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倒儿爷生涯》

第10节

作者:范伟

我来到莫斯科,一下子搅入了对我来说非常陌生的生活,我是指跟大头他们在一起。我缺乏同他们相处的经验,而且从心底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这跟我当初幻想的充满激情、汗水和才智的生活截然不同,其中充斥的不过是庸俗、狡诈和无耻。在和大头前往阿拉巴特大街赌场的路上,我悲哀地想:我他妈哪里是生活的主宰呀,我不过是在生活的皮鞭不断抽打下滴溜溜乱转的陀螺。

那天晚上我是第一次见识真正的赌场。本来那天我很不想去,吃完饭我浑身疲乏得厉害,左半脑隐隐作痛,心情也非常灰冷,我恨不得马上倒在床上昏睡一觉,可大头这条赌棍软磨硬泡还是把我拉去了。我的意志力实在他妈太薄弱了,我要是稍微坚强一点,也不至于在那个混帐的夜晚做出那么丢脸的事情。

嗯,阿拉巴特大街的卡西诺赌场是一家大饭店兼营的赌场,五美金一张入场券,其中包含着相当于两美金的香烟和酒水。主要是轮盘赌,也有类似北京俗称“拉耗子”(同庄家比点儿)的扑克牌戏,赌注从50卢布到5000卢布不等,进赌场必须西装革履,否则把门的警卫还不放你进去。

我和大头抵达时,刘斌和吕齐已经等在门口了。我问强子、张红卫怎么没来,刘斌挤挤眼说:“跟着‘斯大林’砸洋蜜呢。”

吕齐抻着领带,一副跃跃慾试的样子,拨楞着脑袋对赌场的规矩发表看法:“嘿,世界上的事情真是无从谈起,越是肮脏的地方吧还越讲究。”

大头附和道:“没听说吗侯门深似海,里面全是乌龟王八臭鱼烂虾。”

大头恬不知耻地朝我借钱。我给了他两万卢布,只给了两万,老天爷,这可是看在他苦苦暗恋过我姐的份上。他是个不可葯救的荒唐赌徒。

大头涎着脸问我:“你不玩儿会儿?”

我说:“我想先看看。”

大头拍着手里的钱,嘟嘟囔囔地说:“这点钱也就只够玩会儿‘拉耗子’。”我没理他。

这是一家四星级的大酒店,外观像所有俄罗斯现代建筑一样厚重有余华贵不足,内部装修却相当阔气。赌场设在一楼,室内面积不大,看起来更像一个中型酒吧。里面有两台轮盘机和四五张扑克牌桌,靠墙的位置是供应酒水服务的吧台、货币筹码兑换处,另外设有一些供客人休息的环形沙发座椅和小茶几。

赌场里活跃的主要是中国人和越南人,也有少数欧洲人。我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欧洲佬在玩儿轮盘赌,他下的全是幽幽发光的5000卢布筹码,前后不到十分钟,老家伙就输掉了几十万卢布,即使这样他还搂着一个也许是他女儿也许是情人的姑娘的肩头笑个不停。卢布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一堆废纸。

“拉耗子”阵地上清一色的俄罗斯姑娘在洗牌发牌,言语温柔,仪态娴雅。

几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的赌场保镖在人群中游来晃去。

大头、吕齐加入了“拉耗子”的牌局,我和刘斌站在吕齐身后观战。吕齐这家伙要是成了大赢家那可以说是应该的,有时我觉得他的明亮秀气的额头像一台电脑屏幕。他天生对数字敏感。吕齐下的赌注不大,跟牌不跟牌非常果断。有几次我和刘斌认为他的牌足以下大注,他却不理我们的极力怂恿,把牌交了,结果他的判断正确:庄家比他点儿大。

