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九、小店老板娘

作者:董茜

上帝啊!我要是没有结婚一定要你做老婆,我想整个巴西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样的女人!

被人爱的感觉确实十分甜美,但我时刻告诫自己,梦总有醒来的时候,我孤身一人在海外,从眼前来说,我要生存,必须有一个长久的事业和稳定的经济基础,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在这个陌生的国家占有一席生存之地。

一个偶然的机会是我去附近的礼品店为邻居家的小孩买生日礼物。

这是我常来的店,我同店老板也算是熟人了,店的面积不算大,四周的货架上摆得满满的,大部分是礼品,玲琅满面,货架前面的几个大大的玻璃柜台里摆放着一些十分精致的首饰,当然都是假的。巴西的社会治安很差,抢劫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这里的人平时从来不带真金首饰。店老板是个五十开外的和善老头儿,他总是笑嘻嘻地同顾客打招呼聊天,这也难怪,我们中国人说:和气生财,巴西人在这点上做得更是尽善尽美。

他今天显得比往日更加热情,并把我选好的物品包装得精美得令人不忍打开。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有点伤感地说:“下次你再来买东西,也许我就不在这里了。”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我准备将店卖掉,我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太好,儿女不在身边,已经没有精力再照料这个小店了。”他恋恋不舍地环视了下四周。“我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我开这家店已有十年,突然要失去它,真还有点舍不得。”

“找到买主了吗?”我随便问了一句。

“还没有,准备明天登报。”

我心里一动,也许我可以试试,但最令我担心的是价格,怕自己承受不了,所以我便试探性的问道:“你准备卖多少钱?”他说出的数目大约折合两千多美金,巴西当时的物价很低,这笔钱在当时就算是不小的数目了。我算了算自己教钢琴挣的钱买这家店应该是差不多,所以我就更有信心了。“过户手续该怎么办?”我心里仍有一大堆担心。

“很简单,带上商店的所有文件和你的身份证,去办理过户手续就可以。”

“然后呢?”我还想知道得更多。

老人双手在我面前摊开。“然后小店就是你的了。”

就这么简单,我实在有点不敢相信。这使我想起了国内的那些工商、税务等机构和一系列繁琐的手续,为了疏通关系,还要请客。送礼、吃饭……

“你不必担心。”望着始终一脸疑惑的我,老人家和蔼地说:“我会留在店里一星期,帮助你了解进货渠道以及价格等等一系列事情,直到你自己运作自如我再离开怎么样?”

我心里踏实了许多,对他点了点头。

“好吧,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我们办理好了一切移交手续,并向桑塔那咨询了许多法律常识,我就开始做起这家商店的女老板。

说真的,我从没有做过生意,也自认为脑子里总是一本糊涂账,小时候,我妈常说,将来有一天谁要是把你卖了,我看你还在那里帮人家数钱呢!可这次我可以说是被逼无奈,我需要生存,我心里很明白,若想在这个国家生活下去,就必须有经济来源,这是活生生的现实。

我按照自己的构思将小店重新粉刷了一遍,货架也油漆成我们中国人认为能带来好运和财富的红色,商店的名子也让我改成带有民族色彩的“dragao”(龙)。其实这个名字与我店里所卖的礼品没有什么联系。店里也没有任何中国货,但许多巴西人却十分喜欢这个名字。

在巴西人眼里,中国是一个遥远神秘的国家,任何同中国有关系的事物都能让他们浮想联翩,如果谁家里摆上几件中国的工艺品,将被看做是富有的象征。

为了省钱,我买了几桶油漆和涂料,同邻居借了一架梯子,将我的长发盘在头顶,再在头上系了一条毛巾,站在高高的梯子上,我用滚刷在墙上一下下涂沫着,因为从未刷过墙,滚刷上的涂料好像也在故意和我作对,飞溅到我的脸上、身上和地上,隔壁的那个平时话不太多的酒吧老板看到这情景,眼睛瞪得像金鱼似的:“上帝啊,你一个小女孩怎么能做这样的重活!这是我们男人十的事情,在巴西,你们女人是皇后,就该留在家里享福,做些简单的家务事。”

我没有心思搭他的腔,只是高声大喊了一声:“请你站远一点,免得弄脏你的衣服!”

