种代价太昂贵了,太不值得了,那么为什么不回去呢?一想到这个问题,我的心仿佛沉到了海底,我恨自己软弱,不敢面对现实,我害怕肩负着行囊疲惫不堪地去见家人和朋友,因为大家都期待着一个衣锦还乡的海外归侨。在人们的眼里,每一个从海外归来的人都是那么风风光光,出手不凡,无论你是来自美国、日本或越南、柬埔寨,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从海外来。我深深地思念着北京,想念着我的家人,可我害怕面对他们,这种沉重的心理负担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谁让我这么虚伪呢?我情愿在这里艰难地走自己的路,酸甜苦辣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也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有了自己支配自己的心绪和生活的权利,在这里我不必在乎别人的脸色、议论和情绪;我不用装出别人希望看到的那种形象;也不用违心地去做别人希望我做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对我来说是种解脱。

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已近黄昏,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雨中的黄昏更显得忧伤、凄凉。一阵小风吹来,我感到丝丝凉意。我从小就喜欢读琼瑶的小说,我曾经爱不释手地熬过多少夜晚,流了多少泪,有一首歌曾打动我的心,让我为之做过许多美丽的梦。

我有一帘幽梦

不知与谁能共

多少秘密在其中

慾诉无人能懂

窗外更深露重

今夜落花成冢

春来春去俱无踪

共此一帘幽梦

谁能解我情衷

谁将爱情深种

若能相知又相逢

共此一帘幽梦

我一直在找寻着那个能与我共此一帘幽梦的人,我曾得到了,又失去了,但那幽梦始终在我心深处,我为它留有一个永久的空间。很久以来,我不敢去触动心灵的这片净土,我怕那旧日的伤痕会再次疼痛,更怕再增添新的创伤。

我久久地凝望着窗外,好像在期盼着什么。一想到这儿,桑塔那那高大的身影和甜美的笑容又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至今还记得在北京的那个大雪纷飞的下午,我第一次在王府井书店看到他时的情景,那时的他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友好的“大鼻子”。我一直以为中国人同西方人之间的差距太大,根本无法沟通,无法交流,更不要说是做朋友,即使是真做了朋友,充其量也不过是空谈所谓的“增进两国人民友谊”而已。

自从我来到巴西以后,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桑塔那要帮我办到巴西来?”我每次这样问自己,又为自己寻找了无数个答案,可好像每一个答案都站不住脚。我觉得他好像有点儿喜欢我,可从我来到巴西的这段时间里,他并没有显得过于热情和殷勤,每一次见面他都是那么落落大方,热情而不过度,客气而不疏远,尺度掌握得很适中。想到这里,让我觉得有些脸红,莫非自己有点自做多情?可说心里话,对我来说,和他相处的时间越久,就越让我感到他就像一本充满诱惑力的书,越读就越不想放手,每一页都给我新鲜的感受,那么神秘莫测。他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笑容,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越来越深地碰击着我那孤寂已久的心灵。最初,我带着无限的好奇试图窥探这个外国男人的世界,这种好奇心在一天天的膨胀,以至于我开始在意他的一切,甚至于在不见面的时候,我反而会去想念他。已经是很久我没有了这种牵挂的感觉,这是一种即美好又失落的感觉。他让我感受到一种男人的力量,可靠、神秘、温柔、热情、理智、浪漫和刺激,他就是这么一个十分复杂的综合体。也许就是这些错综复杂的感觉深深牵动着我的心,并完全改变了我以往对外国人的观念,我与他之间不再有国籍的距离和种族的差异,并且,这个男人正在一步步地走进我的生活,并已开始占据我心灵里的一片空间。

此时此刻,我期盼着他那健壮的身影在这蒙蒙细雨中向我走来,期盼着他走进我的幽梦,给我那受伤、孤寂的心灵抚慰和温暖。

天色越来越暗,远处一个个窗口都亮起了灯光,街灯下,下班的人们在雨中匆匆地走着,他们都急于摆脱这潮湿的黑暗,回到自己那温暖明亮的小天地。一个黑黑的身影迈着沉着的步子向这边走来,越走越近,直到我看清他的脸。是他,是桑塔那!我的心跳有些加速,慌忙离开窗子,趁着黑暗,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门开了,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哎,是你在这儿,为什么不开灯?”他已经发现了黑暗中的我。

“忘记了。”我装做漫不经心的样子。

“一个人坐在黑暗里,一定是在想中国的男朋友,对不对?”他一边打着趣,一边拧亮了灯。

“不,在想我的家人。”我并没有撒谎。

他的眼睛变得很柔和,慢慢的点了点头,对我说:“我懂,也了解你的感受,可我不知道该怎样来帮助你,也许……”他停顿了片刻,“别一个人坐在黑暗里了,我们出去走走,也许你会感觉好一点。”

我同意了。

我们来到了湖边,因为刚刚下过雨,地上的小草都挂满了水珠,空气格外地清新,天空在黑夜里显得那么神秘莫测,雨后的星星好像显得分外的明亮,可我没有找到月亮。清风夹杂着泥土的气息,让我觉得轻松了许多,整整一个下午压在我心口的那块重石在大自然里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我们就这样在湖边慢慢地走着,谁也不说一句话,只想静静的享受和拥有这份宁静。