我在吕齐身后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兴味索然,便到服务台要了一听饮料,一盒“骆驼”牌香烟,坐在沙发上无聊地喝水抽烟。我原以为我会对赌博感兴趣,可一旦厕身其间我发觉自己更像一个局外人。我一点点赌博的慾望都没有。赌场里不时地响起男人低沉的呼声和女人尖利的叫喊,这一切在我听来都他妈恍若隔世。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有那么一阵我古怪地闻到了北大中文系男生楼里那股子阴暗慵倦的气味,忍不住痴想了一番我那短暂而荒诞的大学生活。我的那些从天南海北来的同学们都在干什么?他们在空闲的时候也会偶然谈起我这个浪迹莫斯科的国际倒儿爷吗?我的“哑巴”吉他队的伙伴们又创造出了新的校园小调了吗?还有林红我那初恋的姑娘,你就一点也不珍惜我们的感情,一点也不为我的冒险生涯担心吗?你不知道此时此刻我是多么的想你——。我的左半脑还在疼,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伸手摸了摸头,竟在后脑勺的左下方摸到了一个闷胀的小疙瘩,我的心里猛然间凉了一下。我觉得我他妈可能完蛋了。我的脑袋里大概长了个恶性肿瘤,这肯定是命,是天谴,是我和北大计算机系那个四年级学生打架的报应。我又伸出自己的左手看手相,发现生命线的上段有一条粗野的横纹。我觉得我真得完蛋了。命中注定我将客死他乡。我用阴沉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周围,恍惚中认出这是自己以前在梦中曾经来到过的地方,我一下子沮丧得要命。赌场里的人形和声音在我的感觉世界里都变成了幻影和幻听,我很想跳起来在临死之前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但我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老天爷,那一夜我简直就是一个准死人。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两个体态丰满、穿超短裙的俄罗斯姑娘,单从修长的光腿上看几乎像一对双胞胎姐妹,但她们的脸却迥然不同。我心情苍凉地一直盯着她们看,她们的美貌越发加重了我的自悲自怜的情绪。左边那位姑娘梳一头黑亮的直发,发式和她的略显羞涩的面容很相配,一副不耻下问的模样,要不是鼻子高点眼窝深点几乎就是一名中国产的女中学生;右边的那位是典型的金发女郎,下巴微微上扬,额头高洁,挺直的鼻子在鼻尖位置还有那么优美的一翘,嘴chún丰厚,十分性感,她的眼睛幽蓝幽蓝,在灯光下晶亮地闪烁,冷艳、深邃而又不乏柔情蜜意。

她们进来后在门口停留了那么一两秒钟,然后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坐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儿扑鼻而来,我觉得这刺鼻的香味儿同她们身上那种充沛的活力十分和谐。我很想同她们交谈几句,借以消除压在我心头的那层可恶的抑郁情绪,可是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金发女郎和同伴低低地说了会儿话,突然侧过头来冲我做了个抽烟的姿势,说“库里奇?”我反倒被吓了一跳。“库里奇”这个词我懂,她是找我要烟抽。在莫斯科经常会有人冲你说“库里奇”,我都快“库里奇”出去两包烟了,

我从烟盒里打出两棵烟,发给两个姑娘,并给她们一一点着火。

金发姑娘向我点点头说:“司巴西巴(谢谢)。”

我用俄语回答说:“不谢。”

两个姑娘相视一笑。金发姑娘深吸了一口烟,几乎一口气吸进了身体最深处。我还没见过这么狠抽烟的女人。女人通常是嘴chún轻轻一嘬就把烟吐出来。

“are you chinese?”金发姑娘问。

“no,”我说,“i am vietnam。”我真是一时心血来潮,说自己是越南人。这真好笑。也许我应该说自己是他妈的日本人,日本人比我更傻。说真的,离开了熟悉的语言环境像我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十足的傻瓜。

这时,刘斌叼着烟卷儿笑嘻嘻地凑到我身边。

我问刘斌:“吕齐他们怎么样?”

刘斌说:“目前还没输,吕齐那孙子胆儿忒小。——嘿,看出来了吗?”

“看出什么?”

“你装傻还是怎么的?”刘斌冲我婬笑,“想不想骑洋马耍大刀?你身边这两位靓妹妹可都是鸡。”

“别瞎说别瞎说,”我说刘斌,他的声音实在太大了,我觉得我的脸都红了,“人家肯定是良家妇女,后——后影像是罗敷女,前影像是咱的妻。”

“啊呸,”刘斌笑,“她们又听不懂中国话。——你倒是想不想玩儿吧?”

“——嗯,”我浑身激灵了一下,我当时根本没有心情做那种事儿,可我却言不由衷地说:“一点儿语言交流也没有,就这么楞冲?”唉,我这鸟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爱在哥儿们面前逞能。这毛病实在可怕。

刘斌嗤道:“哪儿那么细腻呀,身体交流比什么都管用,好象你丫多纯洁似的。”

“你丫才纯洁呢,”我反击刘斌,说出的话却像是在嘟囔,“我他妈正在考虑怎么跟她们挑明。”

刘斌笑道:“这事儿就不用您老人家亲自出面了,您瞧在下的。”

