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

“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废名

小林在回家以前两三年,也时常接到琴子的信。摆在面前的是今日之字,所捉得住的则无论如何是昔日之人,一个小姑娘!这其间便增了无限的有趣,设想一旦碰见了……于是乎笑。

然而那一天从外方回来以后第一次从史家庄回来,一路之上,他简直感到一个“晚间的来客”了,觉得世上的事情都“奇”得很!其欢喜,真不是执笔的人所能为力了。我一语道破事实罢——

“我也会见了细竹,她叫我,我简直不认识。”

这就是事实,他一进门告诉他的母亲的话。

细竹——对于读者也唐突!她是什么一个人呢?这是很容易答复的,有了那一个“她”字已经答复了一半,在小林的记忆里是熟得忘记了的一个“小东西”,而一天之内,她竟在他的瞳孔里长大了,多么好看的一个大姑娘。

这个小东西真是与琴子相依为命,寝食常在一块,不相识的人看来要以为是姊妹,其实不过是同族。她比琴子小两岁,那时小两岁便有那样的差别,就是,同一个男孩子没有差别,以致于小林抹杀了她。

读者将问,“请说小林同琴子的会见罢。”他们俩的会见只费一转眼,而这一转眼俨然是一“点睛”,点在各人久已画在心上的一条龙,龙到这时才真活了,再飞了也不要紧。

写到这里我只好套一句老话——

“且听下回分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