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须有先生传》

莫须有先生下乡

作者:废名

莫须有先生为什么下乡,也是人各一说,就是乡下的侦缉队也侦不明白了,只好让他算了。蓑衣老人访他那一天,彼此都不肯多说话,莫逆于心,他说了一句:“乡下比城里贱得多。”我们似乎可以旁观一点,但那么一个高人岂是这么一个世俗的原因?不知道的不必乱说,知道的就无妨详细,且说莫须有先生那一天下乡。

莫须有先生一出城就叫了两匹驴子,一匹驮莫须有先生,一匹,当然是莫须有先生的行装,一口箱子一捆被。还有一个纸盒儿,里面活活动动的,赶驴子的不晓得是什么玩艺儿,——莫须有先生又不像耍把戏的天桥老板?要从莫须有先生的手上接过去:

“莫须有先生,你这是什么东西?也给我,都绑在一个驴上,几十里地,走也走一半天,拿在手上不不方便吗?”

“这是我的闹钟呵,我买了好几年,搬家也搬了好几次了。我总怕我清早不能早醒。所以别的我还不说,我的钟我总不肯让我的房东拿去了。”

莫须有先生似乎有点乏了,无精打采的。他的几个房东都是几个老女人,而今天早上,那一双“京东”的小脚,简直不高兴莫须有先生要打鼓的进来,很不耐烦了。

“你赶快把东西绑好呵,我要到那头赶午饭呵。”

“我也巴不得说话就走!站了一半天,问你这个匣子是你自己拿着还是怎么样——你不说话还要着急!我比你还着急!”

原来刚才莫须有先生并没有说话,是站在那儿想心事。这位驴汉实实在在着急,说话一嘴口涎,把莫须有先生弄得退后一步了,其实是想道理,依然安安稳稳的双手叉腰立正,年青的时候动不动就爱打架,现在脾气应该学好一点了。

“这是我的一口钟,路上颠颠簸簸的,我自己拿着。”

城门之外,汹汹沸沸,牵骆驼的,推粪车的,没有干什么而拿了棍子当警察的,而又偏偏来了一条鞭子赶得一大猪群头头是猪,人人是土,莫须有先生呢,赶忙躲开一点,几乎近于独立,脖子伸得很长,但这么一个大灰色之中无论如何伸不出头来,瘦伶仃的,立在那儿真真是一个地之子了。

驴汉其二,他是不大着急的,四面光顾莫须有先生——

“莫须有先生,我们要走呵。”

莫须有先生从他的背后掩鼻而趋之道:

“我在这里。”

于是莫须有先生觉得他要离别这个他住得很久的城门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了。

走了还是不大走,非敢后也,驴不进也。驴不是不进也,人太挤也。一位算命的先生也拄了他的棍子夹在当中走,莫须有先生的驴汉冲锋道:

“边走!”

这一来,瞎子拄了棍子而不走了,而且摆起他的瞎子的面孔,昂首而侧目:

“我劝你和气一点罢。”

“对,人总要和气一点。算命先生,你让开我们一步罢。”

莫须有先生得意得很,给了这个家伙一个教训了,驼了他的背,拉了他的驴绳。算命先生也得意得很,就让开一步了。

“算命先生,我的胯下是一匹呆相驴,如果高车驷马的话,唉,我一定向你行一个古礼了,这我怕它把我摔下来了。”

“你走你的罢。”

算命先生,你也走你的罢,莫须有先生一走一低昂已经过去了。

“赶驴的汉子,你难道不看见吗?那位瞎子先生多么从从容容呵,我爱他那个态度。”

“我不看见!我不看见我不也是瞎子吗?——王八蛋草的!我看你往那里走!”

驴要往那个阴沟里走,一鞭子从屁股后来,把莫须有先生吓得一跳,开口不得了。

于是无声无息的约莫走了半里地,依然是百工居肆以成其市。莫须有先生忽然一副呆相,他以为他站起来了,其实旁观者清,一个驼背,生怕摔下来了,对了面前打着一面红旗一面绿旗的当关同志道:

“喂喂,慢一点!慢一点!——我就只有这两匹驴子。”

说到“我就只有这两匹驴子”,莫须有先生已经吞声忍气了,知道了。

“糟糕,屙尿的工夫。”

而一看,不言不语,首尾不相顾,都是巴不得一下子就飞过去的人,都给这一个铁栅栏关住了。原来这里是铁道与马路的十字交口,火车要经过了。

莫须有先生仔细一看,他的驴汉缺少了一位,仓皇失措,叫驴汉其二:

“驴汉其二,你的那位朋友怎么逃了呢?你怎么一点也不留心呢?”

这位朋友撅嘴而指之,莫须有先生愁眉而顾之,这才放心了,他在那里小便。

“人总不可以随便寻短见呵。”

这是怎的,莫须有先生就在最近曾经想到吊颈乎?我们真要把他分析一下。然而鸣的一声火车头到了,大家都眉飞色舞,马上就可以通过去了。而莫须有先生悬崖勒马,忘记了他是一个驼背——