刘斌绕过沙发挤到我和金发姑娘中间坐下,两个姑娘侧脸冲她笑,我知道刘斌肯定朝她们做了个下三滥的媚眼儿。

刘斌小声说:“赛克斯(sex)ok?”两个姑娘“咯咯”笑着点了点头。我当时见两个白天鹅般纯洁的姑娘立刻就答应了这种事,差点晕死过去。我说不明白当时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但我能确认我连一点儿性冲动也没有。这种事儿太出乎意料了,我都替两个姑娘难过。我的心骤然间“扑扑”狂跳不止,要是有人在那时看到我,一定会发现我面红耳赤,像一个高烧中的病人。两个姑娘安之若素,而我倒他妈有一种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扒光衣服的感觉。

“——会不会有麻烦?”我说,尽量使声音不颤抖,可听起来还是有点不大正常。

刘斌说:“瞎琢磨什么呀人这儿开放着哪!外面有车接应,”拍拍我的肩,“放心吧不会出事儿,干这一行的也有职业道德。”

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件事的确很糟糕。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当场拒绝刘斌。我只要依照自己的感觉挥挥手说声:“去你大爷的吧,我现在没有情绪干那事儿,”就不至于把自己搞得像后来那么尴尬万分。我真不愿意重提那件事。我老实告诉你,及时行乐也需要一定的“黑修养,”不是他妈的谁都干得出来的。我看过一部外国电影,男主角被人诬告犯了强姦罪入了大狱,出狱后他历尽艰辛找到了那个诬告他的那个女人,想真正强姦她一次,事到临头他却发现他根本做不到。他一筹莫展。嗯,就是这么回事。

闲话少说。嘿,妈的,当时我都不是我自己了。我觉得有一万多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双腿飘飘地往外挪动,脑子里乱成了一锅沸水,连寄存在衣帽间的提兜都忘了取。面对两个妖艳性感的俄罗斯姑娘,我的肉体反应简直像一截烂木头,我是说尽管我的头烧得发昏,但我的下身却冷得像冰。我紧张极了,我承认我当时紧张极了。这倒不是说我心里充斥了负罪感、堕落感什么的,我头脑昏沉沉的想不起这类抽象的东西,我只是感到无比的紧张。

到了外边,刘斌嬉皮笑脸地比画着同两个姑娘讲价钱,我则像个呆鸟一样傻站在一旁,刘斌转头问我想要哪一个,我稀里糊涂地嘟囔说随便,刘斌便坏笑着把金发女郎挑走了。他们两个几乎是搂肩搭背地钻进了汽车。

我一时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身边这位黑发梳得不耻下问的漂亮姑娘,她看上去就十八、九岁。我不知道应该向她微笑,还是应该严肃一点。天哪,我这个傻瓜。到后来,还是那个姑娘拉开车门把我让进了汽车。司机也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一直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不说话也不回头。后视镜向上翻着,我敢保证他什么也看不到,可这也照样救不了我。

我坐进汽车里,大气儿也不敢出,拘谨得像一具刚刚活过来的神经系统尚处于极度紊乱状态的木乃伊,生怕某只看不见的手会突然揪住我的脖领子。一霎时,我痛恨死了自己,除了自己的心跳,我几乎什么也意识不到。

姑娘一进车就他妈假模假式地倚靠在我的肩头,我的喉咙和嘴chún干的要命,脖子僵硬得无法转动。姑娘侧过脸看着我,我真希望我的鬼样子把她吓着了。我知道姑娘觉察到了我的紧张,可我越极力掩饰浑身就越觉得难受。

后来,我挣扎着问了一个愚不可及的问题:“каквасзовут(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笑笑没有答话,两只手开始在我的身上轻轻地搔摸。我感觉我的下身在退缩,死命地退缩,两只脚冷得都快要抽筋了。我想我他妈实在太丢人了,我干不了,我一点心情也没有。有那么一刻,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我,我甚至还看到了我父母和姐姐责备的目光。嫖娼。我他妈只是在干些什么呀。唉,学好不容易,堕落之途也如此艰辛。我浑身的血液仿佛在顷刻之间全部流失掉了。我想我完了。屁也不是,连当废物的资格都没有了。天知道那一刻我是多么的鄙视自己的灵魂和肉体。

姑娘轻巧地用手触到了我裤子上的拉链,我连忙一把止住了她。她略显诧异地抬头看了看我。我朝她咧嘴笑了一下,我的笑容一定极不自然。姑娘耸了耸肩,她他妈大概从来没有见过我这种叶公好龙的家伙。她不再动我的下身,只是轻吻我的脸和脖子,双臂拥着我的肩。我的手机械地放在她的背上,指尖有一种极端麻木的感觉,胸部和腹部都闷胀得要命。那一段时间,我几乎就是一只愚蠢的呆鸟。我甚至受某种可笑自尊的支配无耻地努力过,但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那个晚上,我悲哀无助地饱尝了做男人失败的苦涩滋味。汽车缓缓地沿街向前行驶,透过窗帘我可以看到异国城市的茫茫夜。我觉得下一秒钟再下一秒钟我也许就要哭出来了。我时时偷看前边刘斌上的那辆车,恨不得它马上就他妈停下来。

姑娘凑上来碰了碰我毫无反应的嘴chún,很快又离开了。她肯定已经知道我是怎么回事了。她用探询的目光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嘴里柔声说了几句什么话。她的样子看来没有什么恶意。她好象并不想使我为难。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羞愧难当。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你这个卑鄙而又无能的嫖客!”眼泪立刻涌了出来。我赶紧用衣袖把泪水抹掉。后来,我觉得我再待在车里非得马上憋死不可,就赶紧不顾一切地打着手势喊叫着让司机停车。这他妈是我那天晚上作出的唯一一个英明而又果断的决定。司机惊讶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敢肯定他看到了一张愚蠢而又怯懦的脸。司机摁响了两声喇叭,跟前面的车打了个招呼。

我低头把讲好的钱如数付给黑发姑娘,逃命般溜下了该死的车。我记得姑娘临别时握了握我的手说:“涅那的。”我当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现在知道了,姑娘说的是:“没关系。”

事后回想起来,我还真有点喜欢那姑娘。那真是个好心肠的姑娘。我永远也不会把她的形象同妓女这个鸟词联系在一起。

我在路旁哆里哆嗦地点了棵烟抽。刘斌的车也在路旁停了下来。司机下车走过来同我车上的司机以及那姑娘聊起天来。

大约过了一万年的工夫,刘斌才猫着腰从车里钻出来。

“怎么搞的,”刘斌埋怨我,“你丫也忒快了点儿吧?”

“哥哥哥们儿”我说,上下牙直打架,“哥们儿是速战速决。”

“你没事儿吧?”刘斌跟我对火点烟,“看你脸色挺难看的。”

“没事儿,”我说,“可能泄得太厉害了,我现在觉得浑身发冷。”

“我也有点冷,”刘斌伸手拦出租车,“咱得赶紧回去,别弄感冒了得不偿失。”

回到“黄河”,强子、张红卫正坐在床上用扑克牌算命玩儿,一见刘斌和我,便破口大骂“斯大林”不讲信誉,让他们干等了一晚上连个鸡影也没见着。刘斌眉飞色舞讲了一通他和那个金发女郎的事儿,问我,我也胡诌了一番。

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分钟也没有睡着。我真害怕自己就这么完了。我的胸口像塞了冰块儿似的难受。过了很长时间,我的下身才重又恢复了敏感的知觉。我他妈卑鄙地自渎了一回。

早晨六点钟左右,大头、吕齐回来了,两个人进门就大声嚷嚷,搅得大家全醒过来。

吕齐边脱鞋边说:“咱还是太贪了,趁扑那两把点儿正见好就收,今儿能拿到十来万卢布。”

大头说:“唉,他妈的,我全是这么栽的。”

刘斌问:“你们后来又玩儿轮盘了?

吕齐说:“啊。”

强子问:“整个局势怎么样?”

大头说:“收场时,中国人全立了。”

强子大叫一声:“卡西诺害死人!”

吕齐问我和刘斌:“你们玩儿得怎么样?”

刘斌笑道:“那俩鸡倒是不错,可不知怎么搞的,今儿晚上有点尿频的感觉。丫徐庄更不行,速度跟二踢脚似的,点着捻儿,咣——哧,完了。”

我这时已经恢复过来,立刻竖身反驳:“尔安敢轻吾射?吾射不亦精乎!”

这是我们小时侯学的一篇古文《卖油翁》里的句子。大伙儿都笑了。

唯独大头不笑。大头读着老婆的信说:“唉,我就知道这信看了堵得慌,这回又让人说着了,你们听听:现在是早晨九点钟,我在班儿上抽空给你写信,莫斯科应该是深夜,我知道你不是红着眼睛赌钱就是光着屁股泡妞儿——”

听得大家默然、戚然。

我没来由地暗自为我姐庆幸,庆幸她没有嫁给大头作老婆。唉,我真是疯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的倒儿爷生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