他非但没有走远,反而向前更迈进了一步,双手放在胸前,仿佛要做祷告一样:“哦,上帝啊,我要是没有结婚,一定娶你做老婆,我想整个巴西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样的女人。”他感动得差点要流泪了,“好吧,等我刷完了油漆就嫁给你。”我同他开着玩笑,“只是担心我这副样子有些给你丢脸。”我满脸,衣服上都滴满了涂料,再配上头上的那条毛巾,真有点像偷地雷的日本鬼子。他也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做出一副认真的样子说:“你这样的女人我还真不敢娶,干起活来像我们男人一样,太可怕了!”话音未落,一块涂料就落在了他的脸上。我开心地笑得手舞足蹈,险些从梯子上栽到地上。

经过3天的整理,礼品店已焕然一新。望着崭新明亮的店铺,我心中有说不出的痛快和激动。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生意,第一次做起了可以指挥别人的小老板。

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我不停地向老人家询问着各种我不懂的问题,他也是不厌其烦地向我传授着他十年积累的经验。

最令我头疼的一件事就是:因为通货膨胀,每个月每样商品都要提价30%。店里的货物品种有上百种,所以这将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一不留神就会疏忽或出差错。

记得有一次,一位顾客到店里,她看上了柜台里摆着的一个小小的胸针。我拿出胸针,看了看上面的价格,倒吸了一口凉气,上面写着是两个月前的价格。因为它体积小,又摆放在柜台里的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我从未注意到它的存在。如果按照这个价格卖出去的话,我不仅一分不挣,还要损失钱。但是,这是我的错误,所以不能把自己的错误推给顾客。顾客是上帝,宁愿自己受些损失,也不能得罪了上帝。我万般无奈,只能按照标签上的价钱很不情愿地将胸花卖给了她。那女人乐得脸上笑开了花,而我心里却心疼得直想哭。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转眼已经变成了一只地地道道的“铁公鸡”。

小店经营了一段时间,我慢慢地摸索出许多的经验,每一天中,最让我兴奋和期盼的,就是晚上关店前,手数着一张张的钞票,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这种感觉更激励我第二天更加倍努力地去工作,虽然辛苦,但我感到万般的喜悦和充实。

这天早上我刚刚来到店里,店员玛丽亚迎上来第一句话就说:“税务局来电话让你去一趟。”

我心里很奇怪,我按时为政府纳税,又没偷税漏税,税务局没有理由找我的麻烦。

半小时之后我来到了税务局,接待我的税务官是一个肥胖的中年人,名叫卡罗斯,他满脸正义地请我坐下,严肃地对我说:

“听说你店里卖了一些没有报关税的进口走私商品,严重违反了税务法。”

天啊,什么走私商品,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无非是摆了几条我从中国带来原本准备送人的真丝头巾。看他那严厉、冷漠的目光,仿佛我已经是一个走私犯了,我再三向他解释,可丝毫不奏效,我一气之下,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好吧,随你怎么处罚,我无所谓并随时奉陪”。

我像是一只被激怒的母老虎,转身开门就准备离开。

“等等,”他的声音缓和了许多“我并没有谈到处罚,这件事我们是可以商量着办的。”

噢,现在我明白了,他是想要钱,在巴西这段时间,也让我了解了一些巴西的腐败的官僚作风,小钱推大磨,这句话一点不假。

“好吧,”我也想尽快了结这件事,没时间同他们这群官僚多纠缠,“今天我请你吃饭”。

他的脸立刻笑成了一朵花,望着他那肥胖的身躯,我猜想那肚囊里面一定装满了全是免费的烤肉。

在饭桌上,我交给了他一个信封,他会意地将它放入口袋,拖着酒足饭饱的身躯满意离去,我在税务局的记录即刻从一个“走私犯”变成了守法的良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抚摸我,来自异乡的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