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至诗集》

十四行集(选其一)

作者:冯至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

我们安排我们在这时代

像秋日的树木,

一棵棵 把树叶和些过迟的花朵

都交给秋风,好舒开树身 伸入严冬;

我们安排我们 在自然里,

像蜕化的蝉蛾 把残壳都丢在泥里土里;

我们把我们安排给那个 未来的死亡,

像一段歌曲, 歌声从音乐的身上脱落,

归终剩下了音乐的身躯

化作一脉的青山默默。

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我们在灯光下这样孤单,

我们在这小小的茅屋里,

就是和我们用具的中间

也有了千里万里的距离;

铜炉在向往深山的矿苗,

瓷壶在向往江边的陶泥,

它们都像风雨中的飞鸟 各自东西。

我们紧紧抱住,

好像自身也都不能自主。

狂风把一切都吹入高空,

暴雨把一切又淋入泥土,

只剩下这点微弱的灯红

在证实我们生命的暂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冯至诗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