“还记得我刚到北京的时候,”桑塔那的话打破了这片寂静,“第一个星期我被暂时安排在北京饭店住,第一个早晨我醒来拉开窗帘向外望去,my god!长安街上川流不息的人流让我惊讶,尤其是那么多的自行车和一张张长得一样的面孔,铺天盖地令我窒息,天空灰蒙蒙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居住四年。”我认真听着不想打断他的话。“很长一段时间,我无法适应北京的生活和环境,每天都在走与留的问题上挣扎,直到有一天我对使馆的中秘说,我不喜欢北京。你猜他说什么?他说:这就是为什么北京也不喜欢你。从他的话里我好像明白了许多道理,从一踏上中国的土地,我一直带着种种偏见和矛盾的情绪去看待一切,我将自己关闭,不想给予也不愿意接受,这才是问题的根源,所以我就去学中文,我想了解中国和那里的一切。”

“那后来怎么样?”我很想知道。

“后来我就开始慢慢地喜欢上这个国家,我发觉中国人实际上是很友好的,只是表达的方式与我们不同,我从小生长在巴西北部的一个小镇,那里的人与大城市不同,他们更加纯朴和友善,中国人恰恰保持了这种挚朴的本质。”他忽然停住了脚步,把身子转向我,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那双深深的眼睛在夜色里显得更加真挚:“我知道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虽然,在别人眼里你永远是快乐的,无忧无虑,但我知道,没有人看到你的另一面,你多愁善感、温柔、脆弱,我甚至能够想象得到你自己偷偷流泪的样子。”

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直打转,真想靠在他那宽大的肩膀上痛哭一场,把这段时间的痛苦和心酸都哭出来。

他把我冰冷的小手放在他那温暖的手心里,一直这样握着,温暖开始流遍我的全身,一直流到心里,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好像他就是我的守护神一样。“如果你想在这块土地上生存下去,你就一定要坚强,最重要是坚定自己的信念,你很独立,我相信你是不会轻易被困难吓跑的。”

我坚定、从容地点点头,从他那磁石般的眼里,我看到了一种力量和信念。他的体贴、诚实、理解和包容力是在我旧日的男友身上所看不到的。他的精力充沛,敏锐而自信,使我觉得焕然一新有活生生之感。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他放开了我的手,我们继续慢慢向前走着:

“你是一个很迷人的女人,你漂亮、独立、有个性、敢于追求,还十分性感”。我们并排走着,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脸,但他的声音很甜美。性感,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在我面前说我性感!在我印象中,性感是下贱、风騒的代名词,怎么在他嘴里却变成了赞美,甚至居然和美丽相提并论。

雨又开始下了,我的身上、头发都已开始潮湿,我们加快步伐向车子跑去,好像两个玩水的孩子,不停地奔跑着,追赶着,嬉笑着,回到车里,我全身上下都已湿透,可我觉得那么痛快,那么开心。他从后座的挂钩上取下一件烫洗得十分整洁的衬衣,不停地为我擦干头发上、脸上、身l的雨水,我怔怔地望着他,他的脸和头发上还在淌着水珠,可他全然不顾地仍在为我擦着。这一次,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把头埋在他那宽大的胸膛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他把我紧紧地搂抱在怀里,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后背。我周身每一处沉睡已久的神经在这一刹那开始复苏。他捧起我的脸,深情地望着我,我们的脸离得那么近,以至于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我周身的血液开始加速,他的chún慢慢地、慢慢地贴在了我的chún上。他的吻是那么热烈,炽热,我的泪水和他脸上的雨水溶在了一起,我们就这样不停地狂吻了不知道有多久,好像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我们。他一边吻着我,一边抚摸着我的身体,我的热情被点燃了,好像一团火,我无法掩饰这种需要,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有一种热切的愿望,我想拥有他。他的呼吸在加速,嘴里还轻声叫着我的名字,并疯狂地撕开我的衣服,我的整个人被热情所包围,甚至没有任何的羞涩与不安。“我要吻遍你全身的每一个地方”,他一边喃喃自语着,一面将他的热吻铺天盖地地印满我的全身。我们已到了近似于疯狂的地步,甚至根本顾忌不到车里窄小的空间,我感到兴奋和陶醉,并有一点点的忐忑不安,大概是担心车窗外会有行人走过,但这种担心同时又带给我从未有过的刺激感,我的身体已完全淹没在他那结实,有力的躯体中。我感到他在我体内是那么充实,饱满,他仍在吻着我,并不断说着一些令我心旷神信的话。我们的车随着我们的身体在一下下地震动着,并且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凶猛……。

在一段突然的寂静之后,我环顾四周,车窗上已经被蒸气完全盖住,白茫茫的,根本看不到窗外任何东西。桑塔那用手轻轻拭去我额头上的汗珠,眼里充满了爱意,他再次捧起我的睑,给了我一个特别长特别长的吻。(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给这个吻起了个名字叫“世纪之吻”)我望着眼前这个让我动心,动情,使我兴奋和满足的男人,真想让他知道我的全部感觉,可我止住了。

“茜茜”他轻声叫着我的中文名字,眼睛就像那静静的湖水,充满了柔情,“我爱你!”他深情地说出这三个字,“也许你不相信,或许这对你也并不重要,但这是我的心里话。”

我不敢对他说我也爱他,说声爱太艰难,我害怕再次受到伤害。我知道,我懦弱,我自私,甚至不敢面对自己所爱慕的男人。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眼里的热浪会看穿我的秘密,“你让我感到非常快乐和幸福。”我充满柔情地说着,但还是避开了那个“爱”字。

第二天清晨,我仍在朦胧中,被一阵电话的铃声吵醒,我拿起话筒,听到了桑塔那那柔美的男中音:“早上好,亲爱的,只想对你说,我爱你!希望你有愉快的一天”。我觉得好甜蜜,好幸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