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

习字

作者:废名

史家奶奶留他多住几天再回去,而且他在这里做起先生来了。

奶奶说:

“你就教琴子读书。”

琴子好久没有读书,庄上的家塾她不喜欢去。小林教她,自然是绰然有余的。

琴子先在客房里,小林走进去——

“奶奶叫我教你读书。”

琴子不理会似的,心里是非常之喜。

小林笑: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哈哈哈。”

史家奶奶从外笑。

“你们笑我,我不读!”

这把小林吓了一跳,他此时已经坐下了椅子,面前一个方桌,完全是先生模样。

“不是笑你。”轻轻的望着琴子说。

“我喜欢习字。”

“好,我写一个印本,你照我的写。”

什么“印本”呢?上大人,不稀罕;百家姓,姓赵的偏偏放在第一,他也不高兴。想起了一个好的,连忙对琴子道:

“你磨墨!”

琴子磨了墨,他又道:

“你把眼睛闭住。”

“不——你涂墨我脸上!”

“你真糊涂!涂墨你脸上那怎么好看呢?我替你写一个好印本,要写起了才让你看。”

“我不看,你写。”

小林写的是:

一去二三里

烟村四五家

楼台六七座,

八九十枝花

琴子看——

“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都有。”

说一个手点一个。

小林又瞥见壁上的一横幅小画,仿照那画的款式在纸的末端添这几个小字:

程小林写意琴子看着道:

“这是做什么呢?”

“我的名字。”

“我的印本怎么写你的名字呢?要写学生史琴子用心端正习字。”

他还要在空缝里写,一个“我”字,指着叫琴子认。

“这个字也不认得?我字。”

“我再写一个。”

说他再写一个,写了一笔却不写了,对了琴子看。连忙又写,写了一个“你”字,写得非常小,像一个小蚂蚁。

“写这么小。”

琴子说他写这么小。

于是又快快的写得一个,一个“爱”字,写起了又一笔涂了,羞得脸都红了。

“你把我的印本涂坏了。”

琴子惘然的说。

这时奶奶走进来了,拿起印本看,忍不住笑——

“这四句改成画,那才真是一个通先生。”

小林也站起来,眼巴巴的望那一朵墨,看那字涂没有涂掉。

琴子,你在学里读什么书呢?”

“读《大学》。”

“《大学》读到什么地方呢?”

“一本书只剩了几页,我读到那几个难字就没有读下去。”

“难字——我猜得着,鼋鼍蛟龙是不是?”

“是的。”

“那要说《中庸》,不是《大学》。”奶奶说。

“这几个字真难,我们从前也是一样,——你倘若讲得来,你还怕哩,鼋鼍蛟龙,吓得死人的东西!”

“是的,我见了那字就害怕。”

“可是我有一回做文章,说天地是多么大,多么长久,钞了这里几句,日月星辰,天覆地载,载华岳而不重,振河海而不泄,得了先生许多圈圈。”

琴子莫名其妙,史家奶奶,当小林流水一般的说,望着他——

“孩子呵——”

声音很低,接着又没有别的。慢慢的叫两人出去玩,道:

“今天就这样放学罢,出去凉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