“这都是招到山西去打仗的兵呵,怎么这么多呵。一辆又一辆,你们连一个座位都没有呵。你们的眼光多么怯弱呵。父兮母兮,天乎人乎,吾思而使尔至于此极者而不可得也。刚才我一出城门的时候,看见一个人赶一个猪群,打也打不进城,钻也无处钻,弄得我满脸是土,不舒服极了,现在你们又在我的面前而过呵,弟兄们呵。唉,上帝,莫须有先生罪过了,他的心痛楚,这都是他的同胞呵,他的意思里充满了那一些猪呵。然而我不能不这样想呵。你们叫我懂得了一个道理。从前我总不明白,人为什么当兵呢?那不明明白白的是朝死路上走吗?然而他是求生呵。人大概总是要生存的,牲口也是要生存的,然而我们是人类,我们为难,便是豢养,也是一个生之路,也得自己费心呵。这是怎样的残忍呵。我们实在是辛苦呵。为难的就在这生与死间的一段路,要走呵,我看得见你们的眼光的怯弱呵。至于打起仗来,生生死死两面都是一样呵,一枪子射过来,大概没有什么的罢,一个野兽的嗥叫罢了。这个声音悲哀呵。实在的,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食,都有这一个嗥叫。上帝呵,弟兄们呵,命运呵。而今而后,吾知免夫。我要努力。”

莫须有先生忘形了,他吊了一颗大眼泪。而栅栏门一开,肩相摩,踵相接,莫须有先生走也走不进。

到得真真到了乡下,莫须有先生疲乏极了,栽瞌睡,一走一低昂,惹得那一位驴汉不放心,厉声道:

“莫须有先生,你别睡着了!我看你不大像骑过驴的,一摔摔下来了就怪不得我!”

莫须有先生闭了眼睛不见回音。驴汉其二,瞧一瞧莫须有先生的样儿,窃笑道:

“这个人真可以。”

“你们不要骂我呵,让我休息一下呵,你们走慢一点就是了。唉,旷野之上,四无人声,人的灵魂是容易归入安息的。”

“前儿就是这儿出了事。”

驴汉其一自言自语,而莫须有先生的睡眼打开了——

“出了事?出了什么事?”

“两个强人把一个庄稼佬的五十块钱抢走了,还朝他的腿子上来一刀。”

“嗟夫,我的腰怀也有三张十块的票子,是我的半年内修行之资。”

莫须有先生他以为他站住了,摸一摸他的腰怀,而且糟了,明明自己告诉这两个强人了,腰怀三张十块的票子!事至于此,乃小声疾呼道:

“你们把我往那里驮呢?我明白,我完全不能自主,我不能不由你们走,你看,你们完全有把握,一步一步走,莫须有先生要站住也奈你的驴子不何了。”

“莫须有先生,你看,前面来了一乘花轿。”

“驴汉其二,你比你的朋友高明得多,他动不动就吓唬人,我看了你我就放心了。对,一乘花轿,这个旷野上走得很寂寞呵,一点也不热闹,然而看起来很好看呵,比城里之所见大不同。这不晓得是谁家娶媳妇,新姑娘她的肚子不晓得饿不饿?走了多远?”

“莫须有先生,你的肚子饿了吗?我们刚刚走了一半。”

“我不饿。这位新姑娘不晓得是长子是矮子,如果是一位美人的话,总要长高一点才好,那才合乎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否则,唉,把人类都显得矮了,令我很难过。”

“莫须有先生,矮子倒有好处,做衣服省材料。”

“驴汉其二,你不要胡说!你再说我就下来打你!”

莫须有先生伤心极了,不知为什么,我们简直疑心有一位姑娘爱他,人长得矮一点。

前面到了一个所在,其实什么东西也没有,平白的孤路旁边五棵怀抱不住的大树,莫须有先生一望见那树荫儿,振起精神出一口鸟气:

“好了好了,到了到了。”

“到了还有五里!”

“你们无论如何非下来不可,莫须有先生要在这个树脚下躺一个午觉。这个太阳把我讨厌死了,我的身上有三十块钱,本来应该有五十的,那个小滑头骗了我,几时我再进城同他算账,我只怕他一见面就恭维我那就糟了。我不怕强人,我连虎列拉都不怕还怕强人干什么呢?你们只听我的话下来就是了。我舍不得这个大树的阴凉儿好。万一他乘其不备,把我的财物抢去了,把我的生命也夺走了,同裁缝杀张飞一样,趁张飞睡觉,那天下事也就完了,算不了什么。不瞒你说,因为你们两位今天也辛苦了一趟,不多的日子以前,我简直想出了一条妙计,只是我不肯同我的爱人开口呵。我想,反正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不如同我的爱人一路去游历一回,观一观海,一跳,同登天一样的踏实,手牵手儿,替天下青年男女留一个好听的故事,而我呢,实在也落得一个好名誉,情死,因为单单自杀,总怕人说我是生计问题,怪不英雄的。我的爱人呵,你现在在那里呢?你也应该努力珍重呵,人总要自己快乐一点才是。莫须有先生现在正骑了驴子在乡下走路了,前面便是一个好休息之所,你不要墨念。”

怎的,树脚下一只野兽,是狼?莫须有先生又站住,探头探脑——

“喂,你们二位小心,不要走,那树脚下是什么东西,别让它害了我们的性命。”

“莫须有先生,你简直是一个疯子,一只骆驼怕什么呢?”

“骆驼,对,一只骆驼,还有一个汉子伸脚伸手躺在那里哩。也难怪我,你们是走近来了才看见是一只骆驼,一,二,三,四,五,这五棵树都多么大呵,所以我远而望之以为是狼哩。唉,鹞鹰飞在天上,它的翅膀遮荫了我的心,我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树,干多么高,叶多么绿,多么密,我只愿山上我的家同这路上的大树一样——还有几里地就到了,二位驴汉?”

“五里。”

“那么你就传出去,离莫须有先生家有五里,路边有五棵大树,于是树以人传,人以树传,名不虚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莫须有